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鸡蛋

作者:西西特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购物袋随意丢在宾馆的门口,衣物散落得到处都是,凌乱的白被一大半挂在床边,小半搭盖着一具蜷缩的身体。

一条长直的腿从被子里伸出来,在缭绕在虚空的烟雾里乱踢,被一只大手握住。

陈砜摩挲了几下掌中的脚踝,感受着纤细,光滑,以及易碎的蛊惑,他吸了一口略涩的烟,在口中闷了一会才缓慢吐出。

怀里人的睡姿如同婴儿,纯洁而脆弱,被子下面却有熟透了的香味往外冒,散在枕头上的发丝都是勾人的弧度,仿佛一个可以让人甘愿堕落疯狂的恶果。

皮破了,汁水四溢。

陈砜的手掌从梁白玉的脚踝往上移,一寸寸描摹他的美,直到停在他的脖子后面一处。

那里有个针眼。

陈砜会定期给梁白玉注射一管药剂。

配方是一堆人的心血,可很多“宠物“没等到它就死了,活下来的只有几个,梁白玉的状态是最好的,尽管如此,他依旧不懂别的。

譬如……

跟他说爱与期待,他给的是性。

跟他说生活的琐碎和美好,他给的是性。

跟他说明天的阳光昨天的小雨,他给的还是性。

只有性。

那是注入在基因病变人脑海里的核心,和讨要安全感的唯一来源,存活于世的意义。

陈砜是知足的,他靠在床头抽完一根烟,俯身去亲已经醒来,又想要了的爱人。

.

这年的秋天跟去年没什么两样。

发财老了不活泼了,身材走样胖成了猪,它在太阳底下一窝就是半天。

太阳跑走了,它眯着眼瞧瞧,没挪过去。

――万物都能拥有太阳,也都会有失去太阳的一天。

陈砜把院里的落叶扫到角落里,他给发财的缸子加了水就进厨房煮上饭,转头冲屋里喊,“白玉,来我这!”

屋里没声儿。

陈砜进去就看见梁白玉背对他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什么东西,他快步上前,发现那东西后愣了愣,赶紧阻止:“这不是吃的。”

怕自己的话过重,陈砜蹲下来,低声说:“这是日记本。”

是他年轻时写的散文诗。

文笔很一般,没什么深度,不确定有没有错别字,他都忘了放在哪了,不知道梁白玉是怎么翻出来的。

“本来就是给你的,属于你的。”陈砜弄掉梁白玉裤子上的蛛网,神态里有几分厚重爱情初见心上人的害羞,他咳了声,抬起眼道,“但这不是能吃的东西。”

“我不吃,我看。”梁白玉撇了撇嘴,“我没有想吃。”他摸摸肚子,认真地说,“不饿。”

末了又拍拍怀里的日记本,很小声的嘀咕,“我也不会把它撕坏的。”

“那是我说错了,“陈砜哄道,”我错了。”

梁白玉轻哼着瞅起日记本。

陈砜揉了一下他的头发,权当他是在玩本子。

.

那日记本只被梁白玉捧了不到半天,就被他丢远了,似乎真的就看个热闹。

陈砜听从专家给的建议,在梁白玉的状态好转到了一个程度就带他走进人间,接触人群,感受各式各样的个体,除了偶尔去街上,他们还会去退役了的副队家坐坐。

至于陈砜母亲那,倒是去过一两次。

他母亲和重组的家庭都不喜欢梁白玉,他们看梁白玉的眼神,会让他想起老家的那些人,后来他就不去了。

副队的公寓离他们不算远,陈砜骑自行车载梁白玉过去,三人坐一块吃了顿饭。

饭后副队跟陈砜说事,梁白玉在门前挖土,两只小鸭子凑过来找蚯蚓吃。

隔壁邻居家来了一波亲戚,吃吃喝喝闹哄哄的很吵,没过多久,那边突然传来惊慌的大叫。

有个等级挺高的alpha抑制剂过敏,暴走了,见谁就打,没人拦得住。

副队听到动静过去查看,他拖着被旧伤侵蚀的身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喊陈砜帮忙。

陈砜去的时候,那alpha正扯着一个年轻omega的头发往墙上撞,嘴里咒骂着什么,像是曾经遭受过什么刺激,发病了。

屋里的信息素极为凶残紊乱,疯狗一般无声的乱吼,谁也不敢轻易靠近。

陈砜取下左耳上的阻隔扣,迈步走了进去。

那alpha瞬间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狰狞的面部肌肉抖动着后退半步,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其他措施,就被一脚踹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半人高的柜子上面,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陈砜没打算把后事一并管了,他欲要离开,衣服被一股力道拉住。

涕泪横流的年轻omega抓着他不放,身上有一股子能吸引到历经沧桑的人的明亮与活力,信息素都是春天青草的味道。

陈砜皱眉:“松开。”

年轻人瑟瑟发抖,看样子还没缓过来,他的头上有血滴了下来,摸样十分凄惨可怜,死死抓着能让他安心的存在。

忽有一道目光盯过来,年轻人发觉一个容貌极其艳丽的beta站在门口,阴沉沉的看着他,红唇动了动,用口型说出两个字,“我的。”

年轻人脸色惨白浑身哆嗦,他犹如被毒蛇猛兽吓到,下意识松了手。

副队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他正要激动的告诉陈砜,话没出口就被他咽了下去。

因为他发现,梁白玉眼里的情绪又没了,消失得干干净净毫无残留,仿佛刚才带有攻击性的占有欲不是他展露出来的,他的情感系统显然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是出现了一点突破,距离稳定痊愈还不知道有多大的距离。

谁知道这样的情况下一次出现是几天后,几个月后,或者……几年后?

所以副队决定不说了,还是等陈砜自己发现比较好。

.

快到傍晚的时候,陈砜从副队书房里出来,走到坐在沙发上的梁白玉身边,他扫一眼茶几上的零食,把吃空的袋子扔进垃圾篓里。

“陈砜。”梁白玉咬着月牙软糖喊。

陈砜:“嗯?”

梁白玉手指指电视:“什么是爱情?”

陈砜一愣,他把手上的饼干碎渣擦掉:“我们。”

梁白玉呢喃:“我们?”

“对,我们。”陈砜低头弯腰,把他颊边的发丝拨到耳后。

梁白玉哼着歌掰陈砜的手指头玩,就跟那个问题不是他问的一样,毫无继续的意思,好奇心来得快去得也快,秒忘。

陈砜任由他玩了会,说:“回家了。”

“回……家……回家……”梁白玉被陈砜牵着往外走,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发财在家干什么,盆里还有没有吃的。

陈砜推着自行车出院门,长腿跨上去,拍拍后座:“上来。”

梁白玉在后面跑着跳上后座。

“回家!”

梁白玉张开手臂,风吹过指尖,他晃着腿灿烂大笑,“回家!回家!”

小镇的石子路长长窄窄,车轮碾过地上的树影,铃铛声吻着秋风。

明天多云。

后天是个好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