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瞎掺和(快穿)

作者:启夫微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第一只恶毒女配

一起用膳,丸子也是照顾沈兰若颇多。

沈兰若虽说幼年失了怙恃,孤身一人来谢家投奔谢家二太太。但因自小体弱多病,谢二太太对她比二房的嫡女自己的亲生女儿谢双双更加疼爱。谢霖与她青梅竹马,自小更是将她捧在手心里,多一分委屈都不能让她受的。

沈兰若从十岁长至十六岁,六年来不可谓不娇生惯养。即便凝香院看似偏僻,实则沈兰若吃的用的穿戴的,只会比谢家的嫡女更好绝不会差上分毫。所以丸子用心准备的这些菜肴,她吃了两口便没有再用了。

丸子眨了眨眼睛,也放下了碗筷:“可是做得不合表妹胃口?”

眼睁睁看着谢霖与别的女人成双成对,沈兰若是真没什么胃口。何况方才刚吃了丸子一肚子瘪,这会儿能吃两口下去,已经是她看在谢霖的面子上。她抽出帕子掖了掖嘴角,无论丸子如何劝说,都摇头表示不愿意再吃一口了。

谢霖素来知她,沉声对丸子道:“兰若素来胃口小,她不想吃便不吃了。若是晚些时候饿了,再让厨房做便是。”

沈兰若心里有些高兴,矜持地看了一眼丸子。

丸子看着一桌子清淡的菜肴,温和的脸上露出一点失望之色。

她抿了抿嘴,似嘀咕地道:“这样啊。若早知表妹吃不了多少,我便命人少准备一些吃食了。这鹿蹄筋还是尚书府那边我母亲特地打发人送过来的,妾身拿出来待客……”

谢霖看了一眼丸子,表情也有些不自然。鹿蹄筋不是常见的食材,他方才吃了两口还在想汀兰苑这边确实嫁妆丰厚,没想到是岳母送来的。

沈兰若有些尴尬,面前放下的碗里,鹿蹄筋被她全拨在一边。

但是这时候重新拿起筷子吃,她是不愿意的。于是求救地看向谢霖。

谢霖之前能对丸子横眉冷对,如今这一个月夜夜共枕合眠,那般不讲道理的话也说不出口。此番只能帮着沈兰若宽慰丸子两句,为表不浪费,自己再多吃两筷子罢了。

一顿饭吃得不咸不淡,谢霖倒是看出来丸子是存心在和解,奈何沈兰若态度很骄矜。

叹了口气,沈兰若不愿配合,他只能姑且放弃。

虽如此,谢霖心里难得有了想法。兰若的性子,到底被他和母亲惯得有些娇气了。

待到沈兰若离开,谢霖才握着丸子的手安抚地拍了拍:“罢了,此事急姑且是急不得的。兰若年纪还小,性子也有些娇气。咱们来日方长。”

“相公,妾身今年也刚满十六岁,五月生的。”丸子点点头,笑得十分温柔:“不过相公的话妾身记得了,相公且不必太过忧心。”

谢霖脸僵住了,须臾,叹了口气才起身去外书房。

这日夜里,谢霖回来汀兰苑,抱着丸子很是用心地缠绵。

谢霖自打碰过丸子以后,就颇有些收不住嘴。不过因着只有长房生出健康的子嗣沈兰若方可进门的约定,他碰起丸子来,心中丝毫没有负担。兼之丸子身娇体软,又有一把甜腻的好嗓子,夜里总能勾断他的魂。

这夜又闹腾到三更天,外头杨嬷嬷都出言提醒了,他才意犹未尽地松嘴。

长房里这般和睦,除了沈兰若,谢家长辈知晓了没有不高兴的。便是谢家二太太,虽然没怎么把丸子当儿媳妇看待,心里却也没把她当长房的人。何况丸子会做人,每日得了什么好东西,送一份给大房,也绝不会少她的一份。

这般妥帖的哄着,谢二太太自然对丸子亲近了许多,态度也好了起来。

这日,谢家的长辈们坐一起陪谢家老封君说话,就提到了丸子。

谢家老太太对丸子是十层十的满意:“大孙媳妇性情好,规矩好,是个能当事儿的。”

“可不是?”谢家大奶奶也是满意:“还是母亲选的好。秋月这性子啊,我是真真儿满意。柔顺恭良,孝顺又懂事儿,哪样事情交到她手里,都做得落落大方。毕竟是尚书府教养出来的嫡出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比不得的?儿媳如今别的不盼着,就盼着她能早日开怀,生个一儿半女,好叫儿媳早日抱孙子就好了。”

“这事儿急不得,”谢家老太太很开明,“怀孕讲究个缘法。她才嫁进门一个月多点儿,催促反而要坏事。只要旁人别多搅合,子嗣说来就来。”

说这话,她还瞥了一眼坐在一旁与谢家姑娘说话的沈兰若。

另一边的沈兰若脸一僵,低下头去。

谢二太太在一旁赔笑:“秋月是个身体康健的。”

“可不就是康健?”因着谢霖兼祧之事,谢家大太太如今对谢家二太太的态度殷切了不少,以往不大愿意给脸儿,如今倒是待她真心了不少,“不过弟妹,不是我多嘴。这儿媳妇啊,还是得挑那身体康健的。否则将来怀个孩子都怀不稳妥,岂不是叫你操碎心?”

谢二太太闻言笑脸就一僵,扭头去看谢大太太。

见她脸上的意思不像是嘲讽更像是忧心,心里倒也跟着叹了口气。她哪里不知道儿媳妇该挑身体康健的,但娘家兄长就剩这一个嫡出的侄女了。她不拉拔,谁来拉拔?

沈兰若不知谢二太太心中所想,就看到她黯然的脸色,心口骤然一堵。

这日从老太太屋里出来,她就生了闷气。

她身子不好,一直是表哥和姑母将她捧在手心的理由。如今姑母都嫌弃她身子了,表哥是不是也觉得她体弱多病不宜娶进门?

她本就是个多愁善感的性子,这般一想,就钻进牛角尖里了。

红玉上次被谢霖莫名其妙厌恶了以后,就再没敢单独去找过谢霖。此时看沈兰若又哭得不愿用膳,怎么哄都哄不好,心里就鼓噪着想去见谢霖。

“姑娘,奴婢去找表公子给您主持公道!”

她义愤填膺道,“长房那个坏女人,也不知她是怎么讨好谢家长辈的,竟然短短一个月就讨得这么多人欢心。姑娘您身子不好也不是一日两日,往日太太可没说什么,如今尽然犹豫,定然是长房那个女人背地里捣的鬼!”

沈兰若脸对着窗外,看着窗外的兰花不言不语地流泪。

红玉脚一跺,就咬牙往外院冲。

谢霖虽然厌恶了红玉,但是因为沈兰若护着便姑且没动她。不凑巧,红玉来寻谢霖之时,丸子正好送了汤水来外书房。两人在半路上遇到,听红玉说沈兰若出事,便要求跟谢霖一道去凝香院瞧瞧。

谢霖有些犹豫,红玉的脸却跟吃了屎似的一下子铁青了。不过丸子是主子,她心中再有别的想法,也不敢当着丸子的面拒接。

谢霖犹豫了片刻,丸子自然还是随他一道去。

两人到时,丸子体贴地落后一步让谢霖先进屋里。红玉差点没被丸子这骚操作恶心死。都跟来了不进去,坐在外面听。

若是她家姑娘说什么过了分的话,岂不是显得她家姑娘很下作?

果然,红玉刚恶心了一下,就听丸子那温言软语地说:“表妹若是有委屈,当着妾身的面,怕是说不出口。妾身就不进去了,在外头坐着等,相公你去瞧瞧。问清楚了缘由,相公再来与妾身说一道想办法也是一样的。”

谢霖也有些无言,但这会儿他顾不上其他,点点头就进了内室。

沈兰若的一双眼睛哭得都肿了。

若不说女人都是水做的。沈兰若这前六年就在身体力行地贯彻这句话。明明都哭了大半个时辰了,看到谢霖过来,她那眼泪又扑簌簌地落下来。

往日沈兰若对谢霖还矜持,如今骤然知晓谢二太太心中顾忌,顿时就端不起架子来。她手中的悲春伤秋的诗集一丢,站起身就扑进了谢霖的怀中:“表哥!是不是连你也嫌弃我身体娇弱,将来不好生养?”

谢霖冷不丁被她扑了个满怀,下意识的后背一凉。

转过头,珠帘外,丸子不知站在何处,根本没看到她的身影。他微微缓和了身子,手矜持地放到沈兰若的后背,拍了两下:“这是怎么了?谁又给你委屈受了?”

沈兰若哭着摇头,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看得谢霖心疼极了。

“表哥,你只需告诉我,是不是,你也嫌弃我了?”她嗓音哀哀戚戚的,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一般惶惶不安。

谢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一个劲地安慰她。

“今日,大太太跟姑母说,不该则一门病怏怏的儿媳妇。否则指不定将来子嗣艰难。”她清冷的嗓音都沙哑了,“我自知身体病弱,这些年也尽力在调养。虽说初来谢家之时确实病弱,但这些年已经养好了。可姑母的意思……”

“我娘什么意思?”谢霖皱起眉头,“她说什么了?”

“没,姑母只是失望的叹气。她羡慕长房,羡慕大太太有一个健康的媳妇。”沈兰若是真的被吓到了,身体这事儿说大非常大。她这些年住在谢家,听过不少世家贵子在娶妻第一条就是要身体康健的,“你说姑母是不是后悔了?表哥你是不是也在后悔?”

“胡说八道!我为何……”说到这,谢霖骤然消音了。

“为何什么?”沈兰若现如今急切地需要谢霖的肯定。她仰着头,脸上的妆哭花了也没注意,殷切地看着谢霖。

谢霖喉咙滑了滑,叹气:“总之,你安心,我不会不娶你过门。”

“表哥!”往日她这般哭,谢霖必定会坚定地告诉她,他心里只有她一个,绝不会让任何女人占了他的心。可今日表哥为何犹豫?沈兰若心慌了,“你怎么不说,你心里只有我一个。娶长房那个女人,只是为了早日诞下子嗣好迎我……”

“兰若!”

没料到她会这般说话的谢霖惊诧至极,慌忙地看向帘外。

方才不在帘外的丸子,这时候正好站在帘外。两人隔着珠帘,谢霖注意到丸子红润的脸色眨眼间血色全无,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谢霖心口一窒,还要说什么,就看到丸子头也不回地仓皇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