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黎晏书回家之前,找了个洗手间把自己收拾了一下,但依然受到了母亲夏梦的批评,责怪她没有好好打扮一番。黎晏书也不看她,在玄关处换了拖鞋,径直上楼。

夏梦不满地将她拦在楼梯口,询问相亲的事。

黎晏书一肚子气,本来不想理她,但是瞥到茶几上的花瓶,忍不住说:“请你不要把你的爱好写进我的档案里,我没有插花这么高雅的爱好,也不喜欢做饭,而且非常讨厌小孩……”

夏梦微微皱眉,“你和人家李先生也是这么说的?”

黎晏书忽视她的问题,继续道:“还有,拜托你不要再到处发那个相亲ppt了!”

夏梦见自己的一腔心思,女儿完全没有领会,甚觉委屈:“你以为做一份那样精美的PPT很容易吗,你连一张像样的照片都没有……”

黎晏书忍不住发火:“我是商品吗?可以制作成PPT,在外面到处投放,寻找买家?你花了这么多心思,就是为了让我看起来很廉价吗?”

夏梦想发火,但压制住了,笑道:“你以为我闲得没事做啊,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嘛,也不想想自己今年多大了,连个男性朋友都没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嘲讽的笑声。韩君瑶从走下楼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做作的语调:“夏姨,晏书她不只是没有男性朋友,她连女性朋友都没有,因为她的脾气实在太~~糟了,没有人愿意和她朋友……”

黎晏书抬头看她,眼睛里露出一丝警告的意味。

韩君瑶读懂了她的意思,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笑得更夸张,“晏书,要我说,你这个脾气真得好好改一改了,否则,就算夏姨的手段高明,会忽悠,能够把你包装华丽地兜售出去,八成也是退货的多……”

夏梦顿时沉下脸,冷冷道:“你胡说什么,这里没你的事。”

韩君瑶看着夏梦,笑道:“唉哟,夏姨,我也是为了她好嘛……晏书,我真心劝你一句,乖乖听你妈的话,趁现在还有点行情,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吧……”

夏梦气得脸都绿了,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君瑶,我在跟我女儿说话,你不要插嘴,回房去吧。”

韩君瑶哪里舍得放过这个挑衅后妈的好机会,继续道:“夏姨,您讲这个话,我可要伤心的,虽说您是我爸后娶的女人,可是在户籍上,我也还是您的女儿……”

夏梦立刻反问道:“是吗?那我进这个家门也有七八年了,怎么从来就没听你叫过我一声妈呢?”

韩君瑶的脸色一变,不说话了。

黎晏书忽然微微一笑,在旁煽风点火,道:“君瑶,听你妈的话,回房去吧。”

韩君瑶大怒,终于不再捏着嗓子讲话了,怒道:“黎晏书,我告诉你,这是我家,我爱在哪里就在哪里,谁也管不着。你别以为自己在这个家里住了几年,就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这桩房子的主人姓韩,不姓黎,也不姓夏——”

夏梦见她这样夹枪带棒,顿时勃然大怒,厉声道:“君瑶,你太放肆了!”

黎晏书笑嘻嘻地火上浇油,“妈,我看您还得加把劲,赶紧想办法把这个房子过户到您的名下,不然您在这个家里是没有地位的,保不齐哪天韩老爷翘了辫子,您就要被扫地出——”

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夏梦一巴掌。

她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勾起嘴角,浮起一丝隐约的笑意。

夏梦的表情是痛心疾首的,目光在黎晏书的脸上狠狠地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卧房。

韩君瑶本来是生气的,见黎晏书挨打,又高兴了起来,笑道:“你妈这一巴掌打得可够真狠的,她真的是你亲妈吗?”说完不等她说话,就上楼去了。

留下黎晏书一个人站在客厅里。

客厅里的电视机开着,里面正在播放新闻,女主播的声音字正腔圆。

“国内著名百货公司盛虹集团宣布涉足电商界,筹备两年之久的网站newface正式上线运营,顾瑾昀被任命为该网站的执行总裁……有意思的事,就在盛虹董事长周悦明宣布人事任命的时刻,有市民发现,顾瑾昀身着女装在街头狂奔,随后被一辆警车带走,下面是一组路人拍摄下的画面……”

听到这里,黎晏书忍不住移步来到电视机跟前,只见电视画面上的顾瑾昀穿着女装,带着假发,浓妆艳抹,在街头狂奔……那画风太美,看得她目不转睛。

***

同一时刻,顾家豪宅里,顾太太周悦明也在看这则新闻。

她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孙子一贯离经叛道,可是这样的画风还是超出她的审美底线,叫她不敢直视,关掉了电视机,她气愤地说:“这个混账东西,丢人显眼都丢到电视上去了。”

站在一旁的顾承泽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说:“他在电视上丢人现丑又不是第一回了,您犯不着生气,小心气坏了身体……”

顾太太抬头瞪他:“我气的是你!我之前是怎么吩咐你的,我说,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顾瑾昀带到发布会现场,可是,他不但没有出席发布会,反而把自己搞到警察局去了……”

顾太太是个女强人,平常就不怒自威,此刻发起火来,更增威势。

顾承泽说:“对不起,董事长,今天这件事,确实是我的责任……”

虽是道歉的话,但是,他那副淡漠的表情,并不让感到他的歉意。

顾太太微微一笑,道:“你有什么责任啊,顾瑾昀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丢尽了盛虹集团的脸面,今天在发布会,全靠你临机应变,力挽狂澜,稳住了局面,你做得很好啊……”

顾承泽不露声色,静候下文。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顾家的这个长孙,盛虹的继承人是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而你,虽然是顾家的养子,却是堪当重任的大才,顾家和盛虹今后可全要仰仗你了……”

这是一番很厉害的话,但是听多了,也就稀松平常。所以,顾承泽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您放心吧,我会跟瑾昀谈的……”

顾太太拔高了嗓门,“还谈?他已经二十六岁了,还要谈到什么时候?谈到我和顾先生都闭了眼,伸了腿,你就逞心如意了……”

顾承泽的心里涌起了一丝无奈,静默片刻,才道:“董事长,请您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对顾家、对盛虹绝无非分之想;瑾昀他还年轻,一向有些任性、贪玩,一时半会是改不过来的,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他到公司上班的……您不要为他气坏了身体……”

顾太太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语气也缓和了下来:“那好!我就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务必让他到公司上班!”略一停顿,又说,“我是要看到他做出一番成绩,而不是每天到公司摸鱼,吊儿郎当的混日子。”

顾承泽点头道,“是,我会尽力的。”

顾瑾昀究竟有多么难以管教,顾太太的体会比任何人都深。在这个家里,如果有一个人讲话,他还能听进一星半点的话,也就是顾承泽了。所以,她才不断地给他施压,却也不敢逼得太紧。此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说:“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顾承泽答应一声,走了出来。

这时,他的秘书高阳正紧张、焦虑地等在顾家大门外里来回踱步。

今天是newface网站正式上线运营的发布会,董事长准备在会议上宣布对顾瑾昀的人事任命,而“把顾瑾昀带到会场”的这个任务,总裁是交给他去办的,总裁的原话是:“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就是把他打昏了,也要把他带到发布会现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今天一大早,他就带了两名保安前去酒店围堵顾瑾昀,本以为十拿九稳,谁知他先是男扮女装,企图瞒天过海,被识破后,又上演了街头追逐的戏码,最后,眼看无路可逃,不知哪里冒出个巡警,顾瑾昀跑上前对人家一通捶打,结果……警察以“袭警”的罪名将他带走了。——也就是说,他不但把事情办砸了,还把事情弄上了视频网站的热点新闻,又连累了总裁被董事长一通教训……

这叫他如何不惶恐啊?简直是坐立难安。

忽然,大门一声响,顾承泽从里面走了出来,直奔汽车。他连忙跟上去,抢上前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让顾承泽坐了进去,然后才坐进驾驶座,从后视镜里打量顾承泽的脸色,见他似乎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稍微宽了点心,小心地问道:“总裁,去哪儿啊?”

顾承泽面无表情:“回家!”

高阳一愣:“咱们不去警察局吗?”

顾承泽反问:“去警察局干什么?”

高阳赔笑:“顾少他——”

顾承泽冷冷地打断他:“他这么喜欢警察局,就让他在里面多呆几天吧。”

高阳不敢再说什么,将车子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