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人类基因进化的关键是要和其他生物的基因融合?”

赵教授和沈黎坐在桌子的两边,周围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灯光开的很亮,甚至到了刺眼的程度。

“基因融合的后果大概率是基因病,人类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极端的基因变动,太危险了。”赵教授眼神悲痛,“我没想到他到现在都还在做这种实验,我们的科学是为了让人变得更好,不是为了让人在危险中适者生存。”

沈黎低着头,他注视着桌子,连呼吸都没有快一点,哪怕是在这种地方他都显得很冷静。

“他认为奇明是成功例子。”

“林奇明是奇迹,这样的奇迹不会第二次发生。”

“但这起码是一条有用的信息。”沈黎缓缓抬起头来,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赵教授的身影。

他能很清晰的看到赵教授在和他对视上的瞬间眼神里的痛苦,甚至试图避开他的视线,就是因为这样刚才沈黎才一直低着头说话,如果看不到他这双眼睛,赵教授还能稍微的让自己好受点。

他曾经最爱的学生,害的另一个他喜欢的年轻人患上基因病。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难过了。

沈黎只好重新低下头,声音依旧清晰。

“如果他没有撒谎,林奇明确实是一个成功例子,那就说明这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行的事情,相性极高的植物之间可以嫁接,同属性的动物也可以混种,狮虎不就是真实存在的生物?”

“我们只是需要大量实验来证明可行性,再找到对人类最无害的方法。”

“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这才是我们的工作。”

赵教授不再说话,沈黎没有抬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只是感觉到赵教授苍老的手放在他的头上揉了揉,像是长辈在心疼一个小辈那样,沈黎听到了赵教授很轻很轻的叹息声。

回到房间后沈黎的心情依旧不怎么样。

并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疑似基因病的异变,而是关于外面的极夜。

他没办法离开,更没办法去外面看,这场极夜会持续多久?科研局的措施是什么?荧光草还在蔓延吗?

什么都不知道,他只好再次打开手机上网看。

帖子:《特异局和科研局联合发声明,声明说太阳不正常消失,具体原因还在查,呼吁大家哪里都不要去。》

楼主:大家怎么看?

【坐着看,大雾这样的事情都有,有永夜不也很正常吗?】

【完蛋,我没囤吃的,这要是关个一两天还好,超过五天我就要喝西北风了。】

【楼上,自来水最好不要喝,据说夜行生物在永夜已经开始小范围活动,尤其是水生生物都在重新活动,要是一不小心喝下一枚鱼卵可就完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好害怕。】

【科研局都在想办法,大家不要太惊慌。】

【又是G5区,又是H1区,现在又来个永夜,最近太衰了吧。】

【说起来你们发现了吗?楼下长出了很多会发光的小草,我从楼上看到的。】

【荧光草,科研局同时发布一条公告,荧光草正在无缘由大范围生长,别担心,荧光草无毒无害还能发光,是好生物。】

【长得太快了,才一个小时,我楼下就长出一大片来。】

【我这里荒漠都长出来了,常年见不到一点绿色突然长出一大片荧光草都给我看傻了。】

生态并不会恒久不变,但生物确实会随着生态改变自己,比如在沙漠区的植物非常抗干旱,根茎会蓄水,生长在石壁的植物根扎的又深又结实。

而生活在永夜中的荧光草会发光。

沈黎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以前荧光草的数量那么少,在永夜的时候却突然蔓延着长出这么多来。

因为荧光草本来就是生长在永夜里的植物,它们只有在永夜时分才会大量繁殖。

另一边,林奇明站在医疗局的特殊管理区外,他的胳膊缠着绷带,焦躁的左右踱步,安保人员看着他走动,想说点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

哪怕林奇明再焦急他们再同情也不会让林奇明进去。

咔哒一声,特殊管理区的大门打开,赵教授从里面走出来,林奇明连忙跑过去。

“赵教授!”林奇明眼神里带着焦急,“怎么样?师兄他没事吧?”

“目前没有变异的征兆,生物频率也是人类。”赵教授微微皱眉,“奇明,你不要太着急,你受伤很重,小沈知道的话绝对不允许你这样跑出来。”

“可我没办法在病床上躺下去,师兄他……”林奇明差点哭出来,“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夜行菇在H1区寄生,它们吃掉了H1区除它们之外的所有生物,夜行菇没有让人感染基因病的能力,谁都没有想到沈黎会在这种情况下疑似感染基因病,甚至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出现基因变异特征。

“小沈他确实接触过其他物种,他的伤口疑似触碰到荧光草母体分泌的汁液,这大概就是他身体出现异常的原因。”赵教授微微叹口气,“我和老宋查过小沈的血,发现他身体里也有催化剂。”

“催化剂?!”

“对,和江响身体里一样的催化剂。”

林奇明睁大了眼睛。

这也是赵教授如此难过的原因。

催化剂是曹宇天做的,他不只是设计让沈黎受伤接触到荧光草母体的汁液,还给他用了催化剂。

赵教授不明白,明明十年前曹宇天和沈黎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哪怕不是一个专业都会聚在一起,为什么曹宇天要对沈黎做这种事?他真的为了所谓的人类进化失去了所有人性吗?

人真的会变得这么可怕?

赵教授走了,原地只留下林奇明一个人神情恍惚。

也就在这时,叮咚一声,他口袋里重新补办的手机响起,林奇明用完好的手把手机拿出来。

只是在看到发信人的瞬间,那份恍惚立刻被击碎。

平平无奇:注意荧光草。

平平无奇:荧光草的生存环境大概率就是永夜,它们会在永夜期间繁殖,永夜结束就会消亡。

平平无奇:奇明,我相信你。

……

食指上的伤口如果不仔细看一点都看不出来,本来就只是被针扎了一下,在十年前这都不算是伤。

沈黎看着自己的手,灯光照在他身上,他觉得自己的手仿佛有点透明。

房门被敲了足足五秒钟他才转头看向门口。

来的是沈黎的熟人,以前他来见贺永铭的时候就是这个人安排的,现在还是他处理各种基因病患者的隔离,不过这一次沈黎不是见面者,而是被看管者。

医疗局对沈黎的情况商讨了一天一夜,还是认为他患上基因病的概率很高,曹宇天不会无缘无故对他用催化剂。

“沈先生。”那人小声开口,“医疗局的医生来了,一会儿要给你做检查。”

沈黎点头,“了解,我会配合。”

那人笑了笑,“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沈黎和其他基因病的患者不一样,他们拼尽全力想要把沈黎救回来,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不会尽力拯救其他患者,而是沈黎是特殊的,他可以提前察觉到其他生物的基因变化,有一个奇妙无法解释的运气守恒定律。

他还不能这样失去理智变成怪物。

接受检查、配合治疗,这是沈黎唯一能做到的帮助。

咯吱咯吱,沈黎听到滚轮的声音,他抬起头来便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人。

山羽轩坐在轮椅上被一个女生推过来,他的腿上缠着绷带,换上了一套医生的白大褂,手里还拿着病历。

“最后,还是有高概率成为基因病实验体,锦鲤也有倒霉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山羽轩和他对视,“你好,我是山羽轩,是此次为你治疗的医生。”

沈黎反而笑了,他说:“不好吗?你的愿望要实现了。”

“我才不会让你死。”山羽轩像是赌气一般的说。

“山医生,要做检查。”身后推着轮椅的女生有些无奈的开口。

她的声音有点耳熟,沈黎向来记忆力不错,分辨能力也强,很快就想起这是在H1区和他们联系上的通讯员,当时山羽轩说她叫温凡文,觉醒方向是灌木类但意外有精神安抚的能力。

竟然连精神安抚的人都派来了。

“我知道。”山羽轩声音有点小,但确实认真回答了,“我去确认仪器,你给他说说要检查什么。”

温凡文把山羽轩推出去,仿佛就是带他来和沈黎见一面,片刻后温凡文单独回来,怀中抱着一叠文件。

沈黎被限制自由,但也不是完全囚禁,他们坐在上次和赵教授见面时的房间,只是这一次对面坐的是温凡文,女孩把文件推给他。

“这是你一会儿要做的全部检查,你可以看看。”

沈黎拿起最上面一份文件,检查的名字是:基因检测,上面事无巨细的写了他会通过什么仪器检查,会被采集什么检查样本,在什么时候会得出结果,每项细节都仔仔细细,没有丝毫遗漏。

“山医生一定要把这些写详细了给你看,我也劝不住,就只好按照他说的办。”温凡文声音很温和,仿佛是天生的温柔,带着阳光一般的暖意,“你是科研局的生物学家,这些仪器你也熟悉。”

“能这样看到还算新奇。”

温凡文点头,“其实一开始上面安排的医生不是山医生,毕竟他刚从H1区出来,还受了伤,但他执意要来,宋教授拗不过他就让他来了。”

“他那个伤确实不应该乱跑。”沈黎一边看文件一边和温凡文说话,没有丝毫不耐烦或是情绪崩溃的模样。

“山医生是个好医生。”

温凡文感叹。

实际上她会陪山羽轩来并不只是当助理的,在拥有精神安抚的能力后,她也能或多或少察觉到一个人的情绪,上面真的很担心沈黎,所以安排她来小心翼翼试探沈黎现在的状态。

现在看来,沈黎实在是太淡定,他甚至没有山羽轩紧张。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良好的情绪都是治病的良药。

看完所有文件,沈黎在上面一个个签好字,接着把文件递还给温凡文,“麻烦了。”

“没有,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温凡文笑的很和善。

山羽轩没有回来,也没有人通知沈黎去做检查,单纯坐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于是沈黎还是试着和面前的人搭话。

“听山羽轩说:你给他治疗过社恐?”

“山医生告诉你的吗?”

“对,成功了吗?”沈黎回忆当时在H1区的经历,“山羽轩在工作状态时会呈现比较明显的反差感,是靠你的治疗?”

温凡文眨眨眼睛,片刻后她摇摇头,“不对,山医生在我这里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没有?”

“嗯,他能够这样是因为他是一名医生。”温凡文这样说:“作为医生就要和患者接触,要望闻问切,不能避开一个眼神,也不能因此颤抖,山医生是最不像医生的人,他害怕和人接触,但这样不行。”

“只要他是医生,他就不能害怕。”

是山羽轩自己让自己变成那个样子。

不能害怕,不能恐惧,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就必须如此,他将自己分裂成两半,平常时候依旧是那个社恐的山羽轩,工作时便是什么都不怕的山医生。

不管哪边都是他,不管哪边都是他在努力的证明。

所以他依旧是最好的医生。

沈黎没忍住笑了,一直不太美妙的心情都似乎变得轻松起来,他笑着说:“不愧是他。”

每个人都在认真的活着,哪怕世界变成他们再也不认识的模样。

那又如何?

哪怕曹宇天说的‘新十年’存在,人类也从来不会放弃生的希望。

……

“荧光草是以永夜的极端环境诞生的生物,沈黎是这样判断的?”生物研究区的研究员们聚集在一起,林奇明还吊着胳膊,但他压根没有住院的心情,于是拖着自己的残躯跑回科研局。

“没错,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以前荧光草数量极少,永夜却突然大量生长繁殖,还出现了母体。”林奇明作为沈黎的师弟本身专业知识就很硬,也很熟悉沈黎的思维方式。

“只有它本来就是长在永夜里的东西才能解释这个现象。”

众人点头,都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很多生物的生命周期都很短,他们会在特定的时间醒来,然后过完仅仅几天的一生便回到土里,它们出现的唯一原因就是繁殖。

将种子或者是其他东西洒在这个世界,等待着来年再次从土中冒芽。

这不足为奇。

要是荧光草也是这类物种,它们单纯只活在永夜中,那零星一点都是意外在黑暗中长出来的孤苗,这可太有可能了。

“这样来看,我们虽然不知道永夜会持续多久,但可以看荧光草的长势,什么时候荧光草开始枯萎,就说明永夜快结束了。”生物研究区的同事们都稍微松了口气,“这算是打开了一道口子。”

“要先观察,概率过60后再去公布。”

“还要和上面请示一下,我们做研究的不太会和外界交流,让上面确定这个消息适不适合发布。”

“小沈真行,就算是……也找到了办法。”

林奇明坐在椅子上,听到大家这样说他也只是笑了笑。

他其实是想相信沈黎的,相信他不会有事,哪怕是这种情况他都可以猜到荧光草的习性,所以他这样的人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外面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为不出太阳的永夜感到恐惧,不知道多少人都以为大雾事件会重演。

有人被自己的猜测吓疯,在黑夜的情况下闯出去大喊大叫,特异局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在每个区域巡逻,确保每个人都安安全全待在家里,不会有人因为害怕扰乱到更多的生物。

生物研究区的大家终于找到突破点,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离开观察实验,找到一点东西就能安抚下慌乱的人们。

等林奇明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人了,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手机上还是沈黎的聊天页面,上面依旧是沈黎的那三句话。

他退出聊天界面打开相册,下意识翻到之前给沈黎拍的照片。

“师兄。”林奇明小声道:“明明是锦鲤怎么可以走霉运,一定要安安全全回来。”

“……锦鲤也能保佑自己吧。”

还没等林奇明说完大厅的电话就响了,刺耳的声音把林奇明吓了一跳,他有些惊魂未定的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生物研究区的通讯员刚才出去拿资料一直没回来,林奇明怕有什么急事就过去接起电话。

“你好,这里是科研局生物研究区。”

“救命!”

对面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求救。

“什么?”林奇明愣住,“发生了什么?您是在什么区域?”

“G2区,我是G2区的安全观察员卓元,救命,快来救人!”

“发生了什么?”

“生物暴动!G2区的大型猛兽暴动了,请求支援!快一点!”

咔嚓一声,电话对面挂断,在挂断前林奇明听到了属于人类的惨叫声,林奇明不敢回拨,生怕来电铃声扰动对面的生物,他迅速摁响紧急铃声,同时和特异局联系说明这件事。

他们都想的太简单了。

林奇明也是在这时想起这件事。

生物中有一批只会在黑暗里行动的夜行生物,他们会在夜晚捕猎进食白天沉睡,但是,现在永夜来了,天不再亮,黑夜不再消逝。

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影响的不只有人类,还有其他生物,包括因为天没有亮所以无法休息的夜行生物。

它们的生物规律紊乱,又被大量繁殖的荧光草身上的光刺激,这样恶性循环就会导致一个相当可怕的后果。

那就是:夜行生物的生物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