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翌日清晨,当黎晏书整装完毕,背着背包拉开房门,就见顾承泽一身休闲服,坐在沙发里,旁边搁着一只超大号的黑色旅行箱。

她有些诧异:“你这是要出差吗?”

顾承泽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说:“我昨晚想了一下,以你的能力,未必能够搞定helena,所以决定亲自出马。”

黎晏书欣喜过望,也不顾他损了自己,击掌赞叹道:“英明!”说完,看了一眼那只旅行箱, “不过,我们只是短途出差,又不是定居,你带这么大的旅行箱,会不会太夸张了……你看我,只有一个背包……”

顾承泽板着脸道:“我和你的level能一样吗?”

黎晏书无语了。

顾承泽将行李箱拿下楼,塞进汽车的后备箱里,黎晏书开心地将背包扔到后座,自觉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谁知顾承泽又将她的背包拿了出来,冷冷道:“下车。”

黎晏书吃惊地瞪着他:“不会吧?这种情况下也不载我?”

顾承泽指了指驾驶室,“你不是会开车嘛,你来开。”说完,就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原来是要她做司机,这个男人还真是……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没有让她独自去坐大巴,已经是开恩了。黎晏书乖乖地爬到驾驶座上,在导航仪上设置好线路,驾车出发了。

顾承泽在后面闭着眼睛,提醒她:“小心驾驶,要是碰坏了我的车,你就死定了。”

黎晏书从后视镜瞪了他一眼,不跟他计较。

顾承泽坐在后座,闭着眼睛补充睡眠。

他是一个轻易不会改变决定的人, 可是,昨晚听黎晏书提到“抄袭事件”,心里不免有些愧疚。抄袭的罪名,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不可谓不严重,当初,毕竟是他先站出来指责她的。为了弥补负罪感,只好陪她走一趟了。

***

汽车驶出城市,上了高速公路,视野逐渐开阔起来,晴空万里,叫人心旷神怡。三个小时后,车子驶入服务区。

黎晏书先去了一下洗手间,到超市买了两盒泡面和几个茶叶蛋,拿回来准备跟顾承泽分享,却见他脸色苍白地从洗手间出来,直奔汽车,拿出消毒液在手上、脚上一通狂喷,用掉了一整包的湿巾。她连泡面都来不及吃,就被他催着上路,她想要带着茶叶蛋在路上吃,也被他以禁止在车内吃东西为由,扔进了垃圾箱。

黎晏书饿着肚子上路,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

车子又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县城,一打听,距离节目录制组所在的乡村,还要一个多小时。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黎晏书提议找地方吃饭,被顾承泽拒绝,“不要浪费时间,赶快找到helena签约,然后立刻返回。”

黎晏书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两点多了,今晚还能赶回去吗?”

顾承泽道:“必须赶回去。”

黎晏书傻眼了,“就算我们今天能够顺利地找到helena,也不能保证她马上就会同意签约啊?”

“那你让我跑这一趟是为了什么?”顾承泽反问。

“……这,这是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争取说服她啊。”

“既然我都表示了诚意,她还不签约,你觉得这像话么?”

黎晏书面对他这种无与伦比的自信表示叹服,点头道,“好吧……”顿了一下,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既然你都打算当天来回了,为什么还要带那么大个行李箱啊?”

“这叫防患于未然,以你的智商肯定是理解不了的。”

“……”黎晏书再次无语。

车厢里一片静默,她的肚子忽然发出一连串“咕噜、咕噜”的饥饿声。她一阵尴尬,本能地抬头从后视镜里看顾承泽,顾承泽正抬头看她。她立刻堆起笑脸,谄媚地问道:“总裁,你一上午都没有吃东西,真的不饿吗?”

“不饿。”

“呵呵……”黎晏书干笑两声,“可是,我好饿啊……”眼看顾承泽没反应,又说,“总裁,我就在前面的路边超市随便买点吃的,三分钟就行……”

顾承泽静默片刻,道:“好。”

黎晏书闻言,立刻就将车停到路边,冲进超市,从货架上拿了一堆面包饼干等食品抱在怀里,一边拿,一边吐槽:“从早上到现在,五六个小时,怎么可能不饿呢?五脏六腑真是钢铁做的吗?自己不饿,居然也不管别人死活,怎么会有这种冷血动物——”

话没说完,一转身,顾承泽就站在身后,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她立刻堆起笑脸,道:“总裁,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拿啊……”语气、态度十分自然,仿佛刚刚那番抱怨根本不是出自她之口。

顾承泽无视她,错身到上面的货架上拿了一瓶水,朝她的怀里一放,道:“快去结账。”

黎晏书抱着食品走到前台,刚一结完账,就先撕开一个面包,三两口啃完了,看得顾承泽瞠目结舌:这到底是女人啊,还是某种大型食肉动物啊。

他摇了摇头,转身走开了。

黎晏书因为吃得太急,两个面包下去也觉得饱了,咕噜咕噜喝了半瓶水,重又驾车上路,车子开出去好一会儿,她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啊——”

顾承泽正在喝水,听到她的惊叫,吓得一口水呛到喉咙,一边咳嗽,一边探头观察路况,见路面正常,便问:“怎么回事?”

黎晏书道:“我刚才买东西,忘记拿发票了。”语气不胜懊悔。

“……”顾承泽听了这话,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黎晏书继续懊悔:“这些东西一共是一百七十六块八毛,总裁你刚刚在旁边也看到了,对吧?”

“所以呢?”顾承泽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所以你一定要为我作证啊!”

“……这么一点钱,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当然有必要,我都已经负债累累了……何况我这是出差,按照公司规定,出差的一日三餐公司都是要给报销的……”

顾承泽抿着嘴巴,面部肌肉一阵抽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静默了好半晌,才用一种毛骨悚然地声音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发出任何声音,也不许再和我说半句话。”

黎晏书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脸色极其不妙,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专心驾车。顾承泽重新合上了眼皮。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是一片昏暗,车子停在乡间的路边,周围是一大片青色田野,远处的天边暗云低垂,一派风雨欲来的样子。

黎晏书不在车内。

他顿时睡意全无,开门下车,举目一看,只见黎晏书在车后几十米的地方,和一个乡下老伯在讲些什么,老伯伸手给她比划了一下方向,她弯腰道谢,转了回来。

顾承泽迎上去,问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

黎晏书一脸惭愧,吞吞吐吐地说:“我好像开错了方向,迷路了……”

“什么?”

黎晏书见他语气不对,连忙解释道:“因为是乡下,导航仪也不准,我找了快两个小时了……”

“你找了两个小时?”顾承泽不敢置信

“嗯~”黎晏书不敢看他,低头弱弱地应了一声。

“也就是说,你两个小时前就迷路了,却一直没有叫醒我……”

黎晏书抬头道:“不是你让我不要和你说话的吗?”

“你——”顾承泽气急败坏,大声吼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我让你不说话,你就不说话。你是猪脑袋吗?不知道问路啊?”

黎晏书感觉有雨水落在自己的脸上,以为是他的口水,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一边解释说:“我刚刚不就是在问路嘛……那个老伯告诉我——”话没说完,又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

她抬头仰望天空,伸出手掌,这才发现不是顾承泽的口水,而是下雨了。

顾承泽尚未发现天上飘雨,见她这副模样,气得笑了,“那个老伯告诉你,路在天上吗?”

黎晏书道:“下雨了。”

顾承泽仰起头,脸上袭来一丝凉意,倒是让他冷静了不少,心知愤怒无益,于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喝道:“上车。”

黎晏书快步过来,伸手打开车门,就要钻进驾驶室,却被他伸手挡住,咬牙道:“从现在开始,我来开。”

黎晏书识相地闪开,打开了后座的门,就要坐进去,却听顾承泽又道:“你连基本的乘车礼仪都不懂么?”

黎晏书一怔,弱弱地反驳:“你不是说过,我们俩绝对不是驾驶和副驾驶的关系,叫我不要痴心妄想的吗?”

“你——”顾承泽再次被堵得无话可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黎晏书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坐副驾驶的位置,连忙绕过去,小心翼翼地爬上了车。顾承泽望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坐进车里,用力关上车门,将车子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