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偷盗指南

作者:柒零叁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时光匆然,一年翩然而逝,又是一年六月。

这是个普通的夏日,却在不平凡的创造着奇迹。

黑板角上的高考倒计时终究变成了“1”,时间没有等待任何人,却即将给所有人答案。

正午,学校的广播告别着即将结束的征程。

“明日,你们将踏上最重要的人生转折点。请相信,没有任何一滴努力的汗水是白留的……”

教室里洛溪衍轻道:“紧张吗?”

“紧张,”覃清野捻捻手,都快紧张死了。”

这样的回答着实令洛溪衍意外。

正当洛溪衍想说些什么宽慰他的时候,覃清野又继续说:“我怕我这次再考不过你,以后上了大学,可就真没这样的机会了。”

闻言,洛溪衍轻笑着把手伸了过去:“你现在只差一点幸运,我把幸运分你一半,这样就公平了。”

覃清野会心一笑,搭上洛溪衍掌心的纹路。

·

往年的高考总是一晴一雨,大多的先晴后雨,但今年却不同,第一科还没考就下起了小雨。

洛溪衍边为覃清野撑着伞,边复习着最后的知识点。

时间转眼将近,洛溪衍看了眼表,扫了眼大门口的金属探测门,解开衣扣。只是他手上撑着伞,行动多有不便。

就在这时,覃清野把手里的册子顺著书包拉链塞了进去,问洛溪衍道:“差不多了吗?”

“嗯。”

他帮洛溪衍取下书包,连同自己的一起交给了洛母:“司阿姨,还有半分钟就要打铃了,我们这就进去了。”

说完,他快速把伞收起放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按下洛溪衍的手,扯开自己搭在手臂上的衣服:“快走。”

在覃清野的带动下,两人一起跑进了入口处搭好的遮雨棚里。

第一道门通过后,两人快速穿行至中楼。

刚停下,覃清野就扫了扫洛溪衍额前的碎雨滴:“让你长这么高,挨浇了吧?”

洛溪衍淡笑,毫无征兆抱住覃清野:“我的阿野,加油啊。”

覃清野应声点头,用下巴摩挲上他泛湿的肩窝:“嗯,一起加油。”

短暂的拥抱过后,是东西两向的告别。

覃清野沿着楼梯向上,不用回头也安心十分。

刚把书包安置好,准备进考场,覃清野意外瞥见了在隔壁教室和老师解释的刘远。

他走过去。

“这就是张照片,真不是小抄。这俩我们学校的考神,能保佑我考上理想大学!”

覃清野从后面靠过去,发现他们讨论的中心竟然是他和洛溪衍的合照。

他苦笑一声,从刘远手里抽走那张照片。

见照片被抽走,刘远险些当场急眼。一回头,居然看见了覃清野:“覃哥?”

覃清野把他拉开,让后面的同学先排队,扬声对老师说:“老师,我们是同学,我和他说说。”

只见覃清野靠向走廊一边,用搁置书包的临时桌椅把照片反扣着压在桌角,起身用手搭了一下刘远的手背:“我的手洛溪衍也摸过,里外里等于你摸了两个考神的手,不比照片神?”

说完,他推了一把刘远,让他赶紧去排队:“呆子,好好考。”

解决了小问题,覃清野踏进考场,从容坐下。

这次一定能考过你。

答题铃过,覃清野提起笔。

润物的细声被阻隔窗外,只余下细腻的笔尖声嚓嚓作响。

次日最后一门结束前,媒体远远的挤在家长们前面,都想抢到洛溪衍和覃清野的一手采访。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已经出来了一大批人,却迟迟不见两人的身影。

此时的覃清野还慢吞吞的等在教室里,等走廊里的人都差不多了,才把昨天压在桌角的那张合照小心取出。

擦了擦完好无损的照片,覃清野把它收进口袋,才往外走。

洛溪衍在中楼的位置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覃清野,于是顺着人流向大门外走去。

他才出校门,就被眼力好的媒体围了起来:“今年的考试卷子难吗?考的怎么样?有信心成为省一吗?”

洛溪衍没有心情回答,直接拒绝了镜头:“抱歉,我在等我男朋友。”

就在这时,覃清野隔着人群向他招了招手:“洛哥哥!这里!”

洛溪衍避开话筒,向声音的方向走去。

覃清野自然的牵起洛溪衍:“怎么样?能省一吗?”

洛溪衍回握住他的手心,侧视过去:“这句话,该我问你,这次能动摇我的位置吗?”

“能,这次必须能。”

停了一下,覃清野突发奇想:“今天我们回学校住吧,也算我们第一次同居的地方,最后一次了。”

“好。”

雨过天晴,天空明朗。

艳阳从枝叶间落下,照耀着昨天残留的雨露。

少年人的笑意散在人群里,唯有紧扣的双手永远散不开。

·

第二天5点,覃清野还没睡醒,就因为太吵被迫起床。

搬宿舍的声音起此彼伏,他们大多是找人来收拾,所以动静格外大。

洛溪衍不想任何人碰覃清野的东西,一定要自己动手收拾。听见覃清野起了床,也下床准备洗漱收拾。

覃清野不是自然醒,精神困乏,就被洛溪衍安置在床角坐着。

洛溪衍有条不紊的收拾着,在最顶上的柜子上摸到了一本书。

他手上带着水,手一滑,险些把书甩出去。

小心的收回掌心,洛溪衍居然看见了那本熟悉的书。

他抽了两张纸,擦擦手上的水,翻开了这本《》。

折起的书角早已定形,洛溪衍沿着覃清野那些痕迹看下去。

翻到某页时,他瞟过还浑然不觉的覃清野,轻声念道:“如果不是真的非此Alpha不可,我极度不建议用完全标记这种诱惑勾引Alpha,因为……”

覃清野越听越不对,拖鞋都没穿就跑过去,一把拉过洛溪衍手里的书。

他恼羞成怒:“什么不健康的陈芝麻烂谷子你都拿出来看,你你你……”

“我怎么了?”洛溪衍将视线移到那本书上,“这好像是你的书。”

覃清野哑口无言,把书又往身后掖了掖。

洛溪衍靠过几步,在覃清野耳畔低道:“如果那时候我不中招,你会不会用到这一步?”

覃清野耳后的红色瞬间炸开,一把推开洛溪衍,往宿舍外走去。

“做什么?”

“买早餐!”

洛溪衍甜蜜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打扫。

·

午饭一过,人群就开始向操场聚集。

考后的第一天,正好是毕业集体合照的好日子。

每个人大概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穿校服,因此穿的格外齐整。

大家第站好了位置,摄影师却迟迟未到。

班主任拍了拍刘远:“班长,去说两句,讲两个笑话也行。”

刘远尴尬笑笑:“我为啥做班长,您还不知道?别拿我招笑了,让洛神说吧,这种时候就用该派最优秀的去。”

闻言,班主任把目光落在了洛溪衍身上。

洛溪衍回看了一眼覃清野,走出队形,接过话筒。

他的音色沉稳:“高考结束了,出成绩的这几天,大家大概都不想谈学习。所以,我想说一点别的。关于感情,关于青春。”

说到这,人群中开始有起哄声。

有老师想起身上前,却被身边的老师拦下:“孩子们长大了。”

老师恍然大悟,安然坐下。

“去年,我曾在校庆的舞台上拥抱过一个人。而那时的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说出一句话。”

“今天,我们将离开这里。大多数人会变成过去,从你生命里慢慢淡出。而有那么一个人,会变成你青春的代名词。多少年之后,你或许会后悔自己当时的患得患失,而痛失所爱。”

“我不愿遗憾。”洛溪衍抬眼,对上覃清野,“所以,覃清野,我喜欢你。”

人群突然安静的反常。

几十秒后,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高呼。

“安悦,我喜欢你!”

从那一声开始,周围的表白此起彼伏,宣泄着青春独一无二的真挚。

“我喜欢你,章章!”

“林纱,我……喜欢你。”

在那无数“我喜欢你”的背景音里,洛溪衍走回覃清野身边。

“人生总有无数种可能,但很幸运,我们绕了一圈,还是遇见了。”

覃清野的眼角早已蓄满泪花,他抬手正了正洛溪衍胸口那枚特殊纽扣做的胸针:“是啊,喜欢你,我很幸运。”

洛溪衍笑着牵起覃清野的手:“做好长长久久纠缠下去的准备了吗?”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洛溪衍加深手掌的力气,“早就不可以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可以了?

许是从相爱瞬间的心跳开始,许是从甘愿付出的行动开始,许是从一次次啼笑皆的笑话开始,又许是从从重逢的那句“你理理我”开始,再许是六岁那年两人的双手交叠开始。

听着周围的声响,姗姗来迟的黄主任一脸震惊:“都干什么呢?”

簇拥中,有人带头喊了其起来:“黄主任,我们喜欢你!”

“嘿,”黄主任抬起的手又放下,“一群小兔崽子。”

摄影师匆匆而来,带着迟来的歉意架起相机。

无数人在照片里悄悄拉起手,完成着青春最后的仪式感。

覃清野注视身侧的人。

那是天上月,是人间霜。终是化成他生命的一抹光,他心口的一泓水。

洛溪衍回视过来,在覃清野眼底间的星辰里灿然一笑。

“咔嚓——”

一切定格。

这世上,最幸运不过。

从年少,到白头。

一生到尾,还是他。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