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盛虹百货市值数百亿,顾瑾昀作为盛虹的唯一继承人,年轻英俊,尚未婚配,一直以来都拥有极高的关注度,他的行事做派一向又很狂放不羁,各种绯闻层出不穷,眼下,他又闹了这么一出,即刻就霸占了热词搜索的头条,非但是广大网民的娱乐消遣,更是格子间女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韩氏设计部的几个姑娘聚在茶水间里,一边吃午餐,一边讲八卦。不过,今天,她们八卦的主题却不是顾瑾昀,而是newface的招聘启事。——作为盛虹百货重金打造的电商网站,newface正在大量招募设计师,待遇福利十分优厚,这些姑娘们都有些蠢蠢欲动,聊得也就格外热闹,直到韩君瑶走进办公室,大家才一哄而散。

黎晏书坐在办公室里,端一杯咖啡,看电脑,忽觉外面一片肃静,抬头一看,只见韩君瑶脚踩高跟鞋,“咔咔咔”地走了进来。

她放下咖啡杯,抬头微笑:“找我有事吗?”

韩君瑶道:“没事我难道找你喝下午茶?马上就是全国内衣展了,我到现在还没看到你的设计稿,这次的内衣展是公司的重头戏,关系到公司下半年的业务量,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如期交稿的。”

“你最好现在就给我!”

黎晏书笑笑,身体微微前倾,盯看着她的脸,道:“你今天好像火气有点大,该不会是为了减肥,又没吃午餐吧?要不要替你叫碗面条啊?”

韩君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不必了!”然后又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咔咔咔地出去了。

她一走,黎晏书也关掉电脑,收拾一下文件,提着包包走了。韩君瑶在办公室里看见,气得差点把手里的pad摔了出去,立刻起身去父亲的办公室打小报告。

韩志鹏是一个年近六旬的中年人,戴着眼镜,两鬓略显花白,因为身材保持得不错,显得风度很好,听了女儿的一通抱怨,说:“晏书是做设计的,没必要那么死板,让她天天待在办公室里。”

韩君瑶争辩道:“可是下个月就是内衣展了,她的设计稿还没出来……”

韩志鹏很清楚她们的矛盾,但因为黎晏书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些话也不方便说,只好反过来劝慰自己的女儿说:“你不要整天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做好自己的工作……”

韩君瑶气得叫起来:“爸~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为什么一直偏袒黎晏书?她不过是个刚毕业的新人,什么成绩都没有,一进公司,你就让她做设计部的经理,她还这样不守纪律,底下那些老员工怎么会服气?”

韩志鹏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按住眉峰用力揉了几下,放缓语气道:“我没有偏袒她,是你在无理取闹,职位不过是个虚名,能不能做出成绩,还是要看自身的实力,她要是没有实力,也就到此为止了。你进公司也有三年了,你做出了什么成绩?”

韩君瑶怔了一下,道:“我不是正做销售管理上的改革嘛……”

韩志鹏微微摇头,叹道:“销售部不论在什么公司都是一块硬骨头,那帮老家伙,连我都不轻易动他们,你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韩君瑶没料到父亲这样说,一时愣住了。

“你是韩氏的接班人,不做出点成绩,那帮老家伙是不会服气的,”韩志鹏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报纸丢到她的面前,“你看看这个……

韩君瑶拿起报纸看了一下:“盛虹集团?”

“没错,盛虹集团旗下新成立的一个购物网站,你如果能够拿下他们的加工合同,我就让你升职,做副总。”

韩君瑶大喜,道:“真的?您说话数算,可不许反悔。”

“不要高兴地太早,顾承泽这个人可不好对付……”

“您放心,我一定可以拿下这份合约。”

***

顾承泽是财经杂志上的常客,知名度极高的青年才俊,在富家子弟绯闻满天飞的当下,他洁身自好地有些可疑。他的为人和行事风格,据说也是极犀利的,讲话毫不留情,句句见血,字字封喉。

韩君瑶对这些自然早有耳闻,但总觉得传闻太夸张了,何况她对自己和公司都非常自信。她打电话过去说明来意,被告知说,见顾承泽需要提前预约,而他的日程已经排到了一个礼拜后。她是个公主脾气,从小到大都是不容拒绝的,于是便采取了最直接的办法,找上门去。

当天,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带着精心准备的公司资料,直奔盛虹百货顶层的总裁办,秘书高阳得知她的来意,微笑道:“小姐,我们总裁今天的行程已经满了……”

“我不会耽误他很久的,最多半个小时 ……”

“不好意思小姐,见我们总裁必须要预约。”

“可我已经到门口了……”

“这是公司规定,请您别让我为难……”

韩君瑶沉脸不语,沉默了片刻,作势转身,却趁他不注意又折了回来,猛地推开了总裁办的大门。

顾承泽在办公桌后,抬起头来看她,又看到她身后一脸慌张的高阳,轻挑眉毛,问道:“怎么回事?”

不等高阳答话,韩君瑶立刻道:“顾先生您好,我是韩氏企业的韩君瑶,很高兴见到你。”说着,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微笑着伸出了右手。

顾承泽向后一仰,靠着椅背上,一脸漠然地说:“对于这种方式的见面,我并不是很高兴。”

韩君瑶一脸尴尬地收回手,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顾先生,我是代表韩氏来谈合作的,这是我们韩氏企业的介绍文件。”

顾承泽没有接,只是冷冷看着她。

韩君瑶面色微红,只得将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勉强笑道:“我知道贵公司巨资打造的网站正在寻找服装加工厂,希望您能给韩氏一个机会。我们是做服装加工起来,拥有一流的加工设备和技术人才,旗下的三个自有服装品牌,去年的市场份额高达37%……”

顾承泽打断她:“这个份额是指在低端消费群体中的占比吧。”

韩君瑶一脸碰了三个钉子,忍不住冷笑起来:“顾先生,您是在小看低端消费群体么?这个群体的基数可是非常庞大的……”

顾承泽再次打断她:“韩小姐,你听过二八法则吧?”

韩君瑶微微一怔。

顾承泽继续道:“这世上80%的财富都掌握在20%的人手里,这20%的人群是我们盛虹的主要客户,剩下80%群体,则成为你们这一类企业的目标客户,没错,我承认这个群体基数非常庞大,可是他们一个月的工资恐怕都买不起一个LV的钱包吧……”语气略顿,看着韩君瑶的眼睛,“这就是盛虹和韩氏的区别,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你说,我要怎么跟你谈?更何况——你还这么没有礼貌。”

韩君瑶大怒:“你,你……”

顾承泽微微一笑:“我只是指出事实而已,韩小姐不必生气,至于你刚刚提到的服装加工,我们已经和国外的公司在洽谈了!韩小姐请吧。”

韩君瑶顿时气得发抖。

原来外界对这个人的那些传闻都是真的,真相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半个钟头后,当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依然怒不可遏。恰好黎晏书前来交设计稿,她立刻借题发挥,把她的设计稿批判得一文不值。

黎晏书不知道她的遭遇,只觉得她今天的火气来得格外凶猛,她想了想,选择暂避其锋芒,微笑道:“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这份设计稿不如改天再看……”

韩君瑶最痛恨的就是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怒火更盛,厉声道:“黎晏书,你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这份设计稿你给我拿回去重做!”说完,将那份设计稿整个扔在她的脚下。

黎晏书终于变了脸色,冷冷道:“你吃错药了吗?”

韩君瑶顿时炸毛,叫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这一声非常大,玻璃窗外的几个员工一起转过头来,看向她们。

黎晏书的目光朝外面瞟了两眼,终于没说什么,转身出门。

韩君瑶却不肯罢休,又叫住她道:“黎晏书,你究竟为什么非要赖在韩氏?”

黎晏书已经握住门把手,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转过头来对她笑了一笑,道:“就是你想的那样,为了谋夺你们韩家的家产呗。”说完就拉出而出。

韩君瑶听了这么理直气壮的回答,气得差点吐血,咬牙切齿地暗自发誓:黎晏书,你给我等着,我定会不惜一切手段把你赶出韩家。

***

见到黎晏书的第一眼,韩君瑶就不喜欢她。

没有人会喜欢继母带过来的拖油瓶,何况,这个拖油瓶竟然还长得比自己好看。更加过分的是,这个拖油瓶完全没有要讨好自己的意识。要知道,她才是韩家的公主,这个拖油瓶刚从贫民窟爬出来,脸上的灰都还没有洗干净呢,就敢跟她呛声。她不过是对她脖子上的一个挂链有些好奇,想要看看,她居然不给,两人当场就闹了起来,结果父亲居然为了那个拖油瓶,破天荒地打了自己。她活了十八年,第一次被父亲打,这笔帐,她记在了黎晏书的身上。

那时候,黎晏书的酒鬼父亲去世,夏梦将她接了过来,通过韩志鹏的关系,和她上了同一所学校,所谓的私立高中。入学的第一天,她就带着两个死党,将黎晏书堵在厕所里,抢了她脖子上的链子,扔下了楼,原以为她会抓狂,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她以为自己赢了,得意地呼朋引伴到夜店,直玩到半夜才回家,回来卸了妆,拍了爽肤水就睡了,睡到凌晨,觉得两颊奇痒无比,起来一看,脸皮已经肿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她知道是黎晏书干的,可是家里没一个人相信她。黎晏书还假意关心,说会不会是她喝酒过敏,于是,她泡夜店的事情又被父亲知道了,吃了好一顿教训,还扣除了一个月的零花钱,恨得她牙痒痒。

后来,她们明里暗里地又交过几次手,她是败多胜少。败,都是惨败。胜,则是不败为胜。

学校的学生都是一群挥金如土的富家子弟,黎晏书一贫如洗,却样样都和人家攀比,从头到脚都要名牌,连写作业的钢笔都要德国进口两千多一支的万宝龙,夏梦对她是有求必应,要什么买什么,花得都是韩家的钱,快没把她给气死。为此,她跟父亲不知道哭闹了多少回,父亲总是拿她“身世可怜,没有父亲”当做借口。

最后,她没办法,便教唆学校的那帮富家子弟整她,那帮富家子弟也早就看不惯黎晏书那暴发户的做派,一拍即合,被推选出头的那个人,就是盛虹集团的顾瑾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