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苏婉莹回答不出来,一旁叶知寒的神情不亚于吃了死苍蝇,一幅既膈应又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他一个男人,实在做不到对弱女子动手。于是花厅里四个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丸子看着苏婉莹想故技重施蹲下哭,先一步开口打住:“罢了,事已至此,只能说我与知寒没有夫妻缘分。”

丸子的话刚一落地,叶知寒脸上的血色褪尽。

他盯着丸子目不转睛,眼神中有喜有悲,更多的是绝望。他嘴唇翕动了几下,心中像是梗了一块大石头,不知该说什么。妻已经娶,总不能委屈傅红雪做妾。可这般被丸子亲口宣布断了两人的夫妻缘分,叶知寒接受不了:“红雪,红雪,求你别这样说,我承受不了。”

丸子抬眸深深看他,许久,微微弯起嘴角笑得浅淡:“知寒,珍惜眼前人。”

丢下这句话,丸子便不愿再谈:“姑母,我的院子还留着吗?若是,若是已经住了人,我……”

“当然还留着!”傅氏从慌乱中回过神,忙走上前拉住丸子的手,“受什么傻话!红叶山庄是你的家,你想回来就回来,想住多久住多久!谁也不能将你从家里赶出去!”

说着,她还不知意味地瞥了一眼苏婉莹。

苏婉莹面上没表示,心里却咯噔一下。她抓住叶知寒的衣袖,企图寻求一些安慰。叶知寒现如今是恨死她了,刚一被抓到衣袖就狠狠甩开。他身高体长,居高临下地盯着泪流满面的苏婉莹:“你开心了?红雪让给你,红雪不跟你争,你成功了。所以还有什么不满?”

“我……”苏婉莹刚想说什么,叶知寒听都懒得听,直接拂袖而去。

傅红雪的院子在山庄的南面,因为名字里有个红字儿,傅氏便给院子里种满了红枫。如今还没有到红枫红透的季节,但满院子苍翠,也十分的宜人。

丸子刚走进去,院子里得到口信儿的仆从就冲出来。其实说是仆从,跟红叶山庄的外门弟子没两样。都是山脚下无父无母的孤儿,或者失去依仗活不下去的老弱妇孺。红叶山庄身为武林中的名门正派,除了招收根骨奇佳的练武奇才,也会收一些来求一碗饭吃的普通人。

他们看到丸子就嚎啕大哭。天知道傅红雪的死讯传来,他们有多艰难,天都塌了!

虽说不是签了卖身契的奴仆,但他们私心里是拿傅红雪当主子看的。有傅红雪在,他们做任何事才觉得有底气。如今丸子回来,他们又重新找到主心骨。但是才高兴起来就想到东边院子里占了她们家姑娘少庄主夫人名分的苏婉莹,她们不由又恨起来。

若是没有这个女人,她们家姑娘如今就是红叶山庄的少夫人了。这个不要脸抢人未婚夫的贱蹄子!

心里也不舒坦,自然嘀嘀咕咕地就咒骂起来。

“给我准备一桶热水。”丸子在外这么久,还没有仔细梳洗过,“别的都不要再提了。”

“可是姑娘!”说话的是照顾傅红雪衣食住行的孙氏,丈夫早年病逝,夫家娘家都嫌她晦气不准她回去。二十年前上山就一直照顾傅红雪,“你就真的甘心将少爷拱手让人?那个姓苏的算个什么东西!家中有点臭钱就能这样没皮没脸了吗?”

“再无论如何,她都已经嫁入山庄。”

丸子走上台阶,一身红衣在枫树林中穿梭,当真美得像幅画,“我不忿,恼火,大闹,这些也只是给姑母姑父和知寒难堪罢了。他们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何必叫亲人难做?”

……理是这个理,但是太憋屈了!

孙氏气得眼眶都含泪:“夫人和少爷也能忍心你受这份委屈……”

丸子没说话,进了屋里,屋中的摆设还一应照旧。窗台上还摆放着傅红雪种了要送给叶知寒的蝴蝶兰。没有人照顾,它开得极为繁盛艳丽。窗边榻上的妆奁和未完成的,亲手给叶知寒缝制的亵衣亵裤,以及一双早已绣好的皂靴。位置都没变,依旧摆在那。

除此之外,她的闺房多了很多男人的东西。衣裳,鞋子,甚至还有叶知寒常用的武器。珠帘后头的书桌上,还有翻开没合上的书本。

“姑娘出事以后,少爷就经常来这睹物思人。”孙氏摸了一把泪,所以才觉得不甘心。他们姑娘和少爷多好的一对玉人?若是没人掺和在这里头,那就是人人称道的神仙眷侣,“后来成了亲,东院让给苏氏,少爷干脆就搬过来住了。”

丸子:“……他们没住一起?”

“怎么会住一起?!”孙氏激动了,“少爷可恨死苏氏了!姑娘你出了事,少爷本就悲痛得不得了。苏家那夫妇冲上门来,喊打喊杀地要求少爷负责。你是不知道,那阵仗,闹得沸沸扬扬。别说一般男子都是心高气傲,少爷秉性比一般人更傲,如何能接受得了被人按着脑袋成亲?”

孙氏实在不忍心主子跟叶知寒断了瓜葛,虽然这时候还讲这些有些不好。但是她满心觉得,叶知寒为她家主子休妻也是使得的:“成了亲,少爷没回屋,当夜就拎了壶酒在咱们屋顶吹了一夜风。次日,他便不见踪影。夫人还是命人下山去搜,在酒肆找到的人。若不是后来苏家人领了一群人又上门来闹,少爷根本就不会跟苏氏那女人圆房……”

说到这,孙氏消了声,有些担忧地看着丸子。

正好外头抬水的人过来了,丸子看着被占了地方的闺房,指使了人抬到侧屋去。

不管以前什么样,现如今的情况就是,郎已令娶,怀中已有娇妻。

丸子看了一眼孙氏,语气虽不算太重却也一字一句道:“不要再提这件事。过去的就过去了。再提,就是我看不清形势了。姑父姑母疼爱我,我便不能做让他们蒙羞的事情。不管我与知寒之前什么关系,如今就是单纯的表姐弟罢了。”

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拿得起放得下,屋内外的仆从都镇住了。随后追过来的叶知寒立在红枫树下,看着屋中笔直纤细的身影,心口的酸涩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叶知寒是个性子很凉薄的人,眼中只看得见自己的父母和一个自幼相伴的未婚妻,甚少看得见其他人。他情绪淡漠,自幼便没有尝过伤心的滋味,现在他难受得快哭出来。

清凌的女声飘在风里,叶知寒泪水决了堤:“我与知寒,终究是有缘无分……”

“可是,可是姑娘你怎么办啊!”丸子没有哭,孙氏替她哭,泪如雨下,“你这一辈子,就只有夫人老爷和少爷而已。没有了他们,你孤身一人,你该怎么办啊!”

丸子撇开脑袋,指使仆从将温水挪到隔壁的侧卧。

“不必,”叶知寒的声音从屋外飘进来,隐约有些哽咽,“我立马就搬走。”

说着,他不等丸子开口,叫人进来打包他的物件儿。丸子安静地站在一旁并没有阻拦他的意思,甚至那副神情就是在等着他做这件事。意识到这一点,叶知寒的心里酸涩得厉害。他们本来应该结为夫妻相知相伴过一生的,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丸子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叶知寒知她心中顾虑。他如今若故意纠缠,对红雪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他能做的是跟红雪恪守礼节,万万不可越界。否则就真剥夺了红雪留在红叶山庄最后的理由。

可是夫妻变成了姐弟,这叫叶知寒怎么接受得了?

“我,”叶知寒喉结滑动了几下,眼圈还是没控制住红了,“不管以后怎么样,红叶山庄永远是你的家。我会守着你,不管我们变成了什么关系,我都会护着你。”

丸子眼睫低垂下来,缓缓眨动了一下。四下里静默无声,一旁的仆从呼吸都不管用力。

两人一里一外地对面站着,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匆匆牵着裙摆跑进来的苏婉莹看了,心里跟针扎似的疼,鼻头瞬间就酸了。她憋着嘴,冲上来一把攥住叶知寒的衣袖。突兀的动作引得四周的人都看过去,叶知寒眉头紧紧蹙起来,她却倔强地没有松开:“……知寒,你要搬回咱们的院子了吗?”

叶知寒下意识就拂开她的手,转头急忙看向丸子,那副急切撇清关系的模样狠狠扎进了苏婉莹心里。

苏婉莹别的时候能忍,这时候突然就不能忍,她倔强地又伸手抓。

叶知寒窘迫异常,尤其是被丸子看着,无法忍受!

“你能不能别抓着我!”从来不会给姑娘家难堪的人,当众呵斥,“你不知道你很烦吗?”

苏婉莹泪水因这一句落下来,哭到打嗝:“我们是夫妻啊知寒!”

叶知寒不想听这话,狠狠甩开苏婉莹的手,就指使仆从将他的东西全都搬去西院。红叶山庄是有东南西北四个院落的。除了最大的北院住了都是山庄的外门弟子和仆从,其他三个院子都住着主子。

东院,也就是曾经叶知寒的院子如今苏婉莹住的,是三院中最大的。早年傅氏特意替小夫妻准备的,里头什么东西都配备齐。本以为十六岁生辰一过,侄女就搬离南院去东院,谁知最后便宜了其他人。西院则是主院,幼年时傅红雪和叶知寒都住过。如今只是叶氏夫妇俩与庄中内门弟子们住。换言之,师兄弟师姐妹都住在西院,西院也留着叶知寒幼年时住的屋子。

苏婉莹一听叶知寒宁愿住西院都不回东院,当下又抽噎起来。她不明白,自己难道就那么招人讨厌吗?明明比起傅红雪孤女,她家世长相甚至脾性哪一点也不差不是吗?

她一哭,所有人都看着。丸子就这般靠在门框边看着夫妻俩拉扯,突然嗤笑了一声。

苏婉莹哭声一顿,叶知寒无地自容。

“好了,你们夫妻只见的事情还请自己私下解决,不必在我跟前惺惺作态。”丸子当着苏婉莹说话是十分冷漠的,“事已至此,我责怪你也无用。不管曾经你做过什么,苏婉莹,还请你珍惜如今。”

丸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叶知寒脸色惨白与苏婉莹前后脚离开。

沉寂的红叶山庄,因为傅红雪的归来而恢复了鲜活。虽说中间多了一个苏婉莹,但对于傅氏来说,命根子没事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为了庆贺丸子平安无事,傅氏高兴地允许山庄的内门弟子偷懒一天。召集庄中的弟子和叶家人一起办了一场家宴。

丸子没有阻拦,傅氏高兴,就随她去。

家宴上,特地被傅氏叫回来的叶谷山看着脱胎换骨的侄女,又瞥了一眼颓唐的儿子,不由深深地叹气。别说傅氏遗憾,就是叶谷山看着长大的儿媳,心里也舍不得。但是人生世事无常,一家子还得好好过。总不能为了这点事就不往下走。

叶谷山连叹了几口气,于是操着大嗓门就跟傅氏道:“不然就将红雪记到我叶家名下吧?我从那么小养她这么大,跟亲女也不差了。就此做了叶家的女儿,省得我这心里过不去。”

叶谷山是个实打实的粗人,想的都很简单。他心中拿傅红雪当亲生女儿看,如今婚事不成,干脆就认作亲女来。往后侄女带着叶的姓氏出嫁,那也是堂堂正正的叶家女儿。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刚说出口,那边侄女还没开口,傅氏母子都强烈地反对了。

叶知寒怎么能接受丸子变成叶家姑娘?

从未婚妻到表姐,已经是他能承受的极限。再变成亲姐,那往后他该如何自处?事实上,就算叶知寒知自己如今与丸子已经没有了可能,可只要人还在,他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丝念想在的。若是当真成了他的亲姐姐,他肖想姐姐,岂不是□□?

“不可!”叶知寒放下酒杯,那双漂亮的眼睛狠厉地看过去,“不可父亲!”

傅氏也是极为光火:“红雪是傅家的独苗苗,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这是叫我傅家绝后!”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叶谷山是真的替侄女着想,“红雪往后要在山庄待一辈子的。姓了叶,她就是我叶谷山的亲女儿!红叶山庄就是她的娘家,她的底气!名正言顺不好吗!”

“好个屁!”傅氏都忍不住骂粗话了,“红雪不姓叶,难道你心里就不拿她当亲女儿了?况且庄子里那么多师兄弟师姐妹都是自家孩子。红叶也是你的徒弟,是名正言顺的自家人!”

叶谷山没想到这一层,摸着胡子不由又道:“这倒也是,喝个拜师茶也是可以的。”

“红雪,你可愿意拜姑父为师?”叶谷山在武林中以君子剑闻名,他本人是江湖排行榜前十三位的强者。江湖中想拜他为师的人能排出苏南,毋庸置疑的强者。

丸子于是站了起来,以茶代酒敬他一杯:“当然愿意。”

傅红雪是根骨奇家的武学奇才。这些年在红叶山庄,叶谷山虽然也有教导她基本功,却没有教她剑法。傅家是以鞭法闻名,傅红雪的父母也都是武林排行榜上前十位的用鞭高手。她跟着傅氏,自幼修习的是傅家的鞭法,这还是叶谷山第一次正式提出收她为徒。

傅氏有些不愿意,但转瞬一想。确实比起其他不靠谱的主意,这是保证侄女在红叶山庄一席之地的最好的结果。看了一眼脸都快铁青的苏婉莹,傅氏干脆坐实了这件事:“也成,找个黄道吉日,请几个武林中的长辈前来做个见证。收徒,那就正正经经地磕头拜师。”

“成!”叶谷山哈哈大笑,“好得很好得很!”

一锤定音,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叶知寒深深吐出一口气,拎着的心放下去。苏婉莹看他桌子下面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心中的酸涩一瞬间又涌上来。她实在忍不住,站了起来:“表姐也到了出嫁的年纪,母亲都没想过好好替表姐选一门亲吗?我娘家有家世相貌都不错的青年才俊,想来与表姐也是相配的。”

丸子一直表现得很温和,苏婉莹一开口她顿时就冷淡下来。

只是她还没开口,叶知寒抢先一步开口,“哦?哪些?你倒是说来叫我听听。”

苏婉莹冷不丁就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