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有时候过度凑巧就可能是人为,比如丸子在03号盯着她三秒钟后也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隔空对视,丸子平静无波的眼睛非常清晰地颤抖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病床上的青年人给她一种非常强烈的熟悉感。显然,03号也有相同的感受。两人无声地对视,大约十秒以后才若无其事地转移视线。丸子合上眼帘,03号则轻微地咳嗽起来。

医务人员很快被吸引过来,几个人紧张地围着03号打转。丸子闭着眼睛听耳边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双方的狱警就站在不远处。只不过黑鹰盯着他的囚犯,而桑七七盯着黑鹰的囚犯。

医务人员救治的流程十分熟练,很快一群人退出去。医疗室就只剩下两个生病的重刑犯和两名寸步不离盯梢的狱警。虽然躺下的两人看起来都那么单纯,但这个监狱里的人都清楚他们的危险性。不会因为丸子和03毫无攻击力的外表而将他们当做普通病人对待。

点滴顺着塑胶管子一点一点地注入体内,两个脆弱的人类高烧很快得到了控制。

不知道过了多久,丸子朦胧之中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她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医疗室的加湿器云雾缭绕,丸子居然看到不该出现在医疗室的艾斯。

艾斯靠坐在执勤医生的办公桌上,一只手把玩着钢笔,漫不经心地听一旁医生说话。

事实上,尽管艾斯已经是沦落成阶下囚,他在医学领域的赫赫威名却依旧让全世界的医学工作者肃然起敬。医生跟他说话的态度,不敢轻慢,完全就像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在向他的博导请教学术难题。艾斯的声音很好听,偶尔会回答一句,但每说一句总能让医生觉得惊喜不已。

隔壁床03号已经离开了。医疗室里就只有一个医生在。01号的狱警桑七七不在,虽然不清楚她作为01号牢房的特殊狱警为什么不贴身盯着,但丸子很满意桑七七的工作态度。

扶着额头坐起身,只轻微的动作却立即引来医生和艾斯的视线。

其实丸子是第一次出现在医务室。三年的牢狱时间,特殊监狱充分考虑了她们三个人的健康问题。苏北就算偶尔有些身体上的不服输,但也没有严重到需要来医疗室的程度。

艾斯自然地收回目光,仿佛刚才两眼放光的眼神只是医生的错觉。

医生注意到艾斯对丸子的态度,看了一眼纯洁得像片雪花的少女,福至心灵地明白了什么。

挣扎在泥沼里的人总是会不自觉地趋光性。就像飞蛾,哪怕知道火光会将它烧成灰烬,也会不计代价扑向火光。医疗室的医生在负责治疗囚犯普通病症的同时,还兼职心理治疗。一眼看穿了艾斯对丸子的态度就是飞蛾扑火。他完全不意外艾斯对丸子的特殊态度,毕竟艾斯的自毁倾向以及厌世情结很严重。

没有干涉艾斯,医生见丸子的药瓶快空了,又取了两瓶出来替丸子换上。

替换的过程,医生不着痕迹地打量丸子的眉眼。说句实话,在狱警说出丸子的身份之前,医生完全看不出来丸子就是关在地下01号牢房的SSS级重刑犯。女孩儿看起来纤细柔弱,相貌非常干净,五官漂亮。哪怕被关在地下三年左右,身上没有一丝阴郁或者戾气。

如果不是在海上特殊监狱,这种女孩儿是非常受阴郁或者特殊的人追逐。

丸子闭着眼睛等身边的人离开,浓密的眼睫闭着,一动不动。一只手搭在枕头边缘,自然地握起。整个人蜷缩成一团,非常没有安全感的睡姿。

身边的阴影离开,丸子眼睫才颤了两下睁开一条缝隙。丸子保持睡姿不变,握着的手自然的放开,她的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放了东西。丸子木着脸,没有一丝一样的翻过身去。她蜷缩的更小,婴儿一样的整个笼着自己。背对着两人打开了手心。

夏凉被下面,丸子的手心握着一颗形状特殊的石头。上面花纹很奇特,有点像一株天堂鸟。

丸子眼睫又颤了一下,握紧手指。

一直到丸子挂完点滴被送回01号牢房,艾斯都没有跟丸子搭上一句话。不过艾斯答应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开玩笑,当天晚上监狱的警报响起了。尖利的警报声在监狱上空回荡,红色的光线闪闪烁烁,动静大的关在地下的丸子都听到了。

丸子慢吞吞地坐起身,就看到头顶上的正方形小门被打开,桑七七被艾斯拿钢笔抵着动脉趴在了洞口。

美艳的桑七七此时完全没了十几天前活泼自信的样子,她脸色惨白,头发一缕一缕地垂下来。那双看起来凌厉的大眼睛,惶恐地注视着身边气定神闲的艾斯:“你,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被人挟持到这个地步,她开口居然只是问了一句废话。

丸子和艾斯都没有回答她,丸子看着升降机缓缓降到自己面前,并没有轻举妄动。正方形小门打开以后,外面的骚乱动静可以说是惊天动地。艾斯知道丸子的顾忌,很直白的说:“管理楼已经被我的人接管了。在支援人员抵达之前,还有大概四十分钟的时间。”

“你们,你们难道是想一起越狱?”桑七七总算反应过来,一脸不敢相信。

艾斯啧了一声,觉得有点烦。人在无伤大雅的时候犯蠢会显得可爱,关键时刻还犯蠢就显得特别讨人厌。虽然桑七七不是艾斯这边的人,但艾斯还是设身处地为桑七七那边的人感到窒息。

“快点,时间很紧。”艾斯手里捏的钢笔,刚好是医疗室他把玩的那一支。

尖利的钢笔尖戳在桑七七脖子动脉上,仿佛她不听话动一下就会被艾斯立即取走性命。丸子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秒钟,走上升降梯。升降梯的速度很慢,丸子第一次觉得它慢。等丸子缓缓冒出地面,桑七七才特别崩溃地哭出来:“你们这样是会被枪.决的!老实呆着不好吗!”

“枪.决?”艾斯笑了,“他们还指望自己或家人重病的时候我的一双手去救命,你死了我们都不会死。”

丸子赤脚踩在冰凉的大理石上,眉头蹙起来:“你能再多带一个人么?”

艾斯掐着桑七七的脖子:“??”

“03号牢房的人,”丸子想到那个莫名熟悉的人,很自然地要求艾斯,“他应该就在附近。”

提到03号牢房关着的人,桑七七表现得比丸子跑出监狱还要激动。艾斯没见过03号牢房的人,事实上,地下牢房关押着几个人他都不是很清楚。这一切都多亏了桑七七不懂规矩。她在艾斯活动的时间带丸子走出地下牢房,并且给了艾斯接触丸子的机会。

艾斯犹豫了,带一个人出去已经是冒险。两个人的话,危险系数就翻了不止两倍。但是丸子的要求,他莫名其妙不会拒绝。

于是捏紧了手骨,朝桑七七优雅地笑:“03号牢房你能打开吗?”

桑七七被掐得脸色涨红,她两手抠着艾斯的手腕,试图让他松手。但是艾斯别看着瘦弱,手部的力量是一般人的两倍以上,他如果用尽力气去掐人,那人根本挣脱不开。

“不,不能!我没有权限!”桑七七眼泪从眼角滑下来,痛苦得额头青筋暴起,“你放开我!放开!”

“她打不开,”丸子实事求是,“03号的狱警是一个两米左右的刀疤男人。”

刚才透过桑七七打开01号牢房的操作流程,艾斯已经知道打开是需要狱警的瞳孔。如果是一个两米多高的刀疤狱警,艾斯还是清楚的。

这个人,曾经是Y国战场的特殊部队成员。代号黑鹰,因为过于强悍的战斗力和无法克制的野性被队伍放逐,阴差阳错地被调到这里来。艾斯知道他的背景,还特意去会过这个人。事实证明,这个人确实是个比较难对付的狱警,软硬不吃,真正的豺狼虎豹。

艾斯为了这次行动,特意将他认为比较有威胁的人弄出监狱:“这恐怕有点困难。”

“不困难,”丸子虽然是个生化学家,不代表她别的东西就不会。她将目光投向桑七七,明明声音是空灵和缓的,但说出口的话却莫名叫人心肝胆寒,“03号牢房的锁在哪儿?”

为了关住这些高智商罪犯,监狱建造者也是煞费苦心。

桑七七脑力不行,但直觉很准。本能地意识到危险:“你想要干什么?”

艾斯手才松开一点,又迅速捏紧。桑七七关于这一点还非常固执,无论艾斯怎么掐,掐得她都翻白眼了,桑七七还是拒不开口。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艾斯有点着急。丸子却在观察了地下牢房的地面的照明线路以后,缓缓走到了一个地方:“是这里吗?”

桑七七虽然没有说话,但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在丸子指对的瞬间瞳孔剧震。

丸子木着一张无辜的脸用手指摸索地去触碰。很快被她碰到某一个地方,突然发出了滴滴的声音,是指纹锁。桑七七神经紧绷地看着丸子蹲下去,就看到丸子很精准地找到了指纹锁。然后摸了一把指纹锁的形状,然后走到被艾斯掐到脸变色的桑七七面前,仰着头看着她。

艾斯:“怎么了?”

“借她的电击棒一用。”丸子蹙着眉头。

艾斯看了一眼指纹锁,立即猜到她要做什么。警报拉响的时候桑七七正在管理楼里洗澡,仓促之下只来得及穿上衣服,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枪没拿,裤腰倒是挂了一个电击棒。艾斯利落地抽掉东西递给丸子,丸子拿到手上。不知道她怎么操作的,迅速拆分成了小的零部件。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桑七七目瞪口呆地看到丸子手中的东西变了另一个样子。

丸子拿着手里的东西又蹲回了指纹锁旁边。不知道她怎么操作的,桑七七眼睁睁看着她将指纹锁拆下来。并且通过她手里的东西,非常轻易地就解开了第二层虹膜锁,打开了03号牢房。

缓缓降落的升降梯垂到面前,03号抬头一眼看到正方形门边蹲着的丸子。

不知道哪儿来的信任,他问都没问,踩着升降梯直接出来。等03号安静地站在艾斯的面前,艾斯才露出了恍然大悟一样的眼神看向丸子:“你的爱人?”

桑七七更惊悚:“原来你们俩不是恋人关系?”

丸子抿着嘴没说话,艾斯不回答,还是03号弯了眼睛笑出来。他与丸子一样同样橙黄的囚衣,脚踝上甚至脖子上都带着东西,丸子既然已经解开了两层锁,不介意替他解开镣铐。

“蹲下来,”空灵的嗓音毫不生疏地对03号发号施令,“你太高了,我够不着。”

03号温和地蹲下身,让丸子扶着他的肩膀替他拆掉了脖子上的定位发射器。

脚踝上挂着的镣铐带有追踪仪器,如果逃跑,带上这些东西可不行。丸子拆的很快,几下就拆掉了镣铐。重重的枷锁落地,桑七七的表情跟镣铐被砸碎了一样的惊恐。

因为在地下牢房,手铐被取下来。03号动了动轻松很多的脚踝和脖子,低沉优雅的嗓音如大提琴一样流淌出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鹿鸣,编号SSTD03,一个搞封建迷信的邪.教领导人。”

丸子/艾斯:“……”

“……类似于哪一种封建迷信的邪.教?”丸子突然好奇。

艾斯诧异地看了一眼提问的丸子,没想到她居然会对别人的事情好奇。丸子没管,一边跟着艾斯走出特殊监狱一边执着地回头看自称邪.教头子的家伙。离开了镣铐,鹿鸣移动速度明显增强,他不疾不徐地跟在丸子身边:“类似那种只要材料足够,能够召唤亡灵的封建迷信型邪.教。”

丸子很想说你召唤一个给我看看,但这种情形下,提出这个要求好像有点不合时宜。

桑七七却没有这个顾虑:“不是说特殊监狱里关押的都是高智商犯罪人才?”

艾斯和丸子的目光同时向她投过去,鹿鸣弯了眼睛,笑得更优雅:“虽然搞封建迷信,但跟一般体力劳动者不同,也需要智商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东西也需要科学底子做说服人的支撑。毕竟,封建迷信就是要从科学的基本原理出发,打破用科学竖立起来的世界观才会有人买账。”

桑七七:“……”虽然没听太明白,但莫名感觉被内涵了。

鹿鸣微笑地看向丸子:“那么你呢?”

丸子:“捡垃圾的。”

鹿鸣:“……”

两人对视许久,彼此眼中都古井无波。许久,自然地移开。目光落到了艾斯的身上,艾斯仔细参考了一下两人回答问题的风格,皱着眉:“我嘛,坟头蹦迪的。”

三人对视一眼,各自撇开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