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三只恶毒女配

这一天放学,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窗外电闪雷鸣,黑沉沉的天空像是被什么人给敲碎了。雨水从大洞中漏出来,铺天盖地,接天连地地在天地之间形成巨大的雨幕。

午间休息找丸子麻烦反被嘲笑了智商,陆薇薇在反驳无能吃了一肚子的瘪。

回班级找易安楠告状。

易安楠不知道受了刺激还是怎么的,捧着书一直在看,没哄她。

这就算了,他旁边那个吊儿郎当很狂的同桌苏辰也很奇怪,突然之间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怎么,居然开口嘲笑她智商低?

陆薇薇只有私底下会暴跳如雷,别人面前很注意保持小仙女形象。兼之,苏辰跟别人不一样。陆薇薇知道苏辰家里是帝都那边的高官家庭,正宗的红四代。所以哪怕被苏辰当面嘲笑,气得脸发青,她也没表露出来。

干干地笑几下,陆薇薇悻悻地回座位,都不敢生苏辰的气。

陆薇薇还不晓得她把丸子叫去操场的举动被两人从头围观到尾。更不知道苏辰在赞美她的对手的同时,还当着易安楠的面笑她是个‘蠢鹅’。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易安楠在亲耳听说丸子的智商高达151后,忽然被激起了好胜心。事实上,易安楠幼年时期也测过智商,高出同龄孩子整整30点。长大后没再测过,但易安楠高傲的自尊心,让他起了跟丸子一较高下的心思。

陆薇薇只是恼羞成怒之下,将这几天所有的不顺都算到丸子的头上。

她神奇的脑回路认为,如果不是丸子抄袭成第一害了她,她不会被妈妈半夜拉起来看书写作业。如果不是因为半夜写作业太生气,她今天就不会找丸子的茬,更不会找茬没成功反被骂也不会来找易安楠找安慰,最后就不会被苏辰嘲笑,以至于丢大脸。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丸子的错。

无辜的丸子:“……”

天上下着雨,溅起雨雾迷得都看不清。大雨天气除了让人心情不好以外,对中岳高中学生的生活并没有造成影响。学生们百分之八十有车接送。所以一到放学的时刻,校门口豪车云集,基本很少看到打伞的人。

陆薇薇看着电闪雷鸣的天空,直接将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的丸子丢下。在司机撑伞让她上车之后一秒钟都不等,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家。

“那小蛮小姐怎么回陆家?”司机有点不确定。

陆薇薇书包一甩,丢到丸子平时坐的座位上:“叫她淋雨回去吧!”

司机拗不过她,陆家两个孩子虽然都是路程远亲生,但显然陆薇薇才是陆家主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私生女很可怜,但没办法,司机自己的高薪工作一样很重要。

车子开走,丸子还在办公室坐着。

她的面前是高二(1)班的班主任张老师。

丸子的优异,老师们都看在眼里。尤其张老师,其实早在丸子入学测试那天就已经知道丸子的智力异于常人。月考成绩公布的这几天,数理化生四门课程的老师们已经私下里分别找过丸子几次。都在游说她参加各科的奥赛班。

奥林匹克竞赛,中岳高中有这方面优异的资源和渠道,几十年前就开设了奥赛培训班。某种程度上,中岳的奥赛班在全省范围内都算的上权威。但这种班级并不在全校普及,而是周六周日特殊课程。

换言之,只允许少量智力超过同龄人,能同时兼顾学业和竞赛的学生参加。

所以,班级的人数非常少。加上极个别特殊情况进入奥赛班的校外学生一起,中岳高中从高一到高三的全体学生,每个学科的班级一共才三十个人。

先不说授课老师们如果培养一个能冲进全国赛的种子选手能拿多少奖金,在中岳教书的老师,很多都是有情怀的。老师的品质普遍很高,教书育人的觉悟非常高。奖金对他们来说只是激励政策,学校老师游说丸子的主要目的,还是不希望错过好苗子。

丸子对这种奥林匹克竞赛的兴趣不是特别大。

虽然她确实有点争强好胜,但却不喜欢争夺这种没太多实用意义的排名。她学习纯粹是因为对自然科学感兴趣,并不是为了拿多少奖金。而且真缺钱的话,陆家不是非常有钱么?想办法从陆家拿到钱不就行了?

几个老师都在劝,丸子表现出来的兴致不高,但老师们不会轻易放弃。

“老师知道你对奖金不是太看重,但是。”

高二(1)班的班主任张老师本身就是教化学的。化学奥赛班的课程部分课程是他在教,况且化学组组长私下也拜托过他,希望他能说服丸子参与化学奥赛班。不管是出于别人的拜托还是自己的惜才心理,张老师尤其希望丸子能加入。

“我们学校最好的师资都在奥赛班。”

张老师苦口婆心:“学校为奥赛班付出很多心血,不仅配备了知识储备足够的教学资源,还配备了专业完备的实验器材。为了培养学生的实验实操能力,学校为各科奥赛班的学生配备自己的实验器材……”

在张老师告诉她奥赛班有特殊的实验室,丸子可耻的动心了。

“老师,你让我考虑几天吧。”

没办法,她现在被生物和化学两门迷得五迷三道。尤其是生物实验课程,亲手操作实验,她特别沉迷。

张老师一听这话,立即就笑了:“那行,你回去跟家长商量,下周一给我答复。”

丸子点点头,背着书包就下了教师楼。

不知道是应景还是真倒霉,放学那会儿的大雨,现在已经演变成倒水。这么形容有点随便,但很生动形象,就是那种往下倒水的方式在降雨。

丸子站在教学楼前的屋檐下,看着雨幕,陷入了沉思。

她没有手机,没办法联系陆家司机。

这么大的雨,用书包顶在脑袋上冲出去也不切实际。她现在的小身板可经不住生大病,要是淋雨高烧,烧傻了脑子可不好。不过就算冲出去,丸子用脚趾估算也知道,陆薇薇不可能会在校门口等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几的几率,她冲也白冲。

就在她陷入冲出去还是留在这等雨停的两难境地之时,耳后突然响起冷淡的少年音:“你在这里干什么?”

丸子的目光从雨幕收回来,偏过头去看。

是易安楠。

没想到易安楠也没走。他手里拿着一把黑伞,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举着伞正准备撑开。看丸子呆呆看雨像是在思考什么世纪难题,他没忍住搭话。

这还是高傲的易家公子第一次在没有陆薇薇的陪同下,单独跟丸子说话。期间没借助别人转达,虽然没有看丸子的眼睛,但确实是直接对话。

丸子面无表情,毫无波澜:“如果我回答你,你能带我一起打伞么?”

易安楠一噎,偏过头,眼神奇异地看着提出古怪要求的矮冬瓜。

丸子目视前方,跟他并肩站着,继续看着雨幕。

估计是身高上绝对碾压的姿态让他突然对只到他肋骨高度的丸子起了微薄的怜悯,易安楠默了默,勉强地点了头。

“张老师希望我加入化学奥赛班。”

“哦。”原来是这件事。

易安楠也是奥赛班的,他的优异在这方面展露无遗。别人只参加一门,维持不掉出奥赛班已经要拼尽全力。易安楠同时参加了两科,并且游刃有余,“很正常。”

撑开了雨伞,他向前走了一步。

见丸子还站在原地不动,他举着伞回过头,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少年姿态特别高冷,说话也惜字如金:“那你预备参加么?”

“听说奥赛班有专门的实验室,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一套实验器材。”丸子站到易安楠的伞下,与他隔开大约半个小臂的距离。就算半边肩膀露在外面淋雨也没贴过去。

巧了,易安楠的半边肩膀也露在外面:“也不是全都有,小型器材每个人都有一份。大型器材,大家公用。”

丸子点点头:“只要有器材就行。”

“别的奥赛班不清楚,但化学奥赛班的实验室是这样的。且周六周日全天对奥赛班学生开放。”易安楠举着伞走得目不斜视,说话更是冷冰冰,“你确定要来化学奥赛班?”

丸子同样的目不斜视,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不,事实上,我一共四门。除了信息学,其他数理化生四门课的老师都希望我进他们学科的奥赛班。”

易安楠脚步一顿。

雨打在他的伞面上,啪啪啪地响,他的嘴角渐渐抿了起来。

丸子的步子同时停下来:“你几门?”

易安楠目光从前方收回来,低下头看着目视前方拽得二五八万的丸子,突然呵地一声。丸子挠了挠眉头,也抬起头,与他对视:“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是很感兴趣。”

易安楠的眼睛眯起来。

他的表情感觉不太高兴,但说话还是冷淡中彬彬有礼:“那么李小蛮同学,非常抱歉,我的车就在前面。今天撑伞送你的好心就到这为止?”

说完这一句,他举着伞就想往轿车的方向走。

然而却在转身的瞬间,被丸子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书包带子:“等等!”

易安楠回头:“什么事?”

丸子翘着兰花指只抓住他书包的边边,那手势,怎么看怎么嫌弃。

易安楠如刀般凛冽的眼神下,丸子却用坚硬的厚脸皮扛住了。她继续她一米五的身高一米八的气场,面无表情地对易少爷发出了请求:“陆薇薇把我丢在学校,自己先走了。如果你答应送我回家,我以后会视情况还你人情。”

易安楠却笑了:“你觉得我会需要你还人情?”

“为什么不需要?”丸子摆出一米五的狂傲姿态,“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易安楠没说话。

丸子也没撒手。

两人就这么站在一把黑伞下面,一高一矮隔着一根书包带和一个兰花指默默无声地火花四溅,双方都不退让地僵持住了。

不知道僵持多久,久到车里易家司机都回完女朋友微信,易安楠才施舍一般地同意了:“我只送你这一次,到陆家门口你就下来,不要给薇薇透露任何细节。”

丸子笑容比他更狂:“你放心,我也不想跟你扯上关系。”

“那正好。”

……

上了车,两人在车后座上一左一右各坐一边。

两人中间的间隔,坐进三个丸子这种身材的人都绰绰有余。丸子打开书包,掏出老先生给她准备的试题,安静地翻看。易安楠也掏出了书,安静地翻看。司机的眼睛几次瞥向后视镜,有点搞不懂这莫名其妙的剑拔弩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车子果然送到陆家大门前就停下来,易安楠跟丸子撇清关系的态度非常明显。他甚至吝啬的将自己的伞借给丸子都不行。把自己的伞给了司机,然后让丸子撑着司机的伞下车。

车子头也不回地开走,丸子撑着伞站在陆家大门前,无聊地翻白眼。

切!谁稀罕!

天上的雨还在下,电闪雷鸣已经停止了。

丸子低头看了眼手表,六点四十九分,还有十一分钟到七点。七点是陆家的开饭时间,有钱人很注意保养,陆家吃饭最晚也不会晚过这个点。丸子抬头看了看伞外的雨幕,忽然将伞往草丛里一丢,淋起了雨。

这么大的雨,不用刻意,一分钟就将丸子淋成落汤鸡。

丸子瑟缩着肩膀,脚步蹒跚地走到保安室,双臂环胸地敲了敲窗户。保安室的保安正在吃饭,挖了一勺饭含在嘴里就打开了窗。

倾盆大雨搭在玻璃上,窗台上,溅起的雨水都打湿了保安室里靠窗户的桌子。那保安一看是丸子,立即按下了开门键:“小蛮小姐?小蛮小姐你怎么在外面淋雨?”

丸子哆哆嗦嗦地笑:“薇薇发脾气不载我,我只能自己回来。”

保安大叔是退伍老兵,这几年一直在陆家负责安保。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成家立业了,家里的孩子也有四五岁。冷不丁地被丸子这可怜兮兮的笑,给弄得心都揪了一下。

他连忙放下筷子碗,从挂钩上拽下一把伞开门出来:“小蛮小姐,快过来!快到伞下来,你撑着这个回去吧!”

丸子才刚扔了伞,但这时候说不接又有点奇怪。

她哆哆嗦嗦地伸手过去,好似手脚冻僵了一样握不住伞柄。丸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对,对不起啊。我手冻僵了,拿不住。”

保安大叔热心:“小蛮小姐不嫌弃,我替你撑伞送你过去。”

丸子最后是保安大叔给送到主楼门下的。她进客厅的时间点,陆家一家子都已经坐上餐桌了。

将丸子丢下,陆薇薇当然也有足够的借口蒙混过关。

她今天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地冲去林夕雨的花房,添油加醋地将丸子骂她蠢材的话全说给林夕雨听。然后又哭哭啼啼地给马上就到家的陆程远打电话告状。跟丸子吵架的时候嘴巴不利索,但告状的时候词汇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

先别说林夕雨气得脸发青头,就是陆程远也对丸子说话如此‘恶毒’感到震惊。

原本陆家一家子是要就这件事,好好问一问丸子的。但是看着门口冻得瑟瑟发抖,浑身的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的丸子,以及一旁语速极快地替丸子解释的保安大叔。陆程远黑沉的脸色渐渐转晴,变成了讪讪。

“小蛮?这是,”陆程远从餐桌上站起来,“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丸子嘴唇都发青,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委屈极了。

偏又因为太乖,不敢闹,就只会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笑:“爸爸,我没有伞,下雨了,站在教学楼下等薇薇。我没有手机,没人告诉我,我不知道薇薇已经走了。我在教室楼下等了好久,没人来接我。怕等到天黑也不会有人来接我,我就自己回来了。”

陆程远的心口猛然一窒,倏地看向陆薇薇。

陆薇薇心虚地低下头。

林夕雨意识到不妙,立即打断:“你这孩子真是的!薇薇本就是粗枝大叶的人,你放学不好好跟着她,乱跑,她怎么能想的起来?再说,下这么大的雨,就算薇薇忙起来忘了,你也不该淋着雨回来啊?”

她从餐桌上站起来,像是心疼又像是指责地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故意苦肉计呢!”

丸子没反驳她,纤细的肩膀都缩在一起,眼圈儿立即就红了。

“你哭什么?我难道说错了?”

“不是,我没有不想跟着薇薇,我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全班同学都知道,薇薇知道的。”

丸子语气低低的,真是看得铁石心肠的陆程远心口都疼了,“我才到学校,认识的人很少,没有朋友,没人会送我回来。我也想等家里的车来接,但是我等了一个小时,校门都快锁了……”

最后一句说的,陆家全家都讪讪了。

事实上,发现丸子不在家的时候,全家人,陆薇薇就不说,林夕雨怒她骂陆薇薇的那些话恨不得她淋雨淋死,陆程远虽不至于让丸子淋雨淋死,但也确实存了让她吃个教训的心。也就是说,这一家人,确实谁也没想过去接她。

陆程远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现在觉得自己听信了陆薇薇的一面之词完全就是脑子不做主了。薇薇这丫头从小就没吃过亏,怎么可能受小蛮的委屈?小蛮这么乖的孩子,想也知道不会说那些话。现在再一回想那些话,完全像陆薇薇的口吻,怕不是她为了掩盖欺负小蛮的事自己瞎编的!

陆程远非常的尴尬,又十分为自己的行为和怀疑丸子而后悔:“小蛮快去洗个澡!淋成这样,再不洗澡可能就要生病了。方妈?方妈?!”

说着,陆程远饭也不想吃了,亲自过来打横将丸子抱起来。

林夕雨却觉得不能这么混过,她话里话外地还在追问丸子骂陆薇薇的事儿。丸子靠在陆程远的怀里,眼泪无声无息地流出来:“我没有说她是蠢材这种话。爸爸,我只是告诉薇薇,我的智商是151,还在成长中。跟她这种普通智商的人不一样,我没骗人,我考出来的成绩是真实的。”

“你骗人!你骂了!!”陆薇薇气死。

“我没有……”

等等……普,普通智商的人???

什么意思!!

“你,你在说什么?!”林夕雨的注意力全被智商151给抓走了,她忽然走过来一把抓住丸子的胳膊,“你说你智商多少?”

丸子低下头,不愿回答她。

陆程远心里却第一次对林夕雨的穷追不舍的追问产生了反感的情绪:“智商151,还在成长中。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小蛮的智商测试是半年前我亲自找专业机构做的。”

林夕雨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丸子:“她智商151?是不是测错了?这不就是个自闭症的,精神有问题的孩子吗?!”

“小蛮精神没问题!她是个高智商正常人。”陆程远再次强调,“我早就跟你说过,小蛮的专注度和学习能力比一般人强很多,你是不是当耳旁风了?”

林夕雨当然没当耳旁风,她只是觉得陆程远想天才女儿想疯了。但此时看着丸子,林夕雨目光瞥向一旁一脸震惊完全接受不了的陆薇薇,心里哇凉哇凉的。怎么会?不就是一个精神病私生女么?怎么突然就成天才了呢!这往后陆家的财产继承权还轮得到薇薇吗?

心态的变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林夕雨再看丸子,那眼神跟看杀父仇人一样。

陆程远本来是膈应一朝之间天真活泼的女儿突然就心狠恶毒谎话连篇,又烦躁林夕雨张口闭口精神病,转身的瞬间瞥到林夕雨看丸子的眼神,心里突然就咯噔一下。

林夕雨那眼神一闪而逝,转瞬恢复了温柔。但是陆程远却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他低头看着怀里抖个不停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荒谬的感觉:“你们吃吧,我带小蛮上去洗澡换衣服。”

丢下这一句,陆程远抱着人直接上二楼了。

推开二楼的丸子房间的门,陆程远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里的摆设。黑白灰的三色调,地上的地毯屋里的台灯家具,一切都是客房的样子。或许是刚才的异样让陆程远回想起陆薇薇房间的设计,梦幻的公主房。

这一对比,惨烈得他都说不出替林夕雨考虑的话。

家里又不缺那点装修的钱,他都说过以后一切都是薇薇的,现在他们只是给小蛮一个栖身之所,有必要弄得这么吝啬寒酸吗?

将丸子送进浴室,浴室里连个女孩儿用的浴缸都没有,简陋的淋浴。

陆程远将丸子放下来,忽然说:“小蛮,爸爸给你换个房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