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自带女主光环的恶毒女配(11)

第三期换了两个成员,其他六个成员不变。

新进来的两个人,一个是邢菲,一个是参加《最强大脑》获胜的素人。好像是某高校的学霸,智商和颜值都很不错。橘子台偶尔也会签下一些高智商的学霸,做这些节目的时候会用上一两个带。

虽然与固定咖只差了两期的录制,但新人和旧人还是有点差别的。或许人都是先入为主的,之前录制过两期的成员关系会比后加入的成员更亲近些。哪怕不说话,坐在一起会显得比较自然。因为女性成员比较少,丸子理所应当地与梁希闫运宜一起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邢菲跟丸子磁场不合,挑了离丸子比较远的位置。自觉和素人坐在一起。虽然位置是自己挑的,但邢菲看着几个固定咖围着丸子坐一起有说有笑,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她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只会觉得这些人看菜下碟,狗眼看人低。

这么一想,她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素人学霸有点尴尬,他不是看不懂气氛和眼色的人。只是因为本身不是娱乐圈的人。能被请来,却不代表正式进入演艺圈。如果不是邢菲拉住他,他其实更想坐到另一边去。但他第一次进圈有点抹不开脸。兼之那边坐满了,干脆就坐在邢菲的这边,态度很拘谨。

录影棚里很宽敞,后面还在调试设备,几个人就在这里等一会儿。

离录制还有半个小时,八个人坐在一起当然就会联络感情地闲聊几句。

距离上次录制结束也才过去一个星期,彼此都是能开得起玩笑的人,在一起说话抛梗就都很随意。新人插不上话就比较尴尬,但梁希老师一般都比较照顾新人,不会让他们感觉到冷落。他尝试着抛几个话头过去,没想到邢菲会爱答不理。

或许邢菲自己没有觉得,但事实就是重生以后她潜意识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命不凡。那种优越感从眼神和肢体里流露出来,显得很倨傲。哪怕站着不说话,别人对她的感官也不是太好。

丸子坐在白亦轩和梁希中间。左手边白亦轩右手边梁希,再往右是胡一鸣和邓子涵。胡一鸣和邓子涵初次见面时对丸子热情,却不会对名不见经传的邢菲热情。某种程度上,两人才是圈子里看菜下碟的人。现在的邢菲还不够格让他们表现出热情。

他俩不带邢菲,闫运宜老师又比较任性,捧着保温杯,只顾跟梁希说话。

高智商有学问的人其实很傲气,他不会主动去照顾谁。但你如果会说话,插.入话题,他又不会冷落你。比如闫运宜老师一开口就是有意思的事,丸子偶而一句冒出来就自然地融入两个老师的聊天。邢菲等着别人照顾她的情绪,闫运宜连眼风都不甩给她。

八个人,除了素人会搭话,其他人都不太搭理她。邢菲心里憋了一团火,于是就拿眼睛去斜坐在丸子的白亦轩身上。白亦轩从进来就没开过口,人看起来也腼腆乖巧。

邢菲尝试对白亦轩笑了几次,然而没有得到一丝的回应。

白亦轩小可爱攥着丸子的衣角,镜头下腼腆又安静地坐着,实则手指在跃跃欲试地想勾丸子的手。只是他这乖宝宝的样子太具有欺骗性,而且他从第一期就这样黏着丸子。其他人都习惯了他是丸子狗皮膏药的属性,见惯不怪。

邢菲插不进话题,又不甘心被冷落,一张脸就挂下来,放冷气。

梁希看似在专注地聊天,其实眼角余光会观察每个人。这也算做主持人多年的职业习惯,他会下意识地控制现场气氛,照顾每个人的情绪。只是素人好歹还会耐得住性子,这个叫邢菲的女艺人,一坐下就跟祖宗似的摆脸色给人看。咖位没多大,脾气倒是挺大的。

梁希是老好人没错,但不代表他会惯着某些人。周围几个人除了素人学霸,哪个的咖位不比她大?这姑娘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却没有什么脑子。自己不讨喜,指望别人上赶着讨好她,脑子怕是进水了。

好脾气如梁希,发现带不动她。渐渐的,也懒得再抛话题刑给菲。

八个人在候场区等了一会儿,进入录制现场后,邢菲突然发现玩法与料想的不同。最早签合约的时候,她其实是问过的,知道是有台本的。一早想好了人设,只等着按台本演。现在才告诉她没有台本?

她整个人都蒙了:“不是说好有台本吗?”

工作组:“没有,闫老师和梁老师他们都不用台本,节目组决定取消。”

“取消?!”这让她怎么办?她一个高中没毕业就进入娱乐圈的人,让她找线索分析断案找出凶手,这确定不是故意在整她??

“你们当初说好要给台本的!”

“没有台本也能录制。”节目组好言相劝,“线索都很明显,只要用心都能找到。”

“那不行!这个跟我原定的计划完全脱节了!”

就就不过去,梁希老师亲自过来问。

邢菲还想说什么,看见梁希,只觉得憋屈。梁希老师淡淡说了一句‘录制已经开始了’。邢菲再没眼力劲儿也看出梁希不高兴了,只能将吵闹压下去,硬着头皮上。

开局就是hard模式,还是那种地狱hard模式。她的脸色非常难看,哪怕用粉底遮了,也看得出不好。可是现场其他几个人对无台本表现得非常淡定,甚至游刃有余。丸子和梁希闫运宜是自信能hold的住,白亦轩完全是躺惯了。跟在丸子身后躺全局,他很OK。邓子涵和胡一鸣拉的下脸,玩的开。这样一对比,想要拿女神人设的邢菲就非常尴尬。

好在节目录制时间不算特别长,五个小时左右,咬牙撑一撑就过去了。

基于前两次的录制的时候,已经被闫运宜老师定下了轻松沙雕又不失高能剧情的基调。这一次录制,大家就还沿用之前的风格。风趣又不失信息量的自我介绍,和玩起来完全拼智商和反应速度的真实反映。邢菲光记得背剧本,完全跟不上这群人的节奏。

梁希老师已经尽力在带气氛,但新加入的两位成员还是差强人意。

其实素人学霸还好点。毕竟不是圈内人,虽然有点生涩,但逻辑思维和反应速度至少都跟上了。邢菲全程端着架子,说谎都难以自圆其说。跟不上节奏,接不住梗就算了,还当着镜头露出了不满的情绪。

有句话叫做一粒老鼠屎污染一锅粥。现在邢菲的表现,在导演组看来就是这样的。

第三期的故事比较烧脑,是一个有点类似于盗梦空间的穿越题材。

讲得是一个人无限次穿回到过去的某个节点,去改变某些事情阻止对他来说重要的某个人死掉。只是他每次回去改变了一件事,引发更大的问题。从每一次死掉的人不同,他在第三次回到过去时选择了杀人。剧情从第三个世界开始,一层一层地揭秘,玩到最后所有人鸡皮疙瘩都冒出来。

节目录制结束以后,身心被虐的邢菲又羞又气。

八个嘉宾,六个男性,两个女性。理所应当的,到时候会被人对比。邢菲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表现,这一出一播出,她肯定会成赵景星的对照组。

邢菲气得眼泪哗啦,一下节目就怒气冲冲地去找节目组理论。

她不是进节目里来当傻子的!她一共就签了两集,难道是被人当做智商下限来溜着玩的吗?!

可是对于邢菲的抗议,节目组完全不在意。

毕竟大咖都没台本,邢菲一个小艺人哪来那么多要求?要么自己认真去玩儿,要么退出节目录制。《极限大逃脱》第一期播出火爆程度远超橘子台领导和节目策划的预期,以现在的热度,他们完全找得到代替邢菲的艺人。最好邢菲自己提出来,他们省得赔违约金。

邢菲被节目组的态度气得想哭,“明明当初签约的时候说有台本,临时取消台本,这是违约吧?”

“台本的事情只是口头上一说,并没有写进合同里。”节目组回答很官方,“邢小姐如果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们总导演沟通。”

邢菲不满的地方多了,她现在觉得全世界的人都狗眼看人低。不就是她不红嘛!

但事实就是如此,橘子台节目做得好是公认的,捧高踩低也是公认的。不过大电视台都是如此,艺人们都以能上橘子台的节目为红的标准。换句话说,橘子台的工作人员还真不怕得罪这些小明星。尤其邢菲这种长得漂亮却不会做人的,一看就是红不了多久。

邢菲最近傍上金主,做什么都有底气。她见小导演不给她满意的回答,还真就闹着要见总导演。橘子台的总导演比小导演们会做人,心里不屑,嘴上却像模像样的把得罪人的员工训了一通。

还是那句话:“台本是不会有的,这个节目从第一期不启用,到后来也不会启用,希望邢小姐能明白。”

“我这边不清楚一开始跟邢小姐对接的人是怎么承诺你的。我们这个节目打的是真人上阵的名号,拍摄画面用的是艺人最真实的反应。”总导演温和地敷衍,“邢小姐为个人形象考虑,想要完美的人设,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但我们的节目不兴台本这一套。”

邢菲没要到满意的结果,但又没办法与总导演硬杠,当场气得拂袖而去。

她不知道的是,总导演训斥的这几个人刚好负责剪辑。原本橘子台在给镜头上出了名的势利,这也算是圈子里都知道的事。咖位大当红的镜头多,咖位小的视发挥给镜头。邢菲这么不分轻重地闹了一场,一口气没出,反倒惹恼了工作人员。估计本来就不多的镜头会被剪得更少。

第三期录制结束,紧接着就会录制第四期。这节目是两期连着录制。不过第四期里没有邢菲,又换了两个新人过来。

《极限大逃脱》一开始设定,除了八个固定咖以外,这档综艺还签了十五个艺人。

这也是出于保持节目的新鲜度的考虑。如果一直是同样的艺人。时间久了,观众会审美疲劳。节目组为了每期都有新鲜点,会在每期加入新成员。但新成员也不会改变八个角色的固定搭配,也就是六个男的,两个女的,这是标配。

这次来的也是一男一女。男性艺人是梁希的老朋友,海港那边的老艺人。女性艺人比较年轻,似乎也是一个选秀节目出来的,跟白亦轩签约的同一家公司。

少女名字有点甜,叫林软软。长相也是那种甜美小女生。出道时间不久,才一年。看人的时候眼睛水汪汪的,很招人。她表现得很害羞,不太敢跟圈子里的前辈说话,录制的过程中就全程粘着小白。她穿着蓬蓬裙,数次想跟白亦轩咬耳朵。那种粘人的态度,惹得几个坏长辈不住地起哄。

丸子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小白。

小白委屈死了,他跟这个同公司的女艺人根本不熟。这个女艺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来就粘着他。他有点烦,给经纪人使眼色,经纪人却跟没看到一样,完全不管。

不过白亦轩再烦,他自小到大的涵养也让他没办法在节目里对一个女艺人恶言相向。只是避开镜头的时候,他在各个角度地去扯丸子衣服下摆。真多亏了这小子手长,这么大的演播厅,他总能各个角度抓到丸子的衣角。这个能力,也算是个合格的狗皮膏药了。

丸子这录制四期里,起码三期凶手牌了。专心致志地甩锅,丸子也没管他老拽她衣角。

录制结束当晚,丸子刚回酒店,就被粘人精给黏上了。

白亦轩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屁股后面,哼哼唧唧地解释:“今天录制那个女的是我公司新签的艺人,公司想让我跟她炒CP,我拒绝了。”

“哦,”丸子滴地一声打开门,走进去,“是吗。”

“景星,你是不是不高兴了?”白亦轩的语调上扬,那口气,似乎还挺高兴?

丸子皱起眉头,回头看他。

白亦轩睁着黑黢黢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丸子,那表情,岂止是高兴,简直得意非常:“你不高兴了对吧?你绝对不高兴了!你在吃醋对不对!你吃醋了是不是??”

丸子:“……”

“嘻嘻嘻嘻嘻,”白亦轩一把推开门,将丸子反压在门板上。他身材修长精壮,笼在丸子身前,身上清新的气息包裹着丸子,“我好高兴,你为我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