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顾承泽晚上回到家里,见黎晏书的房门紧闭,里面静悄悄,没有声音。到了半夜十二点,他临睡前,楼下还是没有动静。

翌日他起床上班,路过黎晏书的房门口,迟疑片刻,曲指敲门。

里面没反应。

“黎晏书?”他叫了一声。

里面还是没反应。

他又用力敲了两下:“黎晏书……”

静默片刻,他握住把手旋转,门应手而开,扑先是一股浓浓的酒味,再看房间,顿时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房间的地板上是一堆糖果的纸屑,各种零食外包装,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稿纸,从书桌到床铺,到地板一路漫散,空气里又是酒味,又是咖啡味,完全把他看呆了。

他活了三十年,从来不知道一个卧室还可以变成这个样子,尤其是一个女孩子的卧室。实在是忍无可忍,他气得用力踢了一下床头柜,只听“啪嗒”一声,一本设计册从床头柜掉落在地板上。

他瞟了一眼,正要转身出门,忽然又转了回来,低头仔细一看:设计册打开的页面正好是一组内衣设计图,和朱丹的设计一模一样。

他不由得微微蹙眉,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包裹着手,捡起了地上的设计册,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然后就出门上班了。

出门的时候,在大门口站了片刻。

到了楼下,又在公寓门口站了片刻。

坐进车里,又在驾驶座迟疑了片刻。

最终,因为对黎晏书出离的愤怒,他克服了自己的强迫症,按捺住想要回去打扫房间的念头,驾车上班去了。

像以往一样,他先视察完柜台,然后才回到办公室,刚一坐下,黎晏书就来了,一身的白衫红裙,妆容精致,明艳照人,完全无法想象出她的卧室是那样邋遢。——若非他有一个从来不把私事带入工作的原则,他一定要痛骂她三小时。

黎晏书无视他过于明显的嘲讽表情,把一份文件扔到他的办公桌上。

顾承泽努力控制着情绪,冷冷道:“这是什么?”

“这是对我的工作失责的弥补。”

顾承泽一怔,不信任地看了她一眼,拿起文件打开,是一份关于newface产品推广的PPT。

原来,黎晏书昨晚心情郁闷,买了啤酒和零食在楼下的花园里排解,偶遇漂亮邻居David,在他的开导下,决定要弥补工作失误。两人喝完了她的灌装啤酒,又去吃烧烤,回来的途中,她无意中看到helena的海报,触动了灵感,想到一个挽救方案,于是又买了一堆零食回来开夜车,彻夜未眠地拿出了方案,一大早就到公司,把方案打印出来交给顾承泽。

这个方案就是:签约名模helena作为newface的产品代言人,并邀她参与产品设计,借助她的名气和影响力,推出以她为主导的品牌系列,打响市场知名度。

顾承泽看着方案。黎晏书看着他的脸。

她彻夜想出的方案,自以为思路清晰,考虑周全,此刻,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丝反馈。但是,顾承泽全程面无表情,看完PPT,静默半晌,才慢慢地抬起眼皮,眼前是黎晏书放大了脸,眸光清亮逼人,差点晃闪了他的眼睛。

他不知怎么忽然想起那个吻,连忙往后一靠,紧贴着椅背,有些紧张地道:“你干什么?”

黎晏书见他不说话,按捺不住地越靠越近,这时问道:“这份策划案怎么样?”

顾承泽握拳于唇,轻咳一声,道:“按正常程序提交上来。”

黎晏书追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嘛?”

顾承泽见她一脸期待,不想助长她的气势,可原则又让他不能说假话,静默了片刻才道:“不错。”

黎晏书不知道顾承泽是极少赞美别人的,远远不满足这两字,执着地追问道:“只是不错吗?”

几乎没有人敢这样逼问顾承泽,更何况“不错”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已经是很大的赞美了。她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地不满足,让他非常无语。可是,考虑到自己昨天才严厉地批评了她,她今天就拿出了方案,也不便太严苛,静默半晌才点了点头:“嗯。”

黎晏书等了半天,只得到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语气词,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还想要继续追问。

顾承泽立刻打断了她,冷着脸道:“你可以走了。”说完就拿起了旁边的文件。

黎晏书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只得走了。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顾承泽立刻合上手里的文件,打开公文包,拿出那本设计作品册,仔细地翻看了起来。看了半晌,又从案头拿出newface的产品文件,翻出朱丹的设计,对比着看了起来。看完,蹙眉思索片刻,又按下内线,吩咐高阳说:“你去人事部把朱丹当初的应聘资料拿来给我……”

高阳不知道所为何事,但还是去了一趟人事部,将朱丹的资料拿了过来。顾承泽打开资料夹,找到朱丹当初应聘的作品复印件,用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看了老半天,越看,脸色越是复杂。

终于,他扔下放大镜,倒在椅子里,合上眼睛,静默不响。

这个黎晏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真的搞不懂了。

***

这天晚上,黎晏书回到家,破天荒地看到顾承泽坐在客厅里,不由得暗自纳闷,因为他是很少准时下班的。但是,她前一晚熬了通宵,十分困乏,打了声招呼,就进了房间,外套也不脱,直接朝床上一躺。

躺了两分钟,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睁开眼睛,四下一看,立刻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因为,眼前的房间就像被人施了魔法,恢复得井然有序,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可是,她分明记得,今早出门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难道……

她跳下床,打开房门,问顾承泽道:“阿泽,你请了家政服务吗?”

顾承泽盯着电视,面无表情地答道:“没有。”

黎晏书又问:“那么,是不是伯母来过了?”

“我没请保姆。”顾承泽微微皱眉。

黎晏书愣了一下,道:“这就奇怪了,如果没人来,我的房间怎么会……”话到一半,忽然惊恐得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你……”话没说完,自己都不相信,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总裁大人替她打扫房间,她的脸是有多大啊?

却听顾承泽淡淡道:“是我。”

黎晏书顿时睡意全无,一脸惊吓,连忙解释道:“我今天早晨之所以没有收拾房间,是因为我太着急了,我准备晚上回来收拾的……”

顾承泽一脸无动于衷地盯着电视机。

黎晏书走到他面前,谨慎地问道:“你该不会又要赶我走吧?

顾承泽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道:“要赶你走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的。”

黎晏书糊涂了,十分怀疑地盯着他:这个洁癖重症患者,为什么要替自己打扫房间呢?

顾承泽无法面对她的眼神,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机,起身上楼去了。黎晏书只好认为,总裁大人是一时头脑发热,搭错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