迫嫁

作者:的卢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从护国寺回了王府,阮明姝就忙着算计她的夫君,盘算着从沈嗣这里多谋夺些好处。

父亲和母亲,过两个月就能回京。

便只剩下个阮敬辞。

阮明姝觉得这件事她得和弟弟先通个气,仔细筹谋,徐徐图之,日后方能一击即胜。

为此阮明姝又将从前被她压箱底的书重新翻了出来,尽管她还是读不下去,这回却硬逼着自己往下读。

沈嗣平日埋在书房的时辰多,才能比别人更心黑。

阮明姝囫囵吞枣读了几本,似懂非懂,不过比起以前可算是大有长进。

沈嗣有几分意外,她竟然自己主动看起了兵书,手不释卷,废寝忘食。他虽不知她又在打什么主意,但也没打算过问。

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就随她去。

阮明姝睡在他书房里的床,也不好好穿袜子,抱著书在他的被子上滚来滚去,发簪掉在床上都毫无察觉,散开的头发像上好的绸缎,衣衫松散,微露香肩。

盛夏已过,京城的秋天总是飒飒的冷。

沈嗣放下书,抬起头瞧见床上的她,眼神暗了几分,“你冷不冷?”

阮明姝正看到激动尽兴处,她将书牢牢抱在怀里,头都没抬,“不冷。”

沈嗣抬手关了窗户,将冷风关在屋外。

阮明姝忽然抬起头看向了他,“夫君。”

沈嗣温温柔柔应了她一声。

阮明姝从床上坐起来,将书页折好放在一旁,随后问他:“我弟弟的去处可有着落了?”

沈嗣挑眉:“他如今资历尚浅,进不去内阁。”

阮明姝哦了两声,又问:“那他还要熬多久?”

沈嗣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少说还有几年。”

阮明姝也不是等不得,不过她确实想让弟弟尽快站稳脚跟。

她勉为其难:“那我再等等,他是我的亲弟弟,也算是你的亲弟弟,你帮衬他,他也会记得你的好。”

沈嗣漫不经心的听着,说她蠢笨天真,她又知道为自己家里人的前程出谋划策,说她聪明,她好像到现在都不了解她的亲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

新科状元,已经远胜同龄人。阮敬辞怕是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帮衬。

沈嗣哄着她说好。

阮明姝想了想,“今日你正好得空,我想回侯府去见见我弟弟。”

沈嗣知道这是她的借口,她每次回侯府,要做的事情也不止一件两件。

“好。”

已近初秋,早晚有些冷。

沈嗣帮她梳好了头发,如今他做起挽发的事也是得心应手,又怕她出门会冷,让人拿来了御风的斗篷,轻轻搭在她的肩头。

阮明姝自己不太喜欢动手,乖乖由着他帮她梳好发髻,被他牵着手往外走。

阮明姝抬头望向他的侧脸,失神片刻,心里难得多了几分平静,她竟然主动问起:“夫君,你冷吗?”

沈嗣有些意外,她很少会关心他。

每次在他面前说些好听的话,都是有事相求。

今天属实在意料之外。

沈嗣怔了怔,下意识攥紧了她的手指,力道失控掐得她不舒服,阮明姝轻声嘤咛手疼。

沈嗣犹如大梦初醒,缓缓松开了力气,他回过神来,说:“有一点。”

阮明姝也觉得自己奇怪,竟然开始真的关心起他的冷暖。

阮明姝心想也许她就是看见他的孤寂,觉得有点可怜,起了恻隐之心才多嘴问了句。

“我陪你去添件衣裳?”阮明姝随口客气一问。

沈嗣想了想,“车里有斗篷。”

阮明姝又想的远了,他穿这么点,又吹着冷酷的风,掌心倒是一点儿都不冷,手掌暖热,贴着她的皮肤。

沈嗣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先上马车。”

阮明姝可能是被他揉坏了头脑,张了张嘴,“你抱我上去。”

沈嗣垂眸看了她一眼,曾经的底线早就退无可退,他点点头说好。

读书人也有力气。

轻松将她拦腰抱进了马车里。

空气逼仄,阮明姝竟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她的脸颊越来越烫,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脸红,也不是没被沈嗣抱过,一张床都同床共枕了不知多少次,偏偏今天就面红耳赤,娇羞的像个小新娘子。

阮明姝掀开车帘吹了吹风,外头的冷风果然冻得她打哆嗦,她望着满地飘的金黄落叶,托着下巴感叹道:“我喜欢冬天。”

沈嗣看着她,眼底隐隐藏着笑意,她本身就很像活在隆冬时节里毛绒绒的小动物。

娇贵、漂亮又有点脆弱。

沈嗣说:“再过些天,就要入冬了。”

京城的秋天很短暂。

天气严寒,下几场雪,就从初秋到了深冬。

阮明姝吹了会儿风就觉得脸疼,她关了木窗,又乖乖坐了回去。

秋叶瑟瑟,侯府门前也是满地的金黄。

阮敬辞不在侯府,早晨出了门还没回来。阮明姝有些好奇,问起管家,“他可有说要去见谁?”

管家道:“少爷今日似乎是和张大人有事商谈。”

阮明姝皱起眉头:“哪个张大人?”

管家瞧了眼大小姐的脸色,躬着腰回答说:“是张玠张大人。”

阮明姝的眉越蹙越紧,嘴里嘀嘀咕咕阮敬辞和张玠这两年的关系倒是越发亲近。也不知道他们俩凑在一起谋划些什么。

“他何时回来?”

“奴才也不知道。”

“嗯。”

阮明姝慢吞吞走到沈嗣跟前,被他牵住了手也没挣扎,她说:“阮敬辞出门了。”

沈嗣对此漠不关心,淡淡应了个嗯字,转而说起了别的事情:“给你买了些首饰,方才让人送到了屋子里,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阮明姝听见有新首饰,立刻甩开了他的手,提起裙摆匆匆跑到自己的闺房。珍珠玛瑙做的头面,都没什么可稀罕。

沈嗣不擅长说好听的话,但是经常会给她买好东西。

都还挺漂亮的,镶金绿翡碧玉簪,冰白玉嵌珠的耳坠,还好些冰种水色透净的玉镯。

阮明姝瞧见漂亮的首饰,就将阮敬辞抛之脑后。

她总是那么好哄,单纯天真。

过来一会儿,阮明姝就将这些首饰收了起来,似乎是又没了兴趣。

外头的天渐渐暗了下来,阮明姝看了眼天色,打了个哈欠,都有点困了。她懒洋洋窝在榻上,浑身都像没骨头似的慵懒。

沈嗣坐在她身旁,手里捧着本书,垂眸安静的看书。

男人的手臂轻轻压着她的后腰,波澜不惊的揽着她的身体。

阮明姝闲的发慌,又看不惯他有书可读。

便故意作怪,用光脚丫子踢了踢他的小腿,沈嗣眼皮都没动一下,甚至淡然将书翻了一页。

阮明姝有点不服气,脚心故意从他的小腿上下滑了两圈,抵着他。

沈嗣终于有了反应,慢慢放下手里的书,垂眸看向了她,“好玩吗?”

阮明姝惹了他,又怕他这样的眼神,她坐起来,声音很小:“我踢两脚怎么了?”

他皮糙肉厚又不怕疼。

沈嗣按着她的腰肢,将人抵在身下,“可以踢,但力气得重点。”

不然就会像现在,将他撩的不上不下。

阮明姝被他亲了两口,呜呜咽咽的说:“谁知道你是个贱骨头。”

时辰不巧,若非如此,沈嗣这次不会轻易放过她,他只是亲了亲她,便没再做什么。

阮明姝面红耳赤从他怀里重新爬起来,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短圆花瓶,陶瓷碎片落在榻上,她整个人又差点坐了下去。

沈嗣脸色微变:“小心。”

男人同时伸出了手,帮她挡了挡,自己的手掌却是被按进了陶瓷碎渣里,锋利的瓷片割破了他的掌心。

鲜血淋漓。

顺着手掌的纹路,缓缓往下流。

阮明姝被吓了一跳,看见他满手的血,怔在原地不敢动。

沈嗣叫她闭上眼睛,先不要看。

她有点怕血,见了这么多的血,夜里又要做噩梦了。

阮明姝便乖巧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沈嗣清理好了伤口

“好了。”

阮明姝颤颤巍巍睁开了眼睛,望着他包扎了纱布的手掌,有些愧疚,心里浮起怪异的感觉。

他为什么会用血肉之躯帮她挡伤呢?

哦,他说过他喜欢她。

阮明姝难得有了几丝感动,又想了想,这好像是他应该要做的事情。

丈夫本来就要保护自己的妻子。

阮明姝拉起他的手,问:“要不要我帮你吹一下?”

沈嗣愣了几秒,“好。”

阮明姝对着他的伤吹了几口气,温凉的风扫过掌心,好似真的缓解了药物融进伤口的刺痛感。

阮明姝抬起眼,望着他:“还疼吗?”

沈嗣摸了摸她的头发:“一点都不疼了。”

阮明姝盘腿跪坐在他面前,看着他清俊柔和的五官,木窗外的夕阳穿透了整间屋子,她忽然间问他:“沈嗣,你会一辈子都为我挡伤吗?”

沈嗣静默了几秒钟,“会的。”

阮明姝垂着眼,“你愿意为了保护我而去死吗?”

沈嗣捏住了她的下巴,对上少女的眼眸,“愿意。”

听见这两个字,阮明姝安静了有一会儿。

突然之间,她抱着他的脖子,仰起脸主动亲吻了他的唇角。

亲完过后,她的脸有点红,声音柔软:“这是奖励。”

一年多之前。

阮明姝去护国寺烧香拜佛,不仅只求了一个签。

她原是想心安理得杀了他。

后来没忍住,贪婪的在佛像面前多许了个一个愿望。

她许愿自己未来的夫婿,有权有势、还要肯为她赴死。

好像,她的愿望,灵验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正文就到这里也算个小甜文?

没什么剧情都是感情

番外也全都是感情戏休息两天就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