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秘境之内,已经在梧桐树上打坐一年的风鸾缓缓睁开双眼。

入目依然是大片红火楹,与一年前似乎并无什么不同。

但天空却不再是一片碧色,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紫气。

像极了飞升之时才会出现的紫气东来,同时也像极了自家系统化人以后双眸的颜色。

氤氲,澄澈,宛如上好琉璃。

正想着,风鸾的视线就汇聚到了蛋上面,然后便惊讶的发觉,这蛋相较于之前要更大了不少,如今竟是已经有一人高了。

上面也不再是纯白一片,隐约出现了淡红淡紫交叠的纹路。

透着光亮,还能窥见其中似乎正在抱膝蜷坐的人影。

这该是自己的剑灵了。

许久不见,他单薄了许多。

风鸾心下微痛,纵然知晓系统被灵力滋养,必然不会遭受病痛,但往往关心则乱,只是看他比之前瘦了些,风鸾都会觉得心疼得很。

不由得把手附上去,想要看看里面的人会不会有所回应。

但是之前小小颗的时候都会晃一晃的蛋,这会儿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人影更是连头都没有抬。

风鸾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系统肉身虽成,神识却不在此处。

他正飘飘摇摇的在一处黑漆漆的地方,四周围什么都瞧不见。

这让系统怕极了。

其实之前在丹穴山的时候,他就已经隐约有了意识,后来被东海灵珠一激,意识就更加清晰。

虽然还不至于能够五感通明,但起码会在察觉到风鸾的抚摸时晃悠晃悠,觉得被木盒子憋屈了以后也能挣扎着抗议一下。

随着蛋变大,她的肉身也跟着变大。

眼瞅着就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意识却骤然飞离,被强行扯到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系统本就胆小,还很怕黑,身边又没了风鸾的保护,便越发觉得惧怕。

等了好一阵子依然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有……有人吗?”

话音刚落,眼前骤然冒出了光亮。

许久未曾见光的系统吓得想要伸手遮挡,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手,努力往下面看,就瞧见自己连身体都没有。

……就像是当初还是恋爱系统时候那样。

突然重归本真的系统猛地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这里分明是每个系统都会配备的客服中心,而面前亮起来的,正是客服界面。

莫不是自己在短短十数年间就习惯了当人,竟是忘记了作为系统穿梭各界的千年时光?

就在系统发懵的时候,就瞧见面前的巨大界面已经自动切换。

随后,客服的声音传出:【你终于回来了。】

系统发了一会儿愣,才反应过来,回道:“是啊,回来了……不对,我怎么会回来?”

客服似乎还记着之前这人不听自己劝告,一意孤行非要兑换掉所有积分,客服为了这事儿没少挨上面的批评,此时重新见到系统自然也没什么好声气:【你的任务结束了,可不就回来了?】

系统不解:“可我还没完成啊,这次小世界的恋爱任务根本没做几个……”

话音未落,客服就直接打断:【就是因为没做几个,加上你存了几百上千年的积分全都被你自己花销干净,所以就判定任务失败,你便回来了。】

系统一下子就急了。

之前他义无反顾豁出性命都要救风鸾,拼着自己所有的积蓄全都投进去,全然是为了心中所爱。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被风鸾重新捏合起来,眼瞅着就要重见天日,怎么能被强行剥离?

于是他赶忙道:“不,我不想回来,我要回去,主人为了我耗费了那样多的精力,要是见不到我一定会伤心的。”

客服更气,很是恨铁不成钢:【这不过是个小世界,她也只是这个小世界中的一个,而你的任务是穿梭各界维持平衡,责任大过天,怎么能为了这么一点点小情小爱就不管不顾?】

系统想也没想就反驳道:“本来我也不是想要做系统的,若不是为了主人,我根本不会卖身到这里来,从一开始主系统就答应过我,若是我成绩漂亮就放我回去,怎么能出尔反尔?”

客服轻哼:【你的积分都干净了,硬算起来,还欠着不少,怎么算成绩漂亮呢。】

系统一时无言。

他虽然着急,但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

当初在冰棺里,他急着要救风鸾,这才答应做系统来换风鸾新生。

主系统已经做到了,可是系统自己却没有完成任务。

怎么看都是主系统赔了。

可若是就这么舍弃自家主人重新去卖身,系统也不乐意。

正犹豫着,便听客服道:【索性主系统最近事忙,你的事情都是交给谭先生处置的,他为人中正良善,不准备为难你。】

系统沉默片刻,轻声问:“谭先生准备如何?”

客服回道:【将你的记忆拷贝一份存好,然后把你格式化,把过去种种清空,待你重新攒够积分自然会将这些都还给你。】

听了这话,系统彻底没了声音。

原本他就不是什么坚韧不拔的脾性,若是还有身体,只怕现在已经捂着脸哭起来了。

客服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一时间有些无奈:【你可要知道,亿万万个小世界里,有多少人巴不得能成为系统,不仅得到永生,还能拥有无穷大的权力,之前谭先生选中你已经是你的福分,怎么现在还嫌弃上了?】

系统不说话,不仅不欢喜,反倒越发委屈了起来。

他并非不知做系统的好处,虽然每次都要绑定宿主,还会碰上棘手的任务,但其中的乐趣也是无穷的。

退一步讲,系统在小世界中的权利近乎无穷,不受太多拘束,总体来说也是欢快居多。

但,这些加起来,都抵不上他想要见风鸾的一颗心。

似乎只要喜欢的人笑一笑,天地都能失了颜色。

自己好像是有些痴了,但他却很是心甘情愿。

客服见他这样就才道他心中所想,还要再劝,可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上线声音打断了它的话,转而惊呼:【谭先生,您怎么来了?】

随后,便是一个温润平缓的声音传来:“你且去吧,我同他说一说。”

客服面对着直属上司,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几乎是瞬间就下了线。

系统也终于看向了屏幕,便瞧见屏幕片片破碎,化为了点点星光,最终在面前汇聚成了个人形。

这是个身姿挺拔的男子。

面容清隽,玉带锦袍,手上拿着羽扇,笑容轻柔浅淡。

虽然他没有表明身份,但是系统猜得到,这肯定就是谭先生。

按着客服刚刚所说,自己的所有事情都交在了谭先生手里,他能定自己的生死去留。

于是系统不敢怠慢,努力压住哭音,轻声道:“见过谭先生。”

谭先生倒很和气,并没有因为之前系统的任性而生气,反倒笑着抬手:“无妨,你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倒是可以省了这些虚礼。”

系统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但鉴于自己曾经将作为剑灵的经历忘得一干二净,想来记忆力存疑,忘了一些事情也未可知。

而谭先生也没有多谈曾经,只道:“你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回去吗?”

系统忙道:“是的,我想回去,很想。”

谭先生的声音依然不疾不徐:“但你要思量清楚,事不过三,已经给过你两次新生,若想要第三次怕是要付出不少,也再不能回到这里成为系统了。”

系统无比坚定:“我什么代价都愿意。”

谭先生轻叹一声,完美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些许无奈:“只是为了情爱?”

这次系统仔细想了想,然后回道:“不单单是为了感情,也为了主人……是为了鸾儿,我喜欢她,就像她喜欢我那样,要是我不在她身边,她会难过,那样的话我怕是比死了还难受。”

“所以我可以帮你格式化,就像是上次那样,让你可以无忧无虑。”

“那还不如直接把我彻底格式化了好。”

听着系统的回应,谭先生越发无奈。

虽说系统性格跳脱,胆子也不大,可是他到底是穿梭过不知道多少小世界了,也跟在风鸾身边,耳濡目染,多少知道一些察言观色的本事。

客服仅有声音和冰冷的文字,瞧不出什么。

但是谭先生却是实打实具象化在自己面前,纵然只是虚拟影像,可还是能看到表情细节。

虽有无奈,却无厌烦,这般神态像极了自己对着风鸾撒娇的时候她会露出的宠爱神情。

也许,谭先生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包容。

于是系统的胆子大了不少,思索片刻,反过去试探着问:“那谭先生又为什么做了系统?”

果然,谭先生没有闭口不大,而是坦然道:“最开始,我是想要换种方式延续生命,得以看看我的古国,看它发展,壮大,天下升平,海晏河清,后来则是明白了作为系统的责任,尽己所能维持各界平衡,维护一切不出差错,如此也算是庇佑众多生灵,以得心安。”

系统静静地听,越听越觉得敬佩。

若是旁人这么说,他多少会觉得对方在说大话,但是眼前这位不同,他拥有的权力远超过寻常系统,根本不用给自己贴金,而且从以往和客服的交流上来看,谭先生也确实是公平中正,毫无私利。

这样无私的,说是圣人也不为过。

或许,还有另一种说法。

于是系统小声问:“那个,谭先生,你是不是天道呀?”

谭先生并未正面回答,只道:“作为系统,我们在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名字,归根到底,都只是一份工作罢了,我们尽心,也只是职责所在,倒也不用太过夸大。”

系统把这句话翻译了一下。

嗯,就是天道。

好神奇,自己居然看到了活着的天道诶。

正想着,就听谭先生接着道:“你要想好,生命之事乃是大事,纵然是我也不能随意决定,新生有代价,你之前是兑换了自己的前尘才得以换来,如今若只是为了情之一字,并不算是等价交易。”

相较于之前直接反驳客服,这次系统倒是多用了几分心思。

或许是因为刚刚谭先生所言对他有所触动,故而他多多思量片刻,然后才道:“先生,我和你不一样,你的心很大,能装下天下苍生,容下大千世界,可我的心太小太小了,除了鸾儿,什么都藏不住。我也知道做系统的好处,但那些好处加起来都比不上鸾儿对我笑一笑。”

谭先生不解:“感情就这么那么紧要,足以让你豁出性命?”

系统认真道:“我丢掉的只是一次性命,但鸾儿却能欢喜,这很公平啊。”

这话显然触及了谭先生的知识盲区,他已经无所不知,操纵平衡众多世界生灵都游刃有余,结果被系统这句话给搞不会了。

最后直接说一句:“谈恋爱确实令人盲目。”

系统也很赞同:“还会犯傻,我就觉得我比以前笨好多。”

谭先生没直说,只是用眼神告诉他:其实你以前,也,不是很聪明……

但或许是傻孩子招人疼,说到底也足够纯善,越是聪明就越是喜欢这种简单的,谭先生对他也多了几分宽容,最后提了一句:“你可要想清楚,这笔交易并不值得。”

一直乖巧的系统第一次浅浅地顶了嘴:“先生,这些都得我自己觉得值得才好,你说的不算。”大概也知道自己这话有点冲,系统立刻跟了句,“对不起,别气我呀。”

谭先生倒也没恼,只摇着羽扇思量许久,到底还是道:“其实你上次也是用这句话来从我这里要走了一次新生,这次竟是还想用同样的话再来一次。”

系统有些懵。

之前就有过?他怎么不知道?

所以,谈恋爱不仅会犯蠢,还会加重失忆?

然后就听谭先生道:“也罢,你之前的工作足够努力,加上你心心念念的凰女也是这个小世界的核心,稳住她,也是稳住这个世界的和平,那再许你一次也没什么,只一样,之前你存在这里的前尘记忆怕是不能再还给你了。”

系统想着,所谓前尘,多半就是作为剑灵的那些过往。

或许重要,可若是舍弃这些,能换来和风鸾的长长久久,那他愿意换。

于是系统连声称是,又急忙道谢,快乐的尾音都开始疯狂上翘。

谭先生则是抬起羽扇,轻扇了一下。

系统便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名的拉扯,隐隐要把他从这里给拽出去。

然后就听谭先生道:“倒也不用再为你捏身子,凰女已经准备好,如此,便回去吧。”

系统大喜过望:“好好好,谢谢您!”

随后,他就被更大的力气扯了出去。

隐约能听到谭先生平缓温润的声音响起:“前路莫测,诸事小心,愿君一切顺遂。”

而在系统的气息彻底从此处消失后,谭先生才将羽扇放下。

张开手掌,有光芒闪烁。

原本离开的客服这会儿也重新上线,盯着谭先生手上的东西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呀?】

谭先生并未抬头,只管瞧着掌中物,轻声道:“这是他第一世的记忆,原本是储藏在这里的。”

【咦,先生不是说要把这个格式化了吗?】

“我只是说不会还给他,并没说要就此删除,”略想了想,“倒是可以交给他心念着的那人,左右也是他俩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置就好了,反正我没给他,就不算违背规则。”

客服一阵无语:【那个,先生,我以前就想说,你是不是太惯着他了?】

谭先生则是轻笑:“虽然他把所有积分都花光了,可是那些积分兑换最终也是交到了主系统手上,等于这些年都是打了白工,”声音微顿,“而且,我也承认,我确实是有些偏爱单纯之人。”

【为什么啊?】

“当初我的徒儿便是个简单的,若不是他嚎啕大哭了一场,让跟着他的系统心软,只怕我也成不了如今的模样,早就化作了黄土一抔。”

客服闻言,便没再说什么,只在心里嘟囔那个憨憨系统的好运气。

谭先生则是重新握紧手掌,很快,带有系统前世记忆的光球被握散,化成了道道光点,飘向了未知的远方。

谭先生语气轻轻:“都说天道无情,但有时候成全一下有情人也是颇有乐趣。”

而另一边,系统已经重归肉身。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很长很长的梦,即使现在睁开眼睛,也依然觉得如在梦中。

直到被风鸾抱在怀中,他才恍然回神。

紫色的眸子定定地瞧着风鸾,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伸出手,轻轻地附上了风鸾的脸颊。

在感受到那份温暖体温的时候,系统欢喜得几乎哭出来:“鸾儿……”

风鸾没想到他会这么喊自己,倒是比喊主人还好听些。

于是她露出浅笑,轻轻应了声,随后就将怀中人拢得更紧。

他们就这么在梧桐树枝上并肩而坐,耳鬓厮磨,黑色青丝与紫色长发混在一处,不分彼此。

过了好一会儿,风鸾才轻抚他的背脊:“松开些吧,大师兄和七师兄就在秘境外面,能瞧见我们的。”

系统却不松手,也不管有没有人瞧,只管把脸埋进风鸾的颈窝,嘟囔道:“不管,就抱就抱。”

风鸾知道他在耍赖撒娇,倒也不拒,有些好笑的微微抬头,让他能抱得更舒服些。

又过了好一会儿,外面的柏舟已经开始轻咳,提醒他们适可而止的时候,系统才终于略略松了松手臂,把脸抬起,看着风鸾道:“我这次离开多久了?”

风鸾原想照实说,可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只道:“没多久,你能回来就好。”

系统跟着点头:“是啊,好吓人,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风鸾好奇:“似乎你有奇遇?”

系统一时间也说不清诸多经历,也不知道怎么描述谭先生,就只能粗略回道:“虽然有波折,好在结果是好的,不过我以后哪儿都去不成了,只能呆在鸾儿身边,你可不能不要我。”

风鸾浅笑,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

明明只是轻轻一下,却让系统红了脸颊。

好在他还记着正事。

于是系统抬起手,轻轻一晃,便有个熟悉的半透明面板出现在两人面前。

耳边是熟悉的机械音:【叮!“最终的恋爱任务”即将触发,请宿主做好准备。】

风鸾不解:“这是什么任务?宗门里想要寻道侣的人不少,这次又是谁?”

系统轻轻摇头,笑眯眯的把脸往风鸾脸上蹭,软乎乎道:“这次不是他们,而是你的任务。”

“什么意思?”

“就是,我,和你,我们两个人的恋爱任务呀,完成以后,我就能彻底离开主系统,只做鸾儿的剑灵了。”

风鸾轻轻眨了眨眼。

其实按着她原本的打算,待系统破壳化形,就直接返回丹穴山举行结契大典,早早把亲事定下才好。

风鸾是个直脾气,既然喜欢了,那就赶紧把事情办完,这样以后也能多多双修,对修行也有益处。

但系统既然说要做恋爱任务,那就做吧。

结契倒是不急。

系统显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好事情,这会儿看到风鸾颔首,自然是格外欢喜,亲亲热热地往风鸾面前凑。

结果就听风鸾道:“其实你刚刚有句话说的不对。”

系统想也不想:“我知道错了,不过,哪里不对呀?”

风鸾无奈,伸出指尖戳了戳他的额头:“哪儿不对都不知道,你如何知道错了?”

系统只知道笑,准备蒙混过关。

结果就听风鸾道:“你不单单是我的剑灵,更是我的道侣,这些年我细想来,从一开始我就想要和你祭告天地永结同心,本就不该是寻常剑修对剑灵的感情。”

系统急忙点头,天知道那时候风鸾开口就要和自己拜天地的时候他有多惊吓。

当然,现在是惊喜居多。

于是他带着欢愉的心情,伸出手,在面板上戳了戳。

相较于以前的恋爱任务,这次因为是自家宿主第一次恐怕也是唯一一次执行任务,过程要稍微复杂一些。

系统一边输入一边道:“早知道宿主的恋爱奖励那么高,我从一开始就该站出来,撺掇宿主和我谈恋爱,那样的话,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声音微顿,“这里怎么填呀?”

风鸾跟着看过去,就瞧见面板上留了地方要写名字。

其中一个自然是自己,另一个便是系统。

而风鸾似乎还没有告诉过系统名姓。

于是她想了想,低头看向了散落在地上的蛋壳,表情认真:“不如,叫蛋生吧。”

系统原本的笑脸僵在脸上,很快就拽着风鸾的袖子,不依道:“不行不行!换一个换一个!”

然后才发觉风鸾正笑着看他,显然刚刚是与他逗趣的。

随后,红衣女修也不管师兄们是不是在瞧自己,只管伸出手,抓住了系统的领口,稍一用力就把他重新拽向自己。

精准的吻在了薄唇上。

许是因为感觉到了风鸾的欢欣,楹花无风自扬,鲜红的花瓣飘飘洒洒环绕四周,美轮美奂。

而风鸾就这么紧紧贴着他,嘴唇的每一次开合都让系统面红耳赤。

同时,女子温软的声音也悄然入了他的耳朵:

“你就是你,吾之,夕华。”

下一秒,原本空缺的面板上填入了这个名字。

随后,一连串的提示音骤然响起。

【叮,任务载入成功!】

【叮!恭喜“最终的恋爱任务(1/1)”完成!】

【叮,积分兑换完毕。】

【叮,小世界任务完成,愿一路顺遂,凤凰于飞。】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正文完结啦!

谢谢亲亲们这段时间的陪伴=3=

接下去会有相关番外,内容介绍会放在章节名里

这本完结后会开《我在游戏里做恶龙》,点进作者专栏第一个就是,欢迎收藏带走

文案如下:

巨龙族迎来了新生命。

同一窝龙蛋孵出来的小巨龙里,有一个格外与众不同

她没翅膀,却会飞。

她不会喷火,反倒喷水。

别的巨龙五颜六色,就她通体纯白。

别的巨龙越来越胖,就她越来越长。

越来越长……

直到小白龙开始飞天遁地、腾云驾雾之时,众巨龙才反应过来:

我们,是不是,孵蛋孵错了???

=w=

龙王之女辛西在蛋中就开了灵智,获得龙族传承,为了出生后的修炼做准备。

结果一睁眼,发现同族怎么和传承里面长得不一样?

而且所有巨龙都不好好修行,反倒每天教她如何做恶龙。

“遇到名叫玩家的勇士,不是打倒他们,就是被他们打倒!”

“每天都要去村庄周围喷火!”

“我们要时刻准备着抢公主!……龙女也要抢公主,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辛西:……

做恶龙实在太难了,还是修炼飞升比较简单。

=w=

玩家突然发现,巨龙族副本变难了,因为里面的一个白色的恶龙boss从未有人见过。

找不到boss,也就意味着无法通关。

于是,寻找恶龙boss就成了玩家每日必行之事。

直到某天,副本突然进不去了。

理由是:“恶龙boss正在渡劫中,请各位玩家耐心等待。”

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