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c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c!记住了吗?

楚攸宁一向不习惯有人杵在一旁等着伺候她,所以新房里只有她一人。

沈无咎挺喜欢这样的,若是换别个讲究的公主,只怕得几个嬷嬷数个婢女从床前排到房门口候着,他还是喜欢单独和媳妇在一块。

见楚攸宁都没发现他进来,沈无咎缓步上前,凑近一看,脸色一黑。

团扇后面藏着一小折子秘戏图,上面画着一对男女在行事,他媳妇看得津津有味。

眼前突然笼罩了层阴影,楚攸宁抬头见沈无咎来了,眨眨眼,瞄了眼门口方向,悄声说,“嬷嬷偷偷塞给我的,你要看吗?这可比你偷看的小黄书清晰仔细多了。”

沈无咎:……

他藏小黄书的事在她这里是洗不清了。

“我不用看,你也不用。”他拿走秘戏图和团扇,有他在还看什么秘戏图。

“也对,咱们都会得差不多了。”楚攸宁点头,“我就是看它画得还不错来着。”

沈无咎黑了脸,“你今后若想要看好看的画用不着看这些。”若是想看逼真的,可以看他。

他拿起桌上以红线连柄的两杯合卺酒,递给她一杯,“这是合卺酒,新郎新娘交杯共饮一卺,寓意夫妻二人从此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楚攸宁自从第一次喝醉酒半夜跑出去打劫后,就再没沾过酒了,不光是沈无咎不让她喝,身边的人也不让。

她就是这性子,越不让喝就越想喝,明明之前还觉得酒并不好喝来着,现在又想尝尝那味了。

楚攸宁立即接过来,小小一杯,都不够一口的,她昂头就往嘴里倒。

喝完,她懵了。

“这是酒?甜的。”楚攸宁睁着圆溜溜的眼眸瞪沈无咎。

“兑了水的果酒。”沈无咎也放弃了交杯的打算,在她的视线落下来世,赶紧昂头喝完自己这杯,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来一并放回桌上,又拿起桌上的剪刀和锦盒过来,“我可不能让你醉酒坏了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他撩开衣摆,坐在她身边,“接下来是结发,将各自的一缕青丝剪下,系在一块,寓意结发同心,永不分离。”

“我头发多,你剪吧,剪里面的。”楚攸宁把头上的发饰薅下来,用手随便梳了梳,脑袋歪过去任他剪,豪气得不行。

瞧她这豪气的模样,沈无咎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先剪下自己的,再按照她说的,在头发里层剪了一缕发丝,打结放进锦盒里仔细收好。

楚攸宁看沈无咎放好结发锦盒和剪刀又走过来,她盯着这张在红烛映照下越发帅气的脸,忽然觉得嘴又有点干了。

“沈无咎,刚你喝的那杯总不是兑了水吧?让我尝尝。”她将沈无咎拉过来扑倒在床,捧着他的脸就亲上去。

沈无咎万没料到他的洞房花烛夜就这么开始了。

为了尝他嘴里的酒味,她急切地闯入,搜刮酒的余香,没一会儿好像没得到想要的,想要退出。

沈无咎翻身反客为主,俯身望着她迷蒙水亮的眼神,微微喘息的模样,轻轻捏着她的小下巴,再次亲了上去。

好不容易把媳妇养得可以入嘴了,虽然很想马上拆吃入腹,但是他知道这事不能急。

手解衣裳,拢着盈满掌心还有余的香软大包子,轻拢慢捻,足足把媳妇伺候得舒舒服服,揉得她受不住才开吃。

“可还好?”沈无咎慢慢推进后,等她适应,眼眸深得灼人。

楚攸宁看他忍得比她还难受的样子,不适应地微微动了动,“唔,可以再进一点点……可,可以了。”

沈无咎往下看了眼,见媳妇好像也没什么不适,贴在她耳边低声问,“可是疼?”

楚攸宁无辜眨眼,“不疼啊,就是,就是有点撑。”

“嗯?这就撑了?”

沈无咎腰身猛地沉下,同时低头封住她惊呼的嘴。

一向都是由自己掌控的身体突然多了一部分,楚攸宁不适地动了动,就听见身上的男人沙哑抽气,她瞬间不敢动了。

她本身就挺耐疼的,所以并没感觉到有多疼,只是看再多小黄书也比不上真刀真枪上,业务不熟,再加上力气大,她怕万一搞断了就乐大了。

沈无咎见她明显分神,也不再跟她慢慢磨,开始由慢到快,由浅到深,最后成了最原始的冲撞。

渐渐的,楚攸宁得趣了,杏眸迷离,面儿潮红,小嘴张圆,像条缺水的鱼儿。

沈无咎很少见她有这么乖,这么软的时候,俯身就吻上她的嘴,不叫她这只鱼儿渴死。

红帐摇曳,直至红烛快要燃尽,屋里娇娇软软的哼唧声才停歇。

……

翌日,沈无咎满面春风练完剑回来,看到媳妇还躺着没起,甚至裹着被子在床上扭来扭去。

他上前连被把人挖起来,“醒了为何不起?可是哪儿不适?”

楚攸宁眨眨眼,从被子里伸出白嫩纤细的胳膊搂住他脖子,“沈无咎,张嬷嬷说我得给你点面子,就算身子不累,也得装着起不来。”

沈无咎神情一僵,噗嗤一声低低笑开,抱着怀里的宝倒进床里。

“那真是要多谢你给我留面子了。”

“嗨吖!痒,你别弄……”

*

两人圆房后,景徽帝开始盼外孙了,哪知道第二日两人就已经悄悄离京。

景徽帝得到消息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还有楚攸宁的一封信,信上写的是当日他御驾亲征时留给沈无垢以防万一的继位诏书。

敢情当初沈五说那诏书被公主拿走了是在这儿等他呢!

景徽帝知道他打的主意是行不通了,未来这个天下只能交给小四。

他觉得想要把小四培养成储君任重道远,于是叫刘正去把小四接回宫。

然而,刘正带回来的消息是,公主带着四皇子一块走了,美其名为小孩子就该有个快乐的童年,趁现在还能玩的时候使劲玩,顺便踏遍这个未来属于他的江山。

“胡闹!小四还那么小,她怎么敢带小四出去风餐露宿!” 景徽帝想骂都不知道骂谁。

刘正赶忙说,“陛下,公主把张嬷嬷也带上了,还有两个婢女,想来不会有事,公主此番是游山玩水,无需赶路。”

“这么说连你也赞同攸宁带着小四出去玩了。”景徽帝狠瞪他。

“奴才不敢。”刘正笑眯眯的,“照奴才说,四殿下如今也才三岁,等他和公主游玩一两年归来,到时正好昭告天下立四殿下为太子,此时宣布的话,公主又不在,殿下又还小,恐怕防不胜防。”

景徽帝想说有他在还怕护不住?但是想想还是闭嘴了,他忙于朝政不可能时时刻刻顾得上小四。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朕就不追究她瞒着朕拐走小四了。真是的,自己走也就算了,还带上小四。进宫跟朕当面告别,朕还拦着不让她走不成?”

他倒是想拦,可惜拦也拦不住,亏得还总有人说担心沈家权力太大,担心公主会造反,真该让他们听听他闺女把皇帝那位子嫌成什么样了。

就在这时,殿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太监,慌里慌张,还显些被门槛绊倒。

“陛下,太后驾崩了!”

景徽帝惊得手上的御笔掉了都不知道,半响,他长叹一声,起身摆驾永寿宫。

他不愿去想攸宁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在太后驾崩之前离京,免得要进宫守灵。

……

太后驾崩的时候,楚攸宁和沈无咎已经在游山玩水的路上了。

因为轻车从简,一行人两辆马车,她和沈无咎小四一辆,张嬷嬷和两个婢女一辆,随行的只有张嬷嬷还有风儿和金儿两个婢女,护卫是程佑加两个充做车夫的家兵,这要是程安在,都用不着家兵了。

陈子善如今有妻儿要照顾不方便跟她到处玩,裴延初成了都尉有官职在身,再加上媳妇怀孕了也脱不开身,姜尘虽然得封县男,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陛下让他配得上四公主才给封的爵位,所以姜尘也打算考一考功名证明自己。

剩下的就是归哥儿了,沈二要去镇守海关,再也受不了分离的二夫人自然也把儿子打包跟上。

曾经的小团队每个人都有了落处,她这个队长也可以放心到处浪了。

楚攸宁早就对大海垂涎许久,于是他们先去海边吹着带咸味的海风,欣赏一望无际的海,蓝天白云,海天一色,跟末世受了污染的海完全不是一个样。

她玩得乐不思蜀,还跟着渔民赶了把海,吃着美味的海鲜。

在海边待了半个月,楚攸宁才腻了继续往下一个未知的目的地走。

就这样悠然自在,走到哪算哪,偶尔收拾收拾贪官,一路吃吃喝喝,逗奶呼呼的小四,日子不要太美。

三岁半的小四已经能说会道,常常语出惊人,逗得人捧腹大笑。

走了大半年左右,沈无咎突然提议绕路去一趟新兴城,也就是昔日的越国国都。

如今的新兴城,毕竟是曾经一大强国的国都,经过宁国的统治,俨然已经成了宁国的第二大城池。

这里变化很大,天下一统后,百姓们再也不用上交那么高的税,原来的越国百姓如今每次交完税还能剩许多粮食可以过个好年,也不用再缩衣节食过日子。

他们恨自己目光短浅,以为越国强大就是最好的,如今这日子梦都梦不来,新帝仁慈,也不会像当初越国那般对被俘百姓区别对待,整个天下百姓都一视同仁。

原来的其余三国百姓如今也可以随意种植红薯土豆玉米这些高产粮食,不过短短两年,整个天下已经开始呈安居乐业之势。

当了快十几年昏君的景徽帝赢得了整个天下的民心,成了勤政爱民的明君。

原来的越国皇宫被封锁起来,列为禁地,就怕有人使用了被里面的富丽堂皇迷了眼,想不开犯上作乱。

安顿下来后,沈无咎牵着楚攸宁的手绕过皇宫,来到昔日的地宫。

“主子,公主。”程安过来行礼。

楚攸宁知道当初沈无咎留下程安处理地宫的事,她以为是沈无咎不放心地宫还有威胁物,才让程安盯着的。

许久不见,按照平时她都会欢快打招呼,可看着眼前重建起来的地宫,她乐不出来。

“沈无咎,这地宫该不会还存在威胁吧?”

楚攸宁看着当初已经毁成一片废墟的地宫又重新修建了,她一脸正色。

沈无咎神秘一笑,“待会你就知道了。跟我来。”

他牵着她的手往地宫里走。

地宫原本的一正三偏殿如今只剩下一个正室,中间放着一座石棺。

楚攸宁记得当日是没有这石棺的存在的,她不解地看向沈无咎。

沈无咎带她来到石棺前,“也许听来荒唐,当初听你说极有可能是那福王弄出的东西才导致你那个世界变成末世。我们不妨试一下,倘若真跟我们猜测的一样,在那个世界,总有一日这个地方会重见天日。”

至于为何是墓,他想作古的福王能被发现,也只能是发现他的墓,那他就弄一副石棺好了,不打眼,叫人也探不出什么来。

楚攸宁不傻,她立即想到沈无咎这么做的目的了。

要是末世真的是从福王这里开始的,那她现在已经把那种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了,也许在未来世界的某一天,这地方被人发现,那她要是想留下点什么给霸王花妈妈也能被发现。

那时候的霸王花妈妈们都还一年轻,还不认识她呢。

但是,她被沈无咎这想法说动了,就算霸王花妈妈们不认识她,她还是想告诉她们,她很好。

“宁宁,你可以在上面刻下想说的话,也许霸王花妈妈们能看到。”沈无咎把做石雕的工具给她,他不确定距离她的那个世界是多久以后,刻在石头上才能千年不化。

“沈无咎,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的?真聪明!我都没想到呢。”

“在你看着战场想霸王花妈妈们的时候。”

楚攸宁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口,“我要告诉霸王花妈妈们你是个好女婿。”

沈无咎顺势搂住她,笑道,“那把我说得好一些。”

楚攸宁认真想了想,“器大活好?”

沈无咎轻戳她脑袋,在她耳边悄声说,“这个你自个知晓便好。”

楚攸宁嘿嘿笑,她当然知道,两人开荤后没事就滚一起,搞得张嬷嬷越来越爱盯着她的肚子看,说他们这么恩爱怎么还没有怀上,其实沈无咎是打算带她游历完等她收心了再生孩子。

她喜欢小幼崽,在末世小幼崽是稀缺珍宝,她不介意生一个,但也不是非生不可,就像沈无咎说的,等她玩过瘾了闲下来估计就会生了。

沈无咎怕她玩到一半没尽兴就得歇个一年半载生孩子,所以每次都弄得很小心,要是意外怀上了那再另说。

*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就在地宫里刻东西,每天起床吃过早膳就往地宫跑,连午膳都是在地宫里解决的,忙得都顾不上带小四玩了。

张嬷嬷只以为二人在处理国家大事,每日把四皇子哄好,不让他缠着楚攸宁两人。

楚攸宁用凿子在石棺上刻东西,沈无咎则是用朱砂描绘了她再进行雕刻,他知道她最想让霸王花妈妈们知道她如今安好的样子,他给她刻副小像,不管霸王花妈妈们会不会看到,都能让她媳妇安心不少。

楚攸宁的力气大,又有精神力把握准度,做石雕也不是什么难事,她刻了一朵霸王花,还刻了每个人的异能杀招,刻了每个人的武器,到最后刻满整个石棺,刻得手都抬不起来了才作罢。

虽然不能说刻得百分百像,乍一看鬼画符似的,普通人认不出来,但若碰上霸王花妈妈们,肯定能认得出。

她抚着刻在石棺上的这些东西,有些怀念。

如果这里真的能和她那个世界相通,这大概是属于末世的最后一点痕迹了吧,也是她一个人的回忆,因为那时的霸王花妈妈们根本不记得她,末世不会来,她们也不会再重逢。

再舍不得,她也希望这只是她一个人的回忆,不愿霸王花妈妈们再经历末世之苦。

沈无咎见她又露出少见的落寞,心疼得不行,拉她过去看他刻好的小像,“像不像你?”

楚攸宁点头,“挺像的,就是没颜色,不大看得出来。”

“那我给它上色,让霸王花妈妈们见到最好看的你。”

于是两人又捣鼓上色,做好一切,两人将地宫彻底封起来,封死了,不再让任何人进去,这事会不会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没人会知道,但是楚攸宁觉得整个人更轻松了。

*

做完一件大事,两人都放松下来,有心情做爱做的运动了,疯狂得像是要吞掉对方。

最后重重一击,楚攸宁累得趴在沈无咎身上,就这么睡着了。

沈无咎把人放到床上,披了衣裳下床拿帕子打湿拧干水给她清理干净,然后抱着她睡。

楚攸宁这一睡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的精神力仿佛穿过时空长河,看到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以及熙来攘往的人群,

一辆辆汽车在马路上顺畅有序地行驶,广场的大屏幕上放着超高清晰的广告,人们行色匆匆,都为了奔向他们憧憬的未来。

这就是老一辈人说的末世前的繁华盛世吗?

她见到了,这个世界繁荣昌盛。

难怪老一辈们总挂在嘴边,她以为穿越的那个世界已经够好的了,没想到末世前的这个世界才叫她大开眼界。

真的是一个令人看了都震撼的繁华盛世,令人着迷,令人向往,令人骄傲。

就是不知道这么大这么繁华的世界,霸王花妈妈们在哪里。

刚这么想,楚攸宁的眼前又换了个场景。

她站在一所大学校门前,有些纳闷怎么来这里了,她得趁梦还没醒赶紧去找找霸王花妈妈。

楚攸宁正着急着,就见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短发美女从校门里跑出来,步履匆匆。

虽然年轻了许多,看起来朝气蓬勃,但是楚攸宁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霸王花队长妈妈!

“队长妈妈!”她激动得忘了这是梦,习惯性扑过去,想埋胸蹭蹭,结果队长妈妈直接从她身上穿过走了。

楚攸宁愣了下,想起这是在梦里,赶紧追上去。

队长妈妈说末世来的时候她刚上大二,学校正准备放暑假,这会也不知道她几岁,上大几。

楚攸宁跟着队长妈妈上了一辆出租车,听到队长妈妈说去机场。

下一个画面,她又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片荒野。楚攸宁以为自己弄丢了队长妈妈,回头就看到队长妈妈从出租车上下来。

队长妈妈刚下车,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几辆车,她看到队长妈妈露出防备的眼神,还隐隐带有一丝熟悉的杀气,如果不是这张脸太嫩,她都要以为这个队长妈妈就是末世里的队长妈妈了。

然而,后面车上下来的人让楚攸宁瞪圆眼,张大嘴。

一二三四……八个霸王花妈妈都到齐了,那几个牺牲在她前面的妈妈也都在,她不禁红了眼眶。

妈妈们看着像是约好的,实则都在暗暗打量对方,然后异口同声,“霸王花?”

答案叫人惊喜,她们再次异口同声,“楚攸宁?”

“我在这!这呢!”

楚攸宁比她们更欢喜,看来妈妈们也有际遇呢,都从末世回来了,可惜霸王花妈妈们听不到她说话。

“就是这了吧?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副队长罗妈妈看向前边不远的山丘。

“没听说具体是哪天,希望我们能赶在他们之前找到那个墓,阻止末世发生。”

这话一落,大家不约而同停下脚步,谁也没有再往前。

“虽然知道不应该,可是没了末世,就没有宁宁了。”林妈妈说。

大家沉默。

最后还是队长妈妈狠心割舍,“一定还有的,既然当初在那么难的末世都要把宁宁生下来,也许宁宁的父母早在末世前就认识并且相爱,等过十年我们再找找。”

可是可能吗?她们是在末世十三年后捡到的宁宁,谁也不能保证宁宁的父母是末世来临前就在一起,还是末世后才开始,这中间的变数太大了,若是末世后才认识,那这一世末世没有到来,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不会再有她们的宁宁出生。

“对!一定能找到宁宁的。”

她们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因为在人类种族灭亡面前,她们不能自私,也做不出来为了和宁宁重逢,任由末世再次降临。

楚攸宁看妈妈们这么舍不得她,一直在身边说自己也舍不得她们,可惜她们都听不到,也不知道她的存在。

其实霸王花妈妈里年纪最大的并不是队长妈妈,可是她们在末世已经听惯队长指挥,这会自然是听令行事,哪怕异能没有随着她们重生,她们也无所畏惧。

楚攸宁发现又换了个场景,她站在一个被丛丛杂草覆盖的山丘前,有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正从一个洞口里钻出来,其中好几个人手里提着银色的箱子。

很快,霸王花妈妈们也出现了,她们找了个不被发现的死角躲了起来。

“这些应该就是那个地下研究所的人,我们来晚了一步,怎么办?”

“打电话报警,我们想法子拖住他们的脚步。”她们的打算都一样,就想先来确定是不是这个地方,然后再想法子交给国家处理。

“等等。”队长妈妈见为首那人在暴怒边缘,赶紧阻止所有人,先不报警。

“妈的!不是说在这探测到有超能量波动吗?结果除了一个充满小孩涂鸦的石棺什么都没有!就连石棺都是空的!”

妈妈们诧异地相视,难不成她们和那些人都找错地了?

楚攸宁比她们还诧异,所以在她没发现福王那地宫之前,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人探测到了?

她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反正庆幸自己下手得快。

“再用探测器探探四周。”那人下令。

等那些人探测完没发现问题都撤了,妈妈们才敢进那个地下墓。

大家来的时候都带上一些帮助下墓的工具,在末世混那么多年,哪怕重生回来年龄不符,经历在那,都备足了东西来的。

石墓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石棺停放正中,也没有古人的机关暗器,风水阵什么的,也就这口石棺能证明这是一个墓。

“大家快过来看!”罗妈妈突然大喊,声音里透出惊喜。

其他人以为她发现了她们此番来想要毁掉的东西,快步围上去,等看到石棺上的石雕,有些不敢置信。

“这是霸王花?还是末世变异了的霸王花!”

“这是古墓,怎么会有末世霸王花的石雕?”

“看!这是我的契约植物 ,这是队长的雷电杀招,这是唐影的火鞭……”

大家一个个看过去,不光是霸王花,这上面雕刻的异能杀招都与末世的她们使用的完全一模一样 。

“队长 ,你说会不会也有人和我们一样重生了?这是请君入瓮?”其中一个妈妈担心地问,刚重生回来没谁想要被抓起来切片。

“最了解我们和霸王花队的,你觉得会是谁?” 队长妈妈问。

“宁宁!”大家异口同声。

队长妈妈点头,“你们过来看这边,虽然长得不一样,画得也有点丑,胜在这双眼画得很传神,像不像宁宁?”

大家瞬间围过去,盯着石棺另一边的小像看。

“像!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又想干坏事。”

小像上的人穿着华丽的曳地宫装,头戴步摇,亭亭玉立,哪怕这雕像经过时光长河的腐蚀,掉色了不少,长得也不像,但是大家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是她们家的宁宁了,都有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旁边还写了“楚攸宁” ,再边上是“安好,勿念”。

“所以能造出丧尸病毒的原材料其实是从宁宁去的那个世界就存在了,如今宁宁把它毁了,那些人再也拿不到东西回去研究,一年后的末世就不会到来了对吗?”

“对!末世不会到来了,人类种族不会灭亡。”

大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们都做好了豁出命去也要阻止这场人类浩劫了。

“我们先出去吧,前世这个地下古墓可是在那些人走后没多久就被发现了的。”队长妈妈冷静下来,赶紧说。

“等等,我先把这石棺拍下来。”

有一个拿出手机,其余人也纷纷拿出手机对着石棺拍个不停,又拍又录,如果可以,她们恨不得把这石棺弄走。

等她们都拍好离开这个地下墓,有个妈妈突然惊呼出声,“大家快看热搜!”

几个女孩赶紧打开来看,上面有个考古发现视频火了。

上面说在某某地发现一个古墓,上面记载着一个叫宁国的国家,之前专家就说在齐国之前的历史存在断层,比如红薯土豆火药这些是什么时候流传进来的都不知道,专家推测就是应该就是在这个宁国时期发展起来的。

“不对啊,我记得上一世学的历史没有这个宁国出现,这时候被发现的应该是一座将军墓,里面放着好多个棺材,叫沈家将,碑文上刻有每个人的战功,但是没刻朝代。专家们推测这是齐国之前的前朝将军,齐国皇帝惜才才为沈家满门忠烈建了陵墓,让后人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沈家将。”

“对!我也记得很清楚,那么多沈家将里只有沈无非活到最后,关于他的碑文是以一己之力屠一国,大家都觉得太神话了。”

楚攸宁听了眨眨眼,如果按照原主前世发展的话,沈二哥和沈三哥本来没死,也许他们在多年后苏醒,发现沈家落得那样的下场,所以将越国屠杀,并且毁掉四国的历史,重新建了一个齐国?

妈妈们赶紧拿出手机搜索,发现并没有沈家将的墓,不可能是她们记忆有偏差,只可能是,宁宁改变了历史!

“所以,这宁国是因为咱宁宁才存在吗?”

“咱宁宁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因为宁宁,末世不会来了,真好。”

她们这些人里,有的在楚攸宁还在的时候就已经牺牲了,有的是在楚攸宁死之后牺牲的,只有一个人战到最后一刻。

那个战到最后一刻看到人类胜利了才咽气的妈妈说,“你们不知道啊,和丧尸王的最后一战,人类赢是赢了,可是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啊,还他妈都是男的,想继续壮大种族都没可能。”

妈妈们手搭着肩膀,围成一个圈,头抵着头,又哭又笑。

笑的是末世不会来了,哭的是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宁宁的存在,往后也不会有。

楚攸宁钻到她们里面去,蹲在地上昂头看着她们,笑着说,“妈妈们,我在另一个世界是公主哦,有五个城的百姓给我交税,我还有个好大的公主府,有一座山当动物园兼养鸡,出入有人伺候,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对了,我还有个驸马,他叫沈无咎,对我是真爱,比你们还宠我,已经使用过,保证器大活好。”

楚攸宁说完感觉这个梦要醒了,她赶紧扑上去拥抱她们,虽然也抱不到。

“霸王花妈妈,你们要幸福呀!”

在楚攸宁彻底消失的刹那,霸王花妈妈们抬头脸上挂满泪。

“你们听到了吗?我好像听见宁宁说话了。”

“我听到宁宁说她在那边是公主。”

“有五个城的百姓给她交税。”

“出入有人伺候。”

“还有个驸马叫沈无咎。”

“确定这不是超级玛丽苏小说女主吗?每天从几百米的大床醒来,什么钻石眼泪,七彩头发什么的。”

大家说完捧腹大笑,笑完后,心里又有些怅然若失。

她们的闺女已经和她们隔着时空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不过,她好好的就好。

*

楚攸宁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沈无咎原本以为是昨夜把她累坏了才睡得这么沉,可是等到午膳也叫不起来她的时候才慌忙找大夫,可大夫给出的结果只是睡着了,他都打算好了,到晚膳她再不醒来,他就带她回京找大医。

楚攸宁睁开眼看到一脸担心的沈无咎,立即扑上去抱住他,埋在他的颈窝里,“沈无咎,我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我看到咱们猜测的成真了,霸王花妈妈们看到我们想给她们看的东西了,末世也不会来了。”

她不知道这是她太渴望成真才做的梦,还是她的精神力真的穿越到很久很久以后的世界,与霸王花妈妈们重逢。

“宁宁,那一定不是梦,你忘了我也是通过梦里才知晓前世的一切的,所以,你看到的一定是真的。”沈无咎轻抚着她的,在她耳边柔声肯定。

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能让他媳妇不再有遗憾,那就得是真的。

楚攸宁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用力点头,“我也觉得是真的,毕竟像我这样心大不爱动脑的人是不会做梦的。”

沈无咎见她已经恢复精神,笑着轻捏她秀挺的鼻子,低头缓缓贴近她的唇,“我希望你有梦,梦里有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