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事态的转变是庆祝聚餐后的第三天。

产品售后的反馈开始出来,普遍反映是尺寸有差异,不合身。由于内衣产品,不是很严重的质量问题是不能退货的,所以顾客都觉得非常委屈。随后的两天,差评集中爆发,售后电话几乎被打爆。

网站花了很多的财力物力来做推广宣传,如今销售量虽然有了,却输了口碑,相当于做了负面宣传。顾承泽立刻下令:所有投诉,一律全额退款,同时暂停产品销售。

随后,他召开紧急了会议。

客服部汇报了客户投诉的主要问题:“客户集中反应的问题是产品的尺码差异太大,不贴身,好看不好穿,设计得华而不实……”

众人一起看向朱丹。

朱丹略显惊慌,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的设计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模特试穿的时候,都是好好的,尺码也很标准的,为什么流水线生产出来,到了客户手里就有差异了呢?”

产品部经理生气了,道:“朱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产品部可是每一个环节都严格把控的,每一道流程都有详细的文书说明,负责人签字确认之后才能进去下一个流程……”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找问题的思路……”

“那你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找问题呢?会不会是你设计得不够好呢……我听说新来的黎特助,对你的产品不是很满意,曾经要求你重新打样……”

朱丹怒道:“你不要太过分——”

这个本该讨论解决方案的会议,居然变成了一个责任推诿的会议。

顾承泽怒不可遏,“啪”地一拍桌子道:“够了!”

众人全都一惊,齐齐闭嘴。

静默片刻,顾承泽问道:“黎晏书在哪里?”

***

黎晏书这几天基本是一进公司就被顾瑾昀指派去跑腿、干各种琐碎杂活。这天早上,顾瑾昀先是叫她去买早餐,指定要吃城南老昌盛的小笼包。等黎晏书来回个把小时,终于把包子买了回来,布施好,请他去吃,他只看了一眼就说,包子要热气腾腾才好吃,这个已经冷了,拿去扔掉。然后又指派她出去买咖啡,这回黎晏书捂得严严实实地回来,他喝了一口,又嫌太烫,拿去扔掉。

她扔掉咖啡,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做热,他一通电话又追过来,叫她去宠物店领他的狗狗,再到西点店买蛋糕,一起送到某会所。

可怜黎晏书一个好端端的白领丽人,被那条狗弄得狼狈万分,终于把狗和蛋糕送到会所,一看,顾瑾昀和一位美女正悠闲得喝着咖啡,言笑晏晏。那只狗狗原来是那美女的宠物,甜品也是那位美女爱吃的。而她这么辛苦,顾瑾昀非但连句谢谢都没有,还责怪她办事不利,把狗狗弄脏了,蛋糕弄坏了,气得黎晏书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等她万分疲惫地进了公司,又被通知说,顾承泽十万火急地找她。于是她直接去了顾承泽的办公室。

顾承泽一见她就冷笑道:“你终于出现了。”

黎晏书尚不知发生何事,一脸茫然:“找我有什么事么?”

顾承泽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叠投诉文件,用力丢给她:“你自己看吧。”

黎晏书拿起文件一看,是客户的投诉资料,满满几页,都是差评。

顾承泽冷冷道:“网站正式上线的第一批产品就遭到了这么多的投诉,几个月的推广营销,如今全都变成了负面影响,你要怎么解释?”

黎晏书连翻几页,见大部分投诉都是尺寸偏差,忍不住哼了一声,道:“哼,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顾承泽十分诧异:“什么?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黎晏书“嗯”了一声,继续看文件。

顾承泽一双黝黑的瞳仁牢牢地锁定她,道:“就是说,你明知产品有问题,却不加阻止,任由事态发展……”

黎晏书合上文件,抬头见他神态严肃,微微一怔。

“黎晏书,我分明告诉过你,设计部是何等重要,你的职责是何等重大,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提醒过朱丹,可是她……”

顾承泽在之前的会议上听了一堆相互推诿的话,听到她这个开场白,不禁大怒,喝道:“不要推卸责任,你是设计部的负责人,做决定的人是你,你哪怕有一点点脑子,一点点责任心,都不可能出现目前这个状况!你既知产品有问题,为什么不加以阻止?难道是因为这批产品是朱丹的设计吗?”

黎晏书刚在顾瑾昀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此时,面对他的指责,也不禁十分恼火,提高声音道:“你错了,我不是做决定的那个人,顾瑾昀才是。我试过阻止他,但是,他根本不听我的。”

顾承泽冷笑:“这就是你的解释?你就是这么定义你的职责的?”

黎晏书反问:“那我还能怎样?他是我的上司,我的老板。他吃了秤砣铁了心,要一意孤行,难道要我一头撞死在他面前,以死相谏吗?”

“看来你觉得自己很委屈……”

“没错,这件事要追究起来,也应该是顾瑾昀的责任……”

顾承泽怒极而笑,道:“我把设计部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而你明知自己的上司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个决定很可能会让公司各部门、几个月来的努力付之东流,造成巨大的损失,我作为公司的总裁,却没有收到你片言只语的报告,哪怕是一封电子邮件,你现在居然还觉得自己被冤枉了?就算顾瑾昀不听你的,你为什么没有来找我?这么大的事情,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吗?”

黎晏书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你扪心自问,对这份工作是不是真的用心了?”

黎晏书面红耳赤,慢慢地低下了头。

顾承泽静默片刻,忽然笑了一下,道:“当然,这件事,我也有错……”

黎晏书一愣,抬头看他。

“你根本没有实力、也没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而且缺乏一份与这个职位相匹配的责任感,是我错误地把你放在了这个位置上,所以我也有责任。”顾承泽说完这番话,转身不再看她,“你可以走了。”

黎晏书咬着嘴巴,满脸通红,扭头出了办公室,在门口略站了一下,觉得两颊像火烧一样滚烫,抬腿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掬一把水将脸埋在掌心,久久抬不起头来。

她不是没有自尊心,她恰恰是自尊心太强了。背上抄袭者的罪名,遭人诬陷,受了委屈,并不会真正地伤害她。她已经过早地领略了这世界的恶意,不曾对别人抱有期望,也不介意让别人失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承泽最后的那番话还是触动了她,让她感到羞愧,有辜负他的信任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