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楚修云受伤了?

舒明立神色一变。

他看向空欣然,其神色依旧淡漠。

舒明立手握紧了一些,作辑道:“大师,择日我再来拜访!”话罢,一转身,他匆匆离去。

等到了楚修云所在的大殿,走近便看到宁华候在一边。

舒明立心急如焚道:“怎么样了?”

宁华脸上又扬起那种刻板的笑容道:“舒公子不必担心,伤口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处理过,主人现在已无大碍。”

舒明立点头,抬脚往里走去。而刚迈了一步,便被拦了下来。

宁华道:“公子莫急,主人很快就出来了。”

不让他进去?

舒明立眯了眯眼:“他到底伤势如何?”

“主人已无大碍。”宁华仍旧是那一套说辞。

舒明立脸色有些不好,正欲发作,殿中便有人走了出来。

边乌看到舒明立眼睛一亮,快步上前道:“舒公子,主人叫您进去服侍。”

“现在?”宁华微微皱眉。

边乌点头:“主人吩咐的。”

舒明立不知他们在这里打什么哑谜,听言自己能进去了便无暇顾及其他,直接往里走去。

边乌引着他,很快便到了一水雾蒸腾的地方。

“这里是净池,”边乌脸上勾起个笑容道:“主人就在里面。”

舒明立并未发觉什么不对,抬脚就往里走去。

越走,侍人越少。

这处多是千年不化的雪山,怎么会有泉流?

这个疑惑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而也来不及他细想,舒明立便走到了尽头。

脚下的石子变滑、潮湿。

忍耐的低吼声响起,他一怔,立马随着声音走过去。

雾气蒸腾中舒明立看到一背影半趴在池边,连忙走过去,却感到浑身汗毛突然乍起,一些水花溅起,眼前之人蓦地消失不见。

一种阴冷感从后面传来,舒明立一动,身体就被牢牢钳制。

“谁让你进来的?!”楚修云阴郁的声音响起。

舒明立嗓子发干,压下那种心悸感,轻声道:“楚修云?”

楚修云盯着他,眼中不含一丝感情,“现在出去。”

舒明立抿唇:“你无碍了?”

“不关你事。”

舒明立点了点头:“好,我出去,在外面等你。”

他话罢,牵制着自己的手松开。

舒明立甩走那种怅然的失落,勉强笑了笑,抬脚往外走去。

楚修云冷冷看着,目光随着他的转身看到他背上。

舒明立背上已经被刚才撩起的水花浸湿,动辄就能清晰的看到其纤细的轮廓。

楚修云眸中还未压下的猩色翻涌,片刻,突然往前走去。

舒明立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压下了一巨石之上。

楚修云粗鲁的、毫无克制的吻上来。

口中溢出几分闷哼,舒明立很快就被这种急切的攻势侵到呼吸都困难,连连逃避。

“你.......唔。”他的声音被吞没。

楚修云就宛若笼罩过来的一片黑暗,那种欲.望肆无忌惮的冲涌了上来,舒明立背上被石头硌的钻心的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修云一番攻势之后,将人松开,舒明立失神的扶着他的胳膊喘气。

“你只属于我一个,是不是?”楚修云捏起他的下巴,近在咫尺道。

舒明立无言,像是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手紧紧拽着他。

“是,只有你是,”他的声音又变成了要溺死人的温柔,手轻轻抚向他的后背:“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明立,阿雪......”

绝不能再任由他这么下去。

舒明立脑袋中清醒了一些,他摇头,声音干哑:“不要这样,楚修云。”

抚着他后背的手突然一顿。

楚修云声音霎时阴冷:“你不愿意?”

“舒明立,你好狠啊,”他满目阴鸷,语中冷绝:“你只对我这么狠是不是?还要我怎么样?不够吗?我把命都给你了,我什么给你了!”

“你还想走,你还想走!!”

舒明立身体一僵。

楚修云还在说,他似乎在发泄,毫无克制的将所有的阴暗、嫉恨、仇视、憎恶全然倾诉了出来。

抱着舒明立的手越紧,他胸口起伏剧烈,不断重复‘还不够’、‘还不够’,就若一偏执之人就想用一东西去换取什么。

他在害怕,在不安。

舒明立眼眶微红,回手抱住楚修云,吻了吻他的耳垂,声音带着一丝哑意,安抚着:“好了。”

“我愿意的。”

“我会一直陪你,都给你......”他从楚修云的耳垂吻到唇畔,“够了,已经够了,楚修云,我回来了,恩?”

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安抚中,楚修云稍微冷静了下来。

指甲嵌入肉中,析出血来,克制着,他呼吸声沉重,而眼中的猩红却迟迟不散。

舒明立看着楚修云,眼中划过什么,启唇:“你别怕。”

“你现在想做什么,由你,”他往前,抬手抱住眼前之人的腰,从他背后那道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上掠过,低头道:“别怕,听到了吗?”

楚修云呼吸一重,他死死盯着舒明立,咬牙道:“你出去。”

舒明立低头,看着他分明说着让他离开,却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腕的手,笑了笑。

他摇头道:“不走。”

楚修云眼中赤红,隐约有血丝出现:“舒明立!”

舒明立叹了口气,似是无奈,踮脚吻去。

楚修云拼命克制的那一根弦断了。

血色蔓延,那种戾气毫无忌惮喷涌而出,猛地将人压在身.下。

舒明立抱着他的脖子,尽力让自己姿势舒服了些,抵着他的额头,提醒道:“你还有伤,小心一些。”

“你胆子真大,”楚修云动作蛮横,死死盯着人,语中近乎恶毒:“想死吗?舒明立?你想死?”

舒明立面色笑意温润,任由他胡闹。

欲.望攀升。

而显然是高估自己的忍耐程度。

前奏还没开始,隔了一会儿,舒明立就咬牙,眼眶微红了些,忍不住偏头喃喃道:“楚修云,我背上好疼,破皮了。”

他语中如娇似嗔,就在耳边炸响。

楚修云浑身僵硬了一下。

沉默许久,舒明立几乎以为他不想做了,却突然感觉自己被抱起,两人直直就下了池水中。

楚修云埋首,将人抵在身上,呼吸沉重,恨到切齿:“你活该。”

翌日,在一种浑身上下的酸痛感中,舒明立渐渐苏醒。

他动了动,某个地方难以言喻的疼感清晰的传了上来,舒明立想起昨天的一切,耳根微红。

缓了许久缓过来,他忍着浑身的疼感慢慢下床。

看着镜子中红.痕累累的身体,舒明立叹了口气,而后穿好衣物将之全部遮好。

等他全部都收拾好后,系统吞吞吐吐的声音才想起:“宿主......”

舒明立:“......”

“你一直在?”舒明立启唇,而一出声,便听觉了自己声音嘶哑的厉害。

“您放心,等到后面......我就自行关机了。”系统连忙解释道。

舒明立道:“成.人世界就是这样,你不用多言。”

系统道:“宿主放心,情不自禁,我可以理解。”

舒明立:“......”

他不自在的转移视线,走向外面。

门推开,便看到了青依脸红扑扑的望了过来。

一看到舒明立,她便脸上不由挂起了个摸不清的笑,甜声道:“大人,您醒啦。”

好在舒明立虽容易不好意思,却对自己认定做过的事情脸皮很厚,只当什么都没看出来问道:“楚修云呢?”

“魔子大人去处理一些事情,刚走不久。”青依道。

舒明立点了点头,感觉阵阵钻心的痛,不由扶着自己的腰处。

青依看到,连忙道:“魔子大人说您今日不要乱跑,已经上过药了,好好歇歇。”

舒明立:“......”

他僵硬的将自己扶着腰的手放下去,“我无事。”

青依也不敢反驳,好奇的点了点头。

站着的确不舒服,没过多久舒明立就感觉有些浑身发软,启唇道:“既然这样,我就在屋中等他回来吧。”

话罢,扭头往回走去。

而走了几步,他想起什么道:“十九和欣然大师现在如何?”

“魔子大人说既然您对他们有兴趣,便留下了,如今禁足在他们住地,其他不曾有变。”青依道。

点了点头,舒明立微松了口气,关门,躺回了床上。

昨夜着实过分,精力不支,虽然已经着衣醒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他却又泛起了困意。

直到意识再醒,便感觉自己被人抱着。

舒明立睁开眼看到熟悉之人的下巴,想到昨夜,浑身一僵。

但很快他便松下.身体,蹭了蹭他的衣服道:“回来了?”

楚修云手微动,敛目,轻声道:“恩。”

声音温然,不似昨夜。

看来恢复过来了。

舒明立松了口气,抱住他,摸着人背后已经结痂愈合的伤口,问道:“伤口如何?”

“无碍。”

两个人一问一答,舒明立一直瘫靠在他的怀中。

那种紧张和生理性害怕逐渐被依赖和更亲密关系之后那种说不清的亲昵感代替,整个人都泛着一种懒意。

楚修云任由他靠着,无声温存。

不是在梦里,这个人切实是他的少年了......

舒明立心道。

良久之后,楚修云道:“之后不要闯去净水找我。”

“那里怎么了吗?”舒明立下巴搁在他肩上问道。

“不要去,听话,”楚修云却不解释,捏了捏他的手心:“饿吗?”

舒明立眯眼,点了点头。

楚修云很快吩咐了人去准备吃食。

舒明立靠着他,盯着人的耳朵,突然道:“之前你在这里,”他伸手捏了捏楚修云的耳垂:“挂着一个东西,是什么?”

楚修云道:“生灭。”

“生灭是什么?”舒明立有些不解。

“一个武器,”楚修云看向他道:“怎么了?”

“挺好看的。”舒明立也看着他。

两人对视,没忍住笑了。

楚修云一直紧绷又有些不安的身体松下,那双桃花眼看着舒明立,轻声道:“你最好看。”

舒明立被他赤.裸裸的视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煞有其事的点头:“我也觉得。”

说完,他想到什么,手指摸索着将玉雕取了出来:“这个也是武器吧,是把剑,好看吗?”

楚修云视线忽然一凝。

他将玉雕取来,敛目道:“原来是你带走了。”

他脸上的表情过于思念,舒明立不由怀疑,起身皱了皱眉道:“你……以前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楚修云挑眉,看向他,哑然:“你怎么会这么想?”

“昨天,还有之前,”舒明立的大脑突然清晰了许多,仿佛找到了什么证据:“你都叫过我阿雪,阿雪是谁,楚修云?”

楚修云:“......”

“重活了一遭,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叹道:“阿雪是你,不记得了?”

这个躯体之人的名字?

舒明立一愣,随之连忙转移话题道:“啊,一时忘了,饭为什么还不来,我好饿......”

楚修云看着他,捏了捏他的肩膀,意味不明道:“无论你是谁都好,明立。”

“无论你是从哪儿回来的,回来就好,”他埋首,吻着舒明立的锁骨:“放心,你在就好,别的都无所谓。”

舒明立抿唇不语。

他早发觉了不对劲之处,却不在意吗?

“楚修云......”

“叫我修云。”楚修云声音软了下开,撒娇般嗅着。

一个人变化怎么会这么快?

舒明立有些无奈,回抱了他一下。

“谢谢你,救我回来。”他道。

楚修云身体一怔。

他眸子沉下,在舒明立颈侧轻咬了一口,声音很轻道:“也谢谢你,回来了。”

两个人在一起滚了一会儿,等到饭来时衣服已然全乱了。

整理好衣服,舒明立饱餐了一顿,随后便又觉困意。

楚修云笑了笑:“再睡一会儿吧。”

舒明立含含糊糊点头,便侧躺着陷入了睡眠中。

楚修云在他身旁站了一会儿,俯身,将要在他身边躺下,而还未上去,便有人匆匆来报:“主人,异部有乱!”

楚修云原本温然的眼中蓦地阴沉了下来。

压下那种被打扰的不悦,将薄被盖在了舒明立身上,亲了亲已经沉睡之人的脸颊,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