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尊上邪魅狂狷 作者:书书墨笑

原来尊上邪魅狂狷

1. 雪闲一夕穿书。原主身为光芒四射主角的工具人道侣,一个堪比炮灰的存在,唯一存在目的,是为了衬托厉倾羽有多心狠无情,有多不被感情耽误大业。 原文中,对方曾和原主约定三件事情: --在外头不得提起两人关系。 --两人单独相处时间不得超过一个时辰。 --成亲后分房睡。 穿书后的雪闲:求之不得! 2. 怎知才刚穿来,二人便困于在潮湿石洞中,其中一人身中情药。这时的厉倾羽还未接任浸雾峰首座,两人也无道侣关系。 经过百般折磨,终于(哔──)的解毒了之后。 雪闲紧紧握拳:从现在起,姓厉的绝!不!可!能!与我有关!【发誓手势三连.jpg】 3. 接任大典上,众人窃窃私语,传闻尊上向来冰冷禁欲,只可远观。 然而每当夜晚降临,浸羽殿大门阖上。 厉倾羽白日禁欲的神情一扫,满身阴鸷狂狷的将雪闲堵于床柱前:过来替本尊更衣。 雪闲默默地抱紧棉被。 书里只说你多么禁欲,没说你精分啊啊啊啊QAQ。 4. 身为令众仙门闻风丧胆的尊上,厉倾羽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因控制心神的药炷,在当年石洞中毁于一旦,也将他一分为二。 日出时,看似冷情的厉倾羽,望着那抹忙进忙出的削瘦身影,捏紧手中瓷杯。 日落后,狂放的目光则一刻不离,牢牢盯着眼前俊秀青年。 于是浸雾峰开始发生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 --尊上和众仙门的人表示,他与雪闲正新婚燕尔。 --有尊上在的地方,众人总是自动闪避,让雪闲与之共处。 --尊上强硬要求与雪闲住同间房。 5. 房间里。雪闲被亲得喘不过气。 神情禁欲的某人将他摁在墙上,深吻到一半时又变成张扬狂狷的模样。 雪闲面上有着狼狈红痕:放开我! 厉倾羽:还没亲够。一人一炷香时间。 【一人格邪魅阴鸷/一人格表面冷情禁欲实际很欲.本质都是深情.自己醋自己攻 医术超群.桃花笑眼.聪明活泼受】 【w.b有走失的高速万字咳。】 =高亮= 1.两人格都爱死受,并且都没喜欢过原主,喜欢的一直是穿来的雪闲! 2.原文无提及厉倾羽分裂人格的部分!雪闲穿过去后才有的~ 3.两人格都是从厉倾羽原本个性中分离出的(文中会叙述原因),与一般人格分裂不太相同!!!人格的记忆都是全通的,也就是不论做什么事,两人格都是全通的,咳。 #本篇为巨甜甜文,嗷。