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七只恶毒女配

林瑟瑟是个十分聪明的姑娘。她的聪明不仅仅表现在察言观色,更表现在出色的学习能力上。至少在丸子看来,比王曦儿那个撒娇卖乖的蠢材要聪慧得多。

李府的西席先生多收了个学生原本颇有些不情不愿,丸子在得知林瑟瑟被王曦儿捉弄了好几次后,携了一套名家之作的笔墨亲自去拜访了西席先生。在那之后,西席先生吴娘子教导林瑟瑟便用心了许多。这一用心,吴娘子惊觉林瑟瑟读书天分颇高,如此也多了几分真心喜爱。

林瑟瑟自然知吴娘子态度转变的原因。一面抓住了来之不易的机会求知若渴地学习一面感激丸子给她这个机会,更爱粘着丸子了。

红牙等人有些嫌弃,总觉得林瑟瑟一乡巴佬巴上贵人就赶不开的吃相太难看。倒是丸子不反感她,偶尔林瑟瑟过来替她捣药磨药,丸子都挺欢迎的。林瑟瑟话不多,听话又有眼力见儿,还力气大还特别能干活。基本丸子交给她的事儿都做得很好。

丸子有时候夸她两句,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好看。

“等过段时日天儿凉,再叫绣房给你多做几身衣裳。”林瑟瑟住进丸子院子,按理说一应吃穿用度按王曦儿的份例来,不过她这次来的日子不巧,刚赶上李府主子衣裳料子才做过一轮。

丸子虽说吩咐下去,叫府上的人好生照料。但一个偌大的府邸,总是有些钻空子的小人。林瑟瑟又是一个外来的孤女,在丸子照顾不到的地方,便没人贴心替她安排。丸子看她在李府这半个月吃得好,个子冒了不少。索性就叫她等等,与自己同一批料子做几身衣裳。

林瑟瑟现如今穿得是丸子的旧衣物。正好她身材矮小偏瘦,丸子的衣裳都穿得正好儿:“这些衣裳首饰都还新得很,不做新的也没关系。”

丸子摸了摸她脑袋,没说话,转而又问起她功课如何。

吴娘子是个学识扎实的女先生,在京城颇有些名声。人确实有些势力,但教学还算公正严谨。教导了林瑟瑟半个月,林瑟瑟如今已经识得几百个字了。她才将将开蒙,这识字的速度还算尚可。丸子偶尔考她,或者兴致来了会给她讲点寓教于乐的寓言故事。

林瑟瑟跟在丸子身边,先不说学到多少大道理,但耳濡目染还是学到了一点丸子的仪态。兼之李夫人专门拨了教养嬷嬷过来,一举一动都严苛地训练,林瑟瑟如今整个人看起来脱胎换骨。

天儿越来越热,转眼就到了盛夏。

每月李家都要给主子置办几套时兴的衣裳,裁缝定日子入府替府上主子量身。不过在量身之前,料子得先选出来。丸子是府上的少主子,顶好的料子不必挑流水似的送进她院子。不过丸子这人偏好些清淡素净,这次送到丸子院子的,都是些清淡素净的料子。林瑟瑟相貌像李玉婉偏妩媚,兼之皮子粗糙黑黄,这些料子穿身上就颇有些东施效颦的意思。

林瑟瑟拿着这些料子在身上比划,每一匹都好看,但穿她身上都透着一股土气。

再过一个月是近几年时兴的荷花宴,到时候,京城未出阁的姑娘们都要去的。说起来这荷花宴,还是当朝皇后亲自发起筹办的。皇后出身世家谢家,未出阁前是宇朝声名远播的才女。因着闺名之中有个荷字,本人十分偏爱荷花。起初发起荷花宴,本意是为了替谢家姑娘扬名。

荷花宴一开,规矩说得很仔细。全城未出阁的姑娘,不论贵贱出身都可参与。只要年岁在十岁至十八岁之中,琴棋书画诗酒花七门技艺,无论哪一门都可争出个第一的名头来。

第一次操办荷花宴时因皇后特地下了懿旨,有意叫全城的贵女为谢家姑娘铺路。只是没想到争奇斗艳到最后,只斗出了个不可一世的李琳琅。事与愿违,于是来年又筹办了一次。结果来年谢家姑娘争夺只得了个第三的名头,还是没能出头,却捧出了个平民才女陈菲菲。

接连两次的盛况,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意外叫荷花宴成了如今京城未出阁姑娘每年最期待的节目。

丸子事实上,一次荷花宴的选拔都没有参与过。之所以第一届荷花宴得魁首,全凭李贵妃故意造势。但也因着她是第一届荷花宴的魁首,后来的每年都会去。

林瑟瑟跟着丸子,今年自然也得去。

既然是姑娘们争奇斗艳,去赴荷花宴的姑娘们都会精心打扮。林瑟瑟第一次露脸自然不能弱了。丸子皱着眉头仔细打量她。在李家这几个月,她每日里好吃好喝地养着,其实皮肤已经白净了不少。那等勾头驼背的姿态被纠正过来,如今仪态也算落落大方。只是自小吃不好穿不好,林瑟瑟的头发和皮肤比起精心呵护在闺中的贵女们自然还是差得多。

“去玉锦园挑几匹深色的料子过来。”李玉梨母女偏好华贵的料子,府中得了什么金红紫红的料子,都是送去玉锦园,“就挑湘妃色或者海棠红的料子,说是我要。”

打发了丫鬟去玉锦园,丸子又命人重新去置办首饰。

丸子这边问得及时,下人刚到玉锦园,那边李玉梨母女正在挑料子呢。说来不巧,丸子说的这几种色泽的料子,李玉梨王曦儿母女都敲中了。李玉梨听闻丸子这边为了荷花宴要的,一时间有些在给与自己用之间犹豫。王曦儿却率先不满了。

别看她年纪小,将将八岁。她可是最爱这等鲜亮的料子。

这段时日,因着这不知打哪儿来的乡巴佬林瑟瑟,她自觉自己已经受了不少委屈。如今一听丸子抢她料子,噘着嘴又要哭:“大姐为何要这般欺负我?她不是素来不喜大红大紫么?为何我喜欢什么她就要来拿走什么?不对,定然又是那个林瑟瑟搞的鬼!阿娘,你就不能管管大姐吗?她为了个不相干的乡巴佬这般对我,到底谁才是她的亲姐妹!”

李玉梨一听这话立即不犹豫了。她没管王曦儿,想了下林瑟瑟的样貌肤色,自己将一堆料子里挑挑拣拣。将其中最鲜亮的好料子挑出来吩咐人全送去了丸子的院子。

王曦儿一看这动作立即就炸,直接从凳子上跳下来不可置信:“娘!”

“慌什么,下个月再叫外头送来便是。”李玉梨斜了她一眼,反口挑剔起她的礼仪举止来,“你大姐和义姐都是要参加荷花宴的人,事急从权。你年岁还小呢,不急着打扮!”

“怎么不急着打扮!”王曦儿早熟的厉害,自幼心眼儿便多,四五岁就显出爱俏爱美的天性。如今不仅身量拔得比同龄人高,心智也早熟很多。才刚刚满八岁就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年前去尚书府做客撞见了尚书府的公子,回来往后就少女思春了,“我也要去荷花宴的!”

她怎么就不需要打扮?她喜欢的公子今年就满十四岁。不去荷花宴上晃悠一圈叫尚书府的人记住她,再过两年尚书府的哥哥议亲,人家想不起她这个人怎么办!

这话她不敢明目张胆对李玉梨说,只鼓着腮帮子吵闹哭喊。

李玉梨别的会依着她,此时却没理会。

王曦儿见母亲不帮她,火气冲上脑袋拔腿就往丸子的院子冲。她才不管,那料子一看就不是大姐要的,肯定是为了林瑟瑟那个乡巴佬。乡巴佬算哪根葱?敢抢她的东西!

王曦儿憋着一股火气冲来了丸子的院子,果然看到林瑟瑟在拿几匹料子在身上比划。

她皮子是晒出来的黑黄,底子其实很好。这湘妃色的料子在配上妩媚的妆容,能极大地遮掩她肤色不够白净的瑕疵。丸子在一旁看着淡淡地点头:“就这个这个都做一身,再将那个海棠红的也比比。”

林瑟瑟最听丸子的话,拿起来比划,海棠红的更衬林瑟瑟气质。她相貌妩媚是没错,但许是自幼在外讨生活的经历叫她眉宇中存了一丝坚毅之气。湘妃色虽也不错,海棠红更大气。

丸子正蹙着眉头琢磨该如何捯饬,就看到王曦儿急吼吼地冲过来给了林瑟瑟一巴掌。

啪地一声响叫整个屋子的人都惊了。

林瑟瑟捂着脸颊转过来,瞪着眼睛看着突然冲出来的王曦儿。别看王曦儿才八岁,因着生父身材高挑,她此时站在林瑟瑟面前,与矮小的林瑟瑟差不了多少。

“土包子你胆儿倒是肥得很,敢抢我的东西!”王曦儿没了在李玉梨面前的软糯爱娇,盯着林瑟瑟的眼神仿佛在盯着一个低贱的乞丐,“这种料子是你一个卑贱庶民穿得的么?荷花宴?呵,你有什么资格去荷花宴?大字不识一个,琴棋书画诗酒花你会什么?还想穿得花枝招展去荷花宴?笑话!”

林瑟瑟站在原地,捂着脸颊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她自尊心极高,此时被辱骂,当真眼泪都要掉下来。

丸子本以为是什么事儿,结果王曦儿这般怒火冲天地跑来打人竟然是为了几匹料子?堂堂李家的二姑娘,眼皮子浅到这个份上,她当真是气笑了!

缓缓站起身走过来,丸子脸上敷了一层冰霜:“谁准你进我的院子打人的?”

王曦儿扭过头,母亲,姐姐,一个个的替一个外人打算都能枉顾她的喜好,凭什么?王曦儿气得要命,胸脯一起一伏的:“她抢我东西我难道打不得她?!”

“料子是我叫人取的。”丸子淡漠的嗓音大夏天都冒着寒气。

王曦儿被这话一刺,顿时尖叫:“大姐,你到底是我的姐姐还是她的姐姐!为了一个外人,为了一个乡巴佬,你这样对你的亲妹妹?!”

丸子脸色已经难看了,冷声道:“将二姑娘给我请出去。”

丫鬟们立即上前,刚要碰到王曦儿。

王曦儿突然扑过来就要抢东西。她扑的动作大撞到了丸子身上。丸子这过于消瘦单薄的人被她这一撞就整个栽倒下去,脑袋重重磕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屋里伺候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一旁捂着脸不说话的林瑟瑟突然冲过来,狠狠一巴掌摔在了王曦儿的脸上。

打她可以,打她的仙女姐姐就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