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五只恶毒女配

一瞬间几辆房车中只有风声,鸦雀无声。

霍然的一双眼睛血红,眼珠子虽然保持黑色没变,但眼白的区域全部充血。他缓缓移动着眼球扫视在场每一个人,眼睛眨动的频率非常低,似乎不眨眼睛也无惧场外风雪。这种感觉太诡异了,哪怕他身上并无溃烂的痕迹,整个人也透着一股死气。

“霍,霍然?”欧阳宇呼吸都放轻了,“你醒了?”

霍然没有回答他,森林目光一寸一寸扫视着在场的人。目光所到之处,被注视的人不自觉地打起了寒颤。最终,他的目光在瞿珊珊身上落定。

瞿珊珊的心跳这一瞬间失了序。后脊梁的鸡皮疙瘩缓缓冒出来,她一动不敢动。

其他人目睹着这场景,害怕的同时也觉得莫名。霍然以往不论何时,眼睛从来没在崔明理以外的女人身上停留,高烧一场清醒过来,却盯着瞿珊珊不放。

然而被霍然盯住的瞿珊珊却并未感到半分荣幸。这种冷冰冰的目光黏在身上,跟毒蛇爬过一样让人感觉不舒服。欧阳宇警惕地盯着房车上的霍然,以防他暴起,自己能随时扑上去给霍然一击,将伤害降低到最小。

但是等了很久,霍然没有攻击人群的意思。

“你在看什么?”丸子跳起来一巴掌打在霍然的脑门上,“你看那个女人干什么?”

霍然被打得一愣,低下头,表情懵懂地看着丸子。

丸子瞪着大眼睛眨动了两下,渐渐的,表情凝重了起来:“霍然,你还认得人吗?”

霍然张了张嘴,清冽的嗓音没有了,变成了粗嘎浑浊的破风箱。赫赫的声音立即让丸子的一颗心沉下去,脸色煞白。他试图发出声音,只是挣扎了很久,一个字没有发出来。漂亮的脸也仿佛肌肉坏死,没有一丝表情。

事情大条了。

蒋青骤然拔.出□□,一把拽住丸子的胳膊将人从霍然身边扯开。

丸子哭了:“霍然哑了……”

霍然在蒋青拉开丸子的瞬间眉眼中闪过戾气,但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他猩红的眼睛冷冷地攫住蒋青,仿佛随时扑上来咬断蒋青的脖子。

天越来越黑,四周的雨夹雪越下越大。狂风卷着空气不住地往人脖子里钻,再不上车,他们就算不被闻着味过来的丧尸给撕了,也可能会冻死在这大雪里。霍然下令让所有队员回到车上,自己断后。最后看一眼霍然确定他没攻击,才准备撤回房车里。

只是他才一转身,霍然的身形快如闪电。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风雪吹拂得人睁不开眼,紧接着,众人听到一声尖叫。是瞿珊珊,之间霍然以手成爪,似乎是要从背后掏掉瞿珊珊的心脏。

他速度快又狠,瞿珊珊附近的人都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袭至跟前。就见瞿珊珊一把扯过附近的一个女性队员,挡在自己身前。那女性队员完全都没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霍然的手穿透女性队员的身体,鲜血直流,红了一地。

风声呼啸,血腥味弥漫开来。

这一瞬间的恐惧,像是无形的网将在场的所有人网住。欧阳宇几乎目眦尽裂,不知道是震惊霍然骤然袭击瞿珊珊,还是瞿珊珊居然情急之下拉同伴挡枪。

迟钝了将近三秒,欧阳宇才想起来开枪。

只是子弹的速度竟然赶不上霍然移动的速度。他消瘦的身影在人群里闪烁,速度快到目不暇接。欧阳宇一面心中惊恐一面又投鼠忌器,根本无法攻击。慌乱了一会儿,丸子刚要撸起袖子上去帮忙,蒋青一把箍住她厉喝:“他只攻击瞿珊珊,瞿珊珊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瞿珊珊哪里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她尖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救我,宇哥救我!”

霍然的速度非常快,但是瞿珊珊仿佛有什么东西无形中在保护她。无论有多不科学,霍然每次就要伤到她,都被她拉扯别人挡掉。

一时间,鲜血流了一地,尖叫声与哀嚎被凛冽的寒风吹得异样阴森恐怖。

欧阳宇怒极,看着队员一个一个被暴走的霍然掏心,转头冲蒋青怒吼:“还拦着崔明理做什么!还不快松开她让她上去帮忙!”

蒋青火气就上来:“你有本事就自己上,要什么明理去送死?”

欧阳宇被她噎得一哽:“他不攻击崔明理你没发现吗!”

“你怎么知道他不攻击明理?”

蒋青护着丸子,手.枪指着霍然的脑袋:“霍然,你意识是清醒的吗?”

霍然从头至尾没有表现出攻击姿态,但猩红的眼睛和僵硬不协调的肢体,让人摸不准他现在到底是人还是丧尸。蒋青的话问出来,当然没有等到回答。但是同样的,霍然的目标从头至尾就只有瞿珊珊一个人。

瞿珊珊拿谁挡,谁死。瞿珊珊离谁远,谁就没事。

这么明显,在场幸存者都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到。情急之下,他们也顾不上什么逻辑,只诘问瞿珊珊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霍然尸变还恨不得杀了她。

瞿珊珊会承认才怪,她只在疯狂地贴着附近的人。明明速度不快,但总是恰到好处地躲在别人身后并且避开了危险。眼看着瞿珊珊躲到蒋青的身后,血淋淋的霍然即将在掠至蒋青面前时,丸子忽然从背后戳了戳蒋青的肩膀:“让我来。”

蒋青怕傻子疯劲儿上头不管不顾,一把扯住她后脖子:“你特么给老娘清醒点,OK?”

“OK,OK,我很清醒的。”

丸子捂着脖子,示意蒋青快放开她的衣领。蒋青坚持拉着她就是不放,OK,丸子选择妥协,然后就以这个神奇的姿势努力地跟霍然进行脑电波链接:“霍然我肚子饿了。薯片薯片,我要薯片和可乐。”

霍然在迎面怼上丸子之后,停下了攻击。

他站在丸子的对面一米处,歪着脑袋看丸子被蒋青拎着后脖子原地蹬腿,猩红的眼睛竟然缓缓眨动了一下。

而瞿珊珊就是这个时候,冲上了房车,顺便锁死了房车的门。

霍然霍然放弃了攻击,直愣愣地站在丸子面前。面无表情的脸上能看出一点挣扎,似乎在犹豫。大约十秒钟,他的手心里多了一袋儿烧烤味的薯片和一听可乐。

众人尤其是蒋青:“……”

欧阳宇一口冷风呛到喉咙里,惊恐的目光在丸子和红眼霍然之间转动。他想问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目光在触及霍然冷森的眼神后,识趣地缩回去。

狂风暴雪也洗刷不掉山道上浓重的血腥气。霍然刚才爆发,短短十分钟内,一共杀掉四个人。四个人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的积雪。剩下的存活者躲在角落,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对面对视的一人一丧尸(怪物?)。

“大家都回房车里,快!”欧阳宇压低了声音立即吼道。

呆愣的人回过神,慌里慌张地往附近的房车里钻。但是瞿珊珊一个人锁了一辆房车,虽然队伍里人因为高烧尸变了不少,但房车依旧不够。

无论他们怎么敲门,房车就是不开门,底下急哭的雷火队员都破口大骂。

瞿珊珊蜷缩在房车最里面的房间,瑟瑟发抖。她不知道出了什么错,只是刚面临了死亡,无法从恐惧中摆脱出来。外面的骂声和哭声她都听不见,她满心都在害怕。霍然尸变了,霍然尸变了,霍然尸变了还想要她的命……

这一刻,瞿珊珊脑子里的情情爱爱清除干净,满脑子都只有怎么从霍然的手下活下去。

欧阳宇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叫不动瞿珊珊开门。极度惊慌之下,他忽然发现站在丸子面前的霍然从暴走状态恢复了木讷。他呆呆地看着丸子,不知道是认出来是自己的女朋友还是怎么,只是看着丸子而已。

丸子欢呼一声,扭头嘚瑟:“你看!他还是清醒的!”

欧阳宇握着枪缓缓地靠近霍然,霍然仿佛感觉不到,连回头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激动惊恐的人因为霍然的安静,渐渐冷静下来。

丸子忽然原地转了一圈,朝霍然缓缓地伸出了一只食指。

霍然木楞地看着她,然后也伸出一只带血的食指,缓缓地与丸子的食指对上。

一片死寂。

蒋青:“……”这种情况下都能接的上脑电波,她也是真的服。

松开丸子的衣领,蒋青手里的枪转了一圈利落地插进后腰,反手推着丸子上车。红眼霍然还站在原地,凶狠地等着拉丸子走的蒋青。

蒋青白了他一眼,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她特么的快冻死了:“有话上车说吧。”

霍然原地站着,大约三秒钟,抬脚上了车。

三人一走,紧绷的氛围立即解封。幸存者看着紧闭的房车车门,以及满地鲜血和死不瞑目的同伴,一个个脸色铁青。

瞿一鸣忽地笑了一声,收枪上了另一辆房车。

欧阳宇站在原地,不知道想到什么,表情是前所未有的黑沉凝重。欧阳宇不傻,看这情况,当然猜出瞿珊珊对霍然动手了。虽然不清楚她私下里对霍然做了什么,但他隐约觉得霍然突然间丧尸化,跟瞿珊珊脱不开关系。

看着新鲜的四具尸体,欧阳宇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非常大的错误。

那就是在丸子蒋青三人组状告瞿珊珊抛弃同伴之时,不该因为瞿珊珊哭得太惨,一时心软没有处置她。如果不是他袒护了瞿珊珊,今天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欧阳宇已经预料到事后,队员对他的怨恨。

怨恨归怨恨,剩下的人还是得活。

新鲜的尸体陈列在此,鲜血的味道很快会吸引丧尸过来。因为丸子之前的发疯乱砸,前方山道上的积雪大面积滑坡盖住前进的路。如果不尽快离开,恐怕会被丧尸包抄成为瓮中之鳖,整队人丧生此地。

欧阳宇去车里暖和了一会儿,就带了几个异能者去前面清理积雪。夜里在半道上夜宿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尤其现在这一带还有一个没被抓到的冰系异能丧尸。

瞿珊珊一直躲在房车里,房车的钥匙也无法打开车门。

霍然已经丧尸化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丧尸化后的人会是这种模样。不管瞿珊珊愿不愿意承认,丧尸化的霍然跟一般丧尸不同,他存留了意识。原本一心为了得到空间异能晶核不惜给霍然注入丧尸病毒,但现在她已经没有这个欲望,甚至非常后悔。后悔自己的冲动,居然给自己招来了这么大一个要命的麻烦。

霍然不死,她就要被杀死。这种感觉越演越烈,瞿珊珊努力蜷缩着自己。但那种如芒在背的锐利,被什么东西给盯上的恐怖挥之不去。

与此同时,丸子和蒋青蹲在仿佛人偶一样僵硬的霍然面前,感觉比较的新奇。不知道是丧尸见多了,还是丑八怪看多了,丸子竟然觉得现在眼红红皮肤白得像雪的霍然有点好看。蒋青一巴掌打在她□□上头的后脑勺上,顺便让她滚一边去吃薯片。

虽然曾经是伙伴,但一旦物种变得不同,感觉起来还是有点陌生的。蒋青皱着眉头研究现在的霍然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总觉得不同寻常。

霍然的注意力显然全在旁边吃薯片的傻子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霍然,霍然?”蒋青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不过她手在霍然眼前都快挥断了,霍然连个眼风儿都不给她。蒋青冷笑一声。在地上捡起一只拖鞋,上前,给吃个不停的丸子后脑勺一鞋底敲下去。

果然,霍然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变了。那股凶戾的气息,吓得蒋青握拖鞋的手都颤了一下。

霍然僵硬地站起来,蹲到丸子的面前。

丸子刚吃完十袋薯片,嘴角还都是薯片的碎屑:“干啥?要吃?”

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跟门口的石墩子一样盯着。然后就看到他突然倾身过来,伸出舌头在丸子的嘴唇上舔了一口。

丸子:“???”

蒋青额头青筋一跳:“……”特么的都成变丧尸了,还演个鬼的青春偶像剧!

霍然:“赫赫赫赫……”

丸子忽然正色起来:“你说你变成这样是有人背地里害你?”

蒋青:“?”

霍然:“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

丸子一把将手中可乐摔在地上,刷地站起来:“我就说你不可能感染丧尸病毒!你特么连泡面火腿肠都不吃,就只吃有机食物,怎么可能感染病毒!”

蒋青:“??”

霍然:“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赫……”

丸子怒起一脚踹碎了椅子:“被老子抓到是谁,老子就像剁碎这个椅子一样剁碎了他!”

蒋青:“???”hello?

眼睁睁看着丸子一把扛起浑身是血的霍然,抬腿就往外走,蒋青已经迷到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崔明理这傻蛋到底是怎么从霍然的赫赫声里听出这么多内容的?怕她疯起来又惹众怒,蒋青赶紧跟上。

三人来到山道前,欧阳宇正亲自下手清理积雪。

欧阳宇站在最高处,一面铲动最高层的积雪一面一心二红地指挥众人从各个角度尽快将道路清出一条车道。不过她们三人刚靠近,所有人立即觉察到危险。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霍然出现的一瞬间就躲到欧阳宇的身后去。

“你们来的正巧,”欧阳宇注意到红眼霍然安心地挂在丸子的肩上,不知为何那口紧绷的气就松弛下来,“快点过来帮忙。”

丸子眼睛在人群中逡巡,试图找到对霍然下黑手的人。只是眼睛转了一圈,没看到她想找的人:“瞿珊珊呢?”

……明知故问,瞿珊珊怎么可能在这里。众人心中诽腹,却没有一个人敢当面怼丸子。那不知道是人是丧尸的霍然还挂在她的肩上,谁晓得他们贸然激怒丸子,会造成什么结果?“她上了车就没下来过,估计还在那辆房车里躲着吧。”

丸子一拍脑袋,也是,愤怒之下居然糊涂了。

她张嘴,刚想说什么。鼻子忽然耸动了两下,眉头紧锁:“有东西过来了。”

“什么?”蒋青正色起来,“什么东西?”

“不是丧尸就是丧尸动物,空气中有股腐臭味。”丸子看着突然惊慌的欧阳宇等人,以及她们身前牢牢拦住山道的积雪,终于良心发现,“你们都给我让开!”

欧阳宇眼睛蹭地一亮,赶紧带着人让开。

只见丸子将霍然往地上一丢。霍然木着一张脸嘭地一声脸砸雪地里,保持着姿势没动。而丸子则扭了扭手腕,一拳砸在积雪上。霎时间,积雪扑簌簌地抖动了,坚硬的凝结在一起的雪从中间粉碎,然后泥沙俱下一般从半道上滑了下去。

这场面从开始到结束,不会超过一分钟。

欧阳宇及众人下巴掉在地上:“……”特么他们挖了快一个小时,还不及人家一拳管用。

山道清出来,紧绷了几天的心立即就松弛了下去。欧阳宇当下不敢耽搁,立即回头说:“所有人,回车里去。马上离开这里。”

众人跑得快,丧尸来的更快。

地上已经处理过的尸体,还没散去的血腥味儿,成功招来了大批深山里的丧尸动物。雷火小队的成员急忙之中挤上了车,油门还没踩,就看到有一辆房车毫不客气地撞开其他车子,不管其他车子翻下山崖,直冲前方山道而去。

她速度快到别人反应不及,回过神,那辆车早已绝尘而去。

丸子刚招出嗷呜去救,就感觉到脚下脸埋在积雪里的霍然忽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冲出了百米之外。

山道虽然被清理出来,地面的积雪却依旧打滑。

瞿珊珊双眼充血,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活着,不管用什么身份什么名声,必须得活着。重生这一世,她不能比上辈子更失败。速度越开越高,房车连翻地撞上防护栏,也阻拦不了瞿珊珊求生的欲望。

不过就在瞿珊珊绕过盘山公路,进入下一个地域,车子忽然撞上了山谷下的路牌。撞上路牌的瞬间,瞿珊珊胸前的佛牌啪地一声碎了。

而车子停顿的这一秒钟,挡风玻璃上就多出了一张脸。

霍然趴在车顶上,脸朝挡风板地看了一眼瞿珊珊。不管瞿珊珊吓到神魂俱裂,他一只手嘭地一声杂碎了玻璃掐住了瞿珊珊的脖子。

房车在山道上胡乱撞击,失去了方向。霍然冲被掐的面目青紫的瞿珊珊咧嘴一笑,然后咔嚓一声拧断了她的脖子。几乎在瞿珊珊断气的瞬间,一股强烈的白光从瞿珊珊的身上飞出,撞入了蒋青的体内。

而与此同时,丸子和霍然同时陷入了昏迷。

蒋青感觉到头皮发麻,下一秒,忽然神清气爽。她一把抄起昏迷的丸子,跳上半空嗷呜的背朝欧阳宇大喊:“带着所有人迅速离开,我断后。”

欧阳宇立即下令:“全速撤离。”

就在所有人离开这个山道,大批山中饥饿已久的丧尸动物,变异动物蜂拥而至。蒋青抬起手,借着滚动翻涌的气流和湿润的天气,缓缓召集雷云。

这一次,天空中的雷云是前所未有的厚实。其中翻滚的电花,大的像活着的游龙。正在以雷霆之威俯视着下面被血肉气息迷了心智的腐尸们。三秒钟后,蒋青骤然一手挥下。铺天盖地的电网像一个罩子,牢牢地罩住了地面的丧尸动物。

持续将近两分钟的雷电,炸得整座山头亮如白昼。雷电停息,所有东西化作焦灰。

蒋青晃悠了有点昏沉的脑袋,塞了三四片叶子进嘴里,嚼吧嚼吧吞下去。神志恢复清明,她一眼看到山脚下撞击在路牌上的房车,以及房车盯上昏迷不醒的霍然。

“嗷呜,去!”

嗷呜仰天长啸,四爪一蹬,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昏迷不醒的丸子和霍然脑海里翻涌了一些画面和记忆。乱七八糟地搅合在一起,形成了连贯的剧情提要。霍然率先睁开了眼睛,盘腿坐在房车顶上盯着自己的一只手陷入了沉思:……他这只手是不是有毒,怎么又亲手结果了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