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侠世界召唤玩家

作者:橙汁感谢

天才一秒钟记住它www.11zw.cc更短更小,若被各大浏/览/器/转/码阅读,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记住了吗?

“这些魔莫不是疯了!为何要突然攻上来?”

“你问我?我还要找个人问问,先是有仙人莫名消失,而今又有魔族震动,无论怎么看,都叫人心生忌讳啊,再联想此前仙帝唤你我前去议事时说的事,你说那人是不是……”

“嘶!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交谈中的两个仙人突然都住了嘴,那个绝对禁忌的存在还是不要提及为妙。

沉默片刻,两个仙人接着谈话,“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眼下的危机,那些魔究竟要怎么处理,才能让仙帝和众仙友们满意呢?”

“要我说,全灭了便是,难道他们攻上第六重天,还要我们客客气气的请回第三重天去吗?”

“全灭了的话,仙魔可就没了平衡,你知道天地最重平衡的。”

平衡之道充斥着这方天地,之前仙族不是没想过,要一家独大,所以才引发了之前灭绝上古传人的事情,但是事实上是,不管他们如何追杀上古传人,总会有新的上古传人出现,最后他们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上古传人无法消灭的事实。

将上古传人最后的血脉关入小世界,把小世界封上,何尝不是一种自欺欺人呢?

现在新的平衡在仙魔之间产生,平时仙族压迫魔族便也罢了,只要魔族还在,那平衡就不会被打破,一旦魔族消失,新的平衡就会出现。

那到时候出现的种族会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才足以和仙族对抗?

仙人们并不想知道,所以还是留着这部分天敌比较靠谱。

“但也不能就这样敷衍了事,你我是深明大义,知道其中道理,可是这第七重天第八重天的仙家,不是每一个都能如你我一般的,他们不懂什么大道理,他们只知道,要活下去,必须将一切危险铲除,要有仇报仇。”

这么多仙人都死了,就算那些不过是境界较低的小仙,其中难免也有一二身份背景不同,若不能处理好此事,倒是真是沾了一身的腥。

两个仙人枯坐对叹,一时真的是找不出什么办法来。

杀不得,放不得,这些魔还成了烫手山芋了。

还是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这些魔疯了吗?为什么突然开始要攻击他们?

偏偏这个问题也不能深究,因为真相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听到的,他们其实都明白。

那个上古传人,从魔界打上来了,这话能说吗?这话绝对不能说。

仙人是一个头两个大,又要应付上面的仙帝,又要和玩家打。

他们其实也不想改变现状,仙帝要求他们抓出那个隐藏的上古传人,要他们说,还抓什么抓?一个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此前他们都是这种想法,直到他们现在和那些玩家兵戎相见。

然后他们明白了,那个上古传人必须抓,不光要抓,还要杀了,不能再任由她翻云覆雨了。

这些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弟子,一个个身怀绝技,杀也杀不死,还不知疲累,见到他们如同饿狼扑食,恨不得将他们吞吃入肚的眼神,是真的吓人。

本来这些仙人还商量不出一个正儿八经的对策,后来一合计,觉得擒贼先擒王,只要他们将隐藏在背后的上古传人给抓住,不就可以给那些失去亲友的仙人一个交代了吗?

而且还可以停止这场战争,将这些魔族直接送回第三重天去,还可以假惺惺的表示,他们愿意和魔族讲和,到时候群龙无首的魔族,肯定会听他们的。

想法非常好,但是实施起来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这个想法一提出可是得到了上下仙人的一致同意,他们都觉得不管是抓上古传人,还是将这些魔族打退,都不是什么难事。

结果后来他们发现,上古传人,他们找不到,这些魔族,他们打不退。

不死不灭的魔族,怎么打退?就算仙人因为修为境界高,损失很小,没有几个被真的杀了的,而对面损失惨重,每次相接都会有大量的魔族死去。

但是没用啊,损失再小,他们的损失也无法短时间内补上,而对面损失再大,转眼对方就能重新出现。

“不行啊,这样打下去,绝对没有胜算的,他们的修为也在快速增长,我前两天碰见的一个魔族,这才几日?就已经从第三重天的境界,升到第四重天了。”

“是啊,这些魔族究竟是什么来历,绝对不是天生魔!天生魔就算是拼死修炼,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提升速度,而且天生魔也不会不死啊。”

“他们好像说过,是飞升上来的,我听他们嚷,回修真界叫人什么的……”

“修真界?”

小世界统称为修真界,对于仙人来说,那些小世界也确实都是一个样子,所以他们还真没有给小世界取过特定的名字。

但是现在“修真界”三个字出现,再联想一下上古传人,真的很难叫人不想起那个被封锁的地方。

“看来那处修真界的登天梯是真的修好了,真是奇了怪了,一个小世界的修士,是怎么将登天梯给修好的?”

当年损坏修真界的登天梯,还有他一份力呢,当时他们就是想着,将上古传人困死也好,困在那一处,不算是消失,天道不能降下上古传人灭绝的惩罚,仙族不会出现比上古血脉传人更为棘手的敌人。

谁知道才千年,对方就打上门来了!

“或许是因为那件神器,你忘了吗?天恒之源流落到了那个修真界。”

“可是天恒之源内的规则之力不是全都补给仙帝了吗?它怎么还有能力改变天道规则的!”

两个仙人说到这儿,面面相觑,里面的谜团太多,他们根本无法梳理明白。

“不行,不能任由魔族继续攻击,我去请仙帝出手,既然对面是规则之力,那就让仙帝破坏他们的规则!”

仙人想着这些时日他被那些修为不高的魔族追的抱头鼠窜的日子,只觉得内心无比屈辱,他需要发泄!他想杀了那群胆敢冒犯他的疯子!

让仙帝入场,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对面用规则之力改变了生死界限,他们没办法抗衡,除了仙帝破坏对面的生死法则外,他们别无他法。

谁都会死,这方天道就不允许什么永生存在,虽然众生追求大道,就是想要永生,可是就算是另一个世界的神都无法永生啊。

若神能永生,天恒之源是怎么被他们拿到手的?

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真正意义上能永生的一群人,他们必须要破坏对方的不死规则,仙帝出手,不会让此方天道认为是他为自身出手,不会多加桎梏。

这是他们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就是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管用?仙帝他能撼动天恒之源建立的规则吗?

老怪物还闭着眼睛,在第九重天做着虚无缥缈的梦,在他的梦中,仙人是唯一的主宰,而他是这方世界永远的帝皇。

他掌控着这方世界所有规则,他永远不会死,不会灭,他已经突破了这方天地施加在生灵身上的法则,他做到了真正的与天同寿!

然后他的美梦破碎了,破碎在上古传人的手中。

仙人急匆匆入殿求见,请仙帝出手,破坏不死法则。

仙帝的能看到在天地间发生的任何事情,他只需要将眼珠转一转,就能看到那些魔族,那些魔族身上确实有不一样的气息,但是和本世界的天道法则融合的很好,并没有看到法则上有什么冲突。

所以他们不是不死的,他们也会死,只是死的方式不同。

不会由人杀死。

“仙帝!请您破坏他们身上的不死之法,只要破了他们的法身,我仙族一定能为仙帝您带来胜利,将那些魔族重新赶回第一重天去!这一次,我们连第三重天都不会留给他们,自此上六天变为上七天,而魔族,只配龟缩于第一二重天!”

“他们并非不死,只需要你们拖延上千年,他们自然会死。”

仙帝觉得千年时光并不长,转眼就能到了。

仙人也觉得不长,但是想想那些魔族快速的修炼速度,别说一千年,一千天,他们估计就打不过了。

若是打不过,他们也不可能拖延一千年啊。

这成了一个悖论,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似乎都无法等到对方彻底死亡的那一天,也就不可能打破对方的不死之法。

仙帝看出了仙人的为难,挥一挥手,赐下漫天光辉,全是各种各样的仙器,甚至还有一两件气息亘古久远的神器。

“拿去,不惜一切代价,拖延时间。”

当那些人都死去,上古传人还能继续躲藏吗?天恒之源还能继续与他抗衡吗?

仙帝觉得不行,但是他不知道,旧的人死去,就会有新的人出生,生命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他等待玩家消失,就等于是等待地球上所有人类全部灭绝。

十比一的时间比,别说一千年了,来一万年,或许仙帝能等到?

如果一千年后,地球上没有一个人了,仙帝就赢了。

仙人拿到仙器后是喜出望外,完全没有意识到局面没有丝毫改变,甚至觉得有这么多仙器在身上,不光能拖延到对面放弃,还能让对面好好吃一壶。

不怕死没关系,怕不怕疼?

死亡可不仅仅是死亡,还有死之前的折磨呢,这些他们也能忍吗?一次次的死亡来临的感觉,真的能完全忍受吗?

仙人们觉得不行,但是玩家觉得可以。

他们有什么不能忍受的?死亡罢了,痛感拉到最低,死就死了。

只要能打下来一个仙人,就能直接暴富啊!

一开始玩家们是没有章法,徐悦等指挥也是第一次和这么强的boss对战,而且还不是一群人对付一个boss,而是一群boss,被打的是根本没有反手之力,对方一刀一个小朋友。

可是慢慢的,他们就熟悉了boss的招数,找到了对方的薄弱之处,只要针对这些薄弱之处,就可以反败为胜。

因为仙人本质上也不是机器,哪怕是机器,它也有需要检修停工的时候呢,只要有停歇,就会有破绽,有破绽,抓住就能一波暴富!

于是玩家陷入了一种狂热中,就好像眼前是金山,只要他们有能力攀登,就能将金山收入囊中,所以他们非常努力,非常勤奋的在往上爬。

种花家骨子里的东西,除了对种田的热爱外,还有一份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以及坚信勤劳致富的天道酬勤思想。

所以当他们这些骨子里的东西被激活,再配上玩家独特的属性,就能形成强大的凝聚力以及战斗能力。

毕竟谁都知道,勤劳勇敢的种花家人,实际上是自古以来武德充沛的民族。

于是仙人的算盘全都打空了,他们没有看到因为惧怕死亡而退缩的玩家,而是看到了一群越战越勇,越死越无敌的魔族。

这一刻,仙人才真的明白什么是魔。

魔并不是一种邪恶的代名词,也不是天生懒惰邪恶的种族,而是会为执念而入魔,从此将毕生所有都投入到一条路上,完全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的存在。

或许玩家并不是真正的魔,但是玩家用自己的身份和实力,为魔这个词塑造出新的定义。

让仙人们突然明白,天地万物,并非生来便有三六九等之分,而是大家生来平等,均是自由身,均是挣扎于天地间的人。

所有的一切,不是仙人三言两语就能定性的,往日在参悟中愈加明朗的天地道理,在玩家的搅和下,都变得晦暗不清,他们像是没有参悟过那些道,在玩家这里,常有的规则都被废除。

仙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知道,从今以后,仙族再也不可能高高在上的控制其他人的生死了。

在心灵莫名的震慑下,仙人开始出现溃败,一开始是一个仙人倒下了,他身上的装备被玩家摸走,玩家暴富,接着是第二个,这次玩家摸走了一件神器。

神器啊!正宗金灿灿的神器!金光闪闪,玩家发誓他们没有看到过这么亮的装备!

就算是剧情主角身上都没有的东西,他们竟然有了?

“我的天,神器!这要是拍出去,寻仙币怕是能把整个游戏都买下来了!为什么这个游戏不能开通氪金!我没有寻仙币,我买不起啊呜呜呜!”

“如果没有见到过,我或许还能忍住买它的手,可为什么偏偏让我看见了,开通氪金渠道好不好,我要氪金,寻仙,你听到没有!我要氪金买神器!”

“为什么我的泪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我想要拥有神器!”

“你们说,如果一个仙人身上有神器,是不是别的仙人也可能会爆出来神器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玩家互相看了一眼,这次眼睛里都不是冒绿光了,那简直就是冒红光!

必须把对面的仙人全扒了的红光!

仙人不明白为什么玩家会越战越勇,就像玩家永远不知道,摸一个仙人的尸究竟会不会摸出神器来一样。

这就是一种开盲盒的快乐,他们真的很喜欢。

唯一不好的地方,是这个盲盒的反抗太激烈,争抢的人也太多了。

人是群体动物,当大多数人都是同一种思维模式时,其他人就会不自觉的被影响,想法跟着大多数人一起走。

当一个人想要得到神器时并不可怕,当一群人想要的时候,那拿着神器的,就会成为人民的敌人。

就好像现在战场上的仙人。

玩家的疯狂被沈半月看在眼中,沈半月看了眼那件神器,在脑海中问天恒,“这个神器,真的是从神界流传下来的?与你相比如何?”

“我是神器中最高等级的存在,是天道的化身,那些神器怎么能和我比呢?而且大多数不是真的神器,是仿作的,仙帝当初有幸去过神界一趟,让他带了不少好东西回来,真是便宜他了,可惜他没有那么运道,用不了。”

天恒说起仙帝,已经和之前的态度不同了,它好像是已经看见了最后大结局的胜利,所以无比淡定。

沈半月感觉有些奇怪,“你这意思是,你也是他从神界带回来的?你这么厉害,神界的神,愿意让他将你带走?”

“我是自由的,去哪儿当然是我自己选的。”天恒之源表示,不要将他和那些普通的神器比,他虽然没有长手脚,但是他想去哪儿,别的神阻拦不住。

因为他属于先天神器,若不是现在大道归位,放在混沌时期,它或许还能变成一个先天圣人呢。

沈半月对于更高一层的力量划分等级并不是很清楚,天恒也没有跟她说过,因为那都是太过久远的以后的事情。

现在说也没有什么用。

“他以前用过你吗?”沈半月说的“他”,自然指的是仙帝。

既然天恒之源是被仙帝带回来的,那仙帝不可能不用它。

可是要怎么用呢?激活系统,也跟沈半月一样,连接另一个世界?

“没有,他没有开启过系统什么的,地球的存在,他也不知道。他不过是利用我看了一眼,万年后的天机。”

天恒之源之前没有跟沈半月细说过这些,是因为它觉得那些是需要隐藏的过往,但是现在它觉得是时候了。

反正仙帝大败已经近在眼前,又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呢?

只要仙帝没了,沈半月大仇得报,它存在一日,沈半月就是这个世界新的仙帝。

“万年后的天机……”沈半月无法控制的联想到了现在的那则谶言,也是当初仙人拿来灭上古传人的话。

万年后,上古传人会给仙人一族带来灭顶之灾。

“天机可看,也可破,其实当初他们不那么极端,或许就能改变天机,但是他们理解错了未来给他们的预言。”

天恒之源有时候会觉得仙人太钻牛角尖了,谶言里的一切之所以发生,正是因为仙人和上古传人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只要仇恨不出现,自然一切就可以维持现状,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为何不明白呢?

可是仙人就是不明白,不光不明白,还越走越糊涂,越走越极端,本来上古传人和仙人的矛盾只是一些小摩擦,硬是在这万年里,被仙人折腾出了,不灭族就无法洗清的仇恨与冤屈。

命运往往就是这样捉弄人,你以为自己的种种是在避免命定之事的发生,焉知这一切不是早有注定?

“谁也不知道当初的一切究竟为何发生,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那过往的种种,我也不会多想。一切或许是一种命运,但我不信命,不会跟命运一致的。”

沈半月说道,天恒没有听明白。

什么叫做不会跟命运一致?

命运让上古传人给仙族带来灭顶之灾,沈半月不愿意跟着命运走,是想要放过仙人一命吗?

为什么?难道是不想滥杀无辜?

天恒想,当初仙人可是将上古传人全都杀了,上古传人不无辜吗?他们才是最无辜的人,而现在的仙人有哪一个是真正无辜的?

这万年来,他们难道没有享受那些建立在血腥之上的资源吗?

既然他们享受了,自然就该付出代价。

但是沈半月就不想那么做,当年的事情,不是没有仙人愿意站在上古传人一侧,只是好人往往是最沉默的,他们想要伸张正义,可正义总是缺席。

而邪恶会在第一时间降临,当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正义也就死了。

比如白珍珍,她当年难道不想站在姒明珠身侧吗?像她一样的仙人,难道没有吗?

曲江也是其中一员,只不过后来他成了第一重天的魔。

所以不能一杆子将所有人都打死,因为那对善良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他们本来就已经承受了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不公平。

而沈半月她从一开始给自己定下的初心,就是要给这世间大多人,一个公平。

法,不偏不倚,是伸张正义的工具,所以它成了沈半月选择的道。

她需要给那些人一个公平,所以就不能像当初的仙人一样,不由分说的将所有上古传人都杀了。

“我意已决,只待最后决战到来。”

沈半月想,那一天应该不远了。

本来玩家以为这一场战场活动会是短期活动,结果打起来才知道,前面两个战场确实是短期,最后一个战场,怕是要和修真界的仙魔战场一样,成为长期战场了。

因为双方的等级差距过大,所以短时间内,玩家只能勉强保持上风,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

徐悦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就要求公会成员进行轮值。

到谁的时间了,谁就上战场上,和那些仙人打一会儿,不到时间的,全都给她滚去练级!

别想一天天的全赖在战场上不下来,就想着能捡漏摸尸,修为不提上去,哪儿有那么多仙人的尸体给他们摸?

只有修为上去了,等级高了,才能打出更高的伤害,才能打下来更多的怪啊!

这么简单的道理,徐悦不相信她的公会成员会不明白,只是一个个都打的上了头,这才会不听劝的往战场上钻。

当徐悦的命令下达后,那些热血上头的成员可算是冷静下来了。

他们明白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也就慢慢的顺从徐悦的轮值安排。

当第一公会有了这些动作后,其余公会自然也会乖乖听从,因为现在总指挥的身份还在徐悦身上呢。

徐悦的安排,他们必须遵守,不然还要什么总指挥?各自为战吧!

这样一来,仙人的压力减轻了很多,散人虽然人多,但是威力到底有限,不如公会成员那么强势,有组织。

他们以为自己的拖延战术生效了,这群魔终于要被他们打退了,内部还欢腾了一段时间,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什么打退了?那不是打退,是战术性撤退,回去嗑十全大补丸了!再在战场上见面,你看我还有几分像从前?

反正玩家等级升得,仙人是认不出几个像从前一样菜的玩家了。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仙人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遇到了无比棘手的敌人,而且这场战争,他们毫无获胜的可能。

于是开始有仙人想要投降。

打下去有什么用?再说那些魔也不是每一个仙人都会打,只是守着通天门的仙,他们才会打,没看到那些藏起来的仙,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吗?

投降!马上投降!

可是投降了不代表就能免于被打,而且他们身上有那么多的仙器和神器,玩家根本不想他们投降,所以他们的交涉想法在一开始就被玩家拒绝了。

就跟之前几重天的仙人一样,不攻下通天门,玩家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看出了这些魔的目标就是他们守着的通天门,实在是受不了的仙,选择后退,将通天门让出来。

本来他们都不想让战火烧到第七重天,可是现在实在是守不住啊!

一次次的向上反映,没有任何回复,第八重天的仙还想让他们死守,那些仙人扛不住,就开始溃逃了。

而从一开始信心满满的出通天门,抗击玩家,到他们溃逃,前后时间不过是一年多。

对,这场第六重天的战场,打了一年,才有了进步。

上九天的玩家打了一年,那底下的玩家就在游戏里完了三年,整整三四个月,才听到战场有更新。

因为玩家的时间是现实时间和游戏时间一起走的,所以玩家并没有觉得战场活动的进度非常慢,毕竟现实中才三个月,就好像是游戏更新赛季一样,哪一次不是等个一年半载的?

三个月算什么啊。

也只有这一年多一直在打战场的玩家觉得,恍如隔世般。

每一天过来打战场,都成了他们的日常了,现在终于能换个地方了。

到了第七重天,还是接着打。

因为从仙人尸体上摸来太多仙器,还有各种活动奖励开出来的盒子仙器,仙器的价格终于下降到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市价,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波动了,就好像那些法器一样。

但是即使是市价,依旧是价格不菲,小玩家们是用不起的,必须得感好久才能拿到。

所以仙器现在被玩家们戏称为毕业装,也就是说,你得到一身仙器作为装备,这个游戏基本上就毕业了,可以爱去哪儿玩去哪儿玩,想玩什么玩什么,不用再肝任务了。

就算是没有硬性要求,也不用升级,这个游戏的魅力依旧非常大。

每个玩家都能从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玩法,而且玩一辈子都不会腻,因为天地之大,诸天小世界各种各样的玩法之丰富,犹如另一个比人生更为精彩的游戏。

怎么会玩腻呢?

在玩家进攻仙人的时候,天恒和沈半月也没闲着。

一个在努力的啃食通天门上的规则之力,另一个则在努力修行。

沈半月发现,她体内的血脉似乎更加适应上九天,自从到了上九天,都不用她怎么嗑药,经验也是蹭蹭的涨,完全不用她担心。

玩家需要拼死拼活的去做任务才能升级,而沈半月只需要在原地打坐入定一会儿,等级就会迅速上涨,比牛市的股票图上涨曲线还高。

等玩家有人一百四十级时,沈半月就已经第五重天了,等玩家历经一年,终于有突破一百七十级的玩家时,沈半月都已经第八重天了!

这才多长时间?沈半月修为上升的速度让她自己都害怕。

只有天恒非常淡定,甚至淡定过了头,不光是它,老板娘每次见到沈半月的等级上升,都一副已经见惯了的样子,好像沈半月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比起修炼得到修为这个解释,沈半月更觉得,她的修为,是本来就这样的。

现在她不过是在一步步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沈半月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这种想法,可是她莫名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多少有些痴人说梦的感觉了。

“如果我到了第九重天的境界,是不是就可以和仙帝直接对上了?”

沈半月有一天突发奇想,问天恒。

天恒表示,你不用和仙帝对上。

“当此间天道被我完全替代,他就没有用了,他会迅速衰弱,甚至直接死亡,这是他当初与天道合道,成为仙帝的代价。”

天恒冷漠的诉说着属于仙帝的命运,那不可一世的仙帝,为无数人带来灾难的仙帝,却会死的如此干脆。

沈半月不太高兴,她想让敌人去做副本boss,一次次的体验痛苦,这是他们应该受到的惩罚,而不是直截了当的死了,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没办法,如果你想留着他,那就得留着此间的一寸天道,这样你不会觉得膈应吗?”

天恒之源知道原本的规则,是沈半月非常不喜欢的,沈半月想要创建新的规则,不可能留下仙帝。

确实,沈半月点点头,她明白了。

“既然你明白,那你要和我融合吗?”天恒接着问,“你马上又要满级了。”

境界想要突破到第九重天,必须合道,不然无法看破那一层。

天恒以为沈半月会直接答应,谁知道沈半月摇头了。

她竟然摇头了?

天恒震惊,“为什么!你为什么又不同意?”

又?沈半月发现天恒是真的一点儿也不遮掩了,那些秘密,他直接摆在沈半月的面前。

“曾经的我也不同意合道吗?这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你刚刚才说过,合道之人,与天道同在,摒弃人欲,所有规则由天道说了算,那我还是我吗?我想要的公平,还能存在吗?”

沈半月一直以来想做的都是规则的制定者,而不是规则的执行者。

她不需要合道,一样能完成她想做的事情。

天恒沉默了,半晌才说道:“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看来你一直没有改变。半月,如果你不与我合道,我就会完成最后一步,真正变成这个世界的规则。”

“你会失去现在独立思考的能力?”沈半月听出了天恒的言下之意。

天恒沉默,沉默就代表是默认。

这真是很糟糕,沈半月不希望天恒丢失自我思考的能力,成为那大道至公的道。

“你能困住仙帝吗?能永远控制一缕天道吗?”

沈半月想,如果天恒可以,她和天恒就都能得偿所愿。

“什么意思?”天恒没有明白。

“就是说,你能不能建一个副本,等以后我赢了之后,让那个副本成为玩家可以重复刷的地方,就和修真界的副本一样,你将仙帝永远困在里面当BOSS。”

沈半月越说,天恒越激动。

“我可以!我可以试一试!”

沈半月发现了,天恒确实没有多少创新的能力。

沈半月以前对待那些仙修魔修这样做,天恒见怪不怪,因为一开始沈半月就这么干过,她从对付修罗王开始就如此做。

但是对上仙魔,天恒就没有想过可以将他们也做成副本。

因为仙魔更为特殊,他们太强了,而且上九天没有秘境,怎么形成副本呢?

没有就去造,沈半月的想法非常简单。

而仙帝,就是她造出来的第一个大型战斗副本的boss,他值得!

沈半月一定要让仙帝明白,死亡并不是真的尘归尘土归土,那些怨恨与不甘,痛苦与煎熬,都是真实存在的。

她要用一次次的死亡,让仙帝想起他作为人的恐惧,叫他清晰的明白,他曾经给他人带去多少痛苦!

上九天仙魔开战第三年,第八重天破,第九重天空空如也,仙帝不知所踪。

沈半月成为新的仙帝,但她不居九重天,九重天成了玩家常去的秘境练级之所。

作者有话说:

正文算是完结了,还有番外,明天更新!

撒花!下一本《穿越后我一统天下了》,求收藏!

感谢在2022-08-29 10:38:39~2022-08-30 11:0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方方呀 20瓶;绿豆沙甜甜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