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三只恶毒女配

丸子被陆家给完全驱逐了。她现在不仅进不去陆家大院,陆薇薇母女根本不见她,甚至她留在陆家的一应物品都被佣人给丢出来。

因为陆程远出事非常突然,目前为止没发现任何遗嘱之内的东西。哪怕丸子私生子的身份在上流社会众所周知,但林夕雨否认她的存在,所以陆氏的一切理所当然是陆薇薇的。陆薇薇在回国以后,直接入主陆氏企业。

母女俩来势汹汹,空降的第一天开始就对陆氏内部进行了大清洗。被陆程远赶出陆氏的林家子侄又被陆薇薇给重新召回来,现在更是身居要职。

她们不懂什么企业经营也不懂商业合作,母女俩只知道陆氏旗下的所有产业都是她们的。所以她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陆薇薇更是完全听从她妈妈和表哥表姐的建议,将陆氏对他们的进驻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全部驱逐出去。

陆氏旗下一家上市企业和三家外贸公司,一时间人心惶惶。

这个时候才看出豪门的社会影响力。陆氏集团下四家公司和三十家门店,粗略计算有三万员工。因为林夕雨母女的行为,陆氏集团股票疯狂下跌不说,三万外来和本地陆氏员工面临着非常严峻的问题。一旦惹到林家人,就是下岗失业。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M市甚至A省的新闻都报道了陆家主事人意外丧生,陆氏新继承人的荒唐行为。外界议论纷纷,但陆氏是家族企业。

换言之,就算是政府,在没有充足的理由和法条允许下,也没办法对林夕雨母女的行为进行干预。现在能让林夕雨母女停止这种荒唐的清洗行为的,就只有陆程远的另一个女儿。陆氏动荡期间,无数人来中科大研究所请求见丸子。

尤其被清洗掉的陆氏高层,一个接着一个来与丸子详谈。

M市的媒体,当地媒体,各界社会新闻工作者都想采访丸子。M市的市委秘书都亲自给丸子来过电话,希望她能妥善处理这件事。

丸子抓着头发觉得头大。林夕雨母女的心理素质太差,她还没做什么呢就崩坏成这样。她要是真动刀动枪做了什么,这母女俩是不是要提刀杀人?

应该发生在十一年后的夺权,就这样被林夕雨母女的骚操作给提前了。

事情闹得大,丸子身边共事的人都听说了。所以当丸子提出请辞,范所长在非常非常不舍得之下还是遗憾地同意了她离开。

“你真是个做研究的好苗子。你才十八岁就已经有这么强的能力。假以时日,极有可能会成为当代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学海无涯,知识是一辈子的财富。我希望你在处理完家里事情以后,还能重新回到学业上来。”

丸子点了点头笑:“我走了,霍非不是还在?他虽然比不上我,好歹比别人强很多。”

霍非:“……快点滚!”

……

丸子回来M市这一天刚好是除夕。现代人没有古代人尊重传统,除夕也没有除夕的气氛。丸子跟霍非俩站在M市的机场,看着航班指示牌发呆。

“我是欠你的么?下次再让我做苦工,不给让我满意的好处,你就想都别想!”霍非目视前方,贵公子发出高贵冷艳的冷哼。

丸子在拖着行李箱,漫不经心地往前走:“嗯嗯,下次绝对给你好处。”

两人一前一后地从机场出来,机场外连出租车都没有。

霍非知道她被陆家赶尽杀绝了,掏出手机,滴滴滴地拨了一个电话。两人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小时,一辆红色的超跑停在两人面前,霍琼甩着刘海降下车窗。

“咋办?哥这车就两座。”霍琼看到一年没见的学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选择性无视了旁边的堂弟,打开车拎起丸子的箱子就放到后备箱:“瞧瞧,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哥那聪明绝顶漂亮可爱的学生小蛮吗?刚从帝都回来?”

丸子看到他也笑:“老师,好久不见。”

霍琼为丸子开了副驾的车门,还顺手替她系上安全带。霍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堂哥关上副驾车门,绕过车子企图走上驾驶座,一把拽住他:“我呢?”

“嗯?”霍琼眨了眨眼睛,理所当然,“你自己想办法啊。”

霍非脸一黑,咬牙切齿:“我怎么想办法,这破地方连出租车都没有!”

“那怎么办?哥我的车就俩座,那不然你去后备箱坐?”霍琼耳钉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无情的光。

霍非:“……”

他放弃跟霍琼讲道理,转头面目狰狞地威胁丸子:“你敢这么对我,咱俩就彻底掰了!”

霍琼惊了:“你俩什么时候搞上的??”

丸子:“……”

“那不然怎么办?”丸子无奈,“车是你叫来的啊,又不能怪我。”

“反正要走一起走,不走就一起在这等。你敢丢下我一个人先走,我现在就订机票回帝都。你自己选!”霍非双臂环胸,头一偏,反正就这样。

丸子犹豫了一秒,丢下他走好像有点没过河就拆桥的意思。

车外的寒风真的好冷,丸子不想下车,她陷在这温暖的暖气里不可自拔了。想想,她于是真诚地提出建议:“那不然,你坐我腿上?”

霍琼:“……”

霍非的脸一下子涨通红。

霍琼快被这小子做作的行为给酸倒牙。他这堂弟不是全家最狂,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的么?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腻歪?啧了啧嘴,霍琼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接通,他就一句话:“过来接我,我在XXX机场。”

然后斜了一眼闹脾气的高冷堂弟,眼睛里都是蔑视:“车给你开,快滚!”

接车最后,霍琼一个人在寒风中等车,霍非和丸子开车去了霍家名下的公寓。

两人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各自洗漱,就睡下了。第二天一早,丸子去陆家,霍非则去了警局调车祸资料。

陆家企业虽然大清洗了,陆家的佣人却没怎么被辞退。一来他们照顾陆薇薇照顾很多年,感情不一样。二来陆家佣人嘴巴很严,家里发生什么事从来不往外说。要是辞退她们换新人进来,说不定会出更多乱子。

丸子这次没从大门进去,道路家就直接去后门。

方妈钟婶每天早上会出去采购,丸子以前听方妈说过一回,就记住了。她在两人必经的路上等着,大约一个小时,等到她俩结伴出来。方妈一看到丸子,下意识地往身后看。确定没人看到以后,两人冲过来,拉着丸子就往旁边的树林里去。

“小蛮小姐怎么会回来?”林夕雨将丸子赶出陆家的内情,没人比她们更清楚。丸子的行李还是方妈打包的。

丸子笑笑,含糊地说了几句,就表示想要进家里看看。

方妈很为难。自从陆程远出事以后,陆家就换了规矩。林夕雨撕破脸以后做事就不藏着掖着了,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一早就放了狠话书,不准放丸子进来。谁敢放丸子进来,就都从陆家滚出去。

丸子:“我不会待太久,就去看看。我总觉得我爸爸出事太突然了。”

方妈心里一惊,与钟婶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白。

谁不说这事儿蹊跷呢?

方妈也觉得陆程远出事以后,林夕雨母女变脸变得太快了。本来就只是陆家一家子,现在弄得跟改名换姓一样,家里天天是林家人出入。林家那些女人还个个都不好伺候,钟婶做饭这么多年,陆家谁都没嫌弃过,林家人却说东说西的。

“小蛮小姐,不是方妈不帮你。”方妈知道这事儿不好说,但丸子就只有一个人。陆程远已经下葬了,肇事车子都已经烧得什么都不剩,没法翻案,“你一个人也斗不过他们一大家子。尤其那个林春生的儿子,心眼儿比蜂窝还多。你好好在帝都研究所待着,别掺和这里头乱七八糟的事儿。”

丸子知道她好意,想想就不为难她,问起另一件事:“爸爸出事那天,停车场的监控有什么异常没有?或者说,这段时间,有人动过监控吗?”

这些事警察来那天就已经问过。方妈记得警察调走了监控,也没查出什么问题。不过丸子说起这个,她想起一件事:“监控没什么,不过前段时间太太确实换了个摄像头。小蛮小姐你别问了,这件事警察也知道。新的摄像头旧的摄像头拍得监控不都是一样的吗?警察查过了,没什么发现。真的是意外。”

丸子却笑了:“不管有什么发现,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她掏出一个非常迷你的U盘,那张贴上去都不起眼的小东西给方妈:“帮我把这个U盘插在我房间电脑的主机上,你打开电脑,其他的都不用管。”

方妈疑惑地接过去:“我一把年纪了也不懂电脑。而且小蛮小姐,你的房间已经给林家的姑娘住了,电脑估计也被她占用了。”

“不会。”丸子非常肯定,“我的电脑她们还没本事打开。”

方妈拗不过丸子,答应替她做了这件事。虽然她听不懂什么操作,丸子没让她做太复杂的事情。就算对电脑一窍不通,方妈也能做到。

在电脑和网络方面,霍非可是顶尖黑客级别的大佬。虽然他不喜欢做那些奇怪的事情,但只要他愿意,连上网络他就是游龙入海。

两人分头行动,回来以后,霍非带回了满满的资料。

不知道这家伙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力量这么大。随随便便都能把警务资料带回来。但带这家伙回来果然方便。丸子一面听霍非分析这些资料一面就在想,要不然回地府的时候把这家伙也带回去算了。

这些资料看着毫无破绽,但其实也不是完全的完美无缺。比如说那份完整的监控视频,霍非花点时间就能分解成两部分。

M市警局的技术人员工作能力让人失望。或者说,是不是有人故意的。但监控一旦确定有错,别的就更好查了。

他们只有两个人,(好吧,其实不止两个。)许多事情要分头去做。丸子将陆程远车祸的事情交给霍非,自己则专心去管陆氏企业上的事情。

虽然这辈子她没系统地学金融,但不好意思,丸子搞钱的天赋是天生的。做生意的手段变复杂了,但生意的本质还就是那么回事儿。方妈的办事效率很高。几乎刚过一个小时,丸子这边就能接收到陆家她的电脑发出的网络信号。

丸子早在还在陆家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电脑连接了陆家所有的电脑。

陆程远不知道的是,他书房那台机密电脑,早在她学会电脑操作以后就被她给监控了。陆程远加密确实难破解,但是难不住霍非。霍非在跟丸子还没有特别熟的时候,就无意识中帮丸子做了好多破译解密的事情。

且不管霍非很早以前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上了丸子的贼船,就说丸子其实非常早之前就对陆家的生意,财务状况,甚至商业合作伙伴等等一些列机密信息,了如指掌。

时间不知不过过去,丸子跟霍非也忙了快两个月。

霍非那边证据比较难收集。并不是案子多高明,而是犯罪人证据毁得太彻底。哪怕指向很明显,在没有充足的证据之下,就很难将那些犯事的人一次性锤死。

丸子这边进展倒是比较快,几乎她在完整复制完陆程远电脑里的资料以后,被林夕雨母女赶出公司的人就找到了丸子。

事实证明,陆薇薇就是个废物。或者说,林夕雨母女是两个废物。

林夕雨在揣度男人心和哄人上天赋异禀,对金融和产业经营是一窍不通。陆薇薇只会比她更差,陆薇薇甚至连看人脸色和揣度男人心都不会。母女俩好不容易将金山搂进自己的怀里,结果却被林家侄子骗的团团转。

天知道在丸子将陆氏企业的财务信息捋顺,从合作人口中得知陆薇薇竟然这个时候急急忙忙到处找人跳楼价抛售陆氏,这愚蠢的行为造成股票近一轮的缩水时有多无语。

陆程远在家事上一塌糊涂,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做生意的料。陆氏企业在他的掌控下,发展前景非常不错。

虽然账面上看似流动资金并不多,但一些投资回报率高的项目发展态势非常迅猛。但凡母女俩能看得一点点财务报表,或者愿意找专业经理人,就绝不会做这么无脑的决定。可这林夕雨母女全程听信林家侄子一面之词,上蹿下跳地找买家。

合作人急得要命,每天来找丸子说这些事。

丸子本身做事就需要花费时间,想着这种大型企业就算要卖,也不是那么容易卖出去。想着其中要做的事情太多,资产清算,税务清缴,甚至资产评估等等,零零总总,没个一年半载的时间根本结束不了。

预备等霍非将所有的证据都查出来,她再一举将陆氏拿下。结果陆薇薇直接骚操作,什么都不做,两个月内,预备低价卖给林家侄子。

新闻爆出来这一天,丸子都惊呆了。林夕雨不是挺会盘算么?怎么真正大事上就这么蠢?

霍非也惊了:“要不你先做你的事,我这边先别管?”

丸子想想,好像也只能这样。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聪明人,而是你永远无法预料她下一步会做什么的蠢货。不然丸子能怎么办?让陆薇薇直接将陆氏卖给林家人?

签约这一天丸子带着律师在合作人的帮助下进入到陆氏集团的总部。

进来的时候,二十三层最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公司还没被赶出去的股东们,林夕雨母女和林家人分列在会议桌的两边,陆薇薇和林夕雨面上都带着惶惶,林家侄子林耀祖正在慷慨陈词地说着什么。

陆薇薇东张西望,在看到丸子进来当场就尖叫着站起来。

“你怎么会来!你怎么进来的?”她像是见鬼一样,弄得整个会议室都吓一大跳。

丸子特地穿了一身高定的礼服,化了气势很强的浓妆。似笑非笑地站在合作人身前,气势上就糊了屋里人一下。她笑了一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直接拉开主座的椅子坐下去,会议桌两边的人立即就紧张起来。

丸子将资料啪嗒一声放到桌子上,托腮看着陆薇薇:“我来看看,你这个蠢货到底怎么被人哄着将金山给丢出去。”

一句话,会议室里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林夕雨母女的脸色泛青,林家人的表情直接露出不善:“你在胡说什么!”

林耀祖怒了:“公司所有权交接这么重要的场合,是谁把不相干的人放进来的?!保安呢?叫保安,快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给我赶出去!”

场面立即混乱起来,丸子却八风不动。

她将资料递到合作人手中。合作人配合地将丸子准备的资料给林夕雨母女一人发一份。林夕雨母女这会儿已经感觉到不对。林耀祖的态度很说明问题。林夕雨虽然不懂财务知识,却非常善于捕捉情绪。

半信半疑的,她们在丸子的指示下打开了文件夹。

“陆家的产业你们知道多少?”丸子完全无视耳边林耀祖的叫嚣,微笑地问林夕雨,“一家上市公司,三家子公司,三十家门店。这些产业的财务报表,你们了解多少?去年陆氏做了多少项目,爸爸在世时,已经投产的项目有多少,进度怎么样,预计投资回报率和已经实现的收益之间相差多少,你们都清楚么?”

几个问题一问,林夕雨母女表情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

丸子本来也没指望这两人能听懂,她干脆用最直观的金钱来换算这些项目。随着她每讲出一个项目,精准地说出其中的产出比率,投资进度,以及极大概率计算的收益数额。

不仅对旗下项目分析,丸子更指着四家公司以及门店资金状况的用最白的白话去分析。一项一项地说给在座的人听。丸子每一项说完,陆薇薇母女的脸色就青黑一分,每一项说完,林夕雨的表情就崩溃一分,丸子就笑了。

“就这样蓬勃发展的企业,被你们以百分之一的价格低价卖出。还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收回资金,我真的怀疑你们有脑子这个东西?”

丸子开嘲讽,要是平时,陆薇薇一准就炸起来。但现在她瞪着每天在她耳边用股票缩水的鬼话糊弄她的林耀祖,恨不得冲过去打死他。

事实上,林夕雨已经绷不住胸中怒火,冲过去就给了林耀祖响亮一巴掌。

“胡说八道!”他却不管站起来大声叫着保安:“她说的都是骗人的,她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那么详细的内部信息?姑姑,她在骗你!你别相信!”

“不相信我?笑死了!陆氏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用得着骗她?”丸子缓缓站起来,个子不高,但压迫的气势非常强,“我告诉你们,半年前陆薇薇去坐牢,爸爸就已经将陆氏交到了我的手上!陆薇薇算什么继承人?半年前就被爸爸赶出国,爸爸死后倒是屁颠屁颠跑回来,自作主张地继承了陆氏,可笑!”

丸子话一说完,陆薇薇的脸色煞白。

林夕雨心口剧烈地跳动,觉得不可置信。但这时候丸子身边走出来一个人。这是一直服务陆程远的律师,他开口肯定了丸子的说法:“事实上,在太太流产的那天,先生去帝都前就留下了一份语音遗嘱。关于陆氏产业,确实交由小蛮小姐继承。”

不仅如此,他还提供的陆程远的音频,公开播放。

事实上,这音频是当初陆程远劝说丸子回去的时候丸子偷录的。当时丸子说话时就留了心眼,以至于这段话都不必剪切,完整又清晰地表达了陆程远求着丸子回去继承陆氏的主旨。就算林夕雨质疑它的真实度,拿去请求公证,也完全经得起公证。

林夕雨其实已经信了,但她绝不可能放手。

她不知道私底下陆程远对丸子说过这些话,她一直以为陆程远从来没考虑过让位。陆薇薇都傻了,她仍然负隅顽抗道:“不可能的!李小蛮姓李又不姓陆。她不是陆家人,不可能继承陆氏。”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姓氏这种理由?”丸子都被她逗笑了,“林夕雨,你以为哭闹着不让爸爸给我改姓就能掩耳盗铃?我是爸爸的孩子这件事,还需要证明么?”

“当然,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林夕雨当然知道丸子在回家之前就做过亲子鉴定。陆程远是不会让接错人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但她知道,李小蛮不知道啊。那时候李小蛮精神不正常,根本就不清楚做过什么。

丸子不想跟她废话,直接将证据全都摆出来:“林阿姨,不要在说让人发笑的话。这并不会改变我继承陆家的结果,只会暴露出你无知又法盲。”

林夕雨被奚落的面红耳赤,她确实不太懂法。但是的,这不是顾忌面子的时候,钱是她后半辈子的指望,如果放手了,难道她要回去过那种苦巴巴的日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陆氏这么大的产业,她守了十几年才终于要到手,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情急之下,她又相到一个理由:“我是陆程远的配偶,配偶拥有一半的继承权!”

“那是在先生没有遗嘱的情况下。”丸子不想跟她废话,律师站出来给出解释,“太太,希望你明白。先生有过遗嘱,配偶丧失继承权。”

“不会的!”林夕雨还要闹,扑过来想要扯丸子的胳膊,“陆氏是我丈夫的东西,我跟我女儿,怎么可能一分钱分不到!我现在怀疑你跟李小蛮是一伙儿的,你们合起来骗我!”

合作人一把拦住她,一旁陆薇薇都蒙了。

丸子不管她们,敲了敲桌子:“那么,现在,我以陆氏继承人的身份,终止这次毫无意义的产权交割。现在,把林家这些骗子,给我赶出去!”

一句话,惶惶不安许久的股东们终于激动了。不用丸子交代,他们主动将林夕雨母女和林家人给赶出了陆氏。

丸子自此一战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