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病美人只想当咸鱼(穿书) 作者:鱼嚼梅花影

绿茶病美人只想当咸鱼(穿书)

原文名《我好累要反派哥哥抱着睡》 馥橙穿成了权谋文里的绝色病美人。 传闻他身如扶柳,容色昳丽,连心狠手辣的反派俞寒洲和一心夺权的太子都为他争战不休。 俞寒洲身为一代权臣大反派,清官恨他唾骂他,贪官惧他拥护他,年迈的老皇帝也得仰仗着他稳固江山。 而馥橙是太子的青梅竹马,被太子送去俞寒洲身边当卧底。 据说,俞寒洲对他一见钟情,哪怕被他背叛,也要带他殉葬。 而太子将他送给俞寒洲后就日思夜想,眼看着他身死,彻底成了心上的白月光。 注定要死的馥橙:可我啥也不想干。 他只是一条究极咸鱼、怎么也死不了、只想躺平的小被子。 太子让他去勾.引俞寒洲? 他就变出本体:一张软软暖暖的小被子,天天依附在俞寒洲身上,跟八块腹.肌零距离接触,靠着阳气苟活。 太子要他传递消息。 他便今天勾着俞寒洲的脖子,好累哦要哥哥抱着睡,明天晕倒在俞寒洲怀里,哥哥我心口疼,就差骑到俞寒洲头上作威作福。 太子下了最后通碟。 馥橙拎着纸条随手烧了一角,故意塞到枕头底下。 当天夜里,俞寒洲攥着那张纸条,将软若无骨的美人扯到膝上,眉眼阴郁:自投罗网? 馥橙打了个呵欠,娇气地抹泪:我就是奸细,太子那臭狗贼天天叽叽歪歪,要我做这做那,凭什么啊?这样你把我杀了吧,永绝后患 话音未落,馥橙整个人就被俞寒洲紧紧锢进怀里,男人揉着他的唇珠威胁:不许说气话,我派人替你。 作死不成,馥橙咸鱼地阖眼安睡,心想,反正迟早我得殉情。 然而,馥橙等啊等,等到该殉葬了,他却发现 因为天天吸俞寒洲的阳气,他的病居然好了。 这江山突然改姓俞了。 他成了迷惑新帝的祸.水,还被藏在帝宫中,俞寒洲看他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谁也见不着。 想殉葬?先看俞寒洲能活多久再说。 以下是攻视角文案 无人知晓权倾天下的俞寒洲,其实出身贫寒。 彼时寒冬腊月,少年的他高中状元,却再次被人冒名顶替,乱拳相加后压在县衙门前,眼睁睁看着污吏走狗打死路过的老叟,却无人敢出来伸张正义。 那是他第一次清楚地看清这世道。 夜深人静,茫茫大雪,将将冻死之时,却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个软乎乎香喷喷的粉团子,一头就扎进他怀里,还悄摸摸把小手变成了一只熟悉的被子角,给他瞧,就为了证明自己能取暖。 俞寒洲当时就想:这真是天底下最傻的小妖怪。 可,倘若他能活下来,他定要将这小被子妖拢入怀中,捏进掌心,再不容他跑出来给人随意取暖。 谁想到,醒来之时,怀中空无一物。 直到有一日,他官拜宰相、任内阁首辅,却在当朝太子的身侧见到了幼年时为他取暖的小被子 绿茶病美人、究极咸鱼的娇滴滴被子妖 x 心怀抱负、究极上进争气、疯批深情权臣攻 注: 【攻少年时,两次因受死而复生,所以不是普通人,不老不死,一直保持青年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