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作者:一起成功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金氏家族出事的消息就传开了。

金老爷子和几十个子侄被抓、铁木岚母子等十几人畏罪自杀,金家算是彻底完蛋了。

确认这个消息没有水分后,各方势力都止不住一片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走过五十多年风雨的金氏这样垮掉。

虽然金氏家族不算一线豪族,但也是明江根深蒂固的豪门,几十亿资产。

而且铁木岚他们跟战家和天下商会都有往来。

怎么看都不太可能一夜之间坍塌。

只是他们再怎么不相信也好,铺天盖地的媒体和新闻都播报着这件事。

上面还清晰详实地列出金家十大罪证。

上至半退休的金家老爷子,下至刚成年的纨绔金向阳,全都罪该万死。

这个大起底,不仅揭开了金家的光鲜表面,还彻底让这一族身败名裂。

再结合铁木岚这个恶毒母亲对公孙倩的残忍,明江子民震惊之余全都拍手称好。

媒体还进一步揭露,金氏家族为非作歹这些年的保护伞是明江战将孙东良。

是孙东良一路徇私枉法包庇金家壮大。

在金家家族全军覆没的时候,孙东良也被不畏强权的刘东旗带人拿下。

这让刘东旗名声瞬间大震……外面风风雨雨,江边的叶凡别墅里面,却是风平浪静,一片温馨。

早早起来的叶凡做好一桌餐点,还亲手榨了公孙倩爱喝的玉米汁。

看到公孙倩醒来,叶凡马上笑着打招呼:“倩姐,这么早起?”

“正好,餐点刚弄好,过来吃点喝点。”

叶凡给公孙倩摆好了碗筷:“身上的伤口怎样了?

还痛不痛?”

拿着手机看了新闻的公孙倩情绪有些低落。

只是看到食物热气中忙碌的身影和关心的话语,她心里又涌入一股暖流驱散了沮丧。

她快步走了上来,但没有坐下吃东西,而是一把抱住了叶凡。

“叶少,别动,让我好好抱一抱。”

公孙倩呢喃一声:“抱一会就好。”

叶凡眼神温和没有挪动,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公孙倩好好抱着自己。

他能感受到公孙倩的心跳,能感受到公孙倩的纠结,感受到公孙倩的挣扎。

毫无疑问,铁木岚和金向阳的横死,金氏家族的覆灭,对她多少有些冲击。

过几天,她就是金氏家族唯一的血脉了……“倩姐,我知道你难过,只是没有必要,为他们伤心哭泣不值得。”

“无论是铁木岚还是金向阳,对你下手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念血脉亲情。”

“你又何必把自己框在里面?”

“而且从今天起,你再也没有金氏家族这根刺了,你可以重新做回昔日的公孙倩。”

“如果你还是难于从他们横死走出来的话,咱们可以远离明江换个地方眼不见为净。”

叶凡最终还是出声安抚了公孙倩几句,希望她能从金氏家族覆灭中走出来。

“叶凡,我没事,我很好,我只是莫名情绪低落。”

公孙倩用力抱了叶凡一下,随后轻声挤出一句:“我对铁木岚和金向阳的那点感情,早已经在她们对我的不择手段中崩散。”

“特别是昨晚金向阳要羞辱我,铁木岚要杀死我,他们连名义上的弟弟和母亲都不是了。”

“当我转身离开厂子大厅的时候,他们连陌生人都不是,而是我的敌人了。”

“而且铁木岚他们全都是罪有应得,现在死了也只是血债血偿。”

“我不至于为这些恶人伤心。”

“所以你不要担心我陷在金氏感情漩涡中出不来。”

“我没事的,我稍微调整就好。”

“我也不需要离开明江。”

“我连这一关都要躲避都要逃离,我又怎么把倩峰集团发展壮大?”

“放心,我没事了,我们吃早餐吧。”

公孙倩一口气把话说完,随后松开叶凡浅浅一笑:“相信你的倩姐。”

“好!”

叶凡温润笑道:“我相信你。”

“铁木岚他们死了,孙东良怎么还活着?”

坐下后,公孙倩端起玉米汁问道:“不担心捅出机械厂真相,或者他脱身出去报复?”

孙东良算是明江战区屈指可数的人物,辖管明江战区三个师五万人。

机械厂如不是叶凡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要想要把他拿下绝对不是什么易事。

这样的人一旦脱身了,绝对会不择手段报复叶凡。

这让公孙倩有些担心:“在我看了,他活着带来的风险,远远比毙掉他的麻烦要大。”

叶凡大笑一声,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从容和自信,他安抚着公孙倩开口:“倩姐,你不用担心,孙东良,我有分寸。”

“我清楚他死掉可以少掉很多风险很多麻烦。”

“但我现在就需要他蕴含的危险和变数。”

叶凡意味深长地掰开一个奶黄包:“毕竟富贵险中求。”

公孙倩脑子一转:“你要拿他来钓鱼钓张有有?”

叶凡把包子塞入公孙倩的小嘴:“格局小了……”几乎同一个时刻,战家花园,张有有也正好把早餐端给了战灭阳。

战灭阳目光锐利看着女人:“出事了!”

“出事了?”

习惯早睡早起的女人还没来得及看新闻,所以并不清楚铁木岚一伙已经垮掉。

张有有看着张灭阳阴沉的脸先是一怔,随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在明江,能出什么事?”

“就算天塌下来,咱们夫妇也能扛起来。”

张有有风轻云淡把煎好的火腿鸡蛋摆在战灭阳面前。

战灭阳追问一声:“你是不是把孙东良介绍给铁木岚了?”

“没错。”

张有有在男人对面坐了下来,动作优雅端起牛奶翘起二郎腿:“铁木岚被她女儿捏着罪证压的死死,不断哀求我出手帮她解决问题。”

“我看她可怜,而且那个公孙倩也确实可恶,不仅对我冷嘲热讽,还拒绝我的条件。”

“我就把孙东良这一条人脉牵给了铁木岚。”

“我让铁木岚带着孙东良的人封掉倩峰集团给公孙倩教训。”

“怎么了?

铁木岚闹大了?

弄死公孙倩还是烧了倩峰集团?”

“这女人做事真是不靠谱,我现在给她打电话训斥她,让她收着点……”张有有掏出手机准备打给铁木岚,以为对方狐假虎威对公孙倩赶尽杀绝。

“铁木岚和金向阳死了,不,是整个金家都覆灭了!”

战灭阳石破天惊:“孙东良也被抓了!”

“什么?”

张有有身躯一晃差点掉落了牛奶:“铁木岚母子和完蛋了?”

“孙东良也被抓?”

“这怎么可能?”

“放眼整个明江,除了我们夫妇有这种实力之外,不存在第二人能干出这种事啊。”

她眸子有着无比震惊:“是谁干的?

公孙倩?”

战灭阳声音一冷:“现在明面上说是刘东旗清扫明江。”

“但谁都知道,刘东旗根本不可能一夜之间弄死金家。”

“他更没有胆魄和权限把孙东良抓起来。”

“刘东旗的背后肯定还有人撑腰。”

“不过现在不是查探他背后靠山以及金家覆灭原因,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把孙东良弄出来。”

“孙东良跟我们和铁木清总督绑的太深了。”

“他如果扛不住吐出不该吐露的东西,战家和铁木清总督都会有不小的麻烦。”

“你也真是,好好的把孙东良介绍给铁木岚干什么?”

战灭阳责备着张有有:“现在被敌人揪着铁木岚一事把孙东良弄进去。”

“灭阳,对不起,这件事是我错了。”

张有有低垂着俏脸:“我真没想到手握重兵的孙东良会出事。”

“算了,先不说这些事了,我现在联系铁木清总督。”

战灭阳神情缓和了下来:“无论如何要把孙东良先救出来。”

“灭阳,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张有有昂起了修长脖子:“事情因我而起,就因我而灭。”

“我一定把孙战将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