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顾瑾昀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人。

他幼年时,父母在安道尔滑雪,不幸意外身亡。顾先生经此重击,大病了一场,身体就再没好过。顾太太更是心痛,益发地疼惜起这个孙子,宠得无法无天,随便他什么异想天开的念头,全都不计成本地去办,真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如今他的年纪大了,再想要上规矩,比登天还难。整个顾家,也只有顾承泽讲话,他还能听一听,其他人随便讲什么,他是充耳不闻,一概不理的。眼看已经是二十六岁了,每天还是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对打理公司全无兴趣,女朋友倒是谈了一堆,要他定下一个来结婚生子,却又是万万不能的。

为了他,顾太太真是操碎了心,曾经试过以冻结账户来控制他,可他却通过律师发来了律师函,表示自己已成年,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财产,如果周悦明女士(顾太太)再对他进行干涉,他就要向司法机构申请解除关系,把顾太太气得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只得给顾承泽施压。

顾承泽在商场上所向披靡,总是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面对顾瑾昀也着实是苦恼。

这一次,他以“入狱”的方式来逃避newface的人事任命,按照他的意思,就让顾瑾昀在里面多吃些苦头,好好关上几天,可是,顾太太舍不得,第二天就派人把他保了出来,一出来,他又不见踪影了,手机不接,信息不回。顾承泽只好让高阳去他经常去的几个地方找他。

高阳跑了好几处,找了一晚上,终于在某个酒吧找到了他。顾承泽得到消息,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驱车赶了过去。

晚上的路况不错,他的车速有点快,驶过一条林荫满路的单行道右拐时,旁边忽然冒出一个人,他急踩刹车,对方已经摔倒在他的车前,他忙解开安全带,下车查看,却是倒车镜刮了一名女子的包带,带得她摔倒在地。

他赶紧蹲下身,问道:“小姐,你怎么样?”

那女子长发披垂直下,遮了整张脸,双手正抱着自己的左脚,听他说话,抬起头来,两人四目对视。

那女子的脸上是一种见了鬼的表情。

顾承泽也微微吃了一惊,惊艳的惊。他对美女也算是司空见惯了,看到眼见这张脸却也忍不住在心里喝一声彩,见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又问道:“小姐,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这位小姐正是黎晏书。

她见顾承泽没有认出自己,一时有点奇怪,随即想到自己那天的妆容、打扮恐怕是连自己的亲生母亲夏梦也认不出来的,立刻就释然了。

顾承泽见她不讲话,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以为被吓傻了,也是一阵紧张:“小姐,你还能站起来吗?要不要去医院?”

黎晏书勉强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只是左脚的脚脖子崴了,于是从他的车镜上取下自己的挎包,对他挥挥手,表示没问题。

顾承泽有些不放心,“小姐,需不需要去医院确认一下你的伤势?”

黎晏书不理他,一瘸一拐地就要走。

顾承泽见她这个态度,不禁恼火,拦住她说:“我在跟你说话!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为什么不回答?你走了,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可概不负责。”

黎晏书讽刺地笑笑,像赶苍蝇地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让开,不要挡路。

顾承泽无语望天,“你该不会真的是哑巴吧?”略一思索,随即掏出钱包,抽出一叠百元现金,递到她的手里,一字一句地说:“这是医药费,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黎晏书静默片刻,把钱收了,塞进包里。

顾承泽又抽出一张名片,放到她手里,刻意放慢了语速:“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OK?”一边说,一边捏起手指放在耳朵上,做打电话的手势,又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开车走了。

黎晏书看一下手里的名片,走到垃圾桶跟前,把手里的名片扔了进去。

顾承泽从汽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不禁自嘲地笑了,“想不到我顾承泽的名片,竟会在一个女人手里落到这个下场。”

***这时,顾瑾昀在酒吧里玩得正嗨,忽然一眼看到顾承泽,知道来势不妙,撒腿就往阳台上跑,谁知是条死路,想要回头,顾承泽已经堵在了楼梯口。

顾瑾昀无奈,双手合十,求饶:“小叔,你就放过我吧。”

顾承泽不讲话,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顾瑾昀无路可退,威胁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顾承泽淡淡一笑,道:“你跳下去,要是真的死了,倒也一了百了。万一没死成,落下个半身不遂,可就哪里也去不了啦……到时候,我可不会因为你是伤残人士,就额外照顾你,你照样得继承家业,打理公司。是跳,还是不跳,你自己决定吧。”

顾瑾昀哭丧着脸,哀嚎:“小叔,你为毛要这样对我啊?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很疼我的呀,对我百依百顺,从来不会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顾承泽不动声色,道:“没错,我是很疼你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来回报我对你的疼爱。所以,我决定换一种方式来疼爱你。”

“小叔,公司你不是管理的很好吗?业绩翻倍,股票大涨,为毛非要把我扯进去啊?你了解我的呀,我去了公司只会添乱……”

“你是盛虹百货的继承人,这是你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我不是早就宣布放弃继承权了嘛。”

“这可不是你想放弃就能放弃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地下来,跟我回去见董事长,向她老人家道歉——”

“不要!我不想看见她!”

顾承泽无奈地叹了口气,劝诫道:“瑾昀,你已经二十六岁了,就没有好好地想一想,认真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吗?”

顾瑾昀不屑地撇嘴:“什么规划人生,不就是赚钱嘛,那是穷人才干的事,我需要规划的是,怎么花钱。”

顾承泽知道他斗争经验丰富,和世间一切劝诫人的话有着截然相反的腔调,轻易说服不了他,便顺势说:“你既然有这么伟大的规划,我这里正好有一笔钱,你帮我花一花。”

“多少?”

“两个亿。”

顾瑾昀连连摆手,“不成,不成,我是绝对不会去做这个执行总裁的,这笔钱我花不了,我即便是想花,也不知道怎么个花法……”

顾承泽耐着性子道:“不会可以学,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的,这是你迟早的事,董事长年事已高……”

顾瑾昀哼了一声,“什么年事已高,我看她的身体好得很,再活个十年二十年,不在话下。”

“可是,顾家毕竟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

“什么只有我一个,不是还有你吗?”

顾承泽笑笑,没说话。

顾瑾昀反过来劝说他,道:“我觉得吧,顾家的问题根本不是出在我身上,而是小叔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得赶紧结婚生子,为顾家繁衍后代啊……你不会真的是gay吧?”

顾承泽立刻蹙眉瞪他。

顾瑾昀一本正经地说:“圈内有这个传言,我都听过好几次了,说你仪表不凡,英俊多金,却从来没见你谈恋爱,连绯闻都没有,肯定不正常……”

“……不要转移话题。”

“是真的,人们还说,别的老总都喜欢用年轻漂亮的女秘书,而你偏偏喜欢用年轻清秀的男秘书……”

“……”顾承泽没想到谈话的主题会转变得如此之快,跨度又是如此之大,当即沉下脸道:“我也很想恋爱结婚。可是,我有时间吗?我进公司这么多年,休息的时间屈指可数,我的终身大事都是被你给耽误的……”

“关我什么事啊?”

“就因为你不肯进公司帮我,我快要累死了。”

顾瑾昀从来没听过顾承泽这么直接的抱怨,不由得一怔,随即哈哈一笑,道:“小叔,你从来不说谎的,居然也会使苦肉计,我是不会上当的……”

“苦肉计?”顾承泽冷笑,“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明天跟着我到公司,过一天我的生活试试?”

“小叔,我真心是不去的好,你不知道公司里那群女孩子,看见了我这么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她们都无心工作的。”

“放心!”顾承泽冷笑:“她们每天看着我这张脸,对这世上的其他美男子早已有了免疫能力。”

“……”顾瑾昀一脸无语,静默半晌,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叔,原来你讲冷笑话的本事也是第一流的。”说着探头向阳台下看。

这一看才发现,阳台下面有个斜坡的屋顶,距离地面并不是佷高,顿时喜上眉梢,一个翻身就跳了下去。

顾承泽吃了一惊,连忙奔到阳台边,探头见在屋顶上一路滑下去,跌落地面,爬起来揉了揉屁股,仰头对顾承泽飞吻连连,大笑着跳上了路边的敞篷跑车,飞驰而去。

顾承泽只得无奈望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