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璧

作者:伊人睽睽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清雨,我因你而骄傲◎

“他们没有造反,但他们聚集在一起,有造反的能力……这正是你们眼中的怀璧之罪。可怀璧之罪,本不是罪。”

三天后,皇帝暮烈的话,为这段跨越十年之久、甚至更长时间的案子画上了句点。

暮烈不给前朝太子羡治罪,并且太子羡若愿意,他可以继续当晏倾,继续做朝廷的大理寺少卿。不,因左明提出辞别,而皇帝不可能只给太子羡一个少卿之位,若太子羡愿意,他可以做朝廷的大理寺卿。

若是不愿意,太子羡要带着“上华天”的故人回去西域,暮烈也会当他不存在。

朝臣知道晏倾真实身份是谁,但为了天下稳固考虑,暮烈不打算向天下人公示晏倾的真实身份,以免造成更多乱章。民间如何猜测,朝堂将不置一词。

同样的,卫清无可在大魏朝廷任职,徐固可以在大魏任职……如果这对夫妻还愿意回来的话。

同时,韦浮因与林斯年共谋杀害林雨若一事,因林雨若未死,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但鉴于他在最后的长安战中做好了他的京兆府少尹一职,朝廷将对他不贬不褒,他将继续做自己的京兆府尹。

广宁公主和亲归来,杀死云延是功,造成西域中南蛮没有统一首领无法成气候也是功,再加上她曾于建国时跟随皇帝南征北战,数功并赏,封她为定王。这是大魏王朝第一位封单字王的公主,前无古例,之后她要如何走自己的人生,朝廷拭目以待。

皇帝暂停科考,重新修改科考规程,临时将科考时间改为下半年,并且将不废女科。女科能实行多久,且看后续。而这一次的科考进步在于,从此科考答卷将“糊名”,将在之后统一誊抄,主考官再无法从中牟利,好安排自己提前选中的人进入官场。

在世家联名犯下这么大的罪前,在“行归于周”的名单压在皇帝的案牍前,皇帝考虑之后,决定对林家与韦家严惩不贷。与这两家联系紧密的世家难逃其责,那些小世家则暂时不予惩罚。

暮烈是要压世家,他是借这桩案将不稳固因素严惩,但他也不可能让朝廷空一半。这次事件后,没有了林家与韦家,世家当真进入势微,这正是暮烈想要的结果。

为了走到这一步,已经牺牲了太多人。皇帝将在长安城外的樊川为死去的人修陵修碑,纪念他们。

鉴于韦松年年老体弱,叛其流放,族人或多或少地跟着受罚。林承的罪,则是死罪。

长陵公主得知夫君死罪,去皇帝兄长那里求了一顿,但她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将女儿林雨若带入宫中,关上宫门,从此不闻窗外事,不让外界风雨波折到她女儿身上。

林家要完了。

风雨已来,无人能避。

这些事,林承在大理寺的牢狱中都听说了。

四月风起,他在牢狱中等到了皇帝派来的内宦,内宦将宣判结果告知于他,告诉他哪些人会死,哪些人会被流放,哪些人将被罢官,哪些人会远走高飞。

林承一一听着。

败家之犬,他脸色郁郁,无话可说。

林承只问:“何时会处死我?”

内宦答:“应是秋后问斩吧。”

火把照着内宦扭曲的面孔,这位内宦见这位相公已经失势,便趁机奚落:“若时间来得及,相公大约还能看到徐女郎参与科考呢……对了,晏少卿,不,如今是晏正卿呢,那位不打算辞官,不打算离开大魏。相公秋后问斩的折子,说不得还会经晏正卿的手。”

林承又问:“陛下……可有话带给我?”

内宦幸灾乐祸地摇头,嘲笑他难道指望陛下给他免罪吗?陛下包庇他多年,如今已然对他失望。

可是林承何曾不对暮烈失望呢?

国之何往,他只是与暮烈政见不同,只是大家共同走着一条路,中途失散,各自走了不同的方向。他有什么错?

林承:“可否求陛下见臣一面……”

内宦冷笑一声,不耐烦地挥一下拂尘,掉头就走。牢中火光照在潮湿的石壁上,照在跪在地上的林承衣袍上,林承低着头,许久后,凄然笑了一声。

当夜,林承在牢中吞金自尽。

他不愿秋后问斩,不愿面见晏倾,再受折辱。死前,他以血为书,在石墙上留下了一行触目惊心的字:

“我有数行泪,不落十余年,今日为君尽,并洒秋风前。”

临死前,他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午场的梦——

梦到中午鸡鸣,自己与友人一同杀鸡,半途友人失踪,自己身上全是血。

如今他看清了那友人的面容,那是暮烈。

如今他明白了那个梦预兆着什么,那被杀的鸡,那身上所溅的鸡血,不正是他自己的死亡预言吗?

原来上天在很久以前,就为大家安排好了结局。

--

朝堂大清洗时,徐清圆想见林雨若一面。

长陵公主不愿让他们打扰林雨若,徐清圆只好沉默告别。她不知道林雨若跟在长陵公主身边,算不算好。她担心经过这么多事,林雨若会撑不住……

不过,也许娘亲是公主,娘亲活着,跟在娘亲身边,对林雨若是一种慰藉吧?

满朝堂讨伐林承与韦松年之际,晏倾解散了“上华天”,陪徐清圆一同去樊川看碑陵。这里将建一碑林,将建一座陵海,纪念那些为了正义与公道而牺牲的故人。

哪怕是衣冠冢,大家的清白终得见天日。

在朱老神医赶往长安来为晏倾治病之前,晏倾与徐清圆便是来挑选碑陵地址的。

当夜小雨淅沥,晏倾身体不太好,许是因为那些药与他根子差的缘故,小小一场风雨就让他得了风寒,并且一直不见好。晏倾坚定地将徐清圆赶去另一屋,与她分榻而睡,好不将病染给她。

徐清圆独睡一榻,却并没有睡得不好。

她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梦中回到少年时,当是十三岁的她与爹一同在门楹前踩着梯子贴春联。这时落雪,父女二人不停地搓手,雪覆满发。

梦中少女娇嗔:“这是你写的字,我不要,我要挂我写的字。”

梦中徐固没有日后那样沉默寡言,不像日后与她隐居时那样总是和她发生争执,梦中这个徐固,还是她那宠爱她宠爱得没有底线的爹爹。这位爹爹清儒风雅,是世间第一才子。

他笑着和女儿说:“那就一边挂我的字,一边挂你的字,等你娘回来了,让她认是谁写的,好不好?”

梦里的小露珠儿便笑染眉目:“那她一定认不出来。她好笨。”

徐固莞尔。

风雪中,父女二人用同样的角度仰起头,一起看他们写好的春联:百年佳偶人争羡,双修福慧神仙眷。

他被小露珠儿扶着梯子,被抓着手。父女二人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猛烈的马蹄声从远而近。

那铁马冰河穿过银河越过岁月,由远而近,马上的卫清无远远挥手,高呼:

“徐固!露珠儿——”

笑吟吟的十三岁少女扭过脸,目中清亮,看着雾破,看着娘亲回来,看娘亲跳下马,向等候在雪中的父女二人飞奔:

“露珠儿——”

“露珠儿。”

轻柔的唤声,来自梦外。

温和的不紧不慢的声音,来自晏倾。

徐清圆听到晏倾的声音,一个激灵抱着被褥坐起。一头乱发下,女郎酣睡得唇瓣鲜红眸子水润,迷惘地看着坐在她榻边的年轻郎君。

她一把抓住晏倾的手。

至今心惊肉跳,每每看到他好端端地坐在自己身边,总是担心这是一场梦。

晏倾十分清楚她的心思。

她抓住他的手,他也不挣,即使她指甲抓痛了他,他心中也只在想该给她剪指甲了。晏倾对徐清圆一向和气:“别怕,我还活着。”

徐清圆探手摸他额头,沮丧:“……你烧得更厉害了。”

晏倾莞尔。

徐清圆微怒:“笑什么!”

晏倾:“如今已经很好了。”

徐清圆要反驳他的不求上进,就听晏倾告诉她:“对了,朱老神医来长安了。”

徐清圆睁大眼眸。

晏倾微笑,告诉她一个她更喜欢的消息:“你娘接你爹回长安,会与朱老神医一同回来。他们应该一个时辰后就能到了。”

徐清圆说不出话,一下子扑入他怀中。

她的激动快乐,让他弯眸:“这么开心?”

徐清圆从他怀中仰起面,水眸染雾:“我总怕再也见不到爹。我一直做好了那次就是永诀的准备……清雨哥哥,谢谢你,谢谢你真的帮我将我爹娘带回来了。”

她情不自禁,在他脸上轻轻亲了好几下。

她亲他一下,他便忍不住笑一下,心也如云一样,被她软乎而难禁的亲昵触动得愈发柔软。他揽臂搂住她,让她不要乱动了:“起来洗漱吧。”

徐清圆这才想起来:“你叫我起床,是为了见我爹娘?”

晏倾:“嗯?”

徐清圆当即佯怒:“那你不早早说,你气死我了。”

夫妻二人一通忙碌不多说,他们并未急匆匆赶往长安去见故人,而是故人驱车,来樊川见他们。

乐游原下,晏倾与徐清圆站在碑林中,看到青草迎风,柳絮飘飞,雾茫茫的春日后,一辆马车悠缓停下。卫清无先从马车内钻出跳下,然后十分小心地回头,将一个披着厚氅的中年男人扶出马车。

隔着一个小丘与密密麻麻的碑林,他们对视着——

“爹,娘!”

徐清圆提裙奔跑向徐固,泪眼濛濛之时,她想着:晏倾说得对。这是多么好的一切。

人生是条不能回头的河,我们是蒙着眼睛过河的不归客。

长途漫漫,半生颠沛,回首故人千里远。漂流四海的客人们,终于归家。

--

这是多么好的一生。

九月科举重开,女科重开。

卫清无与养好身子的徐固废了那纸和离书。

只到十一月,徐清圆便有了官身,官从小做,她先要去当一从七品的小小主簿,隶属于大理寺,正是张文升官前所当过的官。暮明姝私下告诉徐清圆,是晏倾向朝廷要走了她,说大理寺缺人。

徐清圆倒是不知道,因她有许多日子没有见到晏倾……晏倾被朱老神医带走,封闭起来去试药了。

徐清圆去大理寺任职之前,卫清无与徐固比她更为激动。新的历史从女儿身上开始,日后不知女子为官能有几人,不知徐清圆能走到哪里,但是女儿终究成为她想成为的人,他们这对夫妻,终于不算错得太多。

徐清圆前往大理寺,穿着官服,毕恭毕敬地跟随着自己的上峰去库房,整理各类案牍。这位带她的人,正是张文,张文笑呵呵,让徐清圆的紧张缓解了很多。

一路行走间,徐清圆迎接着各类打量的目光。

想来昔日韦兰亭当官时,众人也曾这样打量过她。

张文突然停下步子,躬身行礼:“府君。”

那位府君并未吭气。

跟着张文行礼的徐清圆暗自疑惑为何不让自己起来,一袭紫袍擦过徐清圆眼底。

徐清圆跟着上峰行礼时,忽然闻到一股清雅寂静的极为少见的香。她心中一动,悄悄抬起眼——

站在台阶上的年轻郎君芝兰玉树,且清且贵,何其的气质卓绝容貌风雅,他俯眼看着她,目中带一丝笑。

徐清圆:“……”

晏倾这才抬袖低头,回了徐清圆一礼。他温静安然:“徐女郎不必多礼。”

宽大袍袖擦向她,她的系带与他的袍袖缠于一处。

张文在旁不自在极了。

徐清圆面容涨红,滚烫万分。

张文找借口走了,这里便剩下徐清圆与晏倾。晏倾问她要做什么,听明白后,他转身,亲自带她前往库房。

晏倾平静十分:“那里灰尘很多,有许多积年旧案,辛苦徐女郎了。”

徐清圆抿唇。

她左右看看,没有人看这边,便快走两步,跟上晏倾。她低声:“你是故意的吧?”

晏倾:“嗯?何出此言?”

徐清圆暗恼:“你明明与朱老神医去治病了,我寻思着我来应卯的时候,你应该不在。结果你却回来了,回来也不让风若告诉我……现在大理寺,肯定都在看热闹。”

晏倾道:“你我夫妻,本就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如此不自在?”

徐清圆讶了一下,道:“如今倒是你用这种话劝我了。”

她怅然:“我日后要每日向你请安行礼,是么?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非要我来大理寺?”

晏倾侧过脸,躲开她质问的目光。他唇角微微噙着一抹笑,听徐清圆在旁小声抱怨,他只道:“……只是想照顾你罢了。”

他当日没有照顾好很多人。

他现在只想照顾好一个人。

他觉得自己有这种能力。

--

这是多么好的一切。

龙成八年的上元节,徐固去接从战场上赶回来的卫清无,陪卫清无一同在街市上逛。

卫清无问起女儿,徐固含笑:“她自然与小雨在一起。他们夫妻年后要出趟远门,办一个什么案子……明日再登门拜访我们。女儿嫁人了,我也不好总是追问她每天在干什么。

“小雨是个好孩子,不会亏待露珠儿的。”

卫清无与他在人海中穿梭,问:“那殿下……咳咳,我还是有些不习惯。清雨的身体如何了?”

徐固想一想:“有朱有惊在,应该没什么。朱有惊从小陪着他给他看病,对他有经验。他的呆病好了后……整个人心情好了很多,不总是一个人待着,病也好了很多。

“小雨以前有很多心病啊,幸好如今有露珠儿陪着。”

卫清无怒视他:“所以你看,我当年就觉得你拒婚太快,我当年就觉得露珠儿嫁给太子羡殿下也不错。”

徐固苦笑,向她讨饶。

他们在街上明火间穿梭,与一人擦肩而过。卫清无何其敏锐,那人已经走远了,她猛地回头,看向一个方向。徐固在旁询问,卫清无若有所思地笑一下:“没什么,也没说上元节不能与民同乐的。”

她暗有所指,徐固已然明了。

那负手行在街上的人,是如今的定王殿下,暮明姝。

她循着一段琴声,在人海如川中行走。那琴声缥缈,时断时续,她便听着这段琴,硬是寻到了一处酒楼下。她登楼而上,见一屏风高竖,有人在后弹琴。

暮明姝闭目听了片刻。

她其实不爱听琴,也听不懂,但这琴声清幽寂寥,如松上雪尖,竟让她心中宁静,生起很多同病相怜之感。

琴声“铮”一声断了。

听琴的楼中百姓们懊恼询问:“怎么回事?琴师怎么不谈了?”

酒店掌柜苦笑,四方安慰人:这不是他们的琴师,是琴师伤了手,一位客人自告奋勇要帮忙弹。但是客人要等的人到了,客人自然不弹了。

暮明姝睁开眼,看到韦浮从屏风后走出。

她不言语,只站在一处灯笼下看着他。他从黑暗中步出,一身白衣,宛如墨汁中的一点雪,浓郁妖冶。

暮明姝淡声问:“怎么不弹了?”

韦浮怔一下。

他想说与殿下有约,不是应该商议公务吗?但是他看暮明姝半天,若有所思地浅笑一下:“琴弦断了,大约不应弹琴。”

暮明姝:“我府上有一把好琴,我从来没弹过。你既是高手,我去取来送你便是。”

韦浮幽静看她。

暮明姝面容冷淡:“怎么?”

韦浮:“我以为殿下寻我,应当是聊公务。”

暮明姝:“怎么,我不像风花雪月吟诗作对的人吗?”

幽火落在韦浮眼中,暮明姝美艳冷淡的面容也直勾勾地盯着他。这个时间很短,又似乎很长,韦浮回过神时,睫毛轻轻颤了一下。

暮明姝道:“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韦浮站在原地等她,看她下楼,看她身形消失不见。他独自站了一会儿,空寂寂的世界中,他忽有所感,走到窗前,推开窗。

灯火阑珊,楼下的已经走入人流的暮明姝回头,无意地向楼上望了一眼。

二人对上彼此的目光,都怔了一下,都半晌没挪开视线。

清浅的琴声在韦浮耳边重新响起。

他冷漠地想,该是掌柜找到了新琴师。

那琴声在他耳边时高时低,楼下的人流在他眼中时远时近,他看到暮明姝对他嫣然一笑,抬手挥了挥,转头走入人海。

他一直在看着她。

--

上元佳节,暮烈总是会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南国末年上元节那戴着面具、接受百姓俯拜的太子羡。

如今他不光会想到太子羡,还会想到林承。

而再没有人会陪着他在此日一同喝酒,一同回忆往昔了。

孤家寡人,他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暮烈看着空荡荡的长案对面,落落地笑一声,低头给对面也倒了一杯酒。他遥遥举起酒樽对月而撒,轻声:“子继,继续陪我一起饮酒吧。”

死了的人,才是永远的不会背叛他的好友。

--

上元佳节,晏倾与徐清圆并没有在城中赏灯。

他们出了城,爬了山,坐在山巅,一同等待日出。

遥远的长安灯火重重,明明灭灭蜿蜒如河,夫妻二人安静地坐在山头,看那灯火渐渐暗下去,整个世界只剩下彼此的呼吸。

日光破云,红光万里。

托着腮的徐清圆被灿烂夺目的光刺醒,睁眼看到这巨大的美。

她忙想唤醒自己身旁的晏倾,却见晏倾已经醒来,正安静地眺望着这盛美日出。

他们一同看着红日从云后钻出,看霞光漫天,整个世界被金橙色染上。

晏倾凝望着这些,对徐清圆微笑:“这一生,是多么好的一生。”

遇见很多人,认识许多志同道合的人。和他们一起走一段路,和他们分开,最后又认识了徐清圆。

虽然有很多苦难,有很多波折,但是……

她在他身畔,神秀骨慧,顾盼生姿。这是多么好的世界,这是多么好的一生。

徐清圆的手指,轻轻点在他额上。他闭着眼,听到徐清圆温婉清流一样承载着无限力量的声音:

“清雨,我因你而骄傲。”

浮动的光在眼皮上跳跃,女郎手指的温柔安定他的灵魂。漂泊无依的人,在那盛大的宽容与慈悲下,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晏倾睫毛颤抖,睁开眼。

烂烂日光投入他怀中。

--

这个故事的开端,是一群年轻儿女。

这个故事的落幕,是一群年轻儿女。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终——

作者有话说:

林承死前留的诗是陶弘景的。

耶!花了半年时间,怀璧终于完结了,开心心!

这是今年的百万字大长篇群像正剧类型的小说,每年我都要搞这么一部。去年是堕仙,今年是怀璧,都在挑战自己写新类型。

这两篇文放在一起说,因为是我这两年研究喜欢的群像类文,剧情比例大于感情戏。很多老读者不适,毕竟大家还是喜欢看我写感情戏多的文,眼睁睁看着我越走越远会不可置信……但是我写文嘛,就是喜欢研究琢磨自己不会搞的,我就是那种喜欢跳出舒适圈的作者(对不起……)

写文如果不能挑战高难度,那对我来说就了然无趣。我当初选择这份和文字打交道的工作,也是因为我天生不爱受束缚,喜欢自由自在永远尝试新鲜事物。结果好不好另说,一条不一样的路总是比套路化更让我有感觉。

怀璧是用破案来串起南国那段已经过去的故事,我自认为坑我都填好了。回头我会全文看一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要修一修。不得不说,写破案对我来说太痛苦了,毕竟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看推理……但好在我尽力完成这份工作了!虽然因为太难了,让我觉得我以后应该对破案敬而远之……可是构思的过程依然那么有趣!可是我这么不服输,我感觉我以后还会再战!

这文一开始的灵感就是“怀璧非罪,毁玉何冤”,起初只是想写一个简单的反强取豪夺的故事,但是构思的时候,雨露的形象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就决定让“怀璧”这个主题更大更广阔一些了。

雨露这种双温柔,还是很难写的,因为性格相似的男女主挺难碰出火花,性格温柔的同义词是很多人定义的“无趣”“只有男二才会这样吧”“这女主太无聊了”。我一开始摸不准雨露的形象,构思中渐渐清晰,越来越喜欢他们。

我在写作期间就说过,这么多年写过形形色色的男女主,只有雨露是那种让我想珍惜想保护的类型,只有雨露让我有怜惜不舍的情绪,想拼命给他们一个足够好的未来……可能是因为太干净了吧。

出淤泥而不染,是很难的。不被环境同化,是很难的。

怀璧的主角团都是这一类人,即使韦浮多多少少有点“黑”,但他其实始终没走歪,就最后用的手段有点极致,但也尽量顾全所有了。暮明姝最后和他那段,两人应该确实会走一起吧。怀璧这个感情戏构思的其实很有意思(对我来说),雨露坚定一对不用多说,但是韦浮和暮明姝看起来都各自有CP,并且感情上好像很游离不定,因为两人都是事业脑,一心干事业。我一开始就觉得他俩应该走一起,但是他们这种人,若有若无的感觉更适合。至少在主剧情中,他俩不适合谈恋爱,只有尘埃落定了(即结局),他俩的故事其实才真正开始。

如果说林雨若这个人物的意义是见证童话的破灭的话,那暮明姝就是想当女皇。正文隐隐约约暗示过,读者也猜她想当女皇,不过暮明姝在正文里从来没有承认过(当然不可能承认啦)。正文本来就没有她当上女皇的情节,因为对我来说,当女皇是很不容易的一个过程,是暮明姝要漫长地奋斗大半生的故事。正如怀璧里皇权和世家的争夺战,花了那么长时间,最终也才在科举上走多了一步。我认为权势更迭的过程没有那么简单(碍于我的文盲程度我的水平有限可能达不成我的目的),杀人诛心你死我活,这个过程本就很有趣。

我没打算写番外了,因为感觉故事已经停留在最好的时刻了。故人回首,新人团聚,没什么比这个更好了。

整个半年的写作工作中发生了很多事,经常精疲力尽,经常请假,经常崩溃,经常觉得自己搞不定。在怀璧里,我们见证雨露的这一场修行,而与之冥冥相对,写怀璧这个故事的过程,何尝不是我自己的一场修行呢?

这场修行见证彼此的不堪与成长,好在我们都走完了这条路。感觉以后回想起来,堕仙和怀璧会是我写作新方向的一个代表,区别于我以前的作品。

完结怀璧后的计划,就是休息休息,可能几个星期,可能一个月,也可能两个月。因为现实中有点忙,等我忙完了或者我实在手痒了忍不住了,我就会开。毕竟新文构思很简单,不像怀璧一样需要花很多精力。

我每年都有一部群像正剧的计划,今年这一部计划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要搞的是剧情弱感情为主的《金吾不禁,长夜未明》。新文打算随便搞搞调节心情,不搞什么精彩剧情,就写写谈恋爱好了。不过《金吾不禁》走的路线不是纯情爱恋,而是酸爽带感的那种。再提醒一遍,剧情弱剧情弱剧情弱,或者用我的话说就是没有剧情,想在感情流里找剧情,不如放弃我们感情流哈哈。

最后,相逢都是缘,不管未来彼此要走向什么的方向,此时的美好也不会忘,回见哦。

邪手一生扔了2个地雷,孙文荣扔了1个地雷,21n9扔了1个地雷,迷妹迷妹不是罪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