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污

作者:肉包不吃肉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慕容梦泽负手立在雕绘着百爪游龙的汉白玉石场上,看着眼前麻衣芒鞋的工匠们敲敲打打,正忙碌地修葺着损毁破败的王宫。

大战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这些日子的修复监工,都是她在主理。

慕容梦泽令匠人与修士们都去帮助城内百姓重建家业,直到重华的居民大都已经有容身之处了,她才下令,让工匠们开始恢复王室用度的修建。

慕容辰曾经摆放在金銮殿的暖炉已经碎了个彻底,但挂耳耳缘的小金兽仍在奄奄一息地喃喃着:“君上洪福齐天……君上泽披万世……”

匠工将暖炉的碎片扫到扁担里,挑着它们,打算倒去马车上,连同旧朝的残砖碎瓦一同弃之荒野。

“泽披万世……”

小金兽哼哼唧唧着,躺在一堆断木头破砖头之间,不住地重复着昨日的谗言媚语。它到底是个死物,不知自己将命运如何。

只是磕碰的时候终究是掉了金漆,露出下面黑黪黪的玄铁料来,一副颓然之态。

慕容梦泽侧眸看了那拉运的马车一眼,未置一词,只在工匠诚惶诚恐地与她招呼时,甚是温柔宽厚地展颜一笑。

“辛苦你们跑这一趟了。”

匠人们纷纷瑟然,又是惶恐又是惊喜,与她连声诺诺。

慕容梦泽玄衣金带,独自又在原处看了一会儿施工的殿堂——度从简,式从新,这是她给与他们的要求,当然,她知道重华百姓都对她的举措感激良多,大战之后,哪里都要兴土木,她不扬王权,自然更讨得赞誉褒奖。

她心里清楚,与燎一战,论军功,姜拂黎最盛。

因为是他最终击退了花破暗。

慕容梦泽没有直接看到这两人的最终决斗,但听闻有目睹全局的小修士说,花破暗失却了血魔兽的威力后,尚有九目琴可与姜拂黎一战。当时,花破暗换尽了其中八目,都被姜拂黎一一击破,最后一目却迟迟不开。

有人以为那一目必然藏着什么惊世邪法,不到迫不得已不会祭出。

可是直到花破暗最终败于姜拂黎剑下,九目琴的最后一只眼,仍然是闭着的。

谁也不知道那最后的眼睛里藏着的是什么,花破暗没有让它显于任何人面前,它就像一粒深埋在他心里的种子,永远发不了芽。

“花破暗死了吗?”她这些日子也时常听到有人在街头巷陌问这样一句话。

而人们的回答,却也是众说纷纭的。

“应当是死了。”

“是啊,我亲眼看到他败于姜药师剑下,元灵散尽,成了灰。”

“可是我总觉得说不好……他已经完全像一个魔了不是吗……”

“就算没死,也翻不出什么天来了。”

慕容梦泽想,姜拂黎应当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只是并没有任何人能够从他口中得到回答。

姜拂黎在战后,便携着苏玉柔离开了重华。他说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也觉得自己从前做的每一件事情除了图财,都没有太多的意义,如今他终于是做了一件不止与钱帛有关的事情。

只是姜拂黎做的,而不是沉棠,不是傀儡。

或许是这一次的际遇,让他终于想带着属于沉棠的记忆,去四海五湖再行走看看,而这一回,苏玉柔不会再禁锢他的内心与他的回忆,或许他终究能从之后漫长的跋涉中得到一个具体的答案,知道他作为姜拂黎,这一生所求究竟会是什么。

而除了姜拂黎之外,另有一在战后民心大涨之人,那便是望舒君慕容怜。

不过慕容梦泽知道,慕容怜因吸食浮生若梦太久,早已病入膏肓,不得久寿。慕容怜此人又是做事全凭自己痛快,他得了世人之认可,便算了却心愿,对帝王事他早已说不出的厌倦。昨日她去望舒府看他,见他在泡桐花下对月独酌,院落里有他变出的幻术蝴蝶,石案上有他搁着的神武胡琴。

慕容怜终于与自己和解,他所挚爱的幻术,他曾排斥的器乐,最终都能被他召来自己身边。

“怜哥,你真的不再考虑留在王都吗?”

慕容怜依旧抽着他的水烟,眼波淡淡地:“不留了,左右不过尺寸大的都城,本王嫌此间逼仄,住着气闷。”

“……那你打算……”

“我打算北上,回我母族封地那边玩玩。”

慕容梦泽斟酌片刻,笑道:“那怜哥要是什么时候玩腻了,随时记得回来。这望舒府,我便替你一直打理着。”

慕容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那水波潋滟的桃花眼似乎把她的心思都看透了。可是梦泽却笑容不坠,仍是坦荡荡地回望着他。

“倒是不用打理了。”慕容怜说,“临沂朴素之地,久未兴盛,哥哥我前半生斗鸡走狗玩得开心了,之后的日子想在那里做点事。”

“怜哥属意何事?”

“我看开个学宫不错,沉棠当年干的事情挺有意思的,我王爷当腻了,想当宫主,被人喊喊望舒真人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开心。”

慕容梦泽微笑着,语气很是婉转:“但怜哥你是知道的,重华学宫唯帝都一处,若要再在别处开,恐怕并不利管辖。”

慕容怜也没立刻回驳她,他吸着水烟,过了一会儿,慢慢地呼出来,吐在了慕容梦泽脸上:“那就算了,我还是励精图治,看看自己能不能把烟戒了,活得长命百岁,好生打理打理重华吧。”

“……”慕容梦泽笑道,“怜哥这又说的是哪里话?你定然是要戒浮生若梦的,也定然会是长命百岁。”

慕容怜也冲她笑道:“难了点。”

小院中暂时无人说话,幻术凝成的蝴蝶翩然飞至,栖落在慕容梦泽肩头。梦泽看了它一眼,温声道:“既然怜哥有如此心愿,那便去吧。辰哥过世后,算来你便是代君主,你若想破例在临沂开设学宫……”她笑起来,“其实我也是拦不住的。”

“我设的那个学宫,打算不论血统出身,人人皆可入之。这样才足够刺激。”慕容怜淡淡的,“你觉得如何?”

出乎意料的,慕容梦泽对这个提议倒是一点抵触的意思也没有。

她说:“都听怜哥的。”

离别时,慕容怜未起身送她,只是她即将消失在花廊转角时,他忽然磕落了烟锅里的残灰,心平气和地说了句:“梦泽,什么时候该恢复真身,就恢复吧。”

慕容梦泽骤然站住。

“你恢复身份,我也就是第二顺位了,离王座最近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慕容怜说道,“是你。”

“……”

慕容梦泽没有回头,也没有应答。

她面上神情变了无数,她有些想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秘密的,又有些想问,你既然知道,又何不早说——但诸般念头拢在心里,敌不过慕容怜此刻的从容放弃。

是,对她而言,慕容怜弃牌才是最重要的。

别的一切她都可以不过问。

所以最后她只是轻轻说了句:“多谢,临沂学宫若需襄助,随时可来帝都寻我。”

转身离去。

去掉姜拂黎,慕容怜,重华威望高于她者,再无旁人。

倒是几乎所有的士卒都不死心,他们觉得他们的墨帅这么了不得,怎么可能就这样战死了。岳辰晴领着北境军的修士在大河中几番打捞,未见墨熄与顾茫尸身。

尸身不见,极有可能是灰飞烟灭了,可他们却怎么也不愿意往那一层去想,而是更愿意相信北境军的墨帅与顾帅是并没有牺牲,心里总揣着一线希望。

三日前,终有一人于河水中捞到了一样物件,竟是用率然鞭化作的一张玉简。

简上未着只言片语,但已让北境军翻沸。

他们更认为墨熄一定还活着,否则率然怎可能光华流淌?

彼时慕容梦泽在宫中批阅宗卷,伴于她身边的依然是侍女月娘,只是月娘看她时眼神已然有了些犹豫和怖惧。

旁人不知道,她却很清楚,慕容梦泽不久前邀好友周鹤前去酒肆小酌。周鹤从前虽为君上的人,但却暗慕梦泽已久,如今墨熄已死,他便觉得自己终于有了机会——夜邀公主对饮,这说是一场约,不如说是一次试探。

月娘当时没有想到慕容梦泽会欣然应允。

但她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无意中看见,梦泽会在宴饮之间,面无表情且毫不犹豫地往周鹤杯中悄悄投了一枚暗红色的药丸。

那是催命的毒药,蛰伏两月,服用者必然暴亡。

月娘自目睹梦泽此举后便终日心乱如麻,她怎么也想不到周鹤与梦泽如此交好,为梦泽做了那么多事情,哪怕梦泽并不喜欢他,又何至于要偷偷鸩杀他?这还是她所认识的公主吗?

“月娘。”

忐忑间忽听得梦泽唤她,月娘如梦初醒,啊了一声,惶惶然道:“主上。”

梦泽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直将她瞧得两腿微微打摆了,梦泽才笑道:“你最近怎么总是神思不属的,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没有……”

“没有就好,若是有哪里不舒服,你千万要早点告诉我,莫要叫我担心。”

“是……”

“另外,我有件事劳烦你去做。”梦泽解下配令,递给她:“你拿着这块令牌去找岳辰晴,就对他说,我请借羲和君留下的玉简一观。”

月娘应了,她便笑着目送她出去。

只是在月娘身影消失于天光中时,她的眼神慢慢地黯下来,叹息地喃喃道:“月儿,想不到最后,我竟连你也不能再留……”

宫室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梦泽抬手,从乾坤囊里取出一捆极精致的载史玉简。这玉简是江夜雪生前曾为慕容辰打造的,他是顶级的炼器大师,手法高明,哪怕是最了不起的术士也无法一眼分辨出这玉简是伪造的。梦泽伸出未施任何丹蔻,修得匀整的指甲,摩挲着玉简侧面的金扣。

她了解这捆赝品卷轴里藏着的是怎样黑暗的密谋。

慕容辰在里面诬造了许多与墨熄有关的丑闻,皆以真实的卷轴拼凑而成,难辨真假。她已经准备好了——她知道,墨熄是用了逆转石回到了过去,他极有可能知道了她从前干的那些权谋脏事。

不,不是可能,他定然是都知道了。

所以,他才会死也要用率然神武留下一张玉简,那上面恐怕是在向世人洋洋洒洒地揭露她慕容梦泽也不是什么纯澈之人。

他定是痛恨她利用他的感恩,痛恨她算计自己,所以哪怕死了也要告知于众人……

甚至。

慕容梦泽陡地有了个更可怕的猜想。

她忍不住齿冷,身子细微地战栗起来。

——若是墨熄没有死呢?

这个想法让她背心湿透,冷汗涔涔。她甚至觉得宫殿的阴影中有那男人的身影在徘徊,随时要从黑暗中走到光明里,俯瞰着她,对她说:“梦泽,我另有账要与你清算。”

她猛地打了个寒颤,蓦然起身碰翻了面前案几。

“不……不……”

她疾步走到殿外,把那一室森寒抛诸脑后,倒也真是奇怪,她算计慕容辰,算计慕容怜,算计周鹤的时候,都不会有这样的恐惧感,但唯有墨熄与顾茫这一局。

她那颗刚冷的心里,是存着自我厌恶的,而自我厌恶终滋生出她的畏惧。

她知道她的所有棋子里,只有这两枚,是真真正正,毋庸置疑的国之战将……她终是沾了这样干净的血。

这是她的污点,她自己低头扪心就能看得见。

一生也洗不掉。

“主、主上。”

忽然有人轻唤她的名字。

梦泽猛地抬头,看到月娘去而复返,正站在阶下惶惶然望着她,她极度苍白的脸对上月娘惶恐难遮的面容,反倒把月娘更吓了一跳。

月娘颤抖地拾级上了最后几级台阶,将手中锦盒呈上:“这是您要的玉、玉简……”

梦泽调整了情绪,将自己的恐惧愤怒与心虚都尽数压下:“哦……这么快就拿回来了?”

“是……”

“给我罢,你就在殿外侯着。”

接过墨熄留下的玉简,梦泽闭了闭眼睛,孤身返回宫室里。

偌大的宫殿中清清冷冷,只她一个人,她把自己关在里面,而后迫不及待,却又极不情愿地去面对那一无字的卷牍。

她几乎有一种鲜明的预感。

这张玉简,一定就是他留给自己的。

果不其然,当她亲手打开玉简时,她看到原本空无一字的卷牍上果然开始浮现淡淡的金色文字——正是墨熄隽挺的字迹。

她恨得发抖,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她知道墨熄一定会锱铢必报他不会放过她他——

可下一刻。

她却蓦地僵住了。

玉简上的字渐趋清晰,她看到那上面用她熟悉的那俊秀字体,只写了两句话。

“君之余污,余生来洗。望卿莫为慕容辰。”

慕容梦泽如遭重击,耳中嗡鸣。

他……他说什么?

他是说,她的阴谋他俱以知晓,但历经诸事,他也早已明白了坐在那个位置的人,显少是没有任何污脏的。这条路由鲜血染就,手足厮杀,有的人虽愧对身边挚交亲友,但坐上了这个王座后,依然可大兴天下,仁以治国。是这样吗?

她曾位列戒定慧三君子,名不符实,墨熄却不与她言仇恨,她的君子之道对她身边的人而言是假的,但对重华而言,却未必不是真的。

望卿莫为慕容辰。

梦泽看着最后这几个字,怔忡良久,最后慢慢地低下了眉目。

莫为慕容辰……

片刻后,她抬手案牍上那一卷伪造的载史卷轴重新拾起,细看几遍,终于指尖凝力,默默地,将之震为了齑粉残灰……

梦泽脱力般地倒靠在王座上,仰头而望,背后的汗慢慢地冷下来。那一场她以为的你死我活的厮杀还未开始便已结束,她大睁着眼睛,眼瞳中倒影着龙盘虎踞的雕梁图腾,手指捏着宝座的扶手,细细摩挲着。

望君莫为慕容辰。

她慢慢合上眼眸,嘴角研出似是自嘲的一缕苦笑。

墨熄……你当真是……

她没有再想下去,她孤身坐在这由她自己监看着落成的崭新大殿里。

此时此刻,尚是百废待兴,清冷空寂,但她知道,一个新的朝局即将在此掀开重帷。

她心跳怦怦,已擂响了潜藏在她内心多年的战鼓,胸腔起无限波澜。

她知道,她一直等待着的紫薇星光,在她沾尽了血污之后,终于照在了她的命途之上。

两个月后。

慕容怜在临沂的河畔边散步,他折了根柳枝,慢慢悠悠地晃荡而过。

学宫正在修建,大约明年的年底可以竣工。这些日子他甚是闲暇,优哉游哉,也没什么事儿好做。

不过他心里倒是有很多秘密需要消化,旁的不说,且说那慕容梦泽。

如今她为重华的代君主,但碍于女子身份,一直有保守迂腐的老贵胄在讽刺她不配为君。但慕容怜知道,很快地,等梦泽的民意声望再高一些,她便会道出一个隐瞒了三十年的秘密,届时重华定然嫌弃轩然大波。

但他赌最后的赢家仍然会是慕容梦泽。

这个女人……不,这个人的手腕实在太硬,寻常人谁又是她的敌手?

看看她代政的这两个月吧,只不过是个代君,便已是极为励精图治,借以朝内各族权分散疲弱,连续颁布新政。

她追封顾茫、墨熄为至高英烈,并打算完成顾茫心愿,准备废止奴籍一说,学宫广纳贤士,以举考及灵根天赋收纳弟子,不论出身。

此外,她旨在苛政削除,裙带摒弃,轻徭薄赋,海纳民谏。

比起这些功绩,她的污点对寻常人而言又算的了什么呢?

慕容梦泽……慕容梦泽……

慕容怜心中念了几遍她的名字,不禁嗤笑。

慕容梦泽,王室的第九位公子。其母因畏惧皇后将之诛杀,勾连当时的神农台长老,以隐药伪饰了他的真实身份。

慕容辰防了慕容怜一辈子,到头来还是防错了人,所谓“同室操戈,兄弟阋墙”,指的根本就不是慕容怜,而是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妹妹的梦泽公主。

慕容怜思及此处,更是忍不住冷笑,能以女子身份蛰伏近三十年,瞒天过海的慕容梦泽,终究是太狠了。谁又能从这样一个狠角色里夺走他所想要的东西?

所幸自己知道这个秘密也不算太久,也就是在昏迷时慕容梦泽照顾他的那段日子,他才有所觉察。

慕容怜相信,以梦泽的手腕,假以时日,人们必将显少再去谈论他以女儿之身隐忍伪饰那么多年的事情,至于当年那些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秘辛丑闻,终究会被岁月的车轮轰然碾碎,散作尘埃几许。

如今在王都,望舒府仍保留,羲和府由管家李微决定,开设做了义馆,留无家可归的穷苦之人在谋得生活前暂居。李微说如果羲和君还活着,应当会愿意看到他这样去做。岳辰晴留在都城,但他将慕容楚衣生前所绘的机甲图纸都交给了姜拂黎,希望姜拂黎能封存到寻常人无法轻易接触到的地方。

“兵刃在善人手里是守护之器,在恶人手中则为杀伐之器。我想四舅一定不希望他的图谱落到心术不正的人手中,所以烦请姜药师将之择地封印。”

姜拂黎最后把慕容楚衣的图纸,尽数封在了沉棠仙岛的海棠神木之下,那海棠神木已隐有灵识,气正清和,听说已有了分辨正邪的能力。由它默默守护着前人的遗愿,是再稳妥不过的。

数十年后,数百年后,又也许数千年之后,或许终会有另外一个与慕容楚衣一般上善若水的炼器大宗师出于红尘,将这一份生生不息的慈悲传承下去。

而这些人的理想远大,慕容怜是全然不及的。

他只是个身上有无数缺陷的寻常人,不是英雄,也没有去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他如今就想将自己的学宫建好,入门弟子,择人授之以六德六艺,教导以六行,也不知道往后是能教出个沉棠来,还是能教出个花破暗。有许多事情他都还不能确定,不过他能确定的是,他已拟好了学宫的第一条教义--凡收之者,必以其材诲之。

……那种明明喜欢幻术却不得不被迫修行琴艺的事情,他作为学宫宫主,是绝不允许再发生了。

能自己做主真好。

慕容怜心满意足地长叹了口气,掸了掸烟灰,咳嗽两声,晃晃悠悠地回家去。

路过热闹街市,见一卖炊饼的老翁,饼子做的焦黄酥脆,倒像是北境出了名的烤物模样。慕容怜看了两眼,停下脚步。

“喂,老头儿,来张炊饼。”

“好勒!”

慕容怜顿了顿,却又想到什么似的,犹豫一会儿道:“……还是来两张吧。”

老翁自然是更高兴,铲出了两张金黄酥脆的烧饼递给他。

慕容怜却没走,站在原地又想了想,最后老大不情愿地:“算了,三张吧。”

老翁:“……”

拎着三张热气腾腾新出炉的烧饼,慕容怜继续状似漫不经心地打道回府。心中还道,自己买这饼只是顺手,可不是有意惦记着谁。

他才没把谁当家人看呢。

可话是这么说,慕容怜虽无比嫌弃,但他宅邸中如今确实秘密地住了两个人。那俩人是他来临沂的第三天登门拜访的,当时可把他吓得不轻。

若让帝都故人知道这两人还在人世,那么……哼……

慕容怜心中冷笑。

也不知会是何种光景。

一路晃着,这就到家了。他推门入府,院里有一个人正搬着小凳,在廊庑之下悬挂彩灯。

那人一身蓝白布衣,束着长发,笑嘻嘻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瞧来英俊又甜蜜。

听到动静,他垂下长睫毛,透过晃动的花灯光影看着慕容怜。

那一双黑眼睛明亮璀璨,像是最辉煌的夜。

慕容怜与他对视片刻,终是忍无可忍地咬牙道:“……顾茫,你能不能有点寄人篱下的自觉!你如今是躲在我府上!谁允许你随意动我府上的摆置的!!”

那个院中忙着挂花灯的人,不是别人,竟正是人人皆以为已经故去的顾帅顾茫。

顾茫还未回答,明堂又行来一人,容姿清俊,身材高大挺拔,皮肤白透如冰,也是一派寻常人家的布衣打扮。不是生死未卜的墨熄又是何人?

墨熄手里捧着一只新做好的花灯,给顾茫递去。

顾茫笑吟吟地探过身子,站在椅子上接过了:“谢啦,墨师弟。”

“不谢。”

“……”

慕容怜更气了:“你们真把这儿当自己家?!”

“是啊,怜弟。”

“顾茫你找死——!”

“你可是很快就要当宫主的人,我们俩跑来给你效力,给你的弟子们当授业长老,虽说到时候是隐姓埋名吧,不过实力也在啊,都没有问你抬价钱,一家人嘛。”顾茫挂好了灯笼,飞快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躲避着慕容怜的攻击,“一家人一家人,有话好说,有话好好说!”

“谁与你是一家人!谁与你好好说!”

顾茫大笑着,绕着围廊跑得飞快。

墨熄立在原处看着他们俩,端的是无语苦笑。

所谓劫后余生,大抵如此。

他选择在血池底与血魔兽同归于尽,已是做好了万劫不复的准备,逆转石里的神明与他说过,只要选择了牺牲,就注定会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

所以,他从来没有预料过,自己睁开眼睛时,会又回到那逆转石中。

而那个诓人的神正与顾茫交谈着什么,顾茫看上去也是一脸茫然,见他睁开了眼,那茫然里便骤然现出了惊喜和笑意。

“啊,墨熄,你也醒了!”

“……”当时墨熄胸腔里还弥散着浓重的悲凉与痛苦,陡地见到他,便以为是死后在那金色雨里的一场幻梦,看到的顾茫幻影,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他听着那神明絮语,缓了很久,他才明白过来,逆转石之神并非是别人以为的什么都不能改变。

神既为神,哪怕只是天神的一片残影,挽救几个凡人的性命也并非什么难事,更何况他们俩体内还流淌着仙兽与魔兽强悍的灵流。

只是欲让逆转石施救,受验之人必须自救。

唯有救赎了自己本心,经受住了逆转石考验的人,才能被它保护着泅渡上岸。逆转伤,逆转痛,逆转曾经支离破碎的心脏,逆转换作了湛蓝颜色的眼眸,逆转死亡。

这是天神对逆转石选中的命定之人的愧疚与偿还。

“你选了一条让我敬佩的路,墨帅,多谢你,能让这一切如此结束。”

那封存在逆转石里的神明灵体说完了这最后一句话,便散作了烟云,慢慢消失了。

在完成它存世使命的最后,他恢复了顾茫未受黑魔淬炼时的康健状态,也恢复了墨熄与顾茫的生命,将他们送到了他们想去的地方。

“要去哪里?”

面对逆转石天地里缥缈的雾气与隆隆的回声,劫后重逢的墨熄与顾茫互相看了看。

最后顾茫咧嘴笑了:“你去哪儿我去哪儿,这一次,顾茫哥哥再不诓你。”

都结束了。

我再也不是密探,不是叛徒,亦不再是将帅。

我终于只是顾茫,是你的顾师兄,你的顾茫哥哥。

我终于只需守护着你,终于只消长伴着你。

而他们想去的地方,那自然不会是帝都。

帝都霸业千秋,满城尽是权谋,如今燎国军退,重华迎来了一段久长的升平。墨熄投入率然玉简于帝都河中,告诉了梦泽他无意复仇相争,但他会一直看着——看着重华在这个新君的手里,到底会变成何种模样。

至少目前瞧来,慕容梦泽没有辜负这一次际遇。慕容梦泽并不是个赤诚之子,纯善良人。但她和慕容辰的目的,从来就是不一样的。

慕容辰想做一统九州的无上霸主。

而慕容梦泽渴望的,则一直是别人称他作一声“贤君”、“明君”。

他会为了这个目的不择手段,也会为了这个目的殚精竭虑,付出一生。

而这也就够了。

最后他们选了临沂。

不是什么富庶之地,但听说慕容怜要来此兴建学宫,开宗立业,广收天下士。顾茫听来倒是觉得欢喜。

慕容怜到底是他在世上除了墨熄之外,剩下的纽带最深之人,是他的血亲。

顾茫很高兴慕容怜最后选了这样一条路。

如今墨熄立在院中,看着顾茫和慕容怜你追我打,院子里的泡桐花流泻如淡紫色的瀑布,满庭芬芳。

此时此刻,仇恨已淡,功业已远,其实慕容梦泽给他们的封号,他也好,顾茫也好,他们都并不在乎,最初的心愿已经实现了。

到底是一段清平世道将开始,到底是圆了最初之诺,有了一个家。

明天,他还将与顾茫一同进入慕容怜所开设的临沂学宫,以新的身份与面容示于那些年轻稚嫩的后辈面前,去教他们为何正道,何为仁心,术法为何而用,兵刃为何而执。

大波澜之后,一切都在慢慢地好起来。

或许多少年之后,王朝会分崩离析,神州会再一次陷入动荡与危机。但就像百年前有花破暗以身殉魔,如今有他与顾茫投池镇道,墨熄知道,只要有黑暗的地方,就会有光明,人们的善意与坚强是永远不死的种子,哪怕是在最逼仄的天地间也总会苏醒萌芽。

多少乱世盛世,英雄豪杰,最初皆起于青萍之末,最终又都止于草莽之间。当岁月的洪流滚滚涌过,风云变幻,从前的爱恨情仇、热血骨头或都将化作两语三言,一纸青书。

人太渺小了,并没有多少努力与牺牲能够被持续地铭记,但至少,阳光会重新普照尘世,驱散漫长的黑夜。

俗世清宁,这或许就是后世对所有无名英烈最好的报答了。

小院中,顾茫被慕容怜追得急了,笑着嚷道:“墨熄!来帮忙来帮忙!怜弟太不像话了!”

慕容怜怒道:“谁是你弟弟!本王比你早出生!!”

“但我比你早有的啊!”

“顾茫你给我站住!你今天就给我滚出我的宅院!!”

“墨熄来来来——!帮我一起揍他!”

墨熄低头笑了一下,浓黑的睫毛像两扇柔软的小扇子,他走过去:“好啊。我来了。”

你看,今年人间的繁花又兀自娇艳地盛开了。

燎国已兵溃,残部已归顺,昔日从重华裂出的疆土收归,划为番邦。而后黑魔封印,那些沾着罪恶与鲜血的魔武从此不可轻易炼制,黑魔之法亦不可轻易学授。

墨熄知道这不会是永远,但至少将迎来一段不辜负这个时代英雄牺牲的安宁。

小院里,慕容怜从帝都带来的黑狗饭兜听到热闹响动,兴奋地吠叫着冲出来,绕着三个人蹦跳摇尾。在临沂这座尚未迎来大兴盛的城池中,家家户户炊烟升起,暮色斜阳里,四野一片安宁。

慕容怜恼道:“火球你走开!我们哥俩打架,你插手不算好汉!”

顾茫跳起来勒住慕容怜的脖子,笑道:“那也好说,我让墨熄帮我,你让饭兜帮你?”

饭兜闻言更是兴奋,爪子搭上慕容怜的膝盖,吐着舌头眼巴巴望着他。

一番笑闹声飘出院落外,他们终于有家,有家人,有了自己的归宿。能够守候这来之不易的太平人间,看春来花开,冬来雪落。

未来几多年,都将如今日。

江南漠北无战事,渔舟驼铃载月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