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人生的尴尬事情很多,说谎被人当面揭穿,可算是一件。

当谎言被人揭穿之后,还能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继续说谎的人,黎晏书算一个,尤其难得的是,她还很年轻,只得二十六岁。

年纪轻轻,在脸皮上就有此等修为,可谓前途不可估量。

二十六岁的黎晏书是一个内衣设计师,求学于美利坚,刚回国不久,在继父韩志鹏的服装公司里做事,担任设计部的经理。

她的母亲夏梦是社交圈里的名女人。她的出名,其一缘于她惊人的美貌,更叫人称奇的却是她的经历,她出生于本市著名的贫民窟,却通过四次婚姻,越爬越高,终于在八年前,嫁给了服装业大鳄韩志鹏,如愿以偿地过上了贵妇生活。大家私下都称她为“吸血妖姬”。

韩志鹏早年丧妻,只有一个女儿韩君瑶,夏梦嫁给韩志鹏之后,到处求医问药,终于在四十五岁高龄,生了个儿子,取名韩君睿,相貌是极周正的,却不幸患有自闭之症,亲朋间说起来都是一片心照不宣的惋惜,却更加坐实了她“吸血妖姬”的名号。

有这样一位母亲,黎晏书的终身大事就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她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不过,黎晏书对这一点极为不满,十八岁就曾进过整形医院,要求医生为自己的面部动刀,医生非但无处下手,甚至反过来恳请她作为医院的模特,要把她的五官当作美丽的标本,供人参考。

夏梦对生出这样一个女儿颇为自豪,在她身上是寄予厚望的,她以自身经验作为参考,固执地认为,女人的美貌就是最大的资本。不幸的是,因为她本人在社交圈的名声,黎晏书委实没什么机会,夏梦只好把目标转向相亲网站。

她把女儿的照片和简历做成一个精美的PPT投放到相亲市场上,年薪百万是一道及格线,此外一切丈母娘能想到的条件,她都提了,唯一放宽的是:年纪大一点没关系。网络红娘精挑细选,终于筛选出一位金融业的精英,李先生,名校毕业,有车有房、年薪达标,年纪确实是大了一点,四十五岁,微胖略秃。

夏梦对这个李先生也不是特别满意的,但是,自己的女儿年纪越来越大了,标准也就相应地降低了,在她看来,女人的青春就是用来待价而沽的。

黎晏书对母亲的一切决定都持抵抗的态度,区别只在于是激烈抵抗,还是消极抵抗。在相亲这件事情,她采取的是消极抵抗。

相亲地点定在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

金融业的精英男李先生一早已经就坐了,桌子上一杯咖啡,一只pad,手边还有一份最新的财经报刊。

黎晏书前去赴约,打扮得花里胡哨,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刺猬短发,架着一副墨镜,化着一个完全看不出五官的浓妆,只差没把“廉价”两个字写在脸上,看得金融精英男两只眼珠子差点掉到面前的咖啡杯里。

他低头看看pad上的照片,又看了看眼前这幅“风尘女子”打扮的黎晏书,好半天都不敢开口。黎晏书倒是随意,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嘴里嚼着口香糖,大刺刺地说:“我是黎晏书。”

李先生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跟照片完全不像啊……”

黎晏书:“是吗?照片我看看,”说着就伸手把他的pad拖了过来,伸出手指在上面划了起来。

李先生看着她的手指,十个指甲,倒是涂了十几种颜色,上面的各种奇怪的图案看得他一阵头晕目眩。

黎晏书虽然知道母亲发了相亲资料,可是看到这份PPT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在心里骂娘。

这上面不但有她的照片、身高、体重、三围、血型、星座、甚至详细到她的兴趣爱好,还有一堆无中生有、无稽之谈的鬼话,什么性格温良、柔顺节俭、擅长厨艺、插花、勤于家务等等……直看得她血气上涌,两眼冒火。但是,她极快地控制住了情绪,不动声色地将pad推了回去,重新倒回沙发里,翘起腿,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哦,照片上的这个人,是我妈眼中的我;现在,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才是真实的我。”

李先生有点不爽,沉下脸说:“这不是骗人嘛,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黎晏书面不改色,纠正他:“骗你的人是我妈,不是我。”

李先生皱眉,推了推鼻梁上不住下滑的眼镜,还要说什么。这时候,服务生走了过来,递上酒水单,问道:“小姐,请问喝点什么?”

黎晏书不接他的酒水单,直接说:“把你们这里最贵的饮料上一杯吧。”

服务生答应一句“好的,请稍等!”就转身走了。

李先生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坐直了身体,还没有开口,就被黎晏书抢了话,她说:“我这个人很单纯的,也很直接,只喜欢最贵的东西,不论是衣服,鞋子,还是生活用品,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以后我们要是结了婚——”

李先生赶紧打断她:“黎小姐,现在谈结婚还为时过早,我们还是先慢慢了解吧……”

黎晏书顺势接口,一副理直气壮地口吻说:“好啊,那我们就来聊聊你的个人资产吧,我这个人最喜欢钱了……”说完吐出嘴里的口香糖,在手里捏着玩,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李先生彻底被她惊呆了。

黎晏书笑笑,说:“不用这么惊讶吧。你对我的情况都已经了解了,现在也该我了解一下你了……我这个人呢,对男性的外貌、身高什么的,没要求的,我唯一欠缺的就是钱……”

李先生回过神来,冷笑道:“您还真是简单直接啊……”

黎晏书淡淡一笑:“现代社会,凡事都讲究效率嘛。”说着将手里玩捏的口香糖,重又放进了嘴里嚼了起来,看得李先生一阵反胃,直犯恶心。

他觉得再也不能忍下去了,于是冷傲地开口了,“常言道,有其母必有其女。以前我不信,现在看来,这句话还真是很有道理的……哼哼,你知不知道,社交圈内,大家都管你妈叫什么?大家都叫她吸血妖姬啊,说她贪婪成性,嗜钱如命。”

黎晏书不以为然地笑了,“是啊,我这爱钱的毛病也是家传的。李先生,你既然也是做了功课的,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啊。”

李先生气得提高了嗓门,声音也尖利起来:“没错,我是做了准备来的,但还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和照片差得这么远,简直是两个极端,严重浪费了我的时间!”顿了一下,似乎尤不解恨,继续说,“……你出门都不照照镜子吗?看看你穿的都是些什么?就你这样还设计师呢,哈哈,还温良恭俭让呢,就连外面的站街女都比你有气质,你知道吗?……”

黎晏书听了这番话,倒也不生气,只是提醒一句:“李先生,你对我不满意可以,请不要做人身攻击!”

李先生见她这个态度,更加生气了:“人身攻击怎么了?人身攻击都算轻的。你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吗?我是做金融的,每一秒都有上百万的收入,就在我和你说话的功夫,可能已经损失了上千万……”

黎晏书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李先生被彻底激怒了,不敢相信自己被这样没素质的女人嘲讽了,一叠声地问道:“你笑什么?笑什么?”

黎晏书却不理他,在沙发里调整一下坐姿,去看桌子上的那份财经报刊。

李先生猛地一拍桌子,用一副训斥下属般地口吻说:“你给我说清楚。”

拍桌子的举动吸引了周围人好奇的目光。

黎晏书也放下了脸色,冷冷地说:“李先生,您每一秒都有上百万的收入,我也不敢留您,您请便吧。”

李先生气得语结,“你——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黎晏书失笑,“这是您自己刚刚说的,怎么就变成了我的讽刺?您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我敏感?!”李先生气急败坏,看了看周围的人,一阵干笑,“哈哈,哈哈……我看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吧,你,还有你那个吸血的妈,你们这种行为,完全就是欺诈,欺诈你知道吗?现在被我拆穿了,就恼羞成怒了,对吧?!”

黎晏书连忙应道:“是是是,您说得都对。您再跟我说下去,没准又要有上千万的损失了……”

李先生此时已怒不可遏,服务生偏偏在这个时候把红酒给端了上来,他一把抢过那杯红酒,用力泼在了黎晏书的脸上。

黎晏书被酒一泼,条件反射般地闭起了眼睛。

周围人全都吓了一跳,吃惊又好奇地看着他们。

黎晏书静默两秒,然后抬手抹了一把脸,睁开双目,冷冷地看着他。

李先生冷笑一声,环顾四周,要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一样,大声说:“我看你是想钓金龟婿想疯了,我帮你把这个梦醒一醒!”

黎晏书慢慢地站起身来,怒极而笑,“就你?也配称金龟婿?”

她忽然将桌子上的那份财经报刊拿了起来,举到他的面前,“你看清楚了,报纸上的这个男人,盛虹集团,姓顾的,身价上亿,就连他都是我当年甩掉不要的男人,像你这种货色,给他提鞋都不配,竟然也敢自称金龟婿?我肯出来见你,你就该跪地谢恩了……”

此时此刻,整个酒店大堂,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一清二楚。

黎晏书这话一出,大堂最里面的一张桌子里,有一个身着高级西装的男人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向黎晏书,英俊逼人的脸上,一道浓眉轻轻地皱了起来。

金融男原以为黎晏书会有什么泼妇般的激烈反应,正在暗暗防备,听了她这番话,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谁?盛虹集团的顾承泽,他是被你甩掉的男人?”

“没错。”黎晏书冷冷地看着他,表情十分镇定,不动一丝声色。

“哈哈哈哈哈哈……”李先生大笑了起来。

这时,角落里的西装男站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

李先生神色一正,改大笑为冷笑:“黎小姐,连这种谎话你都敢说,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我也真是佩服你,这个顾承泽,全世界都知道他不近女色,是个gay啊……”

此时,西装男正好走到他们跟前,听了这话,表情就像被人打了一拳。

黎晏书依旧面不改色,淡淡一笑,随手抽了一张纸巾来擦脸,轻飘飘地说:“信不信由你,我没有义务向你证明他是不是gay……”

忽然,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

黎晏书转头,看到一个身材挺拔、清贵高华的男人。

金融业精英男李先生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不禁又惊又喜,脱口道:“顾承泽,哈哈哈哈,顾先生,你来的正好,她——”伸手指向黎晏书,“她说,你是——”

“她说的我都听到了!”顾承泽抬手阻止他,“我倒是想拜托先生你一件事……”

李先生一怔:“顾先生,您请说。”

顾承泽看着他,语气平静地说:“我是个正常男人,请先生以后不要再在公开场合传播这种关于我的谣言了。”

李先生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顾承泽说完,就不再看他,转头,将视线落在黎晏书的脸上。

黎晏书那张脸本就浓妆艳抹,看不出面目,这时被红酒一调和,纸巾一擦,更加惨不忍睹。顾承泽看了也不禁心惊胆颤,但依然保持着礼貌,问道:“这位小姐,请恕我眼拙,……我们认识吗?”

黎晏书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如此之差,一时没有说话,而是侧过身去,继续用手里的纸巾擦脸。

李先生认定她是心虚,一脸地幸灾乐祸,“顾先生,原来你不认识她呀,她可是自称是你的前女友,当年还甩过你……黎小姐,你怎么不说话啊,顾先生好像不认识你啊……”说完,故意抬头望天,“啊,天为什么这么黑啊,因为有一头牛在天上飞啊……哈哈哈……”

这番戏剧性的变化,早把酒店大堂变成一个剧场。

顾承泽一向淡定,也忍不住微微蹙眉,对于陷入这种境况甚感尴尬;李先生的这种表演性行为,也令他反感。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黎晏书忽然转过身来,换了一张含羞带怯的笑脸,扑倒了他的怀里,握拳在他的肩膀上爱娇地打了一下,娇滴滴地说:“阿泽,你真是好没良心哦,就算人家曾经伤了你的心,你也犯不着装作不认识人家嘛……”

顾承泽愣了一下,随即全身汗毛倒竖,一阵恶寒,连忙伸手推她:“小姐,请你站好了,好好说话。”

黎晏书缠着他的胳膊不放,嗲声嗲气地说:“阿泽,人家现在真的好后悔哦,当初实在不该拒绝你的求婚的……”

顾承泽如文天书:“求婚?”

黎晏书:“对啊,你不是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的餐厅向我求婚了嘛,我当初没有答应你,现在真是后悔莫及啊,如今的男人,一个不如一个,连癞蛤蟆都跑出来充当金龟婿了……”故意伸出兰花指,点向李先生。

李先生如坠云雾,一时摸不着头脑。

顾承泽掰开她的手指,用力一推,黎晏书跌坐在沙发里,他神色严肃地说:“这位小姐,看来你是认错人了,我们顾家一向很注重名誉,请你以后不要——”

黎晏书忽然冷笑一声,截断了他的话,“认错人?别开玩笑了,顾承泽!就算我当初抛弃过你,你也犯不着装作不认识我把,你左边的屁股上有一块红色胎记,不是吗?”

顾承泽微微一怔。

此时此刻,酒店的客人和服务生已经全都聚拢了过来,围成一圈,兴致勃勃地看戏,只差从口袋里掏赏钱了。

黎晏书抬起下巴,冷冷道:“想否认吗?你要不要现场脱下裤子,让大家看一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说错?有没有认错人?”说着环视一下周围的人。

顾承泽俊美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的人群,重新回到了黎晏书的身上,忽然笑了,一边笑,一边点了点头。

黎晏书立刻对金融男说道:“看到了吧,他点头承认了,你现在可以滚了。”

李先生始终半信半疑,但此刻再纠缠下去也没有意思,当下恨恨一跺脚,转身走了。周围的人在顾承泽冰冷凌厉的目光下,也都全散了。

静默半晌。

顾承泽忽然轻轻地鼓起掌来,赞道:“小姐真是好手段,好急智啊!

黎晏书也笑了:“谢谢顾先生的配合。”

顾承泽咬牙切齿:“是啊,我既然不能当众脱——戳穿你的谎言,只能配合你了。”

黎晏书笑笑,拿起包欲走。

顾承泽却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冷酷又严厉地警告她:“小姐,我刚刚说了,顾家一向很注重名誉,请你以后不要再信口雌黄——”

黎晏书打断他,冷笑道:“百家姓上,我最讨厌的一个字,就是顾字。所以,请你放二十四颗心,我绝不会玷污你们顾家的清白声誉。”说着挣脱了他的手往外走。

顾承泽看着她的背影,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他活了三十年,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头一回遇上,也算是刷新了他对女性的新认识。

酒店服务生看戏归看戏,总算还没有忘记本职工作,眼见黎晏书就要出门,连忙上前拦截她:“小姐,不好意思小姐,您……还没买单呐。”

黎晏书面不改色,“哦,是么?”回头指一下顾承泽,对服务生道,“我的前男友会结账的,去找他吧。”说完径直走了。

服务生只得拿着账单去找顾承泽。

顾承泽这才知道,那个女人的下限是可以不断刷新的。但是,刚刚在众目睽睽,他无法澄清,等于是默然了两人的关系,不得不“微笑着”付了这笔两千多的帐单。

一个莫名其妙的、完全陌生的女人,扯了一个十分荒谬、偏偏他又无法揭穿的谎言,最后还害得他莫名其妙地损失了两千块人民币。

他竟被一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耍得团团转。

这件事情真的是发生在他顾承泽身上的吗?他出门的时候带脑子了吗?他还能像以往那样冷静睿智地进行谈判吗?股民们还能对盛虹集团持有信心吗?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都像一个噩梦般困扰着顾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