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前辈的家养恶龙

作者:温水煮书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2018年10月,天元结界内部出现4只未登记特级咒灵,高层伤亡惨重,仅有两名侥幸逃出。

逃亡途中,两名特别一级咒术师再一次遭遇袭击,无人生还。经检测,尸体上并未发现任何咒灵的咒力残秽。

当日,三名特级咒术师(五条悟、乙骨忧太、七海苏达)全部在外执行任务,未能及时赶到。

2018年12月,特级咒术师五条悟、乙骨忧太、七海苏达在涩谷站祓除4名未登记特级咒灵,并在盘星教协助下清除与咒灵联手的诅咒师众。

2019年01月,咒术界势力大洗牌,原东京咒术高专校长夜蛾正道被推举为临时领袖,在五条家的全力支持下,咒术界开始重用有能力的咒术师,大量非术师家庭出身的咒术师被提拔进领导层。

2022年12月,“诅咒回收系统”在夜蛾正道与4名特级咒术师(五条悟、九十九由基、乙骨忧太、七海苏达)的支持下覆盖日本全境。

同月,前特级咒术师、现盘星教教祖夏油杰献身“诅咒回收系统”,以无上限的咒灵操术支撑“诅咒回收系统”的运作,肉身成功融入系统,“诅咒回收系统”正式投入使用。

2025年03月,在特级咒术师九十九由基的主张下,《咒术的运用与控制》一课普及至普通学校,咒术课逐渐成为各大公立学校的必修学科。

2122年,日本咒术界正式宣布:咒灵已从日本本土彻底消失。

2125年,经多方协商,日本收起覆盖日本全境的结界,“诅咒回收系统”的回收工作开始面向整个地球,神滨成为地球的诅咒回收中心。

2375年,咒灵完全消失。

“诅咒回收系统”仍在运作当中。

……

【夜蛾/五条/夏油/硝子】

高层办公室里,夜蛾正道默默许久,才道:“是吗?半咒灵化成功了啊。”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站在他面前,各自沉默不语。

他们刚从神滨回来,现在整个咒术界都在热烈庆祝“诅咒回收系统”正式投入使用,只有这间小小的办公室,与外面的狂热景象仿佛是两个世界。

过了一会儿,夜蛾正道还是忍不住追问道:“那杰呢?”

五条悟淡淡道:“要听我亲口说吗?”

“……”夜蛾正道摇头:“不了。抱歉,悟,硝子,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

家入硝子点了根烟,语气平静道:“夏油很高兴,比外面那群家伙还要高兴,最后一刻是笑着走的。”

“是吗?是吗……那就好,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对了,硝子,把他的消息告诉他的父母吧。”

“知道了。”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反转治疗师道:“半咒灵化仪式前,他倒是说了很多话,其中有一句是说给您的。”

“……什么话?”

“让您少为咒术界操心,最好早点退休,不然脱发就要更严重了。”

夜蛾正道:“……”

夜蛾正道:“他还说了什么?”

家入硝子想了想,道:“他还说,如果我们要去给他上坟,就帮他带一碗芥麦面,清酒也行,反正不要甜食。”

夜蛾正道无语。

“他哪来的坟?”

五条悟淡淡道:“没坟,所以我和硝子决定征用附近的猴子石像给他当坟。”

夜蛾正道抽了抽嘴角:“……你们做个人吧。”

此后每年的平安夜,都有人风雨无阻地给神滨的某座猴子石像上供甜品。

什么?芥麦面?

芥麦面哪有甜品气人,还是上供甜品吧。

【希望之峰组】

狛枝凪斗最后还是没有死成。

大概是幸运属性点满了原因,他的幸运咒术和咒灵化的那一半一起被抽走,人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当他若无其事地走出“帐”,并对同伴们说“我居然活下来了,真是不幸啊”时,希望之峰的同伴们先是大受震撼,紧接着就一拥而上把他揍了一顿。

“混蛋!没死还敢那么煽情!”

“快!撕了他的狗屁遗书!那简直就是黑泥日记!精神污染!”

“祸害遗千年,真的是祸害遗千年啊……”

神座出流站在人群外,看着人群中毫无还手之力的狛枝凪斗,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七海千秋抱着兔美玩偶,调侃道:“日向君,刚才居然笑了一下呢。”

神座出流抿了抿唇,转身道:“走吧,娜娜米。”

“去哪儿?”

“回去撕他的遗书。”

【天内理子/灰原雄】

盘星教解散后,干部们纷纷转职咒术师,每天奔跑在祓除咒灵和修补结界的第一线,算是变相的继续追随他们的教祖大人。

天内理子继承了夏油杰在海上的私人岛屿,灰原雄则是接手了位于神滨的一家连锁超市,和妹妹一起做起生意来。

一年后,私人岛屿摇身一变,又变成了开放给旅客们的观光岛屿——“理子山庄”。

“理子山庄”背靠五条家,又有黑井美里和菅田真奈美照应,生意蒸蒸日上,“理子山庄”也逐渐成了夏季最热门的游玩地点之一。

正式开业那天,天内理子邀请朋友们来岛屿上一起庆祝,五条悟大手一挥,很给面子的带着自己所有的学生到场,还顺手捞来了几个前盘星教干部。

众人高高兴兴地闹了一天,等所有人醉得东倒西歪后,天内理子坐在沙滩边,吹着海风,对灰原雄说:“灰原,一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有一种从命运里解脱出来的感觉。”

灰原雄笑着对她说:“是啊,你确实已经解脱了。恭喜你,理子。”

绑着碎花发带的女孩歪了歪头,问灰原雄:“灰原,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灰原雄哈哈一笑,“喜欢啊。虽然现在妹妹年纪比我还大了,但是我们都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是吗?我也是,只要和家人在一起,无论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很喜欢。”

灰原雄轻轻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幸福啊,理子。”

天内理子点头:“嗯!那是当然的。我们要是不幸福,那几个拼着命把我们捞出来的家伙可要哭死了!”

山庄最高处的天台上,五条悟和七海建人静静地看着沙滩上小到快要看不清的两道身影,轻轻碰了碰杯。

一杯清酒,一杯果汁。

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神滨三人组】

“姐姐,姐姐!”

三日月庄里,环忧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把抱住环彩羽的脖子。

“我上学去啦!”

这个女孩子,正是世界上第一个接受半咒灵化改造的女孩,而如今的她,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等等,忧,你的便当!”

于是环忧又跑回来,接过姐姐亲手制作的爱心便当。

她说:“谢谢姐姐!那我走啦!”

粉头发的少女没能跑出几步,环彩羽又道:“忧!你知道上学的路怎么走吗?”

环忧开朗道:“我不知道呀!”

环彩羽顿时担忧道:“那——”

环忧嘻嘻一笑,“但是灯花和音梦会来接我的!”

七海八千代抱着手臂说:“三日月庄外面停了辆加长版豪车,那应该就是灯花的。”

环彩羽:“……”

好吧,有土豪朋友亲自护送妹妹上学,她真的不能再说什么了。环彩羽只好挥挥手,紧张又期待地送妹妹出门上学。

“八千代……我是不是太操心忧了?我这样的姐姐会不会很烦人?”

“毕竟她痊愈没多久,你操心她是正常的。”蓝发女性拍拍环彩羽的肩膀,“放心吧。忧有世界上最可靠的两个朋友,所以没关系的。”

“……嗯。”

那两个小天才,可是为了忧创造了一个“诅咒回收系统”,她们无疑就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靠谱的朋友。

“对了!我们今天是要跟莎奈酱一起看电影的,差点忘了!快点快点,八千代——”

蓝发女性噗嗤一笑。

“我早就准备好了。”

【菜菜子/美美子】

校长室里,夜蛾正道一脸凝重地问:“你们确定?”

菜菜子和美美子认真地点点头。

“我们要留在东京咒术高专做老师。”

不知为何,这个对她们一向格外严厉的咒术界新领袖兼东京校校长居然叹了一口气。

“……也好。”

双胞胎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夜蛾正道严厉道:“不许在上课时间玩自拍!”

菜菜子大声道:“是!”

“不许勒学生的脖子!”

美美子大声道:“是!”

“那么……”夜蛾正道欣慰道:“恭喜你们,菜菜子,美美子,一年的实习期间好好表现,只要不出岔子,一年后你们就能正式上岗了。”

菜菜子撇了撇嘴,撒娇道:“连五条老师都能通过的考核还有必要做吗……校长,都是自己人,咱们直接发教师资格证嘛!”

于是,两名新上任的实习教师就被夜蛾校长的咒骸无情轰出了校长办公室。

【禅院姐妹/高专众人】

禅院真希一开门,就被门外的阵仗吓了一大跳。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苏达理所当然道:“帮你搬家啊!不是说好了今天都过来帮忙吗?”

禅院真希道:“我是让你们几个过来帮忙,没说让你们全过来!”

苏达、乙骨忧太、狗卷棘、熊猫、虎杖悠仁、伏黑惠、钉崎野蔷薇、枷场双子、吉野顺平……不仅是五条悟那两届的学生都来齐了,连津美纪和夕子小姐他们也全部到场。

苏达道:“因为真希以后就要跟真依还有妈妈一起住了嘛,快点快点,在阿姨和真依到东京前,我们先把住所收拾好!”

禅院真希无奈地让出一条路,小伙伴们立刻涌进她小小的宿舍,也不知道是来搬家的还是来拆家的。

津美纪撸起袖子道:“我来帮你收拾衣服吧。”

“啊……那个,谢谢啊。”

“不客气,大家都是亲戚,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一旁的伏黑惠抱起装东西的纸箱,神色自如,好像也不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嘛,虽然伏黑惠和伏黑津美纪其实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他们姐弟俩都觉得他们是亲姐弟,那……应该是件好事吧?

众人在苏达的指挥下收拾好东西,说说笑笑地去找在外面待机的两名辅助监督,禅院真希看着他们的背影,又无奈又感动。

她打开手机,看见亲妹妹发过来的一堆消息。

【真依】:烦死了,不就是搬去东京住吗?

【真依】:这帮人非要给我塞礼物,现在礼物比我的行李还多!

【真依】:母亲还非让我全部带上,烦死了!这么热的天,我要背这么重的行李!

附上一张比行李还多的“土特产”。

禅院真希真心觉得妹妹很惨,但又不知道该安慰什么,于是敲敲打打几分钟后,发了一句——

【叫我真希】:多喝热水。

对,夏天就是要多喝热水。

她抬起头,问自己的同伴们:“晚上请你们吃饭就可以了吧?”

“好——耶!!!”

【苏达/悠仁/顺平】

苏达、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三人组坐在满开剧团的观众席上,满脸期待地等着话剧开场。

“小兰姐——呃不,小兰,这边!”

穿着帝丹高中校服的一男一女坐到他们前面,长发女生拧了一把男朋友的手臂,压低声音道:“你刚才是不是想叫我小兰姐姐?”

“……习惯了啊。”

“……”

“喂,你不会生气了吧?我也是有苦衷的好吧,而且我在你家呆了那么久,你也没认出我来,这明明是兰——啊啊!疼!”

“你太大声了,新一!”

“那你别打我啊……”

年轻的情侣沉浸于打情骂俏,并没有注意到坐在后排的苏达。

……当然,主要是因为苏达染了奇怪的头发。

吉野顺平叹气。

他低声对两个小伙伴说:“我们好像选错位置了啊。”

虎杖悠仁道:“嘛,今天毕竟是情人节,选哪个座位都差不多吧。不过说来也真是奇怪,我们学校一个脱单的都没有……”

苏达惊讶道:“诶?你忘了我吗?悠仁?我有男朋友的啊!”

虎杖悠仁:“……”

两个少年大眼瞪小眼半晌,彼此都有点懵,吉野顺平吐槽道:“对啊,苏达,好好的情人节,你为什么要跟我们一起出来看话剧?”

苏达愣愣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不,等等,我们是来做任务的啊!满开剧团闹鬼,动不动就有奇怪的房间把成员关在里面不放出来,我们是来解决事件的啊!”

虎杖悠仁&吉野顺平:“……”

原来如此。

哈哈哈!他们就说嘛!单身人士的他们怎么可能出来过情人节呢!

还是早点解决完剧团里的咒灵,放苏达回家过节吧。

【乙骨忧太/祈本里香】

废弃的工厂中,最后一个特级咒灵被顺利祓除,乙骨忧太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慢慢走了出来。

诅咒回收系统正式运作后,日本不再有新的咒灵诞生,能让特级咒术师出动的任务也越来越少,乙骨忧太最近正认真考虑去普通学校做咒术课老师的事情——当然,由于特级咒术师的特殊性,上级十有八九是不会同意的。

“忧太。”祈本里香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未婚夫,吐字清晰道:“一会儿去吃汤豆腐吗?”

乙骨忧太笑着应道:“好啊。”

京都本地的两名咒术师看见他们走出来,连忙问道:“乙骨先生,里面的咒灵——”

祈本里香清脆道:“已经祓除掉啦。”

“好的,好的,不愧是特级咒术师和诅咒女王。”

乙骨忧太礼貌道:“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坐辅助监督的车回去吧。”

他们走出一段路,就听身后的咒术师们窃窃私语道:“那个女孩儿就是传说中的诅咒女王啊……是个超级大咒灵吧?”

“是,听说他们之间还有婚约,交换过对戒呢。”

“……咒灵和人类?太可怕了吧。”

乙骨忧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那两个咒术师,两名咒术师没想到会被他听见,连忙闭上嘴巴,额头上全是冷汗。

只听乙骨忧太悠然道:

“真失礼啊,我们可是纯爱。”

【五条悟(成神)】

“啊啊……战争结束了啊,真无聊,无聊死了。”

异世界。

人族和魔族刚刚打完一场长达十年的战争,一切百废待兴,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既没有异世界特产的美食,也没有强大的魔族和人类能供五条悟殴打,五条悟表示自己无聊得快要去世了。

七海建人冷漠道:“那就请您回到原来的世界去吧。作为另一个世界的神明,在其他世界浑水摸鱼太久可不好。”

五条悟赖在桌子上,现场表演了一个猫猫翻身。

“你在向我说教吗,七海。”

一米九二的大男人做这个动作简直是场灾难,桌子上的墨水撒了一地,好不容易从战火中抢救出来的书籍也被压出严重的褶皱,处于破碎的边缘,这让工作人员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七海建人:“……”

高了,血压高了。

长高了不少,却还保留着少年气质的苏达帮腔道:“对啊,老师,你快回去吧,不要妨碍前辈他们修复书籍,我们这都是收了钱的。”

被学生和学弟嫌弃的五条悟装模作样的哭了两声,见无人同情,就拍拍屁股打开传送门,十分干脆地回了自己的世界。

七海建人无奈地摇摇头,对工作人员们说:“继续修复吧。”

反正过一段时间后,某个白发最强还是会过来串门的。

咒术界大改革两百年后,当年大名鼎鼎的御三家如今就只剩下了五条家。

五条家有一个只有核心成员才能知道的秘密。

五条家的上一任六眼——也就是两百年前的家主五条悟,至今仍活在这个世界上。

别不信,每回有五条家的家主出昏招想要从平民咒术师那里夺权,找回五条家当年的荣耀,两百年前的家主就会从天而降,把现任家主毒打一顿,再在家里吃一顿甜品扬长而去。

大家都说,两百年前的六眼五条悟,其实已经成神了。

【夏油杰/挚友组】

五条悟在神滨的某家老店买了袋甜品,晃晃悠悠地走进了诅咒回收系统所在的“帐”里。

“帐”里有一辆双层豪华房车,是前几年咒术界的人特意开进来的。

“杰——我来看你啦!”

房车里,一个扎着低马尾,留着奇怪刘海的男人一边吹空调一边玩手机,他听见动静,抬头招呼道:“悟。”

他是“诅咒回收系统”中诞生的“灵”(自以为),拥有自己的意识也不过短短三年,没有名字,没有过去,但有来自全世界的咒灵小弟,除此之外,就是脑子里的一些无法拼凑的零碎记忆,还有一个刻入灵魂的信念。

——要保护弱者。

直到这个白头发的神明发现了他的存在,并称呼他为“杰”,他的存在才开始被外界知晓。

天知道咒术界高层在得知“诅咒回收系统”有了自己的意识之后,究竟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他们生怕“诅咒回收系统”撂挑子不干,主动上供了一大堆生活必需品,包括房车、电视、手机、电脑等等,生怕里面的“灵”自己跑出来观光“外面的世界”。

然而事实上,咒术界高层完全是多虑了。

“杰,你真的不跟我出去玩几天吗?”

“不了。”灵一口拒绝道:“我离开这里的话,回收过来的诅咒会很难处理吧。”

“那就先放在这里咯,就算诅咒变成咒灵,你也能轻易吃掉它们吧。”

“不行,悟。我是诅咒回收系统的灵,回收诅咒和保护人类就是我的使命,我不能玩忽职守。”

五条悟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嘛,你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返璞归真了。”

“什么?”

“没什么。”

自称“悟”的神明给他递了一份喜久福,“给。”

留着奇怪刘海的“灵”不大情愿地接受了这份伴手礼。

“没有别的口味吗?你带来的食物都太甜了。”

“没有哦,世界上所有的食物都是这个味道,甜的辣的苦的咸的都一样。”

“……你当我傻?”

“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不好糊弄啊,虽然刚刚出现意识时是一片白纸的婴儿状态,但是这几年却在迅速成长,或许过不了几年就会恢复记忆了。

“杰,要陪我打游戏吗?我的学弟都不理我,好无聊啊,明明我就是他最后的‘娘家人’了,他却一点都不珍惜我,只想跟他的小男朋友卿卿我我……”

对方无奈道:“你就没有别的朋友可以骚扰了吗?”

五条悟理所当然道:“没有啊。我这辈子就只有杰一个朋友。”

“……好吧。今天你想打什么?”

五条悟超大声道:“极——限——乐——园!”

【苏达/七海建人】

“靠谱的珠宝店?”

尔科亚的巢穴里,来了一位金发蓝衬衫的特殊客人。

七海建人点头:“嗯,我想订做一对戒指。”

尔科亚想了想。

“嗯~Dragon的宝石通常都是抢来的,所以我还真不清楚。不过,苏达有一个吸血鬼朋友,她这几年一直在做珠宝生意,要去她那里问一问吗?她应该有很多漂亮的宝石。”

七海建人思考半晌,还是道:“我知道那家店,但这样太明目张胆了。”

吸血鬼的珠宝店只有到了晚上才会营业,而专门在晚上前往珠宝店的尽是些奇奇怪怪的客人,碰巧,苏达跟奇奇怪怪的人很投缘,很早就打成了一片,如果去那家珠宝店定做戒指,有很大可能会被苏达知道。

尔科亚提议道:“那就白天去艾拉家里下订单,让她帮你保密怎么样?”

虽然痛失爱人的吸血鬼艾拉如今是“爱情都是狗屎”主义,但这样的忙她肯定还是愿意帮的。

“吸血鬼讨厌白天吧?这样会不会打扰到那位小姐?”

“呜呼呼,不会的。我们不像人类那样需要睡眠,相信我,白天她只是宅在地下室打牌而已,你不会打扰到她休息。”

几天后。

尔科亚的巢穴里又出现了新的客人。

黑发红眸,外表正处于男人和少年之间的苏达一脸凝重地坐在尔科亚对面,正色道:“尔科亚大人,我现在遭遇了龙生中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嗯?”

年长的Dragon被他的严肃感染,忍不住睁开了异色的双眸。

“怎么了,苏达?”

苏达沉痛道:“我家前辈他,连着好几天都在凌晨起床,然后偷偷摸摸地去艾拉家里呆了二十分钟,连着好几天!”

尔科亚:“……”

尔科亚感兴趣道:“那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苏达:“我不知道,反正不是出轨QAQ”

尔科亚:“……”

尔科亚好笑道:“不是出轨,那你还担心什么?”

苏达沮丧道:“您不懂。这是我们回到这里后前辈第一次瞒着我做事。”

年长的Dragon问他:“那你为什么不偷偷听一听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呢?”

“……但是,前辈他不打算告诉我,我不能去侵犯他的隐私。”

嗯,在隔壁世界呆了几十年,倒是变成一个很有礼貌的Dragon了。

大人温柔地叹息道:“那你就再等几天吧,苏达酱。说不定过几天他就告诉你了哦。”

苏达无精打采地点点头,有点黯然地回家去了。看着小朋友幸福而不自知的背影,尔科亚轻轻眯起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傻孩子,他是要跟你求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