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六只恶毒女配

丸子如何也想不到,素来以礼仪之邦著称的李朝世家公子出身的苏衍,竟然在此情此景之下伸手扯开了她的衣裳?!肩膀骤然一痛,丸子瞠目结舌地看着狠狠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的苏衍,差点没把两只眼珠子给瞪脱眶!

“蓝姑娘给苏某烙了印记,苏某还姑娘一个烙印。”苏衍舔了舔嘴唇,俊雅的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甚是公平。”

丸子短暂惊愕之后,突然暴怒:“苏衍,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单靠体力挣不脱,不代表丸子拿苏衍没办法。在她的地盘上,还没有被别人给挟持住这一说。丸子脚下狠狠一跺,脚踝上的银铃叮铃叮铃的响。

苏衍本盯着丸子纤细漂亮的脖子,还想着在脖子上再来一口。随着铃铛声响起,心口突然一阵一阵锥刺般的疼痛。

这剧痛来的又急又凶,刺得他措不及防。苏衍在心脏剧烈紧缩之下,仿佛被抽光了浑身力气,瞬间松开挟制丸子的手便整个人滑落到地上。

丸子得到自由的瞬间出手如电,快准狠地掐住他的脖,那股狠辣无情是要当场拧断他的喉咙!

只是她的手上才刚刚用力,便听苏衍笑道:“蓝姑娘这蛊不要了?”

丸子一愣。

“这只蛊虫尚未弄清楚具体效用,杀了苏某岂不是可惜?”

苏衍是当真不怕死,心脏的疼痛兼之喉咙被拧紧,不能呼吸。明明都眼前发黑了,他当着丸子还笑得出来,“蓝姑娘,你练出这梅花蛊,你花了不少心思吧?”

“你!”丸子没想到苏衍脑子转的这么快。方才不经意落下的话柄,立马就被他当做博弈的筹码转头就用来要挟她。

“我?苏某体内的这只蛊,今日才刚刚长出来。今后会有怎样的变化,又可能造成什么样的症状,这些蓝姑娘都不想知道?”苏衍痛到脸色发青,却依旧是笑得温润好看,“杀了苏某,蓝姑娘便要再费心思去寻试蛊人。但若留下苏某,姑娘可随时过来看。”

丸子觉得荒谬,他以为凭这一点自己就会放过他吗?

冷笑两声,丸子还真松开了掐他脖子的手。好吧,丸子承认,苏衍这人虽 讨厌,但确实说中了她的心思。为了梅花蛊,丸子耗费了不少珍贵的材料。且这只蛊是丸子重新学习巫蛊术以后亲手炼制的第一个蛊。她当真非常想知道成效。

但就这样放过苏衍,丸子又不甘心。

丸子脸上乍青乍红的,苏衍却很自觉。伸出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衣领,然后轻轻使劲扯开,露出纤长的脖子和肌理流畅的肩膀:“不若苏某也叫蓝姑娘咬回来?”

丸子是真被他给噎住了。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他。

苏衍此时已坐起身,半靠在竹床边上。头发因为这一遭罪,早已散落披在肩上,衣领也被扯得大开。他脸色煞白,额头冷汗狂飙。一只长腿支着一只长腿自然地伸展着,胳膊搭在膝盖上,一副闲适神态。

明明是雅致公子哥儿的长相,此情此景之下却显得平地邪佞:“蓝姑娘咬两口也可,苏某权当是还利息了。”

丸子被他给气了个仰倒:“滚!”

抬腿狠狠踹了他一脚,转身拂袖而去。

廊下铃铛声远去,心口的剧痛便随之渐渐缓和下来。

苏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胸口发烫的梅花烙印冷却下来。

他拨开肩膀上垂落的头发,猩红的舌尖舔了舔犬齿,缓缓地笑了。昏暗的厢房之中,苏衍一双眼眸黝黑如墨:蓝唯唯虽说脾气野性难驯了点,滋味儿却是不错。

丸子这边刚离开屋子,立即就有人匆匆跑来望月楼下:“族长大人!族长大人不好了!”

惊呼声从楼下传来。

丸子顾不上其他,从二楼直接飞跃而下。

“怎么回事?大呼小叫的!”

来人是一个十八上下的年轻小伙,名字叫阿萨。负责瘴气林的守卫,自幼与蓝唯唯一起长大。只见他一脸焦急,语速极快道:“族长大人,那批李朝的官兵闯入瘴气林了!”

“已经到哪儿了?”丸子眉心紧皱,“洛东长老呢?可带人去了?”

早在苏衍被蓝蝶影救回来那日,丸子便已然知晓瘴气林外聚集了一批人在。知他们没那个本事解瘴毒进不来,便没去管。快两个月过去,这么久都没见动静,丸子还以为他们早已经离开。没想到不声不响的竟然闯到林子里来!

“都是南诏国那些臭虫搞的鬼

!”

阿萨急道,“那批李朝官兵靠着南诏国的指引,人已经进了瘴气林。浩浩汤汤至少几百人。同行的不仅有李朝官兵,还有南诏国的王族和巫术师。说是在找什么重要官员,他们如今就坐在议事楼,正等着族长你过去呢!”

丸子当即不再耽搁,连忙随阿萨赶往议事楼。

一边走,一边听阿萨交代议事楼的情况:“这次来寻人的李朝官员姿态颇为嚣张。声称他们早已将林中方圆百里都搜了个遍,根本不见要找的人的踪影。所以断定人就藏在咱们族里。那个李朝的官员还说咱们故意隐匿罪人是大罪,是藐视李朝皇帝。若今日若不将人交出来,他们便要踏平瘴气林。”

“哦?踏平我族的瘴气林?”丸子当即笑了,“好大的口气!”

瘴气林看似占地很广,其实能住人的地方不多。也就是说,聚居其中的大月族却并不算多。细说起来,除了圣女和族长,长老的住处被单独隔离在蛊神山旁,大月国神山四周不过三个村庄而已。总人数不超过五百人,刨除巫蛊术对周边国家的威慑,大月族在人数上确实会令人轻视。

丸子怒气冲冲地刚踏上议事楼的台阶,就听到楼中传出陌生男声在大放厥词:“不过弹丸小国。躲在深山老林里与蛇虫鼠蚁为伍的野蛮一族,竟然敢如此胆大妄为!”

“弹丸小国怎么了?”丸子的嗓音划破天际横插一杠子,打断了他的厥词,“弹丸小国也可以让你们这几百人的命全部填在瘴气林中!”

丸子卜一出现,一身火红的纱衣,行走见铃铛叮铃叮铃的响动。

“族长大人!”

议事楼中人见她出现,除了大放厥词的李朝官员和南诏王族等人,其余人全都站了起来。

李朝官员显然没想到大月族的族长是一个妙龄少女。他稍稍抬眉诧异了一瞬,骄傲的嘴脸却没有收起来:“来得正好。”

这李朝官员不知什么来头,一言一行毫不克制嚣张气焰。丸子走上高座,一挥广袖大刀金马地坐在蛇头高椅之上,冷冷地俯视着李朝官员。

此人年岁不大,约莫十六七岁,不到弱冠之年。一身奢华的金色锦袍,人群中就他最瞩目。腰束玉带,坠宝石弯刀,

脚上蹬了一双鹿皮黑靴。吊梢眉,一双细长的狐狸眼,五官倒是精致。但因目空一切的做派和不分场合的叫嚣,显出几分不知天高地厚的莽状来。

南诏国的王族是一个紫衣的女子。一头乌发游蛇一般盘在头顶,五官倒是生得不错。妖妖娆娆地靠在座位上,一双长腿露在外面,媚气横生。

“蓝唯唯。”南诏国王族,也就是南诏国王的小女儿紫灵儿一见丸子便抬手掩嘴。漂亮的脸上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悠。

她嬉笑一声,嗓音里仿佛融了蜜,“又见面了。”

说来也是有意思。大月族和南诏国不愧是祖上同出一脉,连姓氏也算是一脉相承。大月族的国姓是蓝,而南诏国的国姓却是紫。都是颜色,还是个差不多的色儿。不过紫灵儿姿态端得嚣张,丸子却连个眼风都不给她。

紫灵儿嬉笑许久,大月族无一人搭理她,不由脸色一下子铁青了。

“你是何人?”丸子目光穿透众人,直接落到金灿灿的李朝官员身上。

李朝官员昂着下巴,落到丸子身上的目光便放肆且淫邪得多。

他挺着腰板,完全无视议事楼中大月族人瞬间难看的脸色站了起来。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地走上高台,站在了丸子的面前俯视她道:“你就是蓝唯唯?大月一族最新一任族长?”

丸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是我,不知有何指教?”

“指教,当然得指教。”只见他忽然拈起丸子鬓角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尖嗅了一下。草木的清香比脂粉要清冽得多,他一双狐狸眼睛都亮了起来:“等你们将苏衍交出来,本殿下亲自去你房中给你指教。”

“放肆!”坐在丸子左手边第一位的多隆长老直接拔出腰间佩刀,“胆敢侮辱我国族长!”

丸子却没动,看了一眼多隆长老,示意她稍安勿躁。而后微微扬起妖娆的脸,一双冷酷偏又无辜的眼睛直直地凝视着金灿灿的李朝官员:“你是李朝哪位皇子?”

“本殿下乃当朝七皇子,李佩。”

李佩越看越觉得这女人美,仿佛人群中会发光。说来一路闯进瘴气林,见到的大月族不论男女,相貌都十分出色。当然,眼前此女为最,“识相点,本殿下说不

定会看在你的份上,放过你们一族。”

“哦?”丸子抬起一只手,忽然搭上了李佩的手背,“你想要放过我们一族?”

李佩刚想说‘那是自然’。就见下首坐着的紫灵儿忽然飞身上来,毫不客气地一把打开他握着丸子的手:“殿下小心!”

然而还是晚了,李佩松开手的瞬间手背上多了一个红点儿。鲜红得像血,印在白皙的皮肤上极为醒目。紫灵儿一见这形状顿时脸色大变,她噌地一声拔出腰间佩刀架在丸子的脖子上,厉喝道:“蓝唯唯你好大的胆子!胆敢给七殿下下蛊!”

李佩本还想呵斥紫灵儿胆大妄为,一听中蛊,脸刷地就白了。

丸子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丝毫没将脖子上的刀看在眼里:“为何不敢?你们南诏甘愿给李朝当奴才,对着一黄口小儿卑躬屈膝,是你们南诏废物。我们大月人天生胆子肥,学不来狗那一套!”

紫灵儿被刺得脸一青,挥刀便要砍。

然而她的手才一动,丸子便起身闪到她的身后,一把掐住了李佩的脖子。与此同时,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紫灵儿暴露在外的脖子上。几乎是瞬间,紫灵儿的衣服里窜出一条花斑毒蛇,吐着芯信子张嘴便向丸子咬来。

丸子出手如电,直接掐断毒蛇的脑袋,厉声喝道:“来人!将所有擅闯者拿下,关入死牢!”

李佩及其带来的人注意到四周突然冒出的人,瞬间慌乱起来。其中李佩色厉内荏吼道:“尔等蛮族敢!”

“不是都说缺试蛊的活人?现如今几百个活人送上门,还愣着作甚么?”丸子当然敢,不仅敢下蛊,她还敢杀人,“小风!放毒蜂!”

一直窝在屋顶的蓝小风从上面跳下来,欢快地一应声:“是,姐姐!”

当嗡嗡嗡的蜜蜂振翅声音响起,李佩等人才大惊失色,惊慌失措起来。

与此同时,望月楼中,被困在密室十几日不曾见过苏衍的蓝蝶影受不了了。平生不知相思,才会相思,竟然相思入骨。明明丸子用东西堵住了密室出口。她愣是花了十多日,挖了一个出口,从密室跑了出来。

换了一身漂亮的衣裙,蓝蝶影偷偷摸摸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