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作者:一起成功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直升机抵达厂区上方,马上跳下一个个敏捷的身影。

跳出机舱的黑衣战兵径直落地,仅半蹲卸力便迅速站直,极为训练有素。

他们穿着黑色作战服,身体要害覆盖黑色护甲,手腕也都是钛合金保护。

一个个武装到牙齿。

乍一看去,还以为科幻电影中的未来战士现身。

五十多人刚刚落地就迅速散开,动作利索把孙东良打来的百余名战兵反包围。

别说铁木岚一伙人,就是孙东良看到他们也目瞪口呆。

他也算是一方大员,对战区了解相当深入,但却从没见过这样一支战队。

如不是这些黑衣战兵护甲有夏国的战徽标志,孙东良他们都要以为是外敌杀了过来。

在五十多名黑衣战兵包围住孙东良他们时,直升机也探出了旋转式枪管对准明江战兵。

孙东良呼吸微微一滞。

接着他硬着头皮喝出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铁木岚还下意识喊道:“你们是不是铁木清总督的人?”

落地的黑兵头目完全没有理会孙东良他们,而是径直跑到叶凡面前啪的一声敬礼:“近卫队杨曦月前来报到,请叶少指示!”

杨曦月再也不复昔日的娇柔,而是一股英姿飒爽。

简单一句,让孙东良和铁木岚他们震惊不已。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样一支精锐战队的主官,会对小白脸恭敬行李。

这也让孙东良他们不得不重新揣测叶凡的身份。

毕竟能调动杨曦月这样顶尖战队的人绝不是小角色。

就是铁木清总督都未必有这种装备的战队。

“下了他们的枪,然后都给我抓起来。”

叶凡向孙东良他们微微偏头:“胆敢反抗的,就地格杀勿论。”

杨曦月他们瞬间挺直身躯:“是!”

下一秒,五十多名黑衣战兵上前。

一百多名明江战兵神情焦急地下意识望向孙东良。

杨曦月他们一看就来者不善,是反抗呢,还是缴枪呢?

“孙战将,我是挺想要你们反抗的。”

叶凡望向了神情犹豫的孙东良:“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杀你。”

“不然我一杀,就要一百多人,才能把嘴巴堵住。”

他轻笑一声:“所以我不介意你死磕叫板。”

在叶凡轻描淡写的笑容中,直升机又咔嚓咔嚓一压枪管,居高临下指向了孙东良他们脑袋。

孙东良喝出一声:“小子,你究竟是谁?”

叶凡意味深长回应:“我是谁,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对我不敬,等同于叛国。”

接着他声音一沉:“下枪!”

杨曦月带着人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下掉明江战兵的枪。

孙东良脸色非常难看,不想束手就缚,还感觉非常耻辱。

可是看到叶凡似笑非笑的神情,孙东良又不敢横下心让手下反抗。

经历过战火的他嗅到了一股杀意。

他感觉叶凡真敢杀光他们。

看到孙东良没有任何指示,明江战兵也只能被黑衣战兵下枪。

几个血性的人稍微迟疑了一点,马上被枪托重重砸在脑袋。

黑衣战兵粗暴打翻他们夺走武器。

杨曦月还一把抓住孙东良腰部的武器。

孙东良条件反射想要护住。

杨曦月当场就是一拳打在他眼睛喝道:“不准动!”

接着一支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孙东良眼睛溅血差一点摔倒。

他捂着疼痛的伤口对叶凡吼道:“你们太放肆了!”

杨曦月没有回应,一脚踹倒他,接着一挥手,两名亲信冲上来摁住了孙东良。

她动作利索搜走了孙东良身上所有东西。

“小子,我是明江战区的战将,是铁木清总督庇护的人。”

孙东良喝出一声:“不经战部和武院批准,你们无权抓我。”

“本少别说抓你了,杀你都绰绰有余。”

叶凡不置可否哼出一声:“你今晚唯一正确的事情,就是没有下令手下反抗。”

叶凡对着孙东良竖起大拇指:“不然你们现在全都死了!”

“你——”孙东良感觉要吐血。

这怎么听都不是赞美,而是羞辱了。

很快,孙东良一伙人全部被缴获武器,然后被铐住押到外面看守。

叶凡挥手让独孤殇过来带公孙倩去车里等待。

他还叮嘱独孤殇要关好车窗。

公孙倩想要说什么,但看看铁木岚和金向阳,她最终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走得很是踉跄很是失魂落魄,但却义无反顾。

杨曦月他们把孙东良等人押走之后,张德城又带着斧头商会精锐包围了上去。

不过这一次不是五百人包围上来。

而是四百人扼守四周,不给人任何偷窥的机会。

剩下一百名忠诚可靠的骨干才围住铁木岚等人。

“这——”铁木岚他们看着眼前一幕目瞪口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孙东良会被叶凡这样压过,更没想到孙东良一枪未开就认怂。

这让他们感受到一股巨大压力和寒意。

铁木岚嗅到了危险。

叶凡看了一眼门外车里的公孙倩,随后缓步走到铁木岚他们面前。

铁木岚色厉内荏:“叶凡,你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哪里搬来这一批人护驾,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

“我只想告诉你,我们也不是好招惹的。”

“我们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我们二十多户人家加起来资产几百个亿,能够严重影响明江的经济和生活。”

“我还是战夫人的好朋友,背后还有铁木清总督庇护,你动我们绝对要倒霉。”

铁木岚提醒着叶凡不要乱来:“还有,我终究是公孙倩的母亲……”金向阳他们也都目光紧张盯着叶凡。

“金夫人,其实当你让张德城在化学厂再度绑架公孙倩时,我就把你列入了我的死亡名单。”

“因为我心里清楚,你这个母亲从来没把她当作女儿,只是把她当作可以榨取价值的工具。”

“你为了利益可以牺牲她,她没有价值了,你也会踩死她。”

“哪怕你一时心善放她一条生路,她这辈子也难于得到安宁。”

“因为只有她活着,只要她出色,只有她有价值,你就一定会缠着她。”

“简单一点说,你是倩姐这辈子的最大危险和无底洞。”

“你不死,公孙倩永无安宁,还时时危险。”

“所以那天开始,我就琢磨着怎么弄死你和金向阳,让倩姐可以恢复昔日的安全和快乐。”

“只是你怎么说都是倩姐的亲生母亲,我无缘无故或者理由不足捅死你,都会破裂我跟倩姐的关系。”

叶凡语气淡漠:“因此我等着机会,等着你们让倩姐彻底心如死灰的机会。”

铁木岚身躯一晃,像是想到了什么喊道:“今晚是你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