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黎晏书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她刚一踏进办公室的大门,就被同事们的掌声包围了,搞得她有些茫然,笑着问道:“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同事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别装了,我们都已经收到合同了。”

黎晏书更诧异了,“什么合同?”

同事拿起一份文件递给她,一边笑道:“当然是海莲娜的代言合同,十分钟前刚刚收到的,海莲娜已经签字确认了!”

黎晏书十分吃惊,连忙接过合同,翻看了一下,然后直接翻到了尾页,确认了海莲娜的签名,又惊又喜,一时竟有些回不过神来。

同事又问:“黎特助,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她的?”

其他同事也过来凑热闹,嚷嚷着要她请客,黎晏书自然是满口答应。这时,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一看,是海莲娜的经纪人杨小姐来电,连忙出去接电话。

杨小姐先和她确认合同有无收到,紧接着要和她确实合作细节、日程安排等,来调配海莲娜的档期。黎晏书表示会尽快出详细的流程给她确认。正事谈完,她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海莲娜小姐怎么突然改变了心意?”

杨小姐在电话里自嘲地笑了一下,“还不是你们顾总裁的那一番话嘛……”

黎晏书微微一怔,“他那番话可不怎么客气啊~”

杨小姐笑道:“确实是很不客气,但也是一针见血,点醒了海莲娜……请替我向顾总转达谢意,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黎晏书挂断了电话,回想起顾承泽对海莲娜说得一番话,实在是十分刻薄,没想到还有骂醒海莲娜的效果,不由得失笑,微微摇头。

这时,高阳正好从楼上跑下来找她,问道: “黎特助,我听说,你今天是开着总裁的车来上班的?”

黎晏书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消息传得可真快,我是开他的车来的,怎么了?”

高阳一脸疑惑,上下打量她,“总裁破天荒地两天没来上班,而且还没有告诉我,他的行程安排,今天你又开着他的车子来上班,你们,你们该不会……”说到这里,他被自己的联想吓倒了,瞪大眼睛看她。

黎晏书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你瞎想什么呢,我们昨天一起出差——”

“什么?!”高阳不等她说完就叫了出来,“他出差居然带你,不带我?”

黎晏书一怔,对他这么过激的反应感到惊讶。

高阳又问:“那你回来了,总裁人呢?”

“他呀,他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拉肚子,腹泻不止,我就送他回去休息了,然后我就开着他的车子来公司上班了……”

“原来是这样……”高阳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总裁怎么会拉肚子呢?他的身体一直很好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来不请假。”

黎晏书想了一下,也是纳闷:“我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到今天几乎是没吃东西呀,怎么会拉肚子呢?”——殊不知是那两包辣条惹得祸。

高阳听了她的话,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总裁要是带我去,肯定没有这些事……”停顿片刻,忽然又哼了一声,“让他生生病也好,下次他就知道该带谁一起出差了~”说完撅起嘴巴,傲娇地转身走了。

黎晏书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失笑摇头。

***

下班的时候,想到顾承泽的病情,她特意去药店买了些药,回家后,打开房门,发现顾承泽没有好好地卧床休息,反而坐在客厅里,对着笔记本办公。

黎晏书问道:“你不是生病了吗?不在床上老实躺着,爬起来干什么?”

顾承泽专注于电脑,眼皮都不抬一下,并不理会她的询问。

黎晏书走过去,从塑料袋里拿出药瓶放在他的桌面上,“那,给你买了止泻药,药店的人说视情况而定,拉的多,就多吃,拉得少,就少吃,我看你的情况,需要多吃。”

顾承泽听了这种话,终于抬起头来看她,“你能不能注意一下用词?”

“那我换个说法,如果总裁您流量大,就多吃;流量小,就少吃……”

顾承泽无语凝噎。

黎晏书转身欲走,突然又转了回来,很兴奋的语气:““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海莲娜签约了,合同都已经寄到公司了……”

顾承泽重又专注于电脑,头也不抬地回了四个字:“意料之中!”

黎晏书诧异地看着他:“什么?你早就知道她会签约? ”

顾承泽抬眸冷冷瞥她一眼,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只有傻瓜才会拒绝这份合约,海莲娜或许是蠢了一点,她的经纪人可不傻。”

黎晏书不服气地冷哼:“该不会是高秘书把消息透露给了你,所以你故作淡定吧?“”

顾承泽一脸和她没法交流的表情,挥了挥手表示她可以“跪安”了。

黎晏书转身,不满地嘀咕道:“装什么高冷啊,打个雷就吓成那样,像一只受惊的小猫直往我屋里钻……”

顾承泽抬头,语气都变了:“你在说谁?”

“你觉得呢?”黎晏书从容地转过身来,对着他微微一笑,“当然是你咯!““

顾承泽气乐了,站起身来,一本正经地和她理论:“既然你说得这么肯定,那么,我退一万步假设,假设是我闯进了你的房间,请问你睡觉都不锁门的吗?这么轻易就让我闯了进去?”

黎晏书愣了一下,道:“反正我说的是事实,就是你闯进了我的房间,也许那个门锁是坏的呢,毕竟那是一个杂物间嘛……”

顾承泽立刻接口道:“你也知道那是一个杂物间,以那种卫生条件,我就算是梦游,也绝对不会走进去的。但是,既然说了是假设——我们就假设那个门锁是坏的,请问黎小姐,半夜三更,一个大男人闯进了你的房间,你居然没有把他赶出去,还容忍他一觉睡到天亮?你觉得这符合常理吗?”

黎晏书一时竟被他问住了,结巴起来:“那是因为,因为——”

顾承泽冷笑一声:“编不出来了吧?”

黎晏书无语言对,总不能说自己一时心软,对他起了怜惜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