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翌日一大早,黎晏书就起床准备早餐。

因为不知道顾承泽的喜好,准备得特别多,煎蛋香肠,八宝粥,蛋炒饭,果汁,牛奶,咖啡,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

顾承泽下楼来,看到这么多东西,完全愣住了。

“这么多东西,你吃得完吗?”

黎晏书笑道:“不是还有你了吗?一起吃啊。”

顾承泽说:“我没胃口。”

黎晏书立刻大妈附身,劝道:“早餐对身体可是很重要的,再没胃口也要少吃一点……”

“你自己慢慢吃吧。”

他说完就不再看她,提起公文包,准备出门。

黎晏书连忙拦住他,笑道:“你就看在我做得辛苦的份上,少吃一点吧,吃饱饭才有力气工作啊,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早呢,而且你又有车,用不着急,咱们可以从容地吃好早餐,然后一起去上班啊……”

咱们?一起去上班?

顾承泽不由得笑了,点头道:“所以你的真实目的就是想坐我的车去上班?”

黎晏书的意图被识破,讪笑道:“反正顺路嘛……”

顾承泽沉脸道:“我是你的司机吗?”

黎晏书连忙道:“我会开车的,可以做你的司机,我不介意的……”

顾承泽打断她:“我介意。”

黎晏书自来熟地碰他了一下的胳膊:“唉耶~~不要这么小气嘛……”

顾承泽避开,道:“黎小姐,我提醒你——”

“叫我晏书就好了,咱们住在一起,天天见面,何必这么客气呢!”她说着又碰了一下他的胳膊,以示亲切。

顾承泽无语,掸了掸衣服,才抬眸看她,冷冷道:“我下面说的每一个字,你都给我认真听好了。”

黎晏书敛容,连连点头。

“第一,当我说话的时候,绝对不要打断我。”

黎晏书点头。

“第二,禁止身体接触。”

黎晏书想说什么,但是看道顾承泽的眼神,自动闭上了嘴。

“第三,你暂时住在我家,但是,绝对不表示,你和我之间有上司和下属之外的任何关系,更加不要妄想坐我的车上下班。在公司里,也绝对不可以提起这件事。”

“顺风车嘛,搭一下又不会死人……”黎晏书小声嘀咕。

“我不想公司里传出任何关于我,和你的任何八卦。”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是女孩子,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还这么——”

“我不管你是女孩子,还是外星人,我的名誉比你重要百倍、千倍,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家里,还是其他任何一个我和你可能同时出现的地方,我的感受,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如果我需要安静,你最好闭上嘴巴。如果我感到气闷,你最好就停止呼吸,听清楚了吗?”

黎晏书郁闷地咬着嘴巴。

顾承泽扫了一眼餐桌,道:“还有,你最好把这桌东西全都吃完,要是被我发现你的浪费,这顿早餐的全部花费都要从你的工资里扣!”

黎晏书顿时傻了眼,她就是一头牛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顾承泽却不再看她,径自出门上班去了。

黎晏书对着一桌子的早餐发愁,思索片刻,立刻有了主意。到了厨房找了几个餐盒,把早餐全部打包,装了整整两大袋,带去了公司。

当她到公司和大家分享食物的时候,遭到了朱丹的嘲讽:“打算用这些小恩小惠来收买人心吗?黎特助,您还真是能屈能伸啊~”

黎晏书淡淡一笑,道:“放心!我没打算收买你。”

朱丹语结,转身走了。

***

时间到了下午,黎晏书从制作部回来,办公室的文秘告诉她,总裁办的高秘书来电通知她上楼开会,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黎晏书不知是什么会议,忙拿了纸笔上楼,推开会议室的门,只见里面一张宽大气派的会议桌,坐了约有十来个人,顾承泽坐在主席位上,投影仪上正在播放PPT,她忙悄悄地进去,在末座的一个椅子里坐了。

这时,做汇报的是市场部的总监,内容是下一季度的营销计划。

“……七夕节是下一季度的重要节日,促销计划除了每年的常规活动,奖券和赠品之外,本次我们还特别针对情侣推出了抽奖环节,海岛七日浪漫游的活动……”说完,看着顾承泽。

顾承泽一副静候下文的姿态,挑眉问道:“结束了?”

市场总监连忙点头:“是,以上是全部内容。”

顾承泽往椅背上一靠,抱胸看住他,静默片刻才道:“我在上次会议上讲的话,你都听进去了吗?”

市场总监一脸茫然:“嗯?”

顾承泽道:“我分明说过,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要站在集团战略层面上考虑问题,你的这份促销计划为什么丝毫没有体现出来呢?”

市场总监的神情明显地紧张了起来。

“集团在newface网站投入了大笔资金,目前正在以最大的力度对外推广,正是营造口碑的时候,你们做营销计划就没有考虑过将商场和网站相结合,以newface的产品来替代赠品和奖券吗?”

市场总监开始擦汗。

顾承泽的语气不疾不徐:“七夕节,就一定只能针对情侣推出活动吗?就不能逆向思考一下,为单身人士考虑一下吗?每年双11那么高的营业额,不值得你们反省么?”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是,室内的一众高管,不论性别、年龄,全都面面相觑,低垂着眼皮,十分紧张的模样。偌大的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黎晏书好像直到此刻,才突然意识到,顾承泽还有另一重身份,盛虹集团的总裁,她的老板。——意识到这一点,她也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在这静默的气氛下,市场总监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对,对不起总裁,这份策划案,我们会重新做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室内忽然发出一阵鼾声,众人全都如遭电击,瞪大了眼睛,看向顾承泽左手边的一个位置。黎晏书不知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勾着脑袋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过去:椅子里躺在一个人,半个身子几乎要滑到桌子底下去,脸上盖着一份文件,睡得正酣,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会议的焦点。

顾承泽面无表情,可是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静默片刻,他拿起面前的文件,用力砸向了那人的脸。那人被砸中了下巴,“哎呀”一声,从椅子里跳了起来,捂住自己的下巴,叫道:“是谁?找死啊——”

忽然看到顾承泽的脸,就把下面的话收了回去,又见众人全都盯着自己,连忙干笑两声:“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不用管我——”突然,他看到了未座的黎晏书,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黎晏书也呆了一下,没有想到竟会这么快就碰到他——新闻里不都说他从来不问公司的事,不惜“入狱”来逃避责任的嘛!

这时,众人发现异样,也都看向了黎晏书,不知道她是谁。

顾承泽道:“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新聘请的特别助理,黎晏书,她会负责网站设计部的一些工作。”

黎晏书微微欠身,对众人颔首。

顾承泽特别介绍顾瑾昀,道:“这位是newface的执行总裁,希望两位在以后的工作中好好配合。”

黎晏书静默了一下,对顾瑾昀道:“请多关照!”

顾瑾昀冷冷地瞪着她,一言不发。

顾承泽站起身来,道了声“散会”,大步走了出去。高管们全都松了口气,纷纷收拾文件,走出了会议室。

黎晏书也合上笔记本,正准备离开,顾瑾昀忽然一个箭步上前将门一关,把她拦了下来,冷笑道:“你不是要遵守对我奶奶的承诺,今生今世都不再见我的吗?又跑来盛虹干什么?”

黎晏书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静默不语。

“该不会又有人给了你一笔钱,要你来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黎晏书在内心冷笑:这脑洞开得可真够大的。

“还是说,你现在知道整个盛虹集团都是属于我的,就改变了主意?”

黎晏书忍不住笑了,脸上带出一丝嘲讽的意味。

顾瑾昀大怒,突然扑过来掐她的脖子,咬牙道:“不要对我露出这种笑容,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

黎晏书呼吸困难,一边挣扎,一边道:“放手!你疯了吗,快放开!”

顾瑾昀的少爷脾气发作,恨不得掐死她,非但不放手,反而更加用力。黎晏书透不过气,又咳不出来,连忙屈膝踢向他的裆部。顾瑾昀顿时脸色丕变,放开了她,弯腰抱住了下体。

黎晏书咳喘了一会,忍不住又踢了他一脚,骂道:“顾瑾昀,给我清醒点你个混蛋……”

顾瑾昀疼痛难当,又被她踢了一脚,不怒,反而笑了,指着她道:“你,你给我等着……”

黎晏书却不再理他,整理一下仪容,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高阳奉命在外面观察情况,忽见黎晏书出来,连忙避开,等她走了过去,他折回会议室,又碰到顾瑾昀从里面出来,他避之不及,只好硬着头皮上前问候。

顾瑾昀说:“你来得正好,我的办公室在哪里?领我过去。”

高阳将他一路领到了newface的办公室,两个行政秘书,入职两年来,头一回在办公室看见自己的上司,又惊奇又惊慌。

顾瑾昀一坐进办公室,立刻行使了自己执行总裁的权力,把设计部的金总监叫过去,叫他说说最近的工作情况,金总监不知道他具体想知道什么,事无巨细地说了一堆。

他躺在椅子里,两条长腿隔着办公室上,慢慢地摇着,一双眼睛瞪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金总监说得口干舌燥,说完好一会儿了,他才如梦初醒地问道:“完了?”

金总监陪着笑脸:“基本上就是这些了……”

顾瑾昀猛地站起身,道:“行!那就去设计部参观一下吧。”

金总监连忙带路,往设计部去。

Newface的设计部是单独一层,中间全部打通,办公室、样品展览室、制作部都在一起,入口处隔开一部分,作为办公室,中间是样品展览室,装修得非常奢华,后面的大部分面积被制作部占用。

黎晏书和朱丹、制版师等人正在操作台上修改样品,忽然见到金总监领着顾瑾昀走过来,都停下了手里的活。

顾瑾昀阴沉着脸,用手指勾起样品看了看,眼皮也不抬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金总监道:“这是最新推出的样品,下个礼拜就要上线销售——”话未说完,发现不对劲,转头看朱丹,“这批样品我不是早就签字确认了嘛,怎么还没给工厂下单啊?”

朱丹立刻道:“因为黎特助要求我们重新打样。”

金总监看向黎晏书,道:“重新打样?为什么?现在各个部门都在等着这批产品呢?”

黎晏书道:“样品有些问题,是我让他们暂时不要下单的……”

“什么问题?”

“样品的材质都不符合产品的设计理念——”

“设计理念?”一直沉默不语的顾瑾昀忽然嗤笑了一声,“只有产品的设计者才有资格谈论设计理念吧?”他说着,捡起桌子上的文件, “这里的设计师一栏,写着的名字是朱丹,并不是你黎晏书,你为什么会对别人的设计理念这么了解呢?”

黎晏书微微变色。

朱丹冷笑道:“她抄袭了我的这组作品。”

顾瑾昀故作恍然:“哦~原来如此~”

“她故意找我的茬,非要把我已经做好的样品重新打样……”

顾瑾昀终于看向黎晏书,目光如冷电,厉声道:“黎特助,你平常就是这么工作的吗?因为手底下的人比你有才华,就心怀嫉妒,给她穿小鞋,否认她的工作成果?”

黎晏书道:“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出于我的职业素养和专业判断,并不是因为嫉妒谁——”

顾瑾昀打断她:“职业素养?!一个抄袭者也有职业素养吗?”

黎晏书暗自咬牙。

“你的这种行为叫做公报私仇,公私不分,这样下去,最终损害的都是公司的利益,希望你能早日悔改,端正态度。”说着将手里那份文件朝她身上一扔,“按原样品,马上给工厂下单。”说完转身就走。

黎晏书忍无可忍,叫道:“顾瑾昀!”

顾瑾昀的背影一顿,慢慢地转回头,道:“你叫我什么?”

黎晏书一阵难堪,道:“顾总,这批样品有问题,如果就这样给工厂下单的话,肯定会——”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顾瑾昀冷冷地问。

“我只是想要做好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就严格执行我的命令,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再跟我说这些废话了,马上去给工作下单!”

顾瑾昀说完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黎晏书一脸无语。

朱丹看着顾瑾昀的背影,禁不住微笑道:“原来顾少是这么深明大义,公正公平的,不但长得英俊帅气,行事也很英明,有这样的老板,真是太幸福了。”

黎晏书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

朱丹道:“被老板骂得那么难听,你居然还笑得出来?黎特助,你的脸皮究竟是有多厚啊?我都替你害臊——”

黎晏书冷冷地回敬道:“你还是替自己害臊吧,说到厚脸皮和不害臊,我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你啊。”

朱丹被点中死穴,勃然变色。

黎晏书又道:“你刚刚也听到了,就按原样品给工厂下单吧。我会买好爆米花,瞪着看你的笑话……”说完,将文件扔给她,径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