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一只恶毒女配

证据确凿,叫人无从辩驳。

沈兰若大怒一场后便想立即带着人冲进汀兰苑,指着丸子的鼻子将这一切公之于众。她迫不及待想要谢家上下都看清叶秋月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好叫大家知晓,她到底受了多少长房的委屈,受了多少不该她受的白眼和轻视!

可她转念一想,长房那边才怀孕,谢家长辈们对她容忍得很。便是她将这些公之于众,怕是谢家长辈们为了丸子能安稳地诞下子嗣,必定都是向着长房那边的。

虽然不甘心,但现实就是如此,容不得她不慎重。

沈兰若深吸一口气,一个人在内室踱了两圈才将这口恶气给压下去。

她这回是一定得沉住气,千万莫要像先前那般鲁莽行事。沈兰若告诉自己要按捺住,否则这么大一个利器给她没能给自己翻身,那她当真要呕血。

日子一天天过去,丸子的肚子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笨重。

为了不出一丝差错,大夫隔三差五都会上门给她号平安脉。若非丸子说不必,谢大太太都想将京中妇科圣手请进谢家来小住,直到丸子生产才放人。

谢老封君和老国公也对此关心得很。

二房那边闹得动静,老国公没发话,老封君是打心里放弃了的。曾孙辈的,她往后就认可长房这边的,二房那边她说不认就不认。老太太固执得很,说到做到,谁也动摇不了她的决心。因着这份心思,所以每回大夫来给丸子号完脉,老太太都要亲自问话。

丸子的怀相是非常不错的。这话,老大夫不止一次说,便是太医也曾说过。母亲底子好,又不怕吃苦,严格遵照医嘱吃和动,腹中孩子成长得十分健壮有力。

关于孩子养得好这一点,没人比孩子的生父谢霖更有感觉。他有时候白日里来,抚摸丸子肚子之时,运气好赶上孩子调皮,手就会被狠狠踢一下。

谢霖从未觉得生命如此神奇。尤其这个孩子还是他的孩子,他第一个孩子。每每感受到一次,他便加深一次这种惊喜。孩子尚未出世在他心底种下的模糊的影子,在看着丸子的肚子大一点,再大一点后,越来越茁壮。

好似这般看着,抚摸着,他也亲自一点一点参与到孩子的长成当中来。

这就是为人父的欣喜。

渐渐的,丸子的肚子快八个月。她的身体开始不适,腿脚浮肿,胯骨疼痛。有时疼的厉害,还会整宿难眠。谢霖偶尔听从下人说道,便试探着想在汀兰苑留宿。

倒不是他禽兽心思,这个时候还想着那些事儿。而是他渐渐也开始心疼起丸子来,心疼她为了他俩的孩子吃得这些苦,受得这些罪。他想着留下来,便是不能缓解这些疼痛,也可以作为夫君给丸子依靠,好叫她心里安泰。

丸子依旧不给他好脸瞧,这回听他说话,却没有表现出拒绝得态度来。

等夜里再次拥丸子入眠时,谢霖心中忽然有一种久违的酸涩和满足。尽管什么都没做,只小心翼翼地拥着,夜里还因丸子翻身闹腾得睡不好,谢霖却觉得十分高兴。

沈兰若在谢霖第一次留宿汀兰苑后,便有些坐不住。

什么当初说好的,进门后长房二房各十天。什么兼祧两房,谢霖除了她必然还有叶秋月。沈兰若自嫁入谢家之后,将这些早就说好的话统统忘在脑后!

在她看来,她进门以后,表兄便跟长房那个贱人闹翻了。除了太忙时常要独宿外院,就只会来她的院子。细算下来,表兄这半年就只碰她一个人而已。沈兰若可以容忍他白日里去汀兰苑,毕竟叶秋月怀孕,却不能接受他再沾叶秋月的身子!

她揪着帕子满屋子打转,气得脸发白心发慌。沈兰若知晓这般想这般膈应是不讲道理的,她是表兄的妻,长房那个表兄也有为人夫的责任。但她就是不喜欢,就是憋不住!她告诉自己千万冷静,无论如何也得将这口气憋下去。

可等到了夜里,得知谢霖又留宿汀兰苑,沈兰若便彻底坐不住了!

次日一早,她便命人将柴房里关着的两个丫头提出来。又命人将查到的人证物证统统带上,风风火火奔去福寿园,请老封君做主。

老封君虽然烦她,可这个时辰她领着一帮子人大张旗鼓地过来,又没法不见她。

她挑得这个时辰选得好,正巧是谢家小辈儿给老太太请安的时辰。谢大太太和谢二太太都在,便是谢家未出阁的姑娘们也都在。两房太太两人面面相觑之后,谢二太太的脸上飞快地闪过难色。她这儿媳妇,不晓得又要折腾什么幺蛾子!

谢二太太短短小半年,算是彻底看清了沈兰若。往日六年没看清的,半年什么都看清楚了。

这就是个搅家精,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不闹腾点事儿便心里不舒坦的玩意儿!

一想到这个人,再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动静,谢二太太便头疼不已。她甚至都有些不敢看老太太的脸色。端着杯盏低头饮茶作遮掩,盼着沈兰若这回能聪明点儿,别做那些圆都圆不回来的蠢事,叫她们二房整体在晚辈不至于抬不起头。

没一会儿,沈兰若带着人就冲进来。

她进来第一件事便是哭。

谢二太太脸一僵,谢家其他人对此毫无反应。沈兰若总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从做姑娘的时候便是如此,谢家人早就见惯不怪了。谢老封君如今是一看她这张晦气的脸就心烦,直接打断,言简意赅地问她到底出了何事。

“老祖宗!”沈兰若跪下来,张口便道:“叶秋月她暗中害我,您可替我做主啊!!”

说着,她身后的下人将两个丫鬟推上来,她张口便开始哭诉丸子暗中害她的过程。

一面说,她一面将当初经手的知情的人推出来。将事情从头到尾,丸子的险恶居心,以及自己的单纯无辜,避重就轻地描述一遍:“孙媳当真不明白,大嫂就是这般容不下我吗?非要这般处心积虑地陷害于我……”

声泪俱下,添油加醋地狠狠告了丸子一状。

不说谢家几个主子先前是当玩笑听,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就说谢大太太与谢二太太面面相觑之后,亲眼看到谢二太太眼神跳动了一下。

谢大太太眉头拧起来,心中颇有些不快。她是不管沈兰若今日所说之事是真是假,一来沈兰若不是她儿媳,丸子才是她的儿媳,姓沈的惹人厌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二来就算姓沈的所言皆是真事。那又如何?这偌大的侯府深宅,没心计没成算才是真正有错。

谢二太太眼神一变,她立即就知这糊涂的弟媳耳根子又软了。

丸子还怀着身孕,一两个月就要生了。这个时候是最受不得气的!谢大太太生怕沈兰若今日之事折腾到丸子,她只想将事情大事化小:“你此话当真?若是恶意构陷,兰若,别怪大伯母嘴下不留情哦。”

“当真!大伯母,证据确凿,兰若难道还能作假不成?”

沈兰若知晓她定然是偏丸子的,被她这么不软不硬地一威胁,怒火中烧。可她又不能与长辈顶撞,不跟她多纠缠,只直勾勾地看着老封君请求道:“老祖宗,孙媳妇请求将大嫂叫过来,孙媳妇要与她当面对质!”

“你这是作甚?她怀有身孕,若是惊着她你担待得起?!”谢大太太立即就怒了。

谢老封君神情也有些沉郁,她也是偏长房的。但是小辈们都在看着,不公允的话,她也没法当众说出口。

果不其然,有些动摇的谢二太太犹豫之下,站起身道:“母亲,不若叫秋月过来问问。”

她这话一出,沈兰若眼睛蹭地一亮,谢老封君和谢大太太的脸色就黑沉下去。

谢二太太眼睁睁看着老太天变脸,吓得心口一凸。复又低下头去,她坚持道:“儿媳心里想着,若是秋月来问清楚了,也算是平了两房的不和之气。秋月心性那般沉稳,必然不会被轻易惊到。不过是传来问问话,应当不当事儿……”

“如何就不当事?”谢大太太当真要气死,“她挺着那么大肚子,你也舍得!”

“若大嫂问心无愧,又何至于怕当面对质?!”沈兰若早就等着这一天,就算是撕破脸她也要把丸子的真面目公之于众,“她不敢来的话,根本就是心里有鬼!”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老太太的脸已经黑得滴水。

一旁谢家姑娘们还在看着,谢老太太当真恨不得叫两个粗使将这帮子人都叉出去。但这关系到谢家长孙媳妇,不能含糊。

于是她冷冷瞥了一眼谢二太太,招手叫了心腹过来:“去汀兰苑将大少奶奶请来。”

那心腹最是知晓老太太心思,当即应了一声‘诺’,马不停蹄地去汀兰苑唤人。

她人到汀兰苑时,丸子正在树下吃着葡萄。

如今已是七月,便是清晨时候,屋里也有些闷热。她怀了身孕本就身子燥热得厉害,因着不能用冰,便只能靠这一口凉的解一解暑气。

眼看着老太太院子的林嬷嬷过来,丸子在杨嬷嬷的搀扶下坐直了。

林嬷嬷看着她硕大的肚子,嘴里焦急地叫她慢点慢点。好一番问候之后,方才说起了福寿园的事儿。林嬷嬷说的那叫一个仔细,恨不能将沈兰若那帮人的话一个字不差地学给丸子听。丸子也不着急去换衣裳,穿着这一身听她说话便随她过去。

去福寿园的这一路,差不多将前因后果都了解了。杨嬷嬷眼神微闪,不动声色。丸子就更无所谓,甚至还笑了一声,暗道,等了这么久,可算是等来这一茬。

进了正厅,沈兰若坐在谢二太太的右手边,抬眼的瞬间脸上闪现了恨色。

丸子便是大腹便便,也丝毫没见憔悴,依旧娇艳欲滴。谢老封君见着她不仅没黑脸,还焦急地问她路上可累着了。命下人赶紧搬来几个软垫,给丸子垫在身后。再来几个人搀扶着,丸子坐在了谢大太太的手边。

虽说林嬷嬷路上讲话说了一遍,丸子来,沈兰若的人还是要再指认一遍。

丸子听完,眉头都没抬一下。

“大嫂,你别不出声,”沈兰若厉声道,“我且问你,这些你可认?”

丸子眼睑微微动了一下,抬起眼帘。浓密的眼睫之下,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弟妹这话说的有趣,我认又如何?不认又如何?”

“认,便是你心思恶毒,蓄意谋害于我!不认,那便是你在撒谎!”

丸子听到她这话,笑得更厉害了:“弟妹真是有趣。你说我陷害于你。我就想问一问你,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迫你去算计小叔?还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迫你吩咐下人去买这等下三滥的药?”

沈兰若霍地一下站起身,愤怒道:“你虽没拿刀逼迫,但这又与逼迫何异?!”

“哦,你的意思我懂了。”丸子点点头,“那就是说,你其实丝毫没有这个心,不过是旁人在你耳边随口一句的话,唆使你不得已去实践。事情闹大出了丑,就都是这些人心思龌龊处心积虑地谋害于你,实际做出全部算计的你全然无辜?”

丸子饮了一口蜜水,抬脸微微一笑:“弟妹,你好厚的脸皮。”

一句话掷地有声,安静的中厅都细嗦了起来。

沈兰若脸一下子乍青乍白,好不精彩。

旁边谢家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丸子却轻描淡写地承认:“这两个丫鬟确实是我院子的。她们说的那些话,也不过是我想试探试探,纯洁无瑕的弟妹到底有多心思单纯。没想到单纯的弟妹居然真拿着鸡毛当令箭,做出算计之事。是弟妹觉得旁人随口一句的话,便能抵消你生出算计之心并付出实践的种种行为?还是说弟妹认为没有这些人,你便不会生出那等算计的心思了?我确实没存好心,但弟妹当真问心无愧?”

沈兰若已经不只是乍青乍白,连耳尖都烧红了。

“姑母!老祖宗!大嫂她亲口承认了!”沈兰若不愿回答丸子的话,只一味地揪着丸子恶毒不放,“都是她算计我,是她怂恿的我犯错!!”

谢二太太差点没气得摔杯而去,谢老封君怒极:“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