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一只恶毒女配

汀兰苑的这一番动静,彻底吓停了沈兰若钻牛角尖的劲儿。她如今捂着脸,埋在谢二太太怀里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这是后悔呕出来的。

沈兰若昨儿夜里一宿没睡,今日快天明的时候才将将眯了一会儿。昨儿谢霖怎么哄都哄不好的那件事,经过昨日下午汀兰苑那惊天动地地一番闹腾,沈兰若惊惧之下,反倒自己想清楚了。她忽然想通了一桩事儿,自己这般因为一点疑神疑鬼就去折腾表哥,不仅不会讨得半分的怜惜,反而会将表哥推得更远。

表哥是宠她爱她,但总这般闹,表哥早晚有一天嫌她烦。

沈兰若哭得嗓音沙哑:“姑母,姑母兰若知做错了……”

她如今算明白了,甭管姑母昨日在老太太面前感叹的那句话,是不是动摇了迎她做儿媳的心思。只要一日姑母没当着她的面儿提出来,她就该装聋作哑做不知。

她是十岁来的谢家,一晃儿十六岁。正常的人家,若说没想法,不会将一个过了及笄之年的侄女留在身边。姑母如今不给她议亲,就是打着让表兄娶她的意思。

果然,她一认错,谢二太太立即就叹息道:“你说你,闹着一通又是何苦呢?”

谢二太太拍着她的后背,摸着她纤瘦的背脊,心里怜意渐浓。

她娘家沈家可就剩这一个嫡亲的侄女,若非年幼失了怙恃寄人篱下,如何会养成了惊惧不定的性情?她这做姑母的能怎么办?自然只能多疼爱她些。

于是轻声劝道,“你这边折腾你表哥,那边立即就叫长房那个得了机会去献殷勤。人的心都是肉做的,暖了知冷热,疼了就分高低。霖哥儿对你的心再真,也经不住你这般磋磨。到时候推远了人,你哭干了眼泪也怪不到旁人……”

沈兰若不是个蠢笨的,两次的事情,可算是将她脑子里的水倒干净了。

她趴在谢二太太怀里,嘤嘤哭着听她劝说。

谢二太太也是真心怜爱她,虽有些不满侄女的行事做派,但想着大房那个也算儿媳妇。有一个沉稳能顶事儿的,二房这个娇气些也无碍。订了沈兰若做儿媳的事情,从来就没动摇过。这话,今日姑侄俩敞开来说话,谢二太太自然也给沈兰若保证。

姑侄俩说了一上午的话,可算把沈兰若的眼泪和心中那点惶惶不安给安抚住了。

沈兰若出了白芷院,就打发了红玉去前院问谢霖的行踪。

知谢霖去了府衙不在府上,沈兰若有些遗憾。不过既然想通了,她自然也会做出样子来。先前汀兰苑那边邀她坐坐的目的,她不是不知晓。只是当时心中哽了一股气,兼之有些看不上丸子便懒得装热络。如今意识到做错了,她自然想去修补。

思来想去,她托人给谢霖传了一句话。想叫谢霖做东,给她跟丸子前线再组一次局,她好安安生生地给丸子赔礼道歉。

谢霖下衙门晚,人到府中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但即便是匆忙,凝香院这位世子爷的心尖尖要传的话,没有人敢忘记。

沈兰若的意思一传达到谢霖这里,他沉吟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表妹能想通,自然是再好不过。这段时日闹腾得厉害,就是兰若钻牛角尖惹出来的。谢霖没有怪她,但确确实实有些烦。他白日里公务繁忙,回到府中还得为后宅的争风吃醋闹得两头包,再好性儿的人也绷不住,何况他并不是个好性子。

夜里回汀兰苑,谢霖就把沈兰若的意思带到了。

丸子没有不应的,不过还是当场表示了疑问:“表妹若是真心实意来道歉,自来汀兰苑便是。作甚非得去外院传一道,叫相公来跟妾身说?妾身难道就是那等不通情达理的小性儿之人?她来了,妾身还会为难她不成?”

谢霖顿时尴尬,传这一道,自然是为了告诉他她知错了。

不过这话叫谢霖怎么说?表妹素来心高气傲,难得低头认错,还能跟她计较这些不成?

他于是拍了拍丸子的后背,含糊地说:“你们往后和睦相处吧。天色已晚,若是还不累便陪夫君再来一场?若是睡,就赶紧闭眼儿。”

丸子轻哼了一声,嘀咕了一句:“这是看在夫君的面子上,妾身不与她计较。”

说着,她乖乖巧巧地躺下去,闭眼了。

谢霖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她,凝视许久,心中悠悠地叹气。

娶了一门体贴又通解人意的娇妻,若非他心中早已有人,当真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便是他心中有人,这也是一件幸事。

暗叹着,他手不自觉握住了丸子搭在褥子上的手,闭目睡了。

丸子同意了和解,沈兰若自然也会认真。这一次的和解饭,姑且称之为和解饭吧,自然不方便摆在凝香院。沈兰若尚未出阁,哪怕谢家上下都认了她是未来的谢二奶奶,名分未定之前,也不能堂而皇之在她的院子宴客。

不过双方都有意和睦,沈兰若多掏了些私房钱,在京城最负盛名的豫满楼定了一桌酒席。为表诚意,沈兰若还特地邀了谢家的姐妹一道。

丸子与沈兰若隔空对视一眼,嘴角挂起甜蜜的笑。沈兰若做不到丸子这般周全,不大笑得出来,但也尽量不那么紧绷。谢家的姐妹虽不知两人之间的龃龉,但两人的身份叫她们都大致猜到了这桌酒席的用意。餐桌上,都在和乐融融地说话。

这一顿,自然是宾主尽欢。

好似自这一次酒席后,凝香院与汀兰苑之间略显紧绷的关系就消融了。谢霖作为夹在中间的哪一个,自然感受得到,心里不禁为丸子的体贴大度生了分感动。

和乐的日子过得快,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

虽然谢霖夜夜宿在汀兰苑,除了月信那几日和实在累的几日,他几乎夜夜向丸子索欢。但就算这么辛勤的耕耘,丸子的肚子一点动静没有。

谢霖还没觉得怎么样,但已经十六岁的沈兰若等不及,忍不住就打听起丸子的月信。

她动静不算隐蔽,很快就叫旁人发现端倪。

谢二太太当真是为这个侄女操碎了心。偷偷摸摸打听点事儿都藏不住手脚,这般急吼吼地问长房的月信,什么心思都摊在阖府上下人的眼皮子底下了!这不是在告诉谢家人,她急着要出嫁?等不及要出阁?

谢二太太一面替她羞一面又无奈,只能替沈兰若遮掩。

遮掩的结果,自然是她以谢霖母亲的身份,请了大夫上门替丸子号平安脉。

丸子伸着一只手,安静地由大夫把脉。

谢二太太喝着茶端坐在高位上,淡淡的脸色显得高深莫测。大夫号脉的过程并不长,但汀兰苑上下的丫头婆子大气不敢喘,生怕喘口气儿吓着老大夫叫他号错脉,诊出个不利子嗣的脉案来。

约莫一刻钟,老大夫捻着胡子笑:“少奶奶的身子骨康健得很。且观脉象,怕是自小呵护得精细,是个有福气的。子嗣这等事儿不急,开了怀,三年抱俩都是使得的。”

这句话一出,整个汀兰苑僵硬的氛围如春花开,灿烂了起来。

就是一直淡淡没说话的谢二太太,闻言嘴角也露出了个浅淡的笑来。诚如她心里所想,大房这个生的也是她嫡亲的孙子。大房儿媳身子骨康健,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于是摆摆手,示意身边的嬷嬷送大夫,顺便塞了赏银。

丸子看她这番动作,忽然提议道:“既然大夫来都来了,不若给府上的人都诊个脉。”

谢二太太偏过头,就见丸子起身来搀扶她,眼睛看了一眼老太太的院子笑着说道:“请平安脉自然大家都该请。二婶的好意,也叫府里上下都知晓。”

谢二太太一愣,点点头:“说的极是。”

这般,老大夫自然是谢国公府上下的主子都号了平安脉。谢老太太年纪大了,身体或多或少有些毛病。但谢家仆人伺候得精细,平常好生温养着,没什么大事儿。两房的其他主子,姑娘们年纪小有些脾胃的问题,就只有沈兰若身子有些难言。

倒不是说她哪里有问题,幼年甭管多大的问题这些年被谢二太太好东西喂着也该养好了。她就是太瘦,又时常闹绝食,确实有些子嗣方面的担忧。

沈兰若跟面皮子被扒了似的,虽然没当众说,她还是没绷住红了眼睛。

老大夫才夸过丸子,扭头说她就是不好。叫她如何能承受的住?

谢二太太立即问:“可养得好?”

老大夫无奈:“这话往日老朽不知跟姑娘说过多少回。切莫仗着年轻就糟蹋自个儿,身子骨是吃食养出来的,先把脾胃养好。”

一面收拾药箱他一面又说:“沈姑娘的身子还是太细弱了些。”

谢二太太自然是听懂了,瞥了一眼沈兰若纤细的腰肢,没忍住说了一句:“往后可不能挑嘴儿了。”

沈兰若被她这一眼扫的脸通红。

她通身清雅惹人怜的气度,弱柳扶风的走姿,有大半是靠着这一支柳腰撑出来。沈兰若手捏着帕子,拧来拧去,犹豫不决。但想着若当真为了太瘦不利子嗣而坏了亲事,确实有些舍本逐末,于是细若蚊吟地应了。

平安脉号过,没能按沈兰若的心,反倒给她招了一堆麻烦。

谢二太太往日是不大管她吃食的事儿,如今特地打发了一个婆子来管她的吃食。沈兰若苦不堪言的同时又有些气不过,却硬着头皮吃。

这日,为了躲药膳躲到花园里的沈兰若,又遇上了出来走动的丸子。

两人对视一眼,面上都挂着虚情假意的笑。虽说面上是和解了,但私心里,都知彼此看彼此是不顺眼的。往日沈兰若仗着情分态度骄矜,如今丸子渐渐融入谢家,讨得阖府上下的欢心,她就对这个‘表嫂’就有些傲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