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全国内衣展是Newface的首秀,自然做得隆重、盛大,展厅布置得极为张扬华丽,邀请了许多媒体记者,做了两场产品发布会,对几位设计师和作品都分别做了访谈。

顾承泽因为遇到了黎晏书,接受访谈时有些心不在焉,记者便多叫了他两声顾先生,一下子触碰了他的机关,脑海里冒出一句话:“百家姓上,我最讨厌的一个字,就是顾字。”

他眼睛一亮:难道是她?

一个是浓妆艳抹、吊带短裙的叛逆少女;一个是淡扫娥眉、白衫黑裙的白领丽人,似乎联系不起来,可是仔细想一想,那讲话的语气、口吻、神态,分明又是一个人。

他心里疑惑,就不再接受什么访谈,起身就往展厅外走。

高阳一见,连忙跟了上去,小声道:“总裁,采访还没做呢,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顾承泽在展馆里左右张望一下,说:“刚才那个女的,她是在这里工作,对吧?给我找到她,马上!”

高阳发愣:“找她?找她干什么啊?”

顾承泽咬牙:“她是个骗子,骗了我——”话到嘴边,忽然停住,“总之,一定要找到她。”

他在展馆里一通乱走,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寻找黎晏书。

高阳完全搞不清楚状态,只好一脸茫然地跟在他身后一通乱闯。

路过一家展厅时,顾承泽已经走了过去,忽然收住脚,重又转回来,看着内面挂着的一排内衣,微微蹙眉。

高阳也看到了那套内衣,顿时脸色大变,指着橱窗里的内衣,吃惊得说不出话,“总裁,这,这……好像……”

顾承泽抬头看一下展厅的logo:HAN’S服装。

他脸色一变,转头对高阳道:“去把朱小姐叫过来。”

高阳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答应一声,一溜烟地跑去叫人。

顾承泽走进展厅,拿起那套内衣,翻来覆去仔细地看了看。除了用料,这套内衣和朱丹设计的那套,是一模一样的。

销售小姐走上前,用甜美的声音介绍说:“这是我们今年的主打款,款式简单大方,采用的是透气性面料,裁剪也最大程度地贴合了人体曲线……”

顾承泽打断她:“你们的设计师在哪里?”

销售小姐保持微笑:“她刚刚走开了,马上就会回来,先生您请到这边坐下来等一等……”

她的话音未落,顾承泽一抬头,就看见黎晏书从展厅外走过来,连忙一个箭步窜出展厅,将她拦截住。

黎晏书吃了一惊,看清楚是他,顿时露出一脸的不耐烦,没好气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承泽不答反问:“你就是那天在咖啡厅的那个女人,没错吧?”

黎晏书忍不住嘲笑他:“你该不会是才想起来吧?”

顾承泽气结:“这么说,你是个满嘴谎言的职业骗子?”

黎晏书冷笑:“顾先生,讲话要有证据。你这样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顾承泽怒极而笑:“什么叫恶人先告状,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那名销售小姐在一旁已经看傻了眼,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走上前对顾承泽道:“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的设计师,黎小姐。”

顾承泽一怔:“设计师?你?”说着从头到脚,重新打量起她来。

黎晏书大大方方,静候他看完,然后对他挑衅地扬了一下眉毛。

顾承泽无语,举起手里的内衣,问道:“这是你的设计?”

黎晏书冷冷道:“请你放下我的作品。”

顾承泽冷笑一声:“你的作品?我看,是你抄袭的作品吧?”

黎晏书脸色一变,语气严厉起来:“顾承泽,请你讲话慎重一点,不要血口喷人!”

这时,高阳带着朱丹走了过来。

朱丹已经听高阳说了情况,心里透明雪亮,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时,察言观色,见顾承泽和黎晏书分明不对盘,心里就更加镇定了。

她快步上前,抢过顾承泽手里的内衣里外翻看一下,转向黎晏书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款内衣明明是我的设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黎晏书陡然见到她,已经感到意外,听到她的话,更是吃惊:“你的设计?”

“对啊,这分明是我的设计,黎晏书,难道……你从我的电脑里剽窃了设计图?”

“你说什么?”黎晏书皱眉。

“黎晏书,我知道你刚从学校毕业,还没什么作品,韩总又给了你很大的压力,可是,你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啊,你这是抄袭,严重违反了职业道德……”

这时,已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驻足围观。

黎晏书不敢置信地看着朱丹,内心已经隐约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什么样的境地,感觉身体发冷,说不出话来。

顾承泽看着她,道:“你怎么不说话?又要装聋作哑吗?”

朱丹也跟着追问:“对啊,你该不会是做贼心虚,无言以对了吧。”

展厅原本人就多,他们这么一闹,门口已经驻足了一群人,有后续加入不明真相的围观者,还有几个媒体记者刚刚从newface的发布会转过来,听到这意外的爆点,连忙挤了进来。

黎晏书对周围的吵杂声充耳不闻,狠狠地盯着朱丹,冷冷道:“朱丹,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朱丹一怔,还未有反应。

顾承泽倒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你,你现在是在威胁她吗?”

黎晏书看向他,点头:“没错,我是在威胁她。”顾承泽静默片刻,吃惊得失笑:“哈哈,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世上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女人,不但谎话连篇,强词夺理,现在抄袭了别人的作品,居然还威胁起当事人来了……”

他是何等身份,讲出来的话又是何等分量,那几个媒体记者立刻将摄像机对着黎晏书“咔咔咔”一通狂拍,然后挤进展厅,把话筒递到她的面前:“黎小姐,你这是承认自己抄袭了吗?”

也有问朱丹的:“小姐,能说一下事情的详细经过吗?”

这时,韩君瑶手端一杯咖啡走过来,看到展厅前混乱的状况,立刻就皱起了眉头,奋力从人群里挤了进去,厉声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销售小姐连忙上前解释:“韩总,他们说黎小姐抄袭……”

韩君瑶还没说话,记者的话筒已经递到她的面前,围住提问:请问您是韩氏的负责人吗?

韩君瑶道:“我是。”

记者指一下朱丹,说:“这位小姐指控韩氏的设计师抄袭了她的作品,请问你怎么看?”

韩君瑶深深地看了朱丹一眼,皱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丹上前一步,大声道:“韩副总,你也知道,黎晏书她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有任何的作品和成绩,一进公司就担任设计部的经理,负责全国内衣展这么大的项目……我想大概是她的压力太大了,做不出设计,所以就抄袭了我的作品,但我已经从韩氏离职了,她这样做是侵权行为,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韩君瑶看向黎晏书,问道:“黎晏书,你真的抄袭了她的作品吗?”

黎晏书怒道:“我没有——”

朱丹抢断了她的话,“你当然不会承认啦!韩副总,她不但抄袭我的作品,刚刚还威胁我,大家可都听见了,今天当着这么多记者、同行的面,请你务必给我一个说法。”

记者们的话筒全都堵在韩君瑶跟前。

“你们为什么会把设计部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一个新人来担当呢?她有什么特殊的背景吗?”

“韩氏的设计师抄袭了别人的作品,还威胁别人,你作为负责人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君瑶看了看记者,又转头看向黎晏书,黎晏书也正在看着她。

周围人议论纷纷,但她们都仿佛没有听到:这一对名义上的姐妹,明争暗斗多年,对彼此都太了解了。黎晏书知道这是她等待已久的机会,绝不会轻易放过。果然,韩君瑶的脸上慢慢地浮现一丝笑容。

她果断地转过头,面对记者,举手示意:“各位,请听我说,我们韩氏一向支持原创,绝不姑息业内不正之风,也绝不庇护任何人,不管她是谁。”略顿一下,朗声道,“现在我代表韩氏企业,将抄袭别人作品的设计师黎晏书开除。”

黎晏书不由得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顾承泽一直在观察她,忽然见她露出笑容,略微感到一丝诧异,但是他对她的印象实在太恶劣了,这感觉便一闪而过。

韩君瑶的发言等于是给这场抄袭案盖棺定论了,坐实了黎晏书的罪名。记者们蜂拥上前,围着她一通狂拍,镁光灯各种乱闪。黎晏书本能地侧过头,抬手遮住双眼。

正在这千夫所指的混乱时刻,忽然挤进来一个人,把那一众记者被推得东倒西歪,将黎晏书遮挡双眼的手一拉,一言不发就往外走。

黎晏书都来不及看清是谁,只觉得这人力气奇大无比,勒得她手腕生疼,只得跟着他一路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围观群众均感莫名,唯有顾承泽看得清清楚楚,也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因为带走黎晏书的人,居然是顾瑾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