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露 作者:风里话

朝露

从皇城逃亡到边塞,裴朝露带着四岁的幼子,东躲西藏走了大半年。 边关寺庙前,风雪漫天里,她指着孩子对那和尚说,你皇兄的,我送到了。 和尚领过孩子,转身合上门。 裴朝露站在寺外,虚弱地笑了笑。 进来!夜半,寺门重新打开。和尚声音冷厉,没有半点出家人的慈悲。 门外无人应声。 他提着灯笼望去,看见下山的方向有一排歪歪扭扭、带血的脚印。后来,他在半山腰,寻到已被白雪掩埋半截身体,只剩了一口气的人。 * 裴朝露和李慕,重逢在和离后的第五年。 亦是李慕削发为僧的第五年。 彼时,她是亡国的太子妃,是被千夫所指的罪臣之女。而他,是被旧臣拥戴欲要迎回都城力挽狂澜的六皇子。 若无殿下昔年执意求娶,我尚是司徒府千金,受父兄宠爱。 若无殿下后来执意和离,我尚是齐王妃,想着与您琴瑟和鸣,白首一生。 妾身今日种种,皆拜您所赐。 青灯古佛下,她捧着一盏热粥,很想这样说。 但又一想,他和她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说了又如何。就,谢谢吧。 谢你,今日一饭之恩。谢你,今夜救命之恩。 于是,她躬身拜首,以头抢地,恭恭敬敬朝他行了个跪礼。 至此一跪,李慕摧心剖肝。 小剧场: 那个曾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六年的天家之子,登基为帝了。 然裴朝露未着凤冠翟衣,只布服荆钗隐在人群,随众生跪首,恭贺吾皇万岁。 九重高台上,李慕睥睨天下,于万千人中还是一眼便能识出她的轮廓。 却也只得由她跪,由她贺,由她转身离去。 她什么都好,唯名不好。是夜,帝与国舅饮酒醉。 国舅颔首,臣妹闺名,确实不好。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然那些苦,有多少出自你之手?多少非你所为,却又因你而起?国舅爷饮下最后一杯酒,掷杯痛问。 注: 1、男女主成婚时双C,后女主二嫁做了五年太子妃,就算女非男处吧,介意者慎入。 2、一如既往正文连标点符号都是虐的,糖需从玻璃渣里抠,纯糖在番外,HE。 3、本文全架空,私设多,狗血古早,雷点都在文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